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帝少宠妻花样多 第271章 一味退让

时间:2017-12-20作者:甜橙

    纳兰央从家里逃了出来,将车停在路边,也不知道去往哪里好。</p>

    老爷子此番来了,说得好听是来寻女儿,说得不好听倒不如说是来寻仇的比较好听。</p>

    浅浅的事情已经不能再拖了,若是让老爷子知道了,那还指不定怎么闹,可是,林浅浅压根都不记得过去啊?</p>

    怎么办?</p>

    纳兰央掏出手机准备给唐朝打电话,可是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这不是扰人清静吗?</p>

    心烦到透了,可是,纳兰央却不得不面对。</p>

    正当他想出去喝一杯时,电话响了。</p>

    是母亲打来的。</p>

    “母亲。”</p>

    纳兰央终于想起了另一个人,那就是母亲,至少母亲和他是站在林浅浅这一边的,不管怎么说,母亲是绝对不会让旧事重演的。</p>

    纳兰母亲问了一些关于他父亲的事情,便早早挂了电话。</p>

    困为纳兰央求着母亲来这里,帮帮浅浅,父亲的脾气一上来,至少有个人能安抚得了局面,而这个人只能是母亲。</p>

    唐朝还没有想好对策,就直接被纳兰央的父亲邀约了。</p>

    一切来得太快,都来不及准备。</p>

    莫尔还是十分担心的。</p>

    “少主,您真的不带夫人一同前去吗?”</p>

    怎么说纳兰央的父亲可是有言在先,一定要带着夫人一同前去的。</p>

    可是,看少主这架势一点带夫人一同去的迹象都没有哇?</p>

    唐朝系好领带,穿上大衣。</p>

    回头道:“浅浅?她现在需要的是静养,而不是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弄得焦头难额。”</p>

    “其他的事情,有我呢。”</p>

    唐朝也想好了,他的确是没有打算带林浅浅一块儿赴宴,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他还不知道纳兰央的父亲到底安的是什么心?又带着什么样的态度而来?</p>

    林浅浅一切都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还是什么都不要说的好。</p>

    就当这一切她都不知情的好。</p>

    莫尔表示理解,怎么说夫人如今都是特殊时期,而且关于过去的事情,她是真的一点也不知情,如今带她一同前去,反倒是给她一些莫名的压力。</p>

    他倒是也能理解为什么少主不带夫人一同去了。</p>

    林浅浅从楼下吃完早餐上来,正碰到唐朝和莫尔准备出门。</p>

    “收拾妥当了?”</p>

    “周末也要工作,年底了,你倒是越来越忙了,我倒是越来越清闲了。”</p>

    林浅浅穿着随意,回到家里两个多月了,全身上下没有长一丝肉,只是小腹微隆,看起来只是胖了一点点小腹。</p>

    伸手替唐朝理了理领带。</p>

    很是随意。</p>

    唐朝扶着她,在她额头落下一个轻吻。</p>

    “乖乖在家里等我回来,天气冷了,不要在外面站久了,别冻感冒了。”</p>

    唐朝叮嘱道。</p>

    “知道了,快去吧,别让人家久等了。”</p>

    林浅浅点着头,目送唐朝和莫尔一行人离去。</p>

    摸着肚子,虽然才两个多月,林浅浅好像能感觉到他,不得不感概,生命真的是奇迹。</p>

    纳兰央陪同父亲一道来的,看了看时间,唐朝还没有来为,纳兰央感觉自己紧张的程度如同上刑场一样。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

