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清湛蜜事 第三十章 缘分

时间:2020-01-13作者:安五娘

    菡萏园里,早早起床洗漱好的童清妍选了件红色绣虞美人的衣裙,又挑了杏黄色的貂衣。

    “小姐穿这么喜庆去给老夫人请安?”

    “不好么?”

    “当然好了,老夫人可愿意看到鲜嫩水灵的姑娘了。”

    “所以你们也穿的喜庆点,这一身不好快去换了。”

    “是。”

    等到童清妍主仆五人收拾妥当,浩浩荡荡的赶到松桦园时,童漫娇姐妹俩已经等在暖阁里了。

    “大姐姐二姐姐,今日怎么也来给祖母请安了?”

    童清妍解下貂衣,搓了搓手揉了揉冰凉的面颊。

    “听闻祖母用了妹妹治的止咳药膏,如今已然大好,故今日特来请安。”

    童漫娇柔柔一笑,端过茶盏抿了一口,解释了来意。

    童漫姈扫了眼童清妍的四大丫鬟,看着她们四人皆袖着双手,大为失望,一般不都会做些吃食带来的么,怎么今日没有呢?

    自从姐妹三人成为待选秀女,童漫娇童漫姈的功课便更多了,除了日常所学还加了皇宫礼仪,请了出宫荣养的姑姑来家中讲课,课价不菲且要排队,十日才能轮到一课。

    看着喝茶姿态完全不一样了的童漫娇和童漫姈,童清妍觉得脑壳有点疼,以后嫁给淮王世子,好像这些自己也得学啊。

    从前在江南,童府上下规矩虽然散漫了些,但人心齐生活和乐,如今到了这京城,规矩被重新拎了起来,只为更好的融入这个地方。

    童漫娇童漫姈破格成为秀女,周氏激动之余对双生女儿的教养就更仔细了。

    如今童怀远官位未定,所以还不好出门走动,一旦官职确定,趁着年节好好走动一番,来年春天选秀何愁没有好结果。

    童老夫人起身后知道三个孙女在暖阁里已经等了一阵子,急急忙忙叫了人到了侧厅。

    看了眼桌上的早膳,又看了眼稳稳坐在凳子上的童清妍,老太太撅了撅嘴,满脸不乐意。

    “安姐儿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

    “没有呀,祖母您快些用早膳吧。”

    童漫姈经过这些时日的皇家规矩的训练,已经收敛了好些率真的性情,但遇到好吃的还是有些按耐不住,如今看童清妍故意不接童老太太的话茬,顿时急了。

    “三妹妹,你明知道祖母在说什么,你就快拿出来吧,谁不知道你最孝顺祖母了,大冷的天还亲自去济世堂采买药材回来熬煮止咳药膏。”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童清妍浅笑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深意。

    自己出去采买药材的事没有刻意遮掩,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自己煮止咳药膏的事,但是能清楚知道去了济世堂,看样子自己的行踪受到了格外的关注。

    童漫娇想制止妹妹说话已然来不及,便跟着打趣童清妍。

    “好了,真是什么都瞒不过祖母,祖母咳嗽刚刚好,这阵子还是要吃些养肺护嗓子的东西,肉食晚些再吃吧,今日借祖母的小厨房做了雪梨盅,祖母尝尝。”

    一听不是肉,老太太心头掠过些失望,不过但凡是小孙女做的,没有不好吃的,童老夫人很快就打起了精神。

    雪梨盅,顾名思义就是将雪梨去核挖出黎肉,将完整的梨子作为器皿,内里放进了切成丁的雪梨肉和荸荠肉,加上冰糖蒸制而成。

    一碗雪梨盅吃下去,觉得喉咙到心肺整条路都是极为舒爽的,童老夫人看着小孙女的眼中满是慈爱,对于童漫娇和童漫姈,老夫人疼爱也有,但关注很少。

    童漫娇比童漫姈更敏感,知道在老夫人的心里,自己姐妹二人是永远也及不上童府的正经大小姐童清妍的,所以同时出现在老夫人面前时,童漫娇永远都是乖巧安静的那一个。

    如今三人同为秀女,来年只要自己姐妹二人比童清妍地位高了,那么这个家里,母亲的地位也会高一些的。

    抱着这些心思,童漫娇上课极为认真,行走坐卧一饮一啄间都是严格按照宫中姑姑的教导,如今的童家大小姐走出去,颇有些贵族女子的风范。

    三人围着祖母亲亲热热的聊天说话,童漫娇眼看着快到上课的时辰了,才拉着童漫姈告退,童清妍在童漫娇关注的余光里也站起身告退,老夫人点了点头也没多留。

    三人前后脚离开松桦园,走到游廊拐角时,童清妍几人趁周围没人闪进了另一条抄手游廊,绕了点路又重新回到了松桦园,不过是园子的侧门。

    童老夫人仍然坐在位子上,茶换了一杯新的,看着从侧门进来的小孙女,翻了翻茶盖。

    “这么神神秘秘的,遇上事儿了?没有肉吃可没力气想事情。”

    “祖母......”童清妍搬来个圆杌子坐到了老夫人脚边,伸手揉捏着老人的小腿肚,一脸讨好,“祖母您最好了,等您确诊咳疾不再复发,我给您炸酥肉吃好不好?这酥肉啊要选猪的后臀尖上肥三瘦七的肉,搅拌上蛋汁裹上粉放入油锅里一炸,哎哟,那叫一个酥脆哦......”

