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五十五章 叶擎苍B市见孩子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邵烈风推着叶擎苍离开了叶博的住处,如果是以往,邵烈风肯定不会这么做的,但是这次,他也觉得叶擎苍没错。

    叶博没有拦,他也拦不住,孙子的脾气他是知道的,只有孙淑敏哭得泪人似的。

    “擎苍,事情都过去了,叶爷爷已经后悔了,你就不能给老人家一个机会吗?”邵烈风看着后视镜问躺在后座的叶擎苍。

    “邵烈风,你能不能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他是我爷爷没错,但是事情并没有过去,艺心不会忘记的。”

    叶擎苍合上眼道,他和艺心分开四年,到底是谁的错?

    “小嫂子不是那么小气的人,或许她并不是生叶爷爷的气,只是不想让你为难,擎苍,我觉得现在首要的,你应该先见小嫂子一面。”

    “我想先见见端木教授。”叶擎苍摇头道。

    “行,那我们先送你去医院,你休息,我去查查端木教授现在在哪?”

    邵烈风答应了,只要叶擎苍不生气,什么都好说。

    “去军区医院吧。”

    叶擎苍看着自己的腿点头。

    邵烈风将叶擎苍送到医院,安顿好,便离开了,不过端木炎这会已经去了b市,就算他现在赶到机场也来不及了,更何况叶擎苍那样,只能先等等了。

    而此时,李明诚一家三口也在想着见到端木炎怎么说,他们压根就没想过,端木炎是否愿意见他们?

    端木炎回到b市后时间排得满满的,和四年前在b市不一样,这次端木炎在哪都有学生随行,还有保镖,李明诚他们相见端木炎并不容易。

    叶博那边叶辰阳将当年儿子和端木艺心的情况查得一清二楚。

    “爸,那个丫头也不容易,您当年跟她说了什么?”

    可能因为现在端木艺心已经为叶家生了对龙同胎,李辰阳对端木艺心的态度是完全不一样的。

    叶博看着儿子,喝了口茶道:“就是觉得她配不上擎苍,让她离开擎苍,本来我在气头上,想着那丫头要是服个软,我也不至于说那么重,不管怎么说……”

    “艺心凭什么要向你服软?在你们眼里,叶擎苍很不了起吗?”叶擎苍本来是回来跟爷爷要批令的,没想到却听到爷爷说出当年的真相,气不打一处来。

    “擎苍,你回来了。”

    “我要批令,端木教授,下周就会回纽约,我要跟他一起去见艺心。”

    叶擎苍黑着脸道,他的伤虽然还没有完全好,但是已经不用坐轮椅,拄着拐没问题了,他不想再等下去,他要去见两个孩子。

    “擎苍,不管怎么说,都是我们对不起端木艺心还有两个孩子,爸跟你一起去见端木炎。”叶辰阳看着儿子道,其实说到底,只不过是想见见孙子。

    以前的时候没觉得,可是当自己的老战友,甚至是部下都抱孙子的时候,叶辰阳,难免也会想,都是隔代亲,看到那么两个粉雕玉琢的孩子,难免会有想抱抱的渴望。

    “你确定要去?”对于爸爸的话,叶擎苍有些意外,当然,如果他肯去,甚至道歉,自然是好的。

    “我们欠他们端木家的,你爷爷这么大年纪,总不能让爷爷去道歉,自然是爸爸去。”

    叶辰阳点头,做亲戚没有官职大小之分,况且端木炎如今是诺贝尔医学奖得主,说起来,他们反而有些低了。

    “辰阳就代我去吧。”叶博点头,其实他很想亲自去一趟,但一来差了辈,二来,他也不是说想去哪就去哪,不方便。

    孙淑敏尽管也想去,但自觉没脸见端木炎夫妇,因此留在老爷子这里。

    有叶辰阳同行,自然不可能搭乘民航,当然也没必要动用军机,因此他们开车前往b市的。

    只是他们并非出任务,也不是执勤,同样不能用军车,最后借的邵烈风的车,同时还捎上了邵烈风这个屁颠屁颠的免费司机。

    尽管回到了b市,家里的房子也还在,但端木炎他们并没有住回家,而是住进了酒店。

    至于李明诚父子,尽管很想见端木炎,但今时不同往日,要见端木炎可不容易,首先要预约,其次,见不见还得看端木炎。

    也因此,李明诚父子到现在都不曾见到端木炎,李明诚的父亲不免埋怨儿子。

    “看看你做的好事,艺心那么好的妻子,你竟然说离就离,甚至都没跟我们说一声,王佳佳那个贱人到底哪里比艺心好?”

