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帝少宠妻花样多 第218章 纳兰妈妈

时间:2017-12-20作者:甜橙

    看来,这幕戏比纪晓芙想象中要大得多,更加的不可控。</p>

    纪晓芙清楚的知道,她只是一个导火索,后面的戏,不由她说了算更加不由她来控,至于玉锦到底会将林浅浅如何?能在唐门里翻起多大风浪来,都是看玉锦的本事了。</p>

    她现在大可以谢幕转身了,不用管玉锦到底会将林浅浅如何。</p>

    清晨。</p>

    唐朝比起往常起得更早了,他知道,只要玉锦在s市多待一天,林浅浅和她见面的机会就会多一分,他不知道玉锦这次来所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是,他要尽可能的保护林浅浅周全。</p>

    必竟有过往的事情,唐朝不能大意一点,这才刚想好将晴宣如何处置了,这后脚就来了个玉锦,一个比一个头疼的人物,唐朝都觉得为了保护林浅浅,他真的成了林浅浅的专职保镖了。</p>

    “少主,玉锦的事情,我们要不要跟老爷子说一声?”莫尔跟在唐朝身后跑步,大汗淋漓,少主能为此事烦恼到睡不着吃不下,想必是当年的事情让他心有余悸吧。</p>

    唐朝减下速度来。</p>

    “跟老爷子说一声,让玉锦早些回德国,不要在s市误事。”</p>

    “她是一个比晴宣更让人头疼的人物,为了浅浅,我们不得不小心翼翼。”</p>

    唐朝将此事挑明了说,多年前的事情,跟在唐朝身边的人都知道,而现在唯一一个不知情的人就是林浅浅。</p>

    所以,大家要做的事情就是要保护好林浅浅,别让旧事重演。</p>

    “晴宣的事情安排好了?”</p>

    唐朝问道。</p>

    “恩,明早的船,今晚就会将人送过去。”莫尔早就安排好了,如果没有差错,此时,找晴宣的人已经在路上了。</p>

    唐朝嗯了一声。</p>

    “记住了,不容出错,死活都看天意了。”唐朝此刻的心如同千年的冰山,这一刻变得冷血无情起来。</p>

    “玉锦尽快将她送回德国,夫人近几日都不见客,好好在唐门里休养。”</p>

    “少主,纳兰家的晚宴?”</p>

    莫尔提醒着,纳兰家的的晚宴就在今晚了,去还是不去?夫人那边如何禀报?</p>

    “晚点,我跟浅浅说。”</p>

    唐朝已经答应了纳兰央,就不可能出尔反尔,反正是家宴,一来有唐朝自己跟着,二来,当着唐朝的面,纳兰央也不可能有什么出格的举动,这点唐朝还是很有信心的。</p>

    一闲下来,林浅浅就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坐吃等死的闲人,每天唐朝去工作了,她就在家里无所事事起来,这不,一大中午,拉着童画非要来花房走走。</p>

    “夫人,这花房里的花都是少主为你种下的吧?”传闻中是这样,这花房是少主多年前就建造的,好些花都是唐朝亲手种植的,只不过那时候没有林浅浅的存在。</p>

    那个时候,林浅浅活在少主的心里面。</p>

    林浅浅嗤之以鼻笑道:“那可不一定,我来这里还不到一年,这些花养的时间可是超过了一年,所以啊,你这说法,好像是说不通的呢。”</p>

    经童画这么一提,林浅浅才想起来,她好像从来没有问过唐朝,这花房是为谁设计的?怎么这些花都是她所爱的?按理说,唐朝不可能未卜先知,在没有认识她以前就知道了她喜欢什么花……</p>

    童画捂嘴,知道自己一不小心说错了话,灵机一动。</p>

    圆场道:“虽然夫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人来唐门是境短,但是,这花房平时就少主一个人在,至从夫人来了,这花房就是夫人的了,这不,还是算是少主为夫人种的,只不过是先种花,夫人后才来。”</p>

    不管唐朝是为谁所种的花,这个时候,都是林浅浅的了。</p>

    “童画,你有没有喜欢的人?”</p>

    林浅浅从花丛中抬头问着童画。</p>

    “没有。”</p>

    童画直接简单的回答,一看就知道没有。</p>

    林浅浅继续栽花去了。</p>

    “没有,我就不说了,只有爱过恋过才会懂得,越是相爱的人,越是眼里揉不得半粒沙子。”</p>

    林浅浅是这样想的,哪怕是她想要假装大度一些,不想计较曾经在唐朝的生命中,到底出现过一个什么样的女子,她告诉自己都过去了,谁都有点过去,更何况像唐朝这样有钱又有势的男人。</p>

