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五十九章 四年后的首次视频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对面的客房里

    端木炎还在生闷气,不管程素素问什么,他都不肯说。

    邵烈风劝道:“端木教授,我知道您可能怪擎苍这么多年没去看小嫂子,但事情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我想的那样,还能是什么样?”端木炎气,气叶擎苍没用,护不住女儿,气叶博‘仗势欺人,怪不得当年女儿走得那么坚决。’

    “当年你们离开的那个周末,擎苍来到b市找你们,而且是拿着你的聘书,但是你们全家却搬走了-”

    孙磊递了杯水给邵烈风。

    “谢谢,端木教授,那个时候,我接到擎苍的电话,赶到b市你们曾经的家时,擎苍像个疯子一样,坐在门前,从小到大,我不曾见过擎苍流泪,可是那天他流泪了——”

    程素素听着哭了,多好的一个孩子,她不知道老公还在坚持什么。

    “之后,擎苍从叶爷爷那‘骗’到了出境的批令,可是叶爷爷的反应太快了,擎苍当时已经上了飞机,飞机甚至已经准备起飞了,但最后他还是被带了回去,叶爷爷差点就毙了他。”

    “怎么有这么狠心的人,那是他孙子?”

    程素素捂着嘴惊叫。

    “军令如山,擎苍的确是触犯了军规,幸好这件事并没有传出去,在被带回去后,擎苍一直被关禁闭,直到一个月后,叶爷爷一纸调令,让擎苍参加了维和任务,从那天开戏,直到一周前,这四年来,擎苍一直在执行任务。这其间,受过多少伤?有过多少次面临死亡我不知道-”

    “当我看到教授带着孩子回国,并且发现小昊然跟擎苍小时候长得很像,我找了叶爷爷……之后叶爷爷打电话,从擎苍去维和后的第二年开始,多少次调令,但是擎苍坚决不肯回国,所以叶爷爷让我去将他带回来,你们知道我赶过去的时候擎苍在哪吗?”

    端木炎沉默,等着邵烈风继续往下说。

    “他正在简易的手术室里接受手术,当看到孩子的相片时,手术还没有完成,便急着赶回来,那个时候,我看到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不计其数,如果不是看到两个孩子的相片,我想,只怕死在国外,他也不会回国的——”

    “邵烈风,你说得再煽情,也掩饰不了,他不能保护艺心的事实,很显然,叶博并不接受我女儿,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可能让我女儿嫁过去受辱的。”

    端木炎尽管有些心软,但是一想到叶博做过的事,他就不能原谅。

    “是,叶爷爷可能说了过分的话,但叶爷爷做为一个长辈,在那种情况下,有那种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况且这次叶伯伯不是前来道歉……”

    不管怎么样,邵烈风私心里还是偏向叶家的,也就怪不得端木炎对他发火了。

    “呸——臭小子,你就是来当说客的呗,道歉就没事了,那么我今天给你一巴掌,然后再跟你道个赚是不是就可以当做没发生过?”

    邵烈风嬉皮笑脸的贴上来道:“可以啊,只要教授你能开心,怎么都可以。”

    “滚,当年也是你这臭小子,要不然……”端木炎没好气的推开邵烈风挨上来的脸。

    “她爸,你刚才说什么?四年前谁骂过女儿?”

    程素素这才知道老公生气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叶家人侮辱了女儿。

    “程阿姨,都过去了,况且这件事,艺心不说,擎苍也不知道啊,否则依擎苍的脾气,当年早转业了——”

    “行,那你让他现在就转业,否则一切免谈。”

    “教授,擎苍现在已经是少将了,这些都是他这四年用命换来的,你真忍心吗?”邵烈风苦着脸道。

    他知道如果他真这么跟叶擎苍说,不用等回部队了,或许他马上就能一份转业申请递交给叶伯伯。

    这四年里,叶辰阳已经调到了叶擎苍所在的部队,并且是军区政委,可以说是叶擎苍的直系首长了。

    “叶博都能狠下心,我有什么不忍心的,总之,让他们滚,我不会再见他们。”

    “教授,李明诚父子还在酒店外,他们可是打算来抢孩子的,你确定……”邵烈风正说着,敲门声传来,原来宝宝和叶辰阳的警卫过来拿吃的喝的。

    因为孩子进来了,大人们都噤声了,就连邵烈风也坐下喝水,寻思着,下一步要做些什么,才能让端木炎改变心意。

    等小程和宝宝离开后,程素素抹着眼泪道:“她爸,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擎苍那孩子总归是不错的,这些年那孩子也不容易……”

    “他不容易,我家艺心容易吗?艺心十月怀胎,双腿浮肿的时候他在哪里?医生生宝宝和贝贝的时候他在哪里?孩子生病的时候他又在哪里?”

