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五十七章 酒店门前抢孩子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端木炎的另几个学生本来就在隔壁,听到这边的动静,赶紧过来了,喂端木炎吃了药,好一会,端木炎才缓过来。

    不过叶辰阳,叶擎苍父子并没有离开。

    “叶先生,你们走吧,教授身体不好,暂时不适合谈论任何事情。”

    “端木教授,请接受我的道歉,为人父母的,总是会觉得自己的孩子是优秀的,对别人的孩子总会有诸多挑剔……”

    叶辰阳见儿子跪着不起,自然也不可能走,只得再次向端木炎道歉。

    此时酒店外

    孙磊和梅杰尔带着端木昊然和端木琴心出来,不想邵烈风和李明诚父子动手,这会正被酒店保安拉开。

    “孙叔叔,大人还打架吗?”端木昊然看着揪着李明诚衣邻的邵烈风歪着脑袋问。

    “嗯,有的大人比小朋友还不懂事,那几位就是——”孙磊一手牵一个,正准备越过他们,不想却被邵烈风看到了。

    “嗨,小宝贝们好——”

    看到两个孩子,邵烈风双眼一亮,立即扔下李明诚,跑过来挡住了孙磊的路。

    “孩子——明诚,你快点——”李明诚的父亲,看到两个孩子也跑了过来,而且伸手就要抱端木昊然。

    “你们干什么?”孙磊和梅杰尔吓坏了,两人一人抱一个,将端木昊然和端木琴心抱了起来。

    “我是他们的爷爷——”李明诚急着道,但是他却不知道两个孩子的名字,只得急急地看着端木昊然道:“小朋友,我是你们的爷爷,那是你们的爸爸——”

    一旁的邵烈风哈哈大笑道:“我今天总算见识到什么叫不要脸了,李明诚原来你这厚脸皮是遗传的呀——哈哈哈,笑死爷了——”

    李明诚的父亲听不出邵烈风话中的意思,但李明诚却很清楚,况且因为端木炎的关系,酒店外有不少媒体记者。

    李明诚走过去拉住父亲的胳膊道:“爸,我们回去吧。”

    “明诚,我们来了这么久,等了那么多天,好不容易见到孩子——”

    “爸,我们先回家,这里有很多记者。”

    李明诚不说还好,一说他爸爸反而更来劲了,在他看来,有记者看,只要记者一发表,他们老李家的孙子就回来了,谁也抢不走。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我是你爷爷,快叫爷爷——”李明诚的父亲挣脱儿子的手,再次拽住了欲离开的孙磊。

    “这位先生,请你放手,你这样会吓坏孩子的。”

    “不是,我知道你是端木炎的学生,我真的是孩子的爷爷,不信你看,他跟我儿子长得多像……”

    孙磊黑着脸,今天到底什么日子?酒店里有小宝贝的爷爷,爸爸,这外面竟然还有爷爷,爸爸?

    不过以师姐的能力和样貌,被众多男人追求是正常的,只是这两位是脑子有问题还是眼睛有问题,宝宝和贝贝哪里像他们了。

    一旁的邵烈风笑得直不起腰,没想到事隔四年,李明诚那个脓包竟然还没有说。

    “李总,你孙子的妈咪应该姓王吧,这两个小宝贝的妈咪可是姓端木,跟你们姓李的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邵烈风和李明诚的父亲想法差不多,两个孩子的身份曝光,对叶擎苍同样有好处,不过他并不知道上面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了。

    说到王佳佳,李明诚父子俩脸色都很难看,王佳佳三胞胎三个爹的事情并没有曝光,也只有李家和王佳佳自己知道。

    看李明诚父子的脸色,邵烈风笑着道:“李总,你们父子脸色很难看也,难道说王佳佳生的孩子和你们李家也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邵烈风本来只是随口说说,不过却不幸言中三分之二,李明诚心头之炎蹭地一下就串了上来。

    “邵烈风,你不要欺人太盛,谁知道四年前有没有你的手笔?是不是你和王佳佳那个贱人合起伙来算计我的?”愤怒至极的李明诚照着邵烈风就是一拳。

    “哦——混蛋,姓李的,你竟然敢跟小爷动手——”

    邵烈风没想到李明诚会在这个时候动手,更没想到他竟然出手也能这么快,一下子被打中了鼻梁,人中一热,全身血液都往脑门上冲,当即和李明诚打了起来。

    “孙磊,怎么办?我们还出去吗?”梅杰尔吓坏了,没想到b市的人这么暴力,将小贝贝紧紧护在怀里。

    孙磊也犯难,现在走也不是,回也不是,他们已经被人围起来了,不用想,昊然和琴心明天肯定会上头条。

    “外婆——”就在两人不知所措的时候,被梅杰尔抱着的小贝贝突然指着人群外喊道。

    “师母——”