    成千上万的女人趋之若骛,上赶着贴上唐门少主的女人,这都不足以奇怪,越是优秀的人越是有更多的人喜欢和爱。</p>

    无论男人和女人都一样。</p>

    但是,林浅浅心里还是有一条伤疤,不想计较,但也不能遗忘的伤疤。</p>

    在唐门里,林浅浅知道所有人都帮着唐朝瞒着自己,瞒着唐朝那些过去,所以,林浅浅也假装不知道,不闻不问。</p>

    “夫人,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p>

    童画走到林浅浅跟前小小声问着她。</p>

    “什么问题?问就是了,神神秘秘的样子。”</p>

    “假设啊,我是说假设……”童画很小心的问着林浅浅,生怕问错了。</p>

    林浅浅甩下手里的事,站起来,看着童画。</p>

    “恩,你问吧。”</p>

    “如果你有一天发现,你不是现在的你了,你会怎么办?”童画这话问得十分心虚,但是,又一时冲动问出口了。</p>

    林浅浅惊讶的看着童画。</p>

    “不是现在的我?那我是谁?”</p>

    童画一听林浅浅的话没有听明白,改口道:“也是哦,我也就是随口问问,夫人别当真。”</p>

    “我去给你倒杯水吧。”</p>

    找了个理由,童画赶紧去倒水去了。</p>

    林浅浅嘴里还念叨着。</p>

    “什么叫我不是我?童画这话是什么意思?”</p>

    “我不是我,那我是谁?”</p>

    算了,不想了,可能只是童画的一句玩笑话罢了。</p>

    林浅浅重新栽着手里的花,不想这个话题了。</p>

    童画看着林浅浅忙碌的身影,对自己刚才的鲁莽的行径心里提心掉胆的,要是被少主知道自己刚才问夫人的话,一定会被少主狠批一顿,而且,少主一定会大发雷霆。</p>

    看着林浅浅现在无忧无虑的样子,童画真的不希望有一天,会想起过去。</p>

    像如今这样才是幸福的,过去的事情虽然童画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是,依照少主对林浅浅的保护来看,过去的事情,一定是不好的。</p>

    “夫人,喝口水吧。”</p>

    “别弄这些花了,要是少主回来,看到夫人又在种花,一定会骂我们的。”童画劝过林浅浅不要种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了,可是就是不听,非要自己亲手种。</p>

    林浅浅擦着手,喝了一杯水。</p>

    “怕什么,不是还有我吗?”</p>

    “骂你们的时候,就说是我自己非要做的。”</p>

    “浅浅。”</p>

    唐朝一进门就看到林浅浅在弄那些花花草草,长裙上还沾着花泥。</p>

    童画赶紧退到一旁,不敢说话。</p>

    “又在自己种花了?看看你这一身,不知道的还以为,唐门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花匠呢?”</p>

    “瞧瞧,裙摆都脏了。”</p>

    唐朝弯腰轻轻拍掉林浅浅裙摆上的花泥,又抬起头伸手顺了着有些凌乱的头发。</p>

    “童画,你先下去,莫尔有事找你。”</p>

    “是,少主,夫人。”</p>

    童画如临大赦,赶紧走人。</p>

    “下班就回来找我了?看看你衣服都没来得及换。”林浅浅指了指唐朝身上的正装,一看就是没有来得有换衣服,就到花房来寻人了。</p>

    唐朝拉着林浅浅的手,指着一旁的花花草草。</p>

    “你啊,我总觉得对花花草草比对我上心多了。”</p>

    “你吃醋也就算了,居然连花花草草的醋都要吃?会不会太小气了?”林浅浅靠在唐朝怀里,撒娇。</p>

    “走吧,今晚我们出去赴宴。”唐朝拉着她就往回走。</p>

    林浅浅打量着身上这身衣服,抬头看着唐朝。</p>

    “赴宴?我还是这打扮呢?”怎么有宴会,唐朝也没有提前说一声?都下班回来了,才说?</p>

    “不着急,我们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足够了。”</p>

    唐朝早就计算好时间。 </p>

    “宴会?怎么没听你提起过?哪里有什么宴会?”</p>

    林浅浅觉得唐朝对这个宴会的态度好像不是很重视的样子啊,这还是头一次,若是一般的宴会,就算唐朝不会重视,但也是早早就准备好了,提前到场几分钟,直接走人。</p>

    “纳兰家的家宴,所以,我们只需要正装出席就可以了,不用着急。”</p>

    唐朝很轻松的解释着。</p>

    “纳兰家?”是纳兰央吗?</p>

    林浅浅还在猜疑时。</p>

    唐朝好像看出了她的怀疑,说道:“对,纳兰央的家宴,许久前都宴请过一次了,上次我拒绝了,这次,好像不能再拒绝了。”</p>

    “恩,我知道了。”</p>

    林浅浅心想,既然是家宴,可能只是纳兰央和他们二人而已,没什么好担心的。</p>

    纳兰家。</p>

    纳兰妈妈准备了一桌子的好饭好菜。</p>

    “妈,我都多少年没吃过你做的饭了?”</p>

    “知道浅浅要来,您这是从早上就开始准备了,可见对他们二人的重视程度远高过我这个亲生儿子啊。”纳兰央看着满满一桌子好菜,口水都快流出来了。</p>

    长年奔波在外工作,能吃到妈妈亲手做的饭菜,屈指可数。</p>

    纳兰妈妈仔细摆放着菜盘,瞟了儿子一眼。</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