    端木炎越想越难过,就是因为女儿这些年很辛苦,他才想给那小子一个机会,可是没想到这中间,竟然还有这么多的幺蛾子。

    “教授,我相信,如果擎苍知道一定会——”

    “教授,刚才楼下确实有一对姓李的父子,那个年长的,拉着昊然,说是爷爷。”好在这时,孙磊也站出来帮邵烈风。

    “让他们也滚,一个又一个真当——”

    端木炎正要发火,外孙又来了。

    “外公,我要跟妈咪视频。”端木昊然跑进去,看着端木炎,而后走过去摸着他的‘老脸’道:“外公,不要生气,妈咪说谁惹外公生气,就让孙叔叔揍他。”

    “不生气,外公不生气,外公只是有些不舒服,昊然,去将妹妹牵回来,我们一起跟妈咪视频好吗?”端木炎抱着外孙,心里暖暖的,那些个混蛋,连一个三岁的孩子都不如,他真不知道自己这次带孩子回国是对还是错。

    “外公,你昨天还看过妈咪,可是爸爸好久好久都没看到妈咪了,我要告诉妈咪,见到爸爸了……”

    端木炎抱着外孙的手一僵,这算什么?这才多大会功夫,外孙竟然就向着叶擎苍那臭小子了。

    “宝宝,来,外婆拿电脑给你,你外公没有生气,他只是吃了太多的醋。”

    程素素看老公那样子,便摇了摇头,将电脑交给了叶辰阳的警卫。

    “唉——烈风,孙磊,梅杰尔,你们都出去吧,我跟教授单独说会话。”程素素看着一言不发的端木炎,向邵烈风等人道。

    邵烈风求之不得,不过这会知道叶擎苍要和端木艺心视频,他也不好去打扰,只得和孙磊一起在外面等着。

    程素素为端木炎倒了杯水,在他身边坐下道:“老头子,擎苍那孩子也不容易,我们就不要再为难他了,况且孩子总需要爸爸,父子天性,是没法改变的,再说了,就算我们答应了又如何,最终决定权还在女儿手上。”

    “我不应该带昊然和琴心回国,我怎么就忘记了,国人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兴许他们叶家就是冲着孩子来的,如果是那样,我们艺心就算嫁了也举幸福。”

    端木炎自责道,在国外的时候,他想得太简单了,回来真正面对的时候,才知道人心有多么的险恶。

    “我看擎苍那孩子不是这样的人,况且今天他爸爸都来了……”

    “你别跟我说他爸爸,他从一进来,眼睛就盯着昊然的琴心,他要不是冲着孩子来的,我就不姓端木——”一说到叶辰阳,端木炎就来火。

    “这不也正常吗?四年了,我们每天陪在孩子身边,但是叶家父子却是第一次见,你想想,如果是我们,未必就能做得比他们好。”

    这边程素素在苦口婆心的劝说着端木炎,而对面的房间里,昊然和琴心兄妹俩正在呼叫端木艺心。

    见发送的视频,半天都没有回应,叶擎苍向孩子道:“昊然,这个时间,纽约应该正是午夜,妈咪这个时候应该睡了,要不我们晚上再跟妈咪视频好吗?”

    此时的叶擎苍比来时还要紧张,他既期待,又紧张,期待和端木艺心的相见,那怕只是视频中,能看她一眼也好,紧张的是,怕端木艺心不想见自己,怕他气自己,更怕视频中不止端木艺心一人……

    “不会的,我们每天都是跟妈咪视频后再吃饭的,今天还没有吃饭,妈咪肯定还没睡。”

    宝宝却坚持道。

    纽约和这边的时差是十二个小时,此时已经十二点了,也就是说纽约那边正是午夜,正常的情况下,应该都睡了吧,可是儿子这么说,叶擎苍也不能说什么,只能陪着孩子耐心的等。

    “妈咪,是妈咪-”终于视频那边有回应了,很快屏幕中就出现了身着睡衣的端木艺心,叶擎苍贪婪地看着视频中的人儿。

    四年了,视频中的端木艺心和四年前并没有什么不同,依旧那么年轻,那么漂亮,一点都不像两个孩子的妈咪。

    只是视频那头的端木艺心似乎还没有发现叶擎苍,正愉悦地和孩子打着招首。

    “宝贝,你们今天有没有乖乖地?有没有听外公外婆话?有没有好好吃饭……”

    “妈咪,我们今天见到爸爸和爷爷了——”贝贝在视频前面跳着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