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清湛蜜事 第一百三十一章 再次审问

时间:2020-01-29作者:安五娘

    “你可是有未婚妻的人啊,敢有歪心思,为父打断你第三条腿哦。”

    苏尚书放慢脚步,等苏昭跟上来后咬牙低声说道。

    苏昭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爹...哦不,苏大人,您想什么呢?!”

    “你说我想什么?你刚才一直盯着那婢女看什么看!”

    “儿子发现了一点有意思的事。”

    “别卖关子,快点说。”

    “儿子发现那叫紫檀的婢女满手的药香,最重要的是她的指端有股玉肌膏的味道。”

    玉肌膏对于苏昭来说,实在是童年回忆的第一味道,小的时候调皮捣蛋三天两头碰伤肌肤,要不然就是被年轻时候的苏大人满院子追着打,这玉肌膏可是常备的药。

    每次都是娘亲亲自给上药,后来大了些脸皮薄了,坚持不肯让娘亲再帮着上药,娘亲为了治自己顽皮的性子,就让下人把自己扒光绑起来上药。

    这才慢慢知道收敛,小心不让自己受伤,免了被娘亲亲自上药的惩罚。

    紫檀有用过玉肌膏,这药膏可不是一个丫鬟用的了的,说明用药之人一定是王府里的主子,多半不是王妃就是小郡主。

    一提玉肌膏,苏尚书也立刻明白了,当即就派人去太医院要近期王府主子们的平安脉记录单。

    那幕僚的住处极为简单,明面上什么都搜不出来,刑部有精通机关的人,在不大的院落里到处敲敲打打找密室暗格之类的。

    苏昭插不上手,索性站在一边跟苏尚书说话。

    “爹,那个紫檀有问题,等下儿子想把她带回去细细审问,我估摸着慎王妃不会乐意的,所以您到时还得帮帮儿子。”

    苏尚书收回看属下忙活的视线,淡淡瞥了眼跟自己个头差不多,甚至隐隐要超过自己的儿子一眼。

    “你确定你对那个婢女没意思?”

    “......”

    眼看着苏昭要炸毛,苏尚书轻轻咳嗽了一声,刚想说点缓和气氛的话,就见满院子忙碌的人齐齐停手看了过来。

    “看什么看,本官咳嗽你们也管?!还不快干活,还想不想回家了?!”

    苏昭看着恨不得抱头鼠窜的众人,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小时候被追着打的自己,顿时脸色更差了。

    “哎呀,不就是个婢女么,为父知道了,会帮你忙的。”

    “爹你说话要说完整啊,不是就一个婢女,是要带一个婢女回去细细审问。”

    “有区别吗?反正就是你要带一个王妃身边的婢女回去,为父会想法子成全你的,放心,不会让童家二姑娘知道的。”

    “......”

    苏昭突然改主意了,带人回去问有些麻烦,索性等下直接问了算了。

    “大人,有东西!”

    一人将手中的铁锹放下,从挖的半悬空的桂树下摸出一个盒子。

    这藏东西的人水平不到家,一看就是刚埋的土,草皮都跟其他地方的不一样,太好发现了。

    苏尚书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沓信件,苏昭帮着看了两份,脸色有些不好看。

    “来人,带上本官的手令,务必请睿王到刑部喝杯粗茶。”

    “是。”

    院子里里外外被翻了个底朝天,最后实在搜不出别的来了,苏尚书才罢休,带着那一盒子信件离开了仿若进了贼的院子。

    一群人在院子里翻腾的时候,慎王妃依旧有气无力的歪在床上。

    “王妃......”

    紫檀快步走进来,看了眼屋里的婢女们,住了嘴。

    “你们去厨房看看,本妃要喝的粥好了没,顺便再跟厨房要几个花卷,本妃突然有胃口了。”

    “是。”

    几个婢女退出去了,紫檀快步走到里屋。

    “东西搜出来了?”

    “是,苏大人派人去请睿王到刑部问话了。”

    于氏轻声一笑,手指在小腹处点了点。

    “等着他们来告别就行,往后余生我们有的是时间想想一日三餐吃什么。”

    “娘娘,奴婢还是担心......”

    “把你的担心给我咽回肚子里,一个字都别漏出来!”

    紫檀看着于氏扫过来的阴狠眼神,顿时腿一软跪了下来。

    “娘娘,您这腹中的孩子若是生下来,有朝一日被人发现......”

    “发现什么?!发现这孩子长的像那个自缢身亡的蠢货?你也和他一样,以为这孩子不是王爷的?!”

    紫檀错愕的抬头看向于氏,眼中的神情把想说的话都袒露了。

    于氏凄然一笑,挥了挥手示意紫檀起身,声音轻飘飘的就像一抹孤魂一般。

    “我多希望这孩子不是他的,我这辈子被他害得还不够惨吗?可惜了,老天爷最终还是让我怀上了他的血脉。你放心吧,这孩子的的确确是王爷的。”

    紫檀心里最后的一点担心终于消散了,至于那自缢身亡的人,死都死了,再去惋惜什么都无用了。

    苏昭等人再回到正院时,正赶上王妃在用膳。

    “苏大人都查完了吧,本妃不便多留大人,就请大人好走吧。”

    于氏隔着屏风看了眼模糊的人影,心情极好的咬了口微咸的花卷。

    苏尚书什么话都没说,苏昭先应声而出。

    “王妃的茶香极了,方才微臣只看没喝,不如娘娘再赏一杯如何?”

    于氏看着向屏风走了几步的人影,皱了皱眉。

    “不知何时刑部换了主事的人?苏大人尚且没说话,你又是谁?”

    被点名了的苏尚书这回说话了,拍了拍苏昭的肩膀道。

    “忘了跟娘娘介绍,这是犬子苏昭,慎王殿下的命案,他也是刑部负责调查的人之一。”

    “哦,原来是小苏大人,久仰大名。”

    “王妃娘娘足不出户的,还能对微臣久仰大名,难不成王爷生前经常与娘娘说起微臣?”

    于氏被还未咽下的花卷噎了一下,目露不快的瞪向屏风,发现一切徒劳,外边的人根本看不清自己此刻的脸色。

    “本妃只不过客气一句,小苏大人就当本妃没说过吧。”

    “诶,这说出口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怎能轻易收回?!就像之前娘娘说王爷出事时您就在这屋中休息,有紫檀姑娘陪着,您二人一步都没出这屋子,微臣斗胆再问一次,您...确定?”

    于氏抓着筷子的手一紧,牢牢看着屏风上的人影,恨不得此刻将这屏风掀了,仔细看看苏昭的神情,是真的发现了什么,还是单纯的诓自己。

    守在屏风边的紫檀,一直低垂着头,直到苏昭的问话说出来,才下意识的抬头,偏巧苏昭居然正看着自己,赶忙又低下头去。

    苏昭没有错漏紫檀脸上一闪而过的慌乱,这人果然有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