    “外婆,外婆——我要外婆——”小贝贝被吓哭了,指着外面喊外婆。

    程素素会完朋友回来,看到酒店外一大群人,本想快速通过,可是她好像听到了外孙女的声音,站了下,但这实在太吵了,根本听不清,而且那边有人打架,她赶紧回酒店了。

    “呜呜呜——我要外婆——”

    邵烈风痛揍了李明诚十多拳后,在保安的劝阻下,终于松开了手。

    “李明诚,你给我听好,你若是想打两个孩子的主意,那你最好洗好脖子等着,小爷奉劝你一句:不属于你的人或物,永远不要屑想。”

    “这位先生,请问您贵姓?”

    “这两位是端木炎先生的外孙和外孙女吧,请问先生和这两个孩子是什么关系?”

    “李总,四年前,你和端木炎先生的女儿结婚的那天曾经发生……”

    孙磊和梅杰尔虽然个子很大,但毕竟没经历过这样的事,再加上孩子哭,两人顿明慌了手脚,邵烈风自然也看到了,他挤到梅杰尔面前。

    “小宝贝,叔叔抱你回酒店好吗?”

    听到邵烈风的话,梅杰尔紧贝贝抱得更紧,勒得贝贝哭着叫痛。

    “孩子给我吧,我是叶擎苍的朋友。”

    梅杰尔仍然不肯松手,倒是一旁的孙磊听到了,向梅杰尔道:“小贝贝给邵先生抱吧。”

    听到孙磊的话,梅杰尔这才松手,邵烈风的手一接触到贝贝,动作就轻柔了很多。

    “你叫小贝贝是吧,叔叔是你爸爸的朋友,你相信叔叔吗?”

    邵烈风还是第一次抱小朋友,因此一双手不敢松,看着那满是泪水的小脸,很想为她擦擦,可是却怕一只手抱不住。

    小贝贝点了点头,哽咽道:“叔叔,我要外婆,你送我回酒店好吗?”

    “好,叔叔带你回酒店。”邵烈风抱着小贝贝向围在四周的人道:“各位借一借道好吗?孩子还小,你们这样围过来,很容易吓着小朋友。”

    “邵先生,大家都知道四年前端木教授的女儿嫁的是李明诚先生,为什么你说孩子的父亲并不是李明诚先生?”

    似乎有些明白了其中的弯弯道道,上前来问道。

    “各位,如果你们的姐姐或是妹妹,在婚礼当天发现新郎不但出轨,还闹得满城风雨,你们会怎么做?”

    “取消婚礼!”

    “当然是离婚了——”

    “既然离婚了,那么男婚女嫁自然也就没有任何的干系,各位请让一让,孩子被你们吓着了。”

    那些跑新闻的记者,最擅长的就是无限的发挥想象力,况且这会邵烈风透露的信息已经很多了,如果他们还不明白,那可以换工作了。

    而此时楼上的情况并没有比外面好多少,程素素回到客房里,看到跪在地上的叶擎苍先是吓着了,而后赶紧去扶他。

    此时的端木炎在学生的照顾下,已经好转,只是黑着一张脸。

    “他爸,你这是做什么?小叶这孩子并没有错,他也没说不娶艺心,是你和艺心坚持离开的,你这是做什么?小叶,快起来——”

    不明所以的程素素坚持要扶叶擎苍起来,可是听不到端木炎谅解的话,叶擎苍肯定不会起来。

    端木炎看着妻子,唉声叹气道:“起来吧,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这样跪着算什么意思,难不成还要我这个老头子扶你——”

    端木炎并不想让妻子知道四年前女儿被欺负的事,只得暂时不和叶家父子较量。

    “擎苍,端木教授原谅你了,你快起来吧,腿上枪伤还没好,你这一跪,只怕又要进医院了。”叶辰阳在此时有意道。

    “什么?小叶,你受伤了?快起来——”程素素一听叶擎苍受伤,吓着了,上前去扶。

    “阿姨,我没事,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叶擎苍那敢要程素素扶,自己咬着牙就站了起来,不过受伤的腿却真得不太好,这会隐隐地痛。

    “两位叶先生,我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两个孩子跟你们没有关系,你们回去吧,以后也没必要再来了,过两天我就带孩子回纽约,我们端木家门槛低,我女儿攀不上你们叶家的高枝,烦请你们放我女儿一条活路,一次的婚姻不幸,我女儿已经够苦的了,当我求你们了,别再来了,四年前,你将我送到军区医院,救了我这条老命,我很感激,但是我不会出卖女儿的幸福。”

    端木炎看向叶辰阳,明确地表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