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帝少宠妻花样多 第184章 狗急跳墙

时间:2017-12-20作者:甜橙

    怎么办?不要联系纳兰沐?要不要告诉唐朝的爷爷?</p>

    东方曲的心里面很清楚,无论他是告诉纳兰沐还是告诉唐朝的爷爷,这件事情,到最后,都不会有所改变,只会更加激怒唐朝。</p>

    莫尔和唐朝回到办公室。</p>

    “少主,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夫人好不容易离开几天,唐门的旧事,也应该处理一下了。</p>

    唐朝拍着办公桌椅,思考着。</p>

    “东方熠那边先不管,人我们关着,想他也逃不了。”</p>

    “晴宣那里是该处理一下了,那个女人,太狡猾了。”</p>

    莫尔也认同,晴宣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心思缜密,头脑滑得很,一般男人都不可能是她的对手。</p>

    “我明白,我这就去安排。”</p>

    “记住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特别是不能让夫人知道了。”唐朝可不想,到时候林浅浅又要唐门满世界去寻找。</p>

    晴宣因为唐门的事情,整天睡不好,林浅浅的电话他也不敢打了。</p>

    整天呆在屋子里也不知道做什么好,反正心宁不安。</p>

    她得找个人出去躲上一躲,思考着身边的朋友,谁有点权势能挡