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帝少宠妻花样多 第212章 千里关心

时间:2017-12-20作者:甜橙

    轻轻关上房门,童画走到阳台上,给莫尔报备刚才晴宣来过的事情。</p>

    “晴宣来过了?”远在瑞士机场正准备飞慕尼黑的莫尔和唐朝一行人。</p>

    唐朝一结束瑞士的工作就准备回家里一趟,没想到还没有上飞机,童画就打来电话了。</p>

    童画将她所见的情形描述一遍给莫尔。</p>

    挂上电话。</p>

    唐朝手里还在不停的工作,因为他要加倍的工作来缩短出差的时间,才能尽早的回s市。</p>

    “不是让你好好看着晴宣?怎么她又出现在浅浅面前?”</p>

    啪的一声合上电脑,唐朝眼神的冲出怒火。</p>

    让莫尔严肃的低头认骂。</p>

    “唐门是不是太清闲了?所以,我的命令不顶用了?一个女人都看管不好?你还能做什么?唐门的人是不是个个吃屎的?”</p>

    晴宣的事情,唐朝已经一再的退步,这一次,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一群男人,连个女人都看不住?</p>

    那还有什么用?</p>

    “少主,对不起。”</p>

    莫尔不知道除了说对不起,他还能说什么,命令是他执行下去的,可是,结果却是这样的,就算少主此刻要了他的命,他也绝无怨言。</p>

    “对不起?有用?”</p>

    “找个机会将她送到非洲。”唐朝口中所说的她,不用解释,莫尔就知道是谁。</p>

    就像白雪一样,只有远离了夫人,才会安宁。</p>

    “是,保证完成任务。”</p>

    莫尔保证道。</p>

    唐朝摆摆手。</p>

    “我不想听口头承诺,我要的是事实行动。”</p>

    “凡事与晴宣的事情有关的人,今年奖金没有了,包括你。”</p>

    “你们,太令我失望了。”</p>

    莫尔不反驳唐朝的命令,恭敬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p>

    这件事情也的确是他想得不够周全,所以,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p>

    对于少主所做的这个决定,莫尔无话可说。</p>

    “还愣着做什么,准备飞机,飞x市。”唐朝不想等了,德国可以不回,局面他还能掌控,他要飞到x市,去见林浅浅。</p>

    “啊?”</p>

    莫尔惊讶的看着唐朝。</p>

    唐朝一个眼神,莫尔赶紧应下。</p>

    “我这就去准备。”他这才刚和慕尼黑机场的人打好招呼,唐门的专机才有航线降落,这一不到十分钟,又要准备飞x市?</p>

    身为唐门少主,这种任性的决策,只是小意思。</p>

    莫尔现在还感受不到,少主为什么一碰到夫人的事情就会如此激动,乱了分寸。</p>

    飞了近十几个小时,转机又是耽误了时间。</p>

    等唐朝到达x市蓝海湾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p>

    蓝海湾。</p>

    林浅浅和童画坐在餐厅里,等候着林子书的到来。</p>

    不止一次看了时间后,林浅浅还是十分担心林子书的安危,这么多天了,也不知道那些要账的有没有将林子书怎么样了?</p>

    “这么久还没有来?会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必竟林子书欠了不止一家的高利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贷,如果真出了什么事,也是极有可能的。</p>

    童画在脑子里计算着时间,从中午打了电话到现在也就一个多小时,按照常理来说,林子书也应该快到了。</p>

    “夫人,别担心,兴许路上堵车了,所以来晚一点儿,我们再等等。”</p>

    “不着急,我们再等等。”</p>

    童画话音刚落,就看到林子书从门口走进来了。</p>

    “夫人,来了。”</p>

    林浅浅顺着童画的视线看过去,果然,林子书还是那痞痞的样子走了过来。</p>

    “找我做什么?”</p>

    林子书一落坐,林浅浅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林子书就开口了,一副十分不耐烦的态度,心情好像不是很好的样子。</p>

