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暴力书生 第三十章 初见外公

时间:2020-01-13作者:书生煮酒

    “哈哈哈,柳老头,怎么今天突然想起我来了。怎么,准备了好酒?”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江书生正在院子里练拳,听着门外大喊大叫的人,心中不忿,这人真没礼貌,哪有这么一大早就在人家门前大喊大叫的。

    “来者何人?”江书生快速的跑到大门口,摆出一个打拳的架势。

    “嘿,谁家的小毛孩子,别当爷爷的道。”南宫殇看着自己被一个毛头小子当着道了,要不是今天心情好,非给他上一课不行。

    “嘿,你别狂,我江书生可不怕你。”江书生换了个姿势,作势就要发拳。

    “哈哈哈,海老,你看这毛头小子厉害的,还要跟我练练。”南宫殇回头望着海老,哈哈大笑。

    “你是柳老头新来的书童?”南宫殇看着小子面生,就问道。

    “你管我是谁,你大早上的在人家门前大喊大叫的,就是你不对。你要是硬闯民宅,可别怪我不客气。”江书生又换了一个姿势,自己会的拳法就那么几式,也不知道能不能够换的,家里人都干嘛吃的,现在还没来人,自己可镇不住他俩。

    “哈哈,怎么,打扰你练拳了?”南宫殇哈哈大笑,自己倒是失礼了。

    “对,你不止打扰到我了,还打扰到附近所有人了,现在还有没起床的呢,你这么一嗓子,你不是影响人家睡觉吗?你说你这个人是不是不礼貌。”江书生又换了个姿势。

    “对对对,是我不对。你这拳法一共几式啊,这么点的时间换了好几式了。”南宫殇看破不说破,小家伙倒是有意思。

    “你管我几式,我这拳法可不是吃素的,你在往前一步,我就给你点颜色看看。”江书生这次没改变姿势,而是收手立定。

    “柳老头,你再不出来,我就被你家小书童打出去了。”南宫殇又是一嗓子。

    “你还喊,你别逼我出手。”江书生对这个老头的忍耐到了极限。

    “书生,不得无礼。”柳如是姗姗来迟,看着这好笑的一幕,也不点破。

    “你先回去吧,书生,这是我的贵客。”柳如是对书生摆摆手说道。

    江书生闻言,瞪了老头一眼就走了,边走还边嘀咕:“柳先生怎么会有这么没素质的贵客,真的是。。。”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所有人都听不到了。

    “柳老头,你这小书童不简单啊,多少年没人跟我这么放肆了,哈哈哈。”南宫殇虽然被江书生嘀咕,到是没生气,反而觉得有趣,自己无味的生活偶尔添加这么一点调味剂也是不错。南宫殇捋了捋自己的胡子,点了点头。

    “有趣?你确定,简直无法无天,没一点数。”柳如是一想到昨天被江书生刺激的一晚没睡着,脸色变得铁青。

    “呃,柳老头,被一个书童气成这样,你还拿他没办法,哈哈哈,不会是你在外面藏起来的孙子或者外甥吧,哈哈哈。”南宫殇看着柳如是这般脸色,心情更是舒畅了,能让柳如是吃瘪的,可不多。

    “外甥?我可没这样的外甥,谁摊上这样的外甥谁等着倒霉吧。”柳如是翻了翻白眼,阴阳怪气的说道。

    “哈哈哈哈,柳老头,好久没见你如此了。怎么?有好酒了?喊我过来。”南宫殇一抬手,一只肥硕的烧鸡拎在手上,色泽金黄,一看就是外焦里嫩的样子。

    柳如是看着烧鸡,咽了一口口水。

    “哈哈哈,我府上什么时候缺过酒,快请进,快请进。”说着双手就要去接烧鸡。

    “喂!喂!喂!口水别流到烧鸡上,我还有吃呢。我拿着就行。”南宫殇准备的礼物就是这只烧鸡,海老看见柳如是原本道风仙骨的模样,瞬间这般姿态,感觉节操碎了一地。

    “正好,我早上还没吃饭,走走走,先去厨房,拿瓶好酒。”柳如是说着就往厨房走,似乎今天的正事被抛在脑后。

    江辰天跟南宫一菲在听到喊声就来到待客厅,在等着。等了半天了,按理说早就进来了,怎么还没进来。

    等待总是漫长的,特别是等老丈人,就更漫长了。

    “一菲,他们怎么还没进来,会不会是你爹不想见我?”江辰天焦急的问着一菲。

    “还我爹,孩子都六岁了,还我爹。既然是我爹,见你干嘛。”南宫一菲听到这个节骨眼上,江辰天还分你我,气的不行。

    “咱爹,咱爹,你说咱爹咋还没过来。都半个时辰了。按理说早就过来了。肯定是有情绪,不愿见我。”江辰天脑洞大开,胡思乱想道。

    “行了,行了,你别瞎猜了,亏你还是大陆第一人,你乱转悠个什么劲啊。坐下,等。”南宫一菲一副镇定的样子,殊不知,她的心中此时也是紧张的不行,十年前,自己没经过任何人的同意,就跟着江辰天跑了。现在突然回来,是有点不地道。

