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战神 第七百一十五章 海族二皇子

时间:2017-12-20作者:醉清风

    如果海澜心遇到什么麻烦,需要有人帮忙,那么首先她应该考虑的不是海皇宗本身吗?为什么会找他帮忙?而且,陈逍眼下的灵力波动,只有三星武圣。反观海澜心,她的境界是五星武圣,以这样的实力,会需要陈逍帮忙?除非……陈逍想到了一个最大的可能。“海姑娘,如果你需要有人帮助,那么我想你是找错了人。我只是一个的武圣,并不能帮到你什么。”思索之后,陈逍决定还是拒绝掉海澜心的好意。他可不想到时候有牵扯到什么风波里面去。然而,海澜心却并不打算轻易放弃。“肖公子这话可就不对了。当初你凭着一星武尊的实力,与周冷一群武圣交手,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哦。以武尊对战一群武圣,并且毫发无伤的离开,这样的画面,我就算是做梦都不曾梦到过呢。”海澜心顿了下,“而现在,从拍卖会到现在才过去多久,肖公子的实力已经是达到了三星武圣。结合当初与周冷的战斗,我想肖公子现在就算是对上二三星的武神,也完全有实力与之一战吧?”海澜心得倒是很客观。尽管事实上陈逍的实力远比她所的要来得更强。“另外,以肖公子既然是来沧海域探索遗迹,那么应该也是为了收集修炼资源而来吧?若是这样的话,我完全可以给你提供大量的材地宝呢。海皇宗别的或许没有,药材之类,要多少有多少。”海澜心再次开出了一个诱人的好处。的确,沧海域的海域面积辽阔,这其中会有多少材地宝,谁也不清楚。在加上整个沧海域就是海皇宗的私人财产,以及海族生种族优势,他们所能找到的就更多了。普通圣级能够潜入水下数百丈可能就是极限,可对于海族来,哪怕他没有半点修为,这个深度都完全不是问题呢。“海姑娘还真是大方呢。”海澜心这条件,让陈逍动摇了起来。若真的能够得到如此大的支持,陈逍想要突破到武神的速度绝对会快上很多。只不过,海澜心开出的条件越好,陈逍就觉得隐藏在后面的风险越高。当即,陈逍微微摇头:“海姑娘,你开出的条件的确让我很心动。但是很抱歉,如果我不能清除知道你为什么需要我帮助,那么我依然还是会选择拒绝。我可不想到时候因为这样而卷入大风波之中,到时候赔了性命,可就亏大了。”陈逍的主要目的是外域,没必要节外生枝。“这……”看着陈逍再次拒绝,海澜心十分意外。她没想到陈逍居然会如此谨慎。可一想到那件事情可能会波及整个海族,海澜心实在没办法将其告诉陈逍。再怎么,陈逍也是个人类,而不是海族。“如果没什么别的事,那么我就先走了。很感谢海姑娘的招待呢。”陈逍站了起来,坐在一旁的喵,一张脸已经是彻底红了起来。家伙趁着陈逍没注意的时候,将那壶鱼人醉整个给喝光了。得带她找个地方休息才行。看着陈逍起身,海澜心赶紧道:“肖公子,若是不介意的话,我让人给你安排个休息的地方。然后,我给你的条件依然保留,你不妨在考虑一下。至于为什么需要你帮助,希望可以给我点时间考虑下,或许到时候我可以将原因告诉你。”真要将陈逍放走,海澜心是不愿意的。她所接触过的神级强者,海族那部分,目前是绝对不在考虑范围。而人类这边,一来她认识的本就不多,二来人类神级强者,多数都有自己所属势力,想要得到他们的帮助,海澜心势必要付出不的代价才行。而这和开给陈逍的条件相比,俨然是陈逍的条件更容易被接受。“那好吧。”既然海澜心都到这份上,陈逍也不好再拒绝。反正一直到外域开启,他都会待在沧海域,若是有海澜心安排的话,必然会避免很多没必要的麻烦。……就在陈逍跟着海澜心离开的时候,早一步离开的海杀并没有回到自己的营地,而是在半路换了个方向,来到了一处冷清的院子外面,随后下车走了进去。院子里,一个俊美的男子正坐在石桌边上泡着茶,而在他的身后,两个侍女服侍着。“二皇子。”看到男子,海杀上前对着他恭敬行礼。眼前的男子,正如海杀所的称呼,正是海族的二皇子,海阳辉,也就是海皇的第一个儿子,在他之上,还有一个姐姐,也就是大公主。不过,若是其他人知道海杀居然会和二皇子走到一起,必然会十分吃惊。因为,在海族之内,二皇子可是出了名的对海族大事务不感兴趣的存在。反倒是大公主在海皇的栽培下,海族之内的不少事情都是由她经手处理的呢。私底下,不少海族高层都暗自觉得,海皇是想要将大公主作为未来继承人培养呢。关于这些事情,暂时不多。倒是海阳辉并没有因为海杀的出现而停止自己冲茶的程序,只是语气平淡道:“怎么样?海澜心那边有什么消息吗?”谁能想到,海杀找海澜心,居然会是海阳辉安排的。“回二皇子,海澜心那边并没有打探出什么特殊的消息。对于属下的问题,她的回答都是很模糊的那种。但是属下觉得,那些传闻,应该十之**都是真的。”海杀汇报的同时,还加上了自己的看法。只是,他在二皇子面前却是自称属下,二者之间的关系,可就让人不得不多想了。“哦?”海阳辉露出一副感兴趣的表情,“继续下去。”“虽然面对属下的问题,海澜心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可不能给出答复,就已经是表明了问题。很可能海皇真的出现了什么问题。不然,她为何不直接告诉属下,海皇没事?”海杀道。这话倒是让海阳辉点起了头:“你得没错。但是,千万不要看我父亲,很多时候,他究竟在想些什么,没有谁能够明白。也许你觉得海澜心那么回答是为了掩饰什么,可如果她是故意那么的呢?如果她就是故意要你觉得我父亲出了什么问题呢?”“这……”海阳辉的话让海杀无言以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