    林浅浅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开口。</p>

    缓了缓情绪,开口询问道:“你最近怎么样?”</p>

    “家里……”</p>

    “爸妈还好吗?”</p>

    好像许久不见林子书,林浅浅居然像是陌生人一样寒暄,陌生得好像已经不是一家人了。</p>

    林子书一听林浅浅问的这话,火一下子就上来了。</p>

    “你还好意思问爸妈?这半年多年,你有问过他们吗?有给过他们一分钱吗?有回家去看他们吗?林浅浅,你现在还好意思问我?”</p>

    “林浅浅,你还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白眼狼。”</p>

    “以前还好意思说我呢?现在看来,你还不如我。”</p>

    林子书的话越说越难听,因为,他看到林浅浅过得如此的好,所以,这心里十分不平衡,话语里自然也是刻薄至极。</p>

    童画一听,如果再让林子书说下去,指不定会说什么难听的话来。</p>

    喝斥道:“林子书,她是你姐姐,你这种人渣还有什么资格在这儿说道。”</p>

    林子书被童画这么一吼,心里才想起来,来之前,唐门的人是如何叮嘱他的,耳提面命。</p>

    “童画。”</p>

    林浅浅制止了童画的喝斥。</p>

    林子书赶紧弥补的说道:“对不起,姐,我鲁莽习惯了。”</p>

    “对不起。”</p>

    林浅浅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到林子书面前。</p>

    “这里有一百万,是我所有的收入,以入明年的合约款都在这里了,你拿去还了债,应该还会有剩余的,找个女朋友,好好过日,不要再赌了。”</p>

    林浅浅听林子书那些难听的话,她的心里是难过的,但是,她却不想与他计较。</p>

    林子书看着眼前那张卡,眼睛里都伸出爪子来一样,两眼放着光,一看就知道,林浅浅的话远不抵眼前这张银行卡的诱 惑力。</p>

    可是,林浅浅明知道林子书有多让她凉心,但是,她真的做不到,做不到不管他,做不到不管爸妈的生活,爸妈的生活,以后还是需要林子书来照顾的,而不是她这个做女儿的。</p>

    她就算再有心再有情,也不可能无时无刻在爸妈身国照顾他们。</p>

    “你不小了,爸妈的年纪也越来越大了,你要有点生命的责任,有担当,做为男人,你要承担起为人子的责任。”</p>

    “我不在爸妈身边,将来,他们是需要你照顾的。”</p>

    “只要你不再赌了,你买房子,我给你付首付,真的不要再赌了。”</p>

    林浅浅是该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给的都给了,能给的也都给了。</p>

    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p>

    童画都替林浅浅觉得不值得,林家人是怎么对林浅浅的?从童画跟着林浅浅去林家的几次,童画就发现,林家对林浅浅的感觉不像是家人,反而像是陌生人。</p>

    如果是其他的父母,女儿如此为儿子出钱出力,父母不会那么苛责林浅浅,回到家里连水都不会倒一杯。</p>

    而且,林妈的态度就更加奇怪了,说的那些难听的话,简直她这个陌生人,都听不下去了。</p>

    “林子书,你姐姐对你已经够好了,你也应该知足了。”</p>

    “再赌的话,你对得起你姐姐吗?”</p>

    童画在一旁帮腔,希望林子书念在林浅浅的恩情,改邪归正。</p>

    林子书安静的坐在那儿,居然没有应话。</p>

    “姐,我会改正的。”</p>

    “恩,那就好,子书,我们是姐弟,是亲人,我是不会对你有坏心的,你只要变得更加好一些,这些还债的钱,你用在正途上,生活会越来越好的。”</p>

    林浅浅苦口婆心的劝着林子书。</p>

    “姐,那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p>

    林子书可不想再听林子书说这些有的没的,钱到手了,那就可以了。</p>

    来一次也不虚此行啊,一百万?</p>

    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的钱,林子书的心里早就高兴坏了。</p>

    林浅浅点点头。</p>

    “一起吃个饭吧?吃了再走。”</p>

    “不了,我和朋友还有约,你们吃吧。”林子书已经迫不及待的要离开了,有了钱,吃不吃饭好像已经不重要了。</p>

    只要能拿到钱,他就感觉自己快要飞起来了。</p>

    许久没有从林浅浅这里拿到过钱了,没想到,这次一拿就是一百万,真是惊喜得很,本以为,林浅浅见自己无非是一顿说道,没有想到,还真是大方,一次就给了一百万。</p>

    “嗯,好,那你路上小心点。”</p>

    林浅浅站起来,送走林子书。</p>

    童画见林子书走路的样子都能瞧得出,肯定是乐坏了,拿到一百万,就能挥霍几天了,能不高兴吗?</p>

    “夫人,你就这么把钱给他了?你就不怕他并不会做正用?”</p>

    “还是如同往常一样,挥霍一空?”</p>

    不是童画心里狭隘,而是林子书只会如童画心里面所想的那样,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很清楚,林浅浅刚给出的一百万,只会让林子书有几天时间去挥霍罢了,一番用心只会被浪费了。</p>

    林浅浅看着林子书走远的背影,心里无尽感慨。</p>

    呢喃道:“顺其自然吧,无论如何,我们都是亲人,除了尽所能帮他,我所能做的也仅此而已了。”</p>

    她又怎么会不知道林子书心里所想的,但是,她又能怎么样?她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所能吧,能帮的就帮了。</p>

    童画觉得林浅浅的心里跟明镜似的,清楚的很。</p>

    “浅浅。”</p>

    听到熟悉的声音,林浅浅闻声转身,看到熟悉的人。</p>

    脸上扬起笑容,大步向来人走了过去了。</p>

    唐朝长臂一伸,拉她入怀。</p>

    “你怎么来了?”她这才走三天,他就寻来了?</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