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五十章 叶擎苍在机场被抓回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叶擎苍离开了b市,但是并没有立即回部队,他需要先找爷爷要个批令,他要去纽约将他的女人带回来,接受了他的求婚戒指,就只能在他身边。

    趁着现在,爷爷还不知道,先拿到批令,而且得趁着艺心没有准备赶紧去将她带回来。

    “擎苍,你怎么又从部队跑出来了?这可不是一个军人应的所为。”叶博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孙子,尽管孙子来看自己他很高兴,但军人就得遵守军队的法规,岂是随便可以离开的。

    “爷爷,没那么严重,况且今天是周末,我准备送聘书到b市。”

    叶擎苍晃了晃手中的聘书,并没打算跟爷爷说他已经去过了。

    “擎苍,别忘了你答应我的。”

    叶博蹙眉,尽管人类自古以来,男女到了一定的年龄就会嫁娶,但是孙子表现的太过强烈了,他越发不放心。

    “我知道,爷爷,我觉得确实需要冷静冷静,所以我短期内不打算再去b市了,至于这份聘书,先放爷爷这吧,等爷爷觉得什么时候合适,才给我。”

    叶擎苍的话让叶博愣住了,这和一周前可是完全不一样的。

    叶博还记得上周,那可是孙子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用几近哀求的语气恳求自己。这才一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爷爷,女人在知道你喜欢他,甚至觉得有筹码的时候,是不是都会得寸进尺?她们是不是觉得你应该都听他的……”

    这就是叶擎苍的策略,他要让爷爷觉得自己现在很烦,很需要安静,然后趁机跟爷爷要批令,就去姑姑家暂住一周,给彼此一个冷静的时间。

    “所以爷爷说她不适合你,既然这样,那你还要聘书做什么?你们也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说清楚就好了,有必要避着她吗?”叶博黑着脸道。

    “都是我不好,我那天将电话告诉她了,我现在很烦,想避开她,冷静一下,可是却不知道去哪?”

    叶博看着孙子,还从来没见到孙子如此烦躁,不,确切地说应该是狂躁,眉宇之间的狂躁不安让他很担心。

    “你在部队里不出来,她也不可能找到那去的——”

    “怎么不可能,爷爷,这种事又不是没发生过,况且,我上次告诉她我在哪了,甚至……都是我的错,我太不小心……”

    叶擎苍说着,走向酒柜,连杯子都不用,打开瓶后,仰着脖子‘咕咚咕咚’,简直就是拿酒当水。

    “叶擎苍,你给我出息点,你这个样子太让我失望了,既然他能找到部队,那就换个军区,你不是一直……”

    “爷爷,没那么严重,我只是需要冷静一下,冷静后,考虑一下,下一步要怎么做,可是——爷爷,我想去叔叔家住一周可以吗?”

    叶擎苍适时地打断爷爷的话,并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那你去吧,我一会给小罗打个电话,你就请一周的假吧。”叶博点了点头,一周就一周,只要孙子能恢复正常,一周没问题。

    “爷爷,我想去小姑姑家。”叶擎苍补充道。

    “你要出境?”叶博的脸一下子就沉了,请假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出境可没那么容易。

    小女婿是外交官,此时正在法国,小女儿自然也在法国,所以说到底,孙子这是要出境。

    “爷爷,我好久没见到小姑姑了,我也想见见小姑姑,一周,一周我就回来。”

    叶擎苍恳求道,无论如何都要拿到批令才可以,按章程走,能不能批下来还不一定,就算批下来,最快也得一个月后了,他不想等。

    “你去哪都可以,但是出境不可以。”

    “爷爷,您可以打电话给小姑姑,我保证这一周只在小姑姑家,绝对不会……”

    叶擎苍软磨硬泡,最后甚至打电话给小姑姑,叶博这才勉强同意。

    “谢谢爷爷,您打个电话就好了,我明天回部队拿批令。”

    叶擎苍看爷爷沉着脸,再一次承诺,保证一周后准时回来,也绝对不会乱跑,看着爷爷给首长打电话,叶擎苍心里暗喜,这电话一打,就差不多了。

    实际上,他想今晚就回去,但是如果太急,怕爷爷起疑心,因此,他在爷爷这住了一晚,而且陪着叶博聊到很晚。

    当然,聊的都是叶博感兴趣的话题,也因此,叶博心情特别好,可以说是心花怒放,觉得给孙子一周的假期还是非常值得的。

    第二天一早,叶擎苍一早起来,为叶博做了早餐。

    老年人睡眠少,起床也早,但是叶擎苍更早,叶博起来的时候,叶擎苍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爷爷,我煮了点粥,再半小时就可以吃早餐了。”