    酒足饭饱,柳如是擦了擦满嘴的油,意犹未尽的砸吧砸吧嘴。

    “恩,这烧鸡味道不错,还是原来的味道。”柳如是点点头,表示很满意。

    南宫殇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嘴里叼一根牙签,翘着二郎腿,后背靠着墙。

    “是吧,吃饱了,酒也不错,没啥事,我就回去了,还很多事。”南宫殇优哉游哉的说道。

    “呃!”柳如是一拍南门,差点把正事忘了。

    “等等,等等,今天找你来,还是有点小事的。”柳如是叫住就要走的南宫殇。

    “恩?还有啥事?”南宫殇疑惑的问道,这不像柳老头的风格啊,一般有事就直接说了,什么时候这般吞吞吐吐过。

    “那个,一菲回来了。”柳如是试探性的说道。

    “回来呗,跟我说啥。谁?你说谁?一菲?我闺女一菲?”南宫殇瞬间从优哉游哉的状态变成了炸锅。

    “恩。是一菲,南宫一菲。”柳如是点了点头,对着南宫殇说道,并看着他的反应。

    “在哪,这死孩子,还知道回来,你看我不拔了她的皮,一走就是十年,还知道回来,不孝女,还知道回来,在哪,她在哪?”南宫殇越说越激动,双手紧紧的抓着柳如是的胳膊,颤抖的说道,眼中泛着些许泪花。

    柳如是看着老友这般激动的样子,心中有点发酸。

    “在待客厅。”柳如是说道。

    没等柳如是说完,南宫殇瞬间往待客厅略去,一个闪现,到了待客厅门口,看着大厅中熟悉的身影,浑身有点颤抖。

    “一菲,一菲,是你吗?我的菲菲。”南宫殇双眼通红,看着突然站起来的女子,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女子,仿佛被抽走了浑身的力量,一个武圣强者,却迈不出这短短的十数步。

    “爹,爹,我好想您。。。呜呜呜”南宫一菲快速的冲到南宫殇的怀中,眼泪止不住的流,十年了,十年没见了。

    曾经最疼爱自己的意气风发的爹爹老了,伟岸的身影依旧伟岸,只是乌黑的长发上面多了些许白发,脸上的皱纹也多了许多,只是抱着自己的臂膀仍然那么结实,那么有安全感。还是自己的避风港。

    “爹爹,您老了。对不起,爹爹,女儿不好,女儿不孝,对不起爹爹,对不去...”南宫一菲泣不成声的道。

    “好孩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爹没事,爹不怪你,回来就好。”南宫殇摸摸女儿的头,一脸慈祥的望着自己的女儿,女儿终究是长大了。

    如果时光能够停留,不想让一菲长大,就是不要这南宫世家,也要陪着一菲,陪一菲度过每一个开心的日子。

    “爹爹,我领辰天回来了。”南宫一菲在南宫殇怀中待了一会,有点不好意思,自己都是当妈的人了,还往自己爹的怀里钻,确实有点丢人。

    不过十年感情的爆发,也确实是控制不住。

    南宫殇看了一眼江辰天,就收回眼神,继续牵着女儿的手问道:“你这十年是怎么过的?过的好不好?”

    “恩,挺好的,辰天很照顾我。还有了一个儿子,一会领他来见见您。”南宫一菲说道。

    “我又外孙了?哈哈哈,我又外孙了,哈哈哈哈。”南宫殇听说自己还有个外孙,刚刚郁闷的情绪一扫而空。

    “呃,爹,我领辰天回来了。”南宫一菲说道。

    “还不过来见过爹。”南宫一菲望着江辰天木哼哼的,站在那不动,有点气急败坏。

    “爹,辰天见过爹,这么多年,您受委屈了。对不起,爹”江辰天立马说道。

    “呵呵,受委屈,我南宫殇可不敢,你大陆第一人面子,我可不敢不给。”南宫殇有点生气的道。

    本来南宫一菲喜欢江辰天,南宫殇是支持的,毕竟他也看出江辰天潜力巨大,事实证明,南宫殇的眼光是对的。

    只是,后来看出来江辰天不喜欢自己家女儿,自己就不支持自己女儿了,人家都不喜欢你,你往上凑什么,我南宫家是比不上你江辰天如今势大,可也不是不要脸往上贴的主啊。

    奈何自己女儿不听自己劝阻,就是想跟江辰天在一起,不管江辰天走到哪,就跟到哪,事事相陪。

    也许是感动了上天,阴差阳错的两个人结合了,闹成了不得不在一起的局面。

    也正是因为如此,江辰天带着南宫一菲一躲就是十年,南宫殇生气的是这个事。江辰天因为当年浩荡一劫,轰动天下,大陆传闻,江辰天陨落于此。南宫殇知道他死不了。

    但是有难言之隐,不得面世,偷偷的告诉自己一声也行啊,自己还能告密不成?

    南宫殇真正生气的是,连自己都瞒,而且一瞒就是十年。

    江辰天想藏,这大陆上,还真没人能找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