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五十六章 叔叔,我妈咪会治病哦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你们好,请问你们是叶先生吗?”来开门的是端木炎的学生孙磊,他们在里面听到外面叽哩咕噜的声音,说了半天也没人见,教授这才让他来开门的。

    “是的,你好,我是叶擎苍,这位是我父亲叶辰阳。”

    叶擎苍挺直身子道。

    “进来吧,教授在等你们。”孙磊将门完全打开道。

    “谢谢。”叶辰阳先儿子一步进去,只因为叶擎苍看到了里面坐在地上玩的两个孩子,一时间竟紧张的迈不动腿。

    “小叶,进来吧,站在门口,吓着孩子了。”端木炎看着呆在门外的叶擎苍,喊道。

    端木琴心看着叶擎苍,谁也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娃儿,不但没有怕严肃的叶擎苍,反而走过去牵着他的手。

    “叔叔,你腿不舒服吗?我妈咪会治病,一定能治好你的。”

    小琴心一只小手牵着叶擎苍的大手,另一只手放在他受了伤的腿上,那软软的童音,犹台天籁,叶擎苍总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今天,他竟因为这小娃儿流泪了。

    不仅叶擎苍,就连叶辰阳也没想到,这个小孙女,竟然如此善良,如此细心,如此的暖心,他的眼睛也有些湿润。

    端木炎的眼睛也有些红,他的外孙,外孙女都是好样的,看她那么关心叶擎苍,心里竟有些酸,他在想,自己带两个孩子回国是不是对的?

    如果叶家要争夺孩子的监护权,就算他以自己的影响力,也不一定输,但两个孩子很有可能会分开,他不忍心。这四年来,看着越发沉默的女儿,两个可爱的外孙,他同样心疼。

    他们一家离家四年,也是时候回来了,只是艺心还没有拿到博士学位,要拿到学位至少还需要三年,可是阎王爷是不会因为这些等他的,他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女儿幸福圆满,那么他此生就再无憾了。

    “擎苍,孩子跟你说话呢——”

    看着失态的儿子,叶辰阳直觉丢脸,真不想承认这么没出息的小子是自己儿子。

    “那你一定要给——叔叔给你妈咪——”叶擎苍抱起女儿,胸口被一种热热的感觉涨得满满的,双手紧抱着女儿,连腿上的伤都忘记了。

    叶辰阳担心地看着儿子的腿,却听到孙女又说了句。

    “叔叔,不哭,外公说男人不能哭的——”

    “咳——贝贝,外公什么时候说过男人不能哭的。”端木炎清了清嗓子打断了叶擎苍的尴尬。

    “叔叔,你是我和妹妹的爹的吗?”端木昊然看着叶擎苍抱着妹妹坐下,乌黑的大眼在叶擎苍脸上看。

    “爹的?外公,叔叔是爹的吗?”贝贝听到哥哥的话亦看向叶擎苍的脸,而后转首问端木炎。

    “宝宝贝贝,这个待回纽约后,你们问问妈咪,这位叔叔有没有资格做你们的爹的。”

    端木炎看了眼叶辰阳,淡淡道。

    小贝贝好奇地去摸叶擎苍的脸。

    “哥哥,叔叔的脸好奇怪——”因为身高的原因,坐在叶擎苍腿上的贝贝只够得着他的下巴,她说的奇怪是说叶擎苍的胡子扎手。

    “会吗?”端木昊然听到妹妹的话,迈着小短腿跑了过来,伸手想摸叶擎苍的脸,但是身高不够,小手立即撑在叶擎苍腿上,要坐上去。

    叶辰阳一见,吓坏了,大手一伸,将端木昊然抱了起来。

    “宝宝乖,爸爸的腿受伤了,还不能坐,爷爷抱好吗?”

    端木昊然摇了摇头,看着叶辰阳道:“你不像爷爷,你没有白头发。”

    叶辰阳怔了下,脸微僵道:“我是你爸爸的爸爸,所以是爷爷?”

    “外公,爸爸的爸爸是爷爷吗?”端木昊然这次打量的目光停在叶辰阳的脸上了。

    如果两个宝贝在国内上幼儿园,那肯定会知道什么是爷爷,幼儿园有一首儿歌就是这么唱的:爸爸的爸爸叫什么?爸爸的公爸叫爷爷,爸爸的妈妈叫什么?爸爸的妈妈叫奶奶,妈妈的爸爸叫什么……

    只是国外的幼儿园并不会教这些,也因此,宝宝和贝贝根本不知道这个爷爷和平时在外面见到老年人都称呼爷爷,不明白这有什么区别。

    “哥哥,叔叔有点像你,是不是哥哥长大的,也会变成叔叔这样?”小贝贝‘非礼’叶擎苍的手并没有停,因为她发现抱自己的这个叔叔和哥哥有点像。

    “孙磊,你带两个孩子先出去玩会,我跟叶先生他们谈点事。”

    端木炎向学生道,只因为程素素被老朋友喊走了,要不然这会有程素素在,两个孩子有她带就好。

    “你叫贝贝是吗?你先跟大哥哥出去玩,一会叔叔去找你和哥哥好小姨子?”

