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战神 第六十三章 云族

时间:2017-12-20作者:醉清风

    “云族?”

    陈逍一愣,脸上闪过一抹茫然,仔细回忆片刻,仍旧没有找到丝毫的蛛丝马迹。

    根据陈逍猜测,这所谓的云族,应该是三千年内崛起的一个家族。

    或者说,以前就存在,只不过,并没有进入陈逍的法眼,以至于陈逍根本没有听说过。

    不过,这云族里面竟然会有武尊,这倒是令陈逍挺感兴趣的。

    毕竟,陈逍太想知道这三千年间发生的事情了。

    而若想清楚的了解这些,也只有找那些大族,修为高绝的存在,才有可能了解到。

    否则,寻常人恐怕根本不可能知道这么多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更加不可能知道当初与陈逍大战的那几位存在。

    因为,他们的眼界还不够!

    陈逍心中已经决定,等有机会,一定要去一趟云族,询问的同时,顺便看看自己这具身体的便宜爹娘到底在不在,若是在的话,陈逍不介意顺手救下。

    毕竟,直接占据了这具躯体,陈逍心中还是有一些芥蒂的。

    “这云族,虽然没有武圣之上的强者,但整体实力非常强悍,虽然并没有记名排列势力,但根据流传,至少也是相当于天级势力!慑于云族的庞大威压,谈论你爹娘都成了禁忌,生怕引起云族的不满,不仅我们不敢讨论,就算是其他人,也不想去触云族的眉头,这就出现了你十多年未曾听闻过他们消息的情况了。

    原本,我是打算死也不会告诉你的,毕竟一旦告诉你,以你的性格,肯定是会去寻找云族的,到时候,恐怕就是真的害了你了,但现在看到你的实力提升的这么快,想来告诉你,你应该也知道分寸的!”

    说到这,陈致远好一阵咳嗽,就连嘴角都溢出鲜血来,显然是体内的伤势似乎又加重了。

    “恩,我知道分寸的!”

    陈逍微微点头,接着目光重新落在陈致远的身上,轻声道:“接下来,我先为你看下伤势吧!”

    “没用的,我体内如今重伤,根本不可能恢复了,如今我时日无多,只希望你能多陪陪我就好!”陈致远缓缓摆手,示意陈逍不用过去了。

    对此,陈逍却是并没有听从,直接走到了陈致远的面前,伸手一把抓起陈致远的胳膊,一缕微弱的真气立即钻入陈致远的体内,开始探测陈致远的身体情况。

    让陈逍感到心惊的是,陈致远体内的五脏六腑都遭受了重创,尤其是五脏,已经有不少地方出现裂痕,一些鲜血不断的渗透出。

    也幸好陈致远是武将境的修为,能够不断的利用体内真气护着五脏六腑,这才没有死去。

    换成一个武师,受到这么严重的创伤,怕是早就死了。

    看到陈逍眉头拧起,陈致远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来,对于这个孙子的本事,他还不了解吗?

    以他体内的伤势,别说是在青阳城没得治,就算是去了洛城,也根本不可能,至少,也得相当于五星术炼师级别的丹师,才有可能将其治好。

    但想要找到一位五星术炼师,并且请动其出手,又谈何容易呢?

    “你体内的伤势,的确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从现在开始,你不要再随意动用真气,将真气全部用来护住五脏六腑,另外,这枚丹药你先吞下去,等我出去配一些药方过来,再治疗你的伤势。”陈逍紧皱的眉头微微松开一些,目光落在陈致远的身上,缓缓说道。

    “你有把握治疗?”陈致远瞬间动容,满脸的难以置信。

    “恩,我前不久跟了一位从东寻帝国来的老师,他的炼丹术造诣非常高深,我如今也算是小有成就了,回头我配一些丹方,换一些办法应该是能够治好的,只不过,到时候可能要委屈您一下了!”陈逍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直接将忽悠术炼师工会的那套顺手拿来用了。

    “哈哈,委屈算得了什么?我这一把老骨头早就豁出去了!”陈致远哈哈一笑,颇有豪气干云的气势,眼中也带着一抹欣慰。

    见此,陈逍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废话,留了一些丹药,便直接走出了阁楼,朝着自家的小院走了回去。

    回到小院中,青璇仍旧静静的趴在石桌上,显然是在等陈逍。

    不过,却被陈逍想了个办法,给打发回屋睡觉了,陈逍也顺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只是,不到一盏茶的功夫,那紧闭的房门便重新打开,陈逍又从里面重新走了出来。

    与先前不同,此时的陈逍,一身烟色夜行衣,就连脸上,都蒙了一块烟巾,寻常人根本不可能将其辨认出来。

    确认没有惊动青璇后,陈逍这才蹑手蹑脚出了小院,接着寻找一处无人的角落,迅速翻了出去,很快便消失在浓浓夜色当中。

    夜,正浓,一轮圆月高悬于空。

    此刻正值初春时节,偶尔有些凉风刮过,倒也让人神情舒畅。

    只是,此刻的赵家,气氛却是显得一派凝重。

    尤其是赵家议事大殿附近,更是连大口喘气的人都没有。

    所有人的脸上,都笼罩着一层阴霾,一些年轻一辈,更是脸色有些苍白。

    而在大殿中,足足二十多人汇聚在大殿中央,这些人全都或站或坐,只是一个个眉头紧皱,脸上皆是惧怕神色。

    在大殿上首,一位面容威严的中年男子,正微眯着眼睛,打量着底下的这些人,不过眼中却是不断闪烁着寒光。

    底下那些人见到这一幕,更是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家主,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在这里讨论也没有任何意义,还是想想如何将事情的严重性降低到最小吧!至少,也不能让责任全被我们赵家担了!”

    底下,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坐在椅子上,目光在赵元昊的脸上盯了盯,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不错,说来,这件事情都是陈家那个陈逍做的,即便想要怪罪,也不应该怪罪到我们头上啊,若是方家不满,就让他们去找陈家的麻烦好了,凭什么来找我们赵家?”又一人开口,是一位看上去三十多岁的中年少妇打扮。

    此人话一出口,顿时一片人都微微点头,显然是十分赞同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