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三十二章 叶擎苍妈妈来医院了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h3 class=”read_tit”>第三十二章 叶擎苍妈妈来医院了</h3>

    “叶擎苍,你回去吧,别听我妈说,我没什么,只要我自己小心点就可以。”

    端木艺心躺在病床上,很不舒适,尤其是叶擎苍就坐在旁,让她周身都不自在。

    “我已经跟首长请假了,你就安心的养胎,其他的事情都有我。”

    叶擎苍安顿好端木艺心后,又去端木炎那边,现在这种情况估计爷爷也知道了,本来想再去爷爷那跟他好好商量下,不曾想却接到了妈妈的电话。

    叶擎苍也没隐瞒,主动跟父母说了自己的端木艺心的事。

    第三天,叶擎苍的妈妈孙淑琴来到了军区医院。

    这天,端木艺心刚睡下,叶擎苍的妈妈便来到了病房,一开始叶擎苍没在意,还以为是医生,直到妈妈走近。

    “擎苍,端木小姐还好吗?”

    “妈——您怎么来了?”听到妈妈的声音,叶擎苍震惊道。

    “来看看你,丽丽说你怎么好长时间没在部队了,就是因为她?”孙淑琴看了看病床上的端木艺心,还是尽量压低了语气。

    “妈,艺心刚睡,我们外面说话吧。”叶擎苍小心翼翼地为端木艺心盖好被子,这才放轻脚步,跟妈妈到了外面。

    出来的时候,甚至还轻轻的带上了门。

    孙淑琴就站在一旁看着,这个儿子一向不拘小节,什么时候也懂得如此体贴了。

    “儿子,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前天电话里并没有说清楚。”孙淑琴看着儿子道,其实这不仅是她的意思,也是老公的意思,结婚是大事,做父母的必须得把好关。

    “妈,我想结婚。”

    “那你按照正常的程序来就是了,还没打结婚报告吗?”孙淑琴怔了下,不解地看着儿子。

    “妈,我——我打报告了,但是首长不给批,妈,您能不能……”

    叶擎苍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孙淑琴摇了摇头。

    “儿子,是你爷爷不同意吗?”

    “妈,爷爷对艺心有误会,可是我一定要娶端木艺心。”

    “儿子,你确定吗?虽然说婚姻自由,但是你爷爷既然不同意,必然有他的理由,首先你要让你爷爷接受她。”

    孙淑琴怔了下,向叶擎苍道。

    “妈,爷爷不了解艺心,如果他了解艺心,一定会同意的。”

    “那就让你爷爷了解她,儿子,这件事,光靠你一个人努力是不行的,婚姻是两个人的事。”

    孙淑琴想到自己第一次见叶博的情况,不由为端木艺心担忧。

    “妈,了解不是一天两天,艺心已经怀孕了,我希望我和艺心的孩子在婚后出生。”

    “儿子,你认识她多久?就妈妈所知,她结过婚——”

    孙淑琴说得很含蓄,她看出儿子很在乎里面那个女人,这才保留了意见。

    “是,一个没有新郎的婚礼,我那天去了,隔天,端木炎教授就病了,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她那。”

    “儿子,听说她爸爸就住在军区医院,我可以去看看吗?”

    孙淑琴道,不管怎么说,总得了解一下,来之前她和叶辰阳(叶擎苍爸爸)商量过,如果端木艺心未婚,她和儿子谈对象,他们绝对不会反对,估计公公那里也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儿子连对象都没谈过,现在却要和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在一起,别说老爷子,他们夫妻两也接受不了。

    “可以是可以,但是妈,端木教授做完手术还没多久,经不起任何的刺激,您说话的时候尽量……”

    “行了,妈是医生,妈比你清楚。”孙淑琴没好气道。

    人家都说女生外向,胳膊肘往外拐,可是她儿子怎么也这样,而且这种关心,让她这个做妈的都有点嫉妒。

    “妈,那我陪您去吧。”叶擎苍嘱咐了护士,这才带妈妈来到端木炎的病房。

    此时,端木炎,程素素夫妇正在聊天,谈论女儿和叶擎苍的事。

    “叔叔,阿姨,打扰你们了。”

    “小叶,你来了,艺心睡了吗?这位是……”

    听到叶擎苍的声音,程素素说话的同时转过身,却在看到孙淑琴的时候怔住了。

    “阿姨,这是我……”

    “我姓孙,也是医生。”孙淑琴拦住儿子道。

    “医生?可是你没穿工作服。”程素素打量着孙淑琴道,这院里的医生她见过很多,上班时间不穿工作服的,没一个。

    “妈,这位是艺心的妈妈,病床上这位是艺心的爸爸端木炎教授。”叶擎苍无奈道。

    这个时候,他可不希望再出现任何的误会,因此当即揭开了妈妈的身份。

    “叶——”

    “你们还是叫我孙医生吧。”

    “孙医生是来谈小叶和我们家艺心的婚事的吧。”端木妈妈道。

    孙淑琴还真没料到,程素素一开口就是这个问题,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阿姨,是这样的,我妈听说艺心住院了,过来看看艺心,婚事,等端木教授了艺心出院后,我爸和我妈会一起去b市的。”

    叶擎苍接过端木妈妈的话道,一来怕自己的妈说漏嘴,二来,在这种情况下,让妈妈知道,也有个心理准备,不至于等他说的时候,反应太大。

    “是啊,婚姻是大事,得慎重,在医院里谈论婚事也不合适。”孙淑琴看着儿子,眼里有着警告。

    “也是,医生说,她爸再一周就可以出院了,到时,艺心也好回家养胎,医院始终不太好。”

    端木妈妈点了点头,完全没有听出孙淑琴话中的意思。

    这也难怪了,端木炎是个学者,程素素也只专注于医学和孙淑琴完全不一样。

    有人说军队很单纯,其实不然,孙淑长既是医生又是首长夫人,自然比不得端木炎和程素素来得‘单纯’。

    叶擎苍既担心,也有些生气,不明白妈妈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尖锐,亏他之前还想着让妈妈跟爷爷说,现在看来根本行不通。

    原本,叶擎苍是打算送妈妈过来后,便离开的,但是现在这情况,他一分钟都不敢走,万一妈妈说出什么气着端木炎的话,那他怎么跟艺心解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