    “爸,我从来没觉得王佳佳好,只是——那个贱人太狠毒,当年他算计了我和艺心,结婚那天,甚至逼着我离开婚宴,不仅拍了视频,还打电话给艺心,让艺心看到我们……总之,都是我的错。”

    李明诚父子今天守在酒店外,无论如何,今天都要见到端木炎一面,千错,万错都是他们老李家的错,只是守株待兔并不是总有效果。

    “烈风,我们直接这样进去好吗?”叶擎苍他们一行来到了b市的希尔顿大酒店,邵烈风直接就将车子开进去了。

    “没问题,这边已经联系好了,端木教授也愿意见你。”邵烈风心情愉悦道。

    “烈风,那个是不是李明诚?”叶擎苍看到在酒店大门前徘徊的李明诚,满是杀气道。

    “好像是——”邵烈风点头,要说李明诚,他比叶擎苍还要熟些,毕竟当初端木艺心的离婚证,可是邵烈风找的律师办的,他当时也去了的。

    “不知死活。”

    “不要理他们,跳梁小丑罢了。”李辰阳淡定道。

    邵烈风停好车,叶擎苍父子下车,进酒店势必要看到李明诚,那家伙此时就像一只狗,守在酒店门前。

    叶擎苍父子看到李明诚,李明诚自然也看到他,估计没人能忘记抢走自己妻子的人,所以说,李明诚对叶擎苍可以说是印象深刻。

    “叶擎苍还有姓邵的,你们——”看到叶擎苍,李明诚脸色大变,但是叶擎苍根本没理会他,拄着拐,和父亲一块进了酒店。李明诚怔了下,快步追了上来。

    “姓叶的,你——你是军人?你来做什么?四年前,你抢走了艺心,难道今天你还要跟我抢?”

    李明诚怒指身着军装的叶擎苍,第一次见孩子,叶擎苍想给孩子一个好的印象,因此穿着军装,当然,这也是经过叶博和叶辰阳同意的。

    “笑话,我们需要用抢的吗?姓李的,你识相的最好滚远点,小爷可是好久没动过拳头了,正好痒痒。”

    邵烈风挥了挥拳头道,他可不比叶擎苍,没那么多规矩可讲,他捧李明诚绝对不会客气的。

    “姓邵的,你这个卑鄙小人,这次我不会再怕你,艺心会是我的。”李明诚亦握着拳头不甘示弱道。

    “哟嗬,长胆了,要不咱们较量较量,看谁的拳头更有说服力——”邵烈风直接将李明诚从电梯里拽了出来,叶擎苍父子则乘电梯上楼了。

    李明诚的父亲看到电子追进酒店的时候就从车里出来了,赶过来的时候,正见儿子被人揪着,当即冲了过来。

    “放开他,你是谁?竟然在公众场合动粗,你知不知道……”

    “哟,知道回家哭鼻子,找大人了,正好,是你们父子一块上呢?还是再多叫上几个?”

    这边邵烈风和李明诚父子对上了,叶辰阳,叶擎苍父子两已经到了客房外。

    叶擎苍很想扔掉手上的拐杖,第一次见孩子,比见主席还要紧张,很怕孩子不认他这个爸爸,更怕自己现在的形象让他们失望。

    “爸,我这样还好吗?”敲门前,叶擎苍又整了整了衣服道。

    “可以,很英武,很帅气,孩子一定会爱上你这个爸爸的。”叶辰阳点头,他和儿子不一样,他需要亲和力,他只想抱抱孩子,希望孩子多跟他亲近亲近。

    为了见两个孩子,他在家的时候可是对着镜子练习了很久的微笑,就是想让自己看起来不太严肃,严肃的面孔是他们叶家的专利,要想改变还真有点难,以至后,到最后以失败告终。

    孙淑敏甚至让他不要笑,免得吓坏孙子。

    “爸,这拐杖——”叶擎苍又看了看手上的拐杖,想扔掉。

    “别逞能,你妈说了,你这伤还没有完全好,别二次受伤,孩子们会理解的。”叶辰阳见儿子将拐杖放到墙边,训斥道。

    “可是——有损形象。”叶擎苍懊恼道。

    “形象不是靠外表的,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还这么肤浅吗?快拿好,我可要敲门了。”

    叶辰阳瞪了儿子一眼道,他是很难体会儿子的心情,毕竟父亲的形象不是靠外表的。

    叶擎苍急道:“爸,不要,再等等,我有点紧张。”

    “紧张什么,丈母娘见女婿,越见越喜欢,再说了,你又不是没见过端木炎夫妇。”明知道儿子紧张孩子才会这样,叶辰阳却揶揄儿子道。

    “那能一样吗,爸,你不要这么严肃,放松一点,放松一点——”看到老爸板着的脸,叶擎苍同样着急。

    “我那有,我这已经——”

    父子俩在门外嘀咕的时候,门却从里面打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