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二十一章 叶擎苍带离婚证见爷爷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h3 class=”read_tit”>第二十一章 叶擎苍带离婚证见爷爷</h3>

    “妈,就算上吊也要喘口气,你让我冷静一段时间可以吗?”

    端木艺心听到妈妈的话,脸都黑了,这才离婚呢?她甚至还没看到离婚证,妈这里就又催婚,难道她活着就是了为结婚吗?

    “阿姨,我回部队后就会打结婚申请,我也想早点将艺心娶回家。”

    叶擎苍说着,走过住,搂着端木艺心,那只扣在她腰上的手,用了几分力道,警告她不要说不吉利的话。

    “好,好,离了就要结,要不是你爸还没出院,我恨不得现在就重新给你举办婚礼,让姓李的他们看看,我女儿可以嫁得更好。”

    端木妈妈抬高头,带着几分恼怒道。

    “妈,结婚不是结给别人看的。”

    叶擎苍很能理解端木妈妈的心情,因此承诺道:“阿姨,我会给艺心一个盛大的婚礼。”

    “好,还是军人好,靠得住,小叶,你赶紧回部队吧,有事,我给你打电话了,你存个电话到手机上吧。”

    端木妈妈说着将手机递给了叶擎苍。

    “妈,他们部队里规矩很严,有电话也用小的。”端木艺心说着,从叶擎苍手上拿过电话,塞回妈妈手中。

    “阿姨,你有事可以找邵烈风,一般的事情他都能解决的,我的结婚申请一批准,我便回来找艺心。”

    叶擎苍说着,又低首在端木艺心耳边道:“等我回来,有什么事随时打电话给我。”

    端木艺心一句话都没说,叶擎苍又跟病床上的端木炎说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医院。

    叶擎苍离开医院后,先去了邵烈风的公司——擎风集团。

    擎风集团总裁办公室

    “擎苍,你来得也太早了吧,快递还没上班呢,你先坐会,我查一下快递电话。”

    邵烈风说着吩咐秘书泡茶进来。

    “不用了,等拿到艺心的离婚证,我还得去我爷爷那。”

    “快递说现在送过来,大约半个小时,你坐着喝杯茶正好。”

    “嗯,烈风,你就不能将公司的名字改一下吗?我们关系这么好,你公司又取名擎风,这要是被有心人利用,到时就算没什么,我也会有很多麻烦。”

    这已经不是叶擎苍第一次跟邵烈风说了,可是每次邵烈风都不肯改。

    “查就查呗,我的公司,我愿意用这名字,况且,一开始我就说了,这公司有你的一半,等将来小侄子出生了,我就送一半的股权给小侄子。”

    邵烈风道,他这条命是叶擎苍救的,区区一个擎风集团算什么,至于那些眼红的,见不得人好的,爱怎么着就怎么着。

    “烈风,我说过——”

    “我知道,你家不差钱,我这擎风集团跟你叔叔的恒信集团相比,根本就不算什么,但这是我的心意,以后你不要再提了,没意思。”

    邵烈风也再一次强调,他有他的坚持,有他的理由。

    “好吧,我不提了,但是你最好只是说说,我可不希望被调查。”

    两人说话间,快递已经到了,邵烈风直接让秘书将快递给了叶擎苍。

    “烈风,谢了,我先走了。”

    邵烈风拦下叶擎苍道:“等等,擎苍,你不先拆开看看吗?”

    “你办事,我放心,烈风,医院那边,你帮忙多照顾一点,另外,姓程的那,你也派人帮我盯着点,我觉得那个家伙没那么容易妥协,可能会有什么后续。”

    叶擎苍走的时候,再次嘱咐邵烈风道。

    华瑞祥(这里是领导人以及常委们办公居住的地方)

    退休后的叶博担任国家常委的闲职,老伴两年前去世后,便一人住在这大院里,儿女们都不在身边,好在身边有人照顾,儿女们也不必担心,这孙辈当中,叶擎苍虽然不是长孙,但却最得老人家的疼爱。

    叶擎苍拿出证件,进到里面后,来到了南边的一个院子。

    “爷爷,我回来了。”叶擎苍进到院子就看到爷爷正在打太极,摘下帽子走了过来。

    “回来了,你休假才一个月,怎么又四处乱跑。”

    叶擎苍的爷爷叶博瞪了孙子一眼道。

    “爷爷,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要结婚。”

    叶擎苍陪着爷爷在院子里坐下,警卫立即送来了茶。

    “结婚,怎么突然就要结婚,女方是做什么的?多大了?”

    叶擎苍笑着道:“爷爷,您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明知故问?你无故请假不说,还跑去别人的婚礼上闹,爷爷是怎么教你的。”叶博拍着桌子喝道,孙子要恋爱,要结婚,他都不反对,但是怎么和有夫之妇扯上关系了。

    “爷爷,那姓李的配不上艺心,艺心也不爱姓李的。”

    “那也是他们的事,你搅什么局,结婚可以,但是我的孙媳妇不能是有夫之妇,你现在给我乖乖回部队,再在外面混,大过处分。”

    叶博喝了口茶,严厉批评道。

    “爷爷,艺心已经离婚了。”叶擎苍说着当着爷爷的面打开了快递,将里面的离婚证拿放在爷爷面前,随后又将里面已经失效的结婚证也拿了出来。

    “简直是胡闹,拿婚姻当儿戏,叶擎苑,她离不离婚跟你没有关系,你要结婚可以,但是我的孙媳妇不能是这个女人,部队也不会批的。”

    叶博没有看离婚证,他今天就将话放在这,没有他的许可,孙子想结婚,那是不可能的。

    “爷爷,婚姻自由,你不能利用你手中的权力干涉我的婚姻——”

    叶博不怒而威的脸上写满了‘他不高兴’。

    “说,你接着说,任你说的天花乱坠,我都不会同意的。”

    见叶擎苍停下来不再说,叶博又道。

    “爷爷,你不是想抱曾孙吗?艺心已经怀孕一个多月,难道你要曾孙日后跟妈妈姓端木吗?”

    知道用正常的方法爷爷是不会同意的,因为老爷子对端木艺心已经有了偏见,叶擎苍只得用这下下策。

    在他的计划中,能说服爷爷最好,如果需要用到艺心腹中的孩子,那就是下下策了,两年前,奶奶临终时的愿望便是还没抱上曾孙,这也是爷爷现在的一个心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