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四十六章 结婚报告不批就转业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那个,我只是让律师发了封律师函,可能是因为姓王的怀孕了吧,要不然估计没这么容易。”

    邵烈风眼神闪躲道,不是所有的人都吃这一套,有些人就是吃硬不吃软,非得用狠的才妥协。

    叶擎苍并没有再问,此时他满脑子都是端木艺心,至于邵烈风这话中的破绽根本就未在意。

    邵烈风也是想到王佳佳说怀孕,这才灵机一动,要知道,怀孕如果不刻意检查,怎么着也得一个月才知道,而李明诚和端木艺心那都是一个月前的事了,王佳佳怀孕到现在也不过一个来月,怎么可能那么快就知道。

    为免叶擎苍发现破绽,邵烈风一直到下飞机都没敢再说一句话。

    “擎苍,这个点,不好打车,我送你过去吧?”下飞机后,邵烈风道。

    “不用了,你回去忙吧,我今晚多半住那了,明天我再找你。”

    叶擎苍看了看时间道。

    “那好,那明天见,我就先走了。”邵烈风和叶擎苍两人在机场分道。

    叶擎苍直接打车来到了叶博的住处。

    “首长,叶中校来了。”

    叶博正在吃饭,听到警卫说,立马放下了筷子,喜道:“去,再让人添几个菜。”

    自从那天从医院回来后,叶博其实也挺内疚的,他竟然‘欺负’了一个二十来岁的黄毛丫头。

    最主要的,回来后,他也意识自己的话太过伤人了,但说出去的话收不回来,也就没做解释,不过回来后,心里一直像是有事,不舒服。

    这会听到孙子过来,以为是端木艺心的事,这种不舒服竟出奇的缓和了,一个爱打小报告的人,人品绝对说不上有多好。

    “还没吃吧,陪爷爷喝两盅。”

    “好——”

    叶擎苍如此听话,让叶博一怔,孙子不是来‘质问’他的吗?不是为那个小女娃儿出头。

    还是说孙子在他这个老头子面前也玩起了心眼?打算先礼后兵?

    “叶擎苍——”

    “到——”

    叶博突然声音宏亮地喊了声‘叶擎苍’,叶擎苍立正敬礼后怔了下,不解道:“爷爷,不——首长,您有什么命令?”

    “叶擎苍,你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

    “孙子来看爷爷还需要理由吗?爷爷,你要是不欢迎,那我可就回去了。”

    叶擎苍说着,作势要离开。

    “坐下,只要不是为了端木艺心的事,你还是我的孙子,如果想爷爷接受她,那你还是走吧,总之,她没有资格成为我叶博的孙媳妇。”

    叶博坐下道,这时警卫已经将酒和杯子拿来了。

    “爷爷,你接不接受,她都是我孩子的妈,如果她没有资格,那别的女人更没有资格,婚姻自由,若是首长真得不批,那么我只好打报告申请转业了。”

    叶擎苍看着爷爷,执杯敬酒的同时亦道。

    “叶擎苍,你是想气我?结婚报告不批,你以为转业报告就有人敢批吗?爷爷并不是反对你恋爱,但是你最起码也找个未婚的——”

    “爷爷,你要我解释多少次,艺心离婚了,而且在离婚前,她和李明诚之间是清白的,我知道爷爷你的介意什么?但艺心怀的真是我的孩子。”

    “好了,暂时不谈这些,吃过饭再说。”

    叶博沉声打断叶擎苍的话,他又不是古代人,真正计较的并不是这些,而且他就是觉得端木艺心那个小女娃配上他的孙子。

    “不说就不说。”叶擎苍有些赌气,一口就将杯中的酒喝了下去。

    不管怎么样,今天晚上,他都要拿到爷爷的话,必须将未来岳父的工作先解决。

    此时,b市的端木家,端木艺心收拾好碗筷,本想帮妈妈洗碗,但是被赶出来了。

    “艺心,陪爸爸坐会,看会电视。”端木艺心正欲回房间,却被爸爸喊住了。

    “爸,我想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打包寄过去的。”

    端木艺心回避道,此时此刻,她什么都不想说,只想安静地休息。

    “明天还有一天,不着急,艺心,后天就要走了,和朋友们,老同学道别了没有?”端木炎指着身边的沙发空位道。

    “没有,自从上次婚礼后,就再没联系了,到了美国后,一切都重新开始,这边的一切我不想再有联系,免得——”

    端木艺心后面的话没说,她担心叶擎苍会找朋友,老同学的麻烦,所以这次走,谁也没说,倒是爸爸的学生知道的不少。

    “你这样想也好,不过只要离开了你就不用担心,小叶是军人,没有特批,他介不能出境的,再说了,你不是跟他说孩子没了吗?这样一来,他更没有找你的理由了。”

    端木炎乐呵呵道,心情似乎非常的好。

    “爸,他爷爷是叶博,要个特批应该不难吧,所以,重点不在于他能不能出境,而在于一颗心。”

    端木艺心摇头,在见到叶博之前,她也曾经这么想过,但是知道叶博的身份后,她就不再去想了,也正因为这样,才会有‘流产’的事情发生。

    “艺心,难道你还希望叶擎苍找到美国去?”端木炎的神情变了,女儿的态度和叶擎苍会不会找到美国是完全不同的两个问题。

    “不知道,如果——”端木艺心低头看着右手的无名指上的戒指,这枚戒指在套上她的无名指时,同时也套上了她的心,心已经动摇了,走得再远,只怕也忘不了。

    “艺心,没有如果,走了就再也回不了头了,你必须坚定,既然他的爷爷是叶博,他们那样的家庭不是我们一般人能高攀得上的。”端木炎说着,看向女儿,叹息道:“那天叶擎苍的母亲到医院去看我,我还很欢喜……现在想来,她到医院并不是看我,而是要告诉我,我们家和他们家的差距离——”

    “爸,你说什么?叶擎苍的妈妈去过医院了?”

    端木艺心惊愕地打断爸爸的话。

    这也不能怪她,那天叶擎苍母亲去的时候,她睡着了,离开的时候,她并没有醒来,后来端木炎夫妇也没有提,所以端木艺心完全不知道这件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