    叶擎苍很清楚爷爷的生活作息,每天早上起来,爷爷要运动半小时的,因此,时间恰恰好,小米粥配上咸菜,馒头,说不上是爷爷的最爱,但就早餐而言,绝对能让爷爷很开心。

    陪爷爷吃过早餐,叶擎苍拿着爷爷签好字的批令,愉悦地回部队了。

    有叶博的签字,叶擎苍很快就拿到了批令,那叫一个高兴。为免耽误时间,叶擎苍简单的收了几件换洗的衣服,直奔机场。

    叶博也没想到自己一向正直的孙子,竟然跟他玩了个心眼。

    孙子走后,叶博觉得不对,一周的时间,孙子变化也太大了,因此,他打了电话,让人查下端木艺心最近的情况。

    叶博这电话一打,很快就有人去b市查,当叶擎苍拿着出境的批令赶到机场的时候,叶博那里也得到了确切的消息。

    “叶擎苍,你个混小子——”当知道端木炎一家已经在周一出国后,叶博怒了。

    得亏着叶博身体好,即使是这样,也被叶擎苍气得血压上升,差点爆血管。

    “快,去机场拦下叶擎苍-”

    叶博气得直抖,赶紧打电话给叶擎苍的直系首长,一方面让人赶往机场。

    a市国际机场

    叶擎苍终于登机了,想到十几个小时后就能见到端木艺心,叶擎苍的心情是难以形容的,既恼怒端木艺心的不告而别,又喜悦于即将见到她,他一定会亲自将她带回来的。

    这次不管那么多了,回来就直接拽去将结婚证领了。

    广播里传来飞机即将起飞,请旅客系好安全带的声音,飞机在向前滑行,可量分钟过去了,二分钟过去了,三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飞机不但没有起飞,反而停了下来。

    当全副武装的军人出现在机舱的时候,叶擎苍低道:“爷爷,你好狠——”

    飞机上的乘客看着叶擎苍被全副武装的军人带走,一个个惊张着嘴。

    一句话都没说,甚至连一个字都没有,大家都在猜测发生了什么事?

    “叶中校,非常抱歉,请跟我们走。”下了飞机,叶擎苍直接被带上了军车。

    两个小时后,叶擎苍被带回了所在的部队,他再一次被关进了小黑屋。

    “叶擎苍呀,叶擎苍,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是军人,是可以随便出境的吗?你可知道老首长气得差点进了医院——”

    叶擎苍的直系首长,手点着他道,幸好老首长发现及时,并没有铸成大错,如果真让叶擎苍去了美国,那后果不堪设想。

    不仅仅叶擎苍自己的前途,甚至老首长一辈子的英名都有可能毁在这个最骄傲的孙子手中。

    “首长,让我转业吧。”

    叶擎苍低首,他知道自己违反了规定,但是他不认为自己的错,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都可以正大光明的追到纽约,可是他却不能。

    难道就因为是军人,他就得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人离开他吗?

    “叶擎苍,这是转业的事吗?我们几百万军人,谁打光棍了?已婚的谁没有恋爱?但是又有谁像你这样——”

    “首长,他们不是我,如果全军所有的人都是叶擎苍,那所有人都要打光棍——”叶擎苍苦笑。

    “你呀,这件事,不会传出去,但是你想想怎么跟老首长说吧。”

    首长摇头叹息道。

    “什么?我爷爷——爷爷他来了吗?”

    叶擎苍惊站起,他知道自己不应该欺骗爷爷,可是只有从爷爷那,才能用最快的速度拿到调令。

    “首长刚才打来了电话,大约四十分钟后到,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他是你爷爷,也是我的老首长,这次你真是伤透了他的心。”

    首长摇首离开了,叶擎苍坐在椅子上,无比懊恼,他应该直接跟爷爷说,而不是用这样欺骗的方法,他对不起爷爷。

    四十分钟有时很长,有时却很煎熬,对于叶擎苍来说,此时就是后者。

    当门外传来脚步声时,叶擎苍站起了身,爷爷的脚步声从小听到大,再熟悉不过,所不同的是,爷爷今天的脚步格外地沉重。

    “叶擎苍,你好样的,你连我这个爷爷都敢骗了?”

    叶博一进门,就吼道。

    “我并不想骗爷爷,但是我必须将艺心找回来——”

    “叶擎苍,我毙了你——”叶博虽然年纪大了,但是身手依然很快,以飞快的速度拔出了警卫的枪,指着孙子的脑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