    叶擎苍接收到端木炎的意思后,向女儿道。

    尽管小孩子或许听不懂,但是过去的事情并不太好,万一吓着孩子也不好。

    “外公,我们可以出去玩吗?”

    毕竟是男孩子,一听可以出去玩,麻利地从叶辰阳腿上滑下,跑去拉孙磊的手。

    手中突然空了,叶辰阳有些失落,这也更加坚定了,要让儿子和端木艺心早日结婚的念头,那样一来,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抱孙子了。

    “外公,我可以去买玩具吗?”

    端木昊然在离开之前问端木炎道。

    端木炎看了眼叶擎苍,这可能就是遗传吧,这个外孙别的都不喜欢,只喜欢枪。

    “宝宝,你喜欢枪,回头让那位爷爷和叔叔带你去,他们什么枪都认识,什么枪都有。”

    端木炎其实是故意的,另外也是让叶辰阳知道,昊然这孩子随了他们叶家人,也可以说,将来极有可能会是叶家的接班人。

    果然,叶辰阳听后,本来不怎么老的脸,一下子就多了几道笑纹。

    “爷爷,是真的吗?”端木昊然一脸崇拜的看向叶辰阳,叶擎苍父子。

    “是真的,只要你喜欢,爷爷带你去看真枪。”孙子主动跟自己说话,叶辰阳喜出望外,又转向端木炎暗示道:“只要你外公同意,随时都可以带你去。”

    “好,外公,我会保护妹妹的。”端木昊然说着,牵着妹妹的小手,跟在孙磊后面离开了客房。

    端木炎喝了口茶,看向叶擎苍。

    “端木教授,首先我们叶家应该向你们表示真诚的感谢,谢谢你们将两个孩子养得很好,也教育的很好——”叶辰阳说着站了起来,端木炎微愕。

    叶擎苍也跟着站了起来,并向端木炎敬个军礼。

    “昊然和琴心是我端木炎的外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不需要任何人向我们表示感谢。”端木炎别开脸道,他带孩子回来,不是要将孩子给他们,可叶辰阳这态度,让他有一种他们要抢孩子的感觉。

    “端木教授,我并不是这个意思,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我叶家的子孙,看到他们这么懂事,乖巧,我由衷的表示感谢,另外,我代我父亲向您表示歉意,四年前,我父亲说了一些不太好的话,还希望……”

    “等等,叶先生,你能解释一下,四年前所谓的不太好的话指什么吗?”

    端木炎的脸色变了,尽管过去了四年,但是端木艺心并没有向任何人提过在军区医院的时候曾经见过叶博。

    叶辰阳怔住了,但是叶擎苍一想就明白了,他的心儿那么孝顺,那么善良,在爷爷说出那样的话后,她又怎么可能会让端木教授夫妇知道呢?

    “端木教授,对不起,这件事都是我的错,是我没处理好,才会让艺心受委屈。”叶擎苍这次跪下了,这是他欠端木炎的,更是欠端木艺心的。

    端木炎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他一直以为女儿只是觉得自己离婚的身分而自卑,却并不知道这中间竟然还有这么一段插曲。

    他后悔了,他根本不应该带着两个孩子回来。

    看着站在面前的叶辰阳,再看跪在脚边的叶擎苍,端木炎胸口一阵痛,能让叶擎苍下跪,他的女儿到底受了多大的委屈。

    “委屈?叶擎苍,在医院的时候,你是怎么跟我保证的?现在时隔四年,你来跟我说,我女儿当初受了委屈,而且还是你们叶家给她的委屈,难堪,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端木炎的声音在颤抖,他对不起女儿。

    “端木教授,请你不要生气,事情已经过去了,我父亲也认识到了错误,还请你……”

    “你父亲又怎么样?官大就能欺负人吗?你们走吧,以后也不必再来了,我们不会见你。”端木炎手按着胸口。

    “端木叔叔,您冷静点,千万不要动怒,求求您,冷静一点……”叶擎苍见端木炎手捂着胸口,急着道,因为腿部的伤,一时间他起不来,只得跪着上前。

    “我这就叫医生、”叶辰阳说着快步冲出门,对着外面的警卫吩咐,让他们赶紧叫医生。

    “出去,你们给我滚出去,两个孩子和你们叶家没有任何关系,出去——”

    端木炎坐在沙发上,手指着门对叶辰阳,叶擎苍父子怒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