    一分一秒都是煎熬。</p>

    真担心父亲会因为等不下去,直接当着众人的面当场发火?</p>

    莫尔推开门。</p>

    纳兰央如同看到救星一般,唐朝果然还是来了。</p>

    “不好意思,久等了。”</p>

    唐朝一点也不意外,很随性的坐下。</p>

    纳兰央看了半天,门后也没有人跟来,再回头看看唐朝那一派坦然的态度?</p>

    他还没来得及问唐朝问出口。</p>

    唐朝倒是先开口了。</p>

    “浅浅起晚了,便不便来,所以,我只身来赴宴了。”</p>

    纳兰央的父亲喝着好茶,不急不缓,一点也不,好像早就料定了唐朝不会带林浅浅来似的,脸上的表情,从唐朝进门到此刻,一点也没有变。</p>

    “我没有想到,我们还能这般相顾交谈,唐朝,事隔多年,你……”</p>

    “不,你现在是唐门少主,有钱有势有能力,方方面面都是人中龙凤。”</p>

    “但是……”</p>

    “如果,一旦坐实了林浅浅就是我的女儿,你和她的好日子也到头了。”</p>

    纳兰央的父亲轰的一声,将茶杯放在桌上,发出咚的一声响。</p>

    严肃得不得了的样子。</p>

    唐朝听完纳兰央父亲的话,不但没有生气,也没有发火。</p>

    纳兰央看着这两人之间的交谈,心里都替对方捏了把冷汗,无论是谁,如今都是一个不会轻易退步的人,不管怎么样。</p>

    “父亲,我们先吃饭如何?”</p>

    想来想去,纳兰央也只好说了这样一句话,他想要转移一下这两人的注意力,这么僵持下去,火药味浓到他想吐。</p>

    太压抑了。</p>

    服务员上完菜。</p>

    都闷不吭声的吃着饭。</p>

    “我今天来,也是想表明一下我的态度,无论林浅浅是谁?”</p>

    “她以前是谁,如今是谁都不重要。”</p>

    “我只知道,她现在是一个成年人,也是我唐朝的妻子。”</p>

    “合法妻子。”</p>

    唐朝的话一说出口,只见纳兰央的父亲啪的一声放下筷子,怒视着唐朝。</p>

    “你说什么?”</p>

    纳兰央的父亲以为自己听错了,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妻子?合法妻子?什么意思?为什么从来没有听人说起过?</p>

    眼神看向纳兰央。</p>

    冷声问他:“他说的可是真的?”</p>

    纳兰央看到这样的一幕,心里其实挺无语的,他刚才怎么想的了?这两人放着谁都不可能轻易退一步,更别说关系到林浅浅的事情了。</p>

    “父亲,唐朝所说都是实话,他与林浅浅,在很早前就已经登记结婚了。”</p>

    “只不过,从来没有对外公布过而已。”</p>

    纳兰央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说错了话,他的父亲会突然发怒。</p>

    事已致止,他能怎么办啊?</p>

    他甚至祈祷着,上天能给他一道雷,将他给霹晕了。</p>

    纳兰央父亲被唐朝这一席话气到无语。</p>

    不断的摇头。</p>

    突然拍桌子道:“唐朝,谁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给你的胆子?”</p>

    “娶我的女儿?”</p>

    唐朝轻笑道:“是吗?你的女儿?她失踪这么多年你记得你还有个女儿吗?”</p>

    “你并没有做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如今倒是想起做父亲来了?”</p>

    每一句话都充满了火药味儿,说出一句,就能让纳兰央父亲脸黑到底。</p>

    “你这是一个跟长辈说话的态度吗?”</p>

    “唐朝,别得意太早了?”</p>

    纳兰央父亲脸上挂不住了,心里被刚才唐朝那几句话气到内伤。</p>

    但是,就算唐朝说得句句在理,但是在纳兰央父亲的眼里,都是错的,只有他自己的想法是对的,只有他自己的决定是对的。</p>

    别人不可以说一个不字。</p>

    更何况,唐朝当着纳兰央的面这么重伤说法?</p>

    纳兰央的父亲感觉到自己的自尊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不……</p>

    这不是伤害二字能表达清楚意境的了,这是在挑战纳兰央父亲这么多年以来的权威,这么多年来,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纳兰央的父亲都是一个说一不二,坚持己见的人。</p>

    所以,养成了,纳兰家上上下下几百人,都对纳兰央的父亲害怕到极致。</p>

    他说的话就是圣旨,哪怕就算是错的,也要按照他的来。</p>

    唐朝的话在纳兰央父亲的耳朵里嗡嗡作响,但是,显然,他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p>

    “长辈?不好意思,我的眼里,只有做一个长辈该做的事情,才能称之为长辈。”</p>

    “很显然,你不是。”</p>

    “如果不是看在纳兰二少的面子上,今天这个饭局,我是不会前来的。”</p>

    唐朝说到这儿,站起身,不想再继续眼前的饭局,准备离开。</p>

    莫尔跟在身后,不语。走在前打开门时。纳兰央父亲的声音响起。</p>

    “唐朝,你记住了,我会让你为你今天所说的话负责。”</p>

    什么叫死鸭子嘴硬?纳兰央的父亲这句话就很彻底的表现出来了。纳兰央站起身,他不知道他自己该说什么好?怕一不小心说错了,更惹得大家都不快,索性只好沉默更好。</p>

    唐朝转身,抬眼看向纳兰央的父亲。</p>

    沉声道:“我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唐朝了,如果,你愿意用整个纳兰家族陪葬,我不介意陪你玩。”</p>

    说完,大步离开,头也不回。</p>

    包厢的门再次被关上,纳兰央看这情况,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p>

    “你……你……”</p>

    “回家。”</p>

    纳兰央父亲准备大骂纳兰央,可是开了口,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只好作罢,气冲冲的回家。唐朝和莫尔顺道去了公司。</p>

    “少主,您今天这么将纳兰央父亲开罪了?您就不担心他真的会报复?”</p>

    莫尔还是挺担心的,虽然唐门不会惧怕一个小小的纳兰家族,可是,想到夫人,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好。</p>

    唐朝冷静的站在窗前,高楼上,看到的都是昏暗的天际,冬天了,天空中时不时飘散着雪花,像是这昏暗天空的一点儿点缀。</p>

    “怕?”</p>

    “无论如何,我都不想他再次打破我如今所拥有的,谁也不可以。”</p>

    唐朝也想过,但是相比一味的退让,退步,他更希望用自己的态度去做,这件事情,事隔多年,也是应该有一个了断了。</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