    “打住打住打住!你就故意馋我这个老太婆吧。”童老太太翻了个不慎优雅的白眼,伸出手指点了点童清妍的额头,认命的叹了口气,“说吧,到底什么事啊?”

    “祖母,您和爹爹不想我入选对不对?”

    “嗯......你爹都和你说了?”

    “没有,爹爹最近忙着外边的事,我自己猜出来的。”

    “就你最鬼灵精。”

    “我若是落选了,祖母怎么安排我的婚姻大事啊?”

    童老太太放下茶盏,轻轻捏了捏童清妍的脸蛋。

    “小姑娘家家的害不害臊!哪有你这样直截了当问婚事的?!再说了,这婚事自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操心这个干什么?”

    “婚姻大事对于女子那就是第二次投胎啊,这么重要的事我问问有什么不对。祖母您也别吓唬我,您和爹娘肯定不舍得把我随便嫁个人家,是也不是?”

    话说到这儿了,童老夫人终于端正了神色,一把将童清妍从圆杌子上扶了起来,看着人坐到了身边的椅子上,肃着脸沉声发问。

    “安丫头,你老实说,是不是牵扯了什么男子?!”

    “祖母说的也忒不好听了,怎么就叫牵扯......”

    “说实话!”

    “孙女与淮王世子有交好之意,求祖母成全!”

    童清妍直挺挺的跪了下去,直截了当的说了实话,却久久没得到童老夫人的回应,小心翼翼的撩了撩眼皮,却看到童老夫人一脸的震惊,震惊里又掺杂了一丝讳莫如深的意味。

    线香燃尽,童清妍觉得膝盖已毫无知觉,童老夫人也没有把人喊起来,就这么彼此安静的一个跪着一个坐着,守在外边的王妈妈实在忍不住了,敲了敲门。

    “老夫人,可要传膳了?”

    “传吧——”

    含着叹息的一声从老夫人的嘴里吐露出来,看了眼还直挺挺跪着的童清妍,目中的情绪波动恢复平静。

    “起来吧。”

    “求祖母成全。”

    童清妍咬了咬唇弯下酸麻的腰,重重的磕在了青砖上。

    “为什么是他,你当知道祖母和爹娘的想法。”

    “孙女明白,如果还在长春府,孙女一定离淮王府诸人远远的。”童清妍直起身,凝视着老夫人面无表情的脸庞,“可是祖母,此刻童家上下已经置身京城,孙女愿意也有这个信心护我童家上下一世安宁,求祖母成全。”

    “所以......你不爱他。”

    童清妍没想到老夫人会这么说,沉思片刻后抬头跟老太太对视,眼中一片清明。

    “是,但这不妨碍我做个好妻子。”

    “哎......你起来吧。”老太太看了眼变得浑浊的茶汤,闭了闭眼,“你想做什么便去做吧,祖母不拦你也拦不住你。”

    “祖母......”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没有爱两个人在一起会很痛苦,希望你不要走到那一日。”

    童清妍回到菡萏园时,膝盖处才慢慢有了刺痛感,所有的神经开始复苏。

    一个趔趄险些栽倒的童清妍被飞燕扶住,飞燕抿了抿唇,一言未发的搀扶着童清妍到了里屋。

    “我想一个人呆着,你们去用膳吧,不用管我。”

    “是。”

    松桦园里,童老夫人看着一桌子膳食,没有动筷的意思。

    “老夫人......”

    “兜兜转转这么些年还是回来了,也不知道是缘分呢还是孽......”

    “缘分!当然是缘分,老夫人,您别......”

    王妈妈一脸疼惜的看着童老夫人,岁月终究没有善待这个女人,容颜老去后残留下来的都是心底永远不想再回忆起的一些伤痛。

    “你说的对,安丫头的当然是缘分了,她像我又不像我,他们会好的。”

    童老夫人看了眼一桌子一大半都是荤菜的午饭,难得的一点胃口都没有,王妈妈平时管的多,巴不得老太太少吃几筷子肉菜,今天却巴不得她一口气把荤菜全吃了。

    “撤下去让大家分了吧,小蝶啊...我困了,扶我回去歇觉吧。”

    “是,老夫人。”

    宋湛拿起暗卫递到桌案上的纸条,扫了眼后放到烛火上焚尽,看着明明灭灭的火光,手中的珠串随意的拨弄了两圈。

    “童怀远的官职,吏部那边还没有消息?”

    “是,应该是上面的意思,暂时先压着。”

    “知道了,退下吧。”

    书房再一次陷入沉静,宋湛捏了捏发酸的眉间,将手中的珠串随意的抛到了桌案上。

    如今这位皇帝的心思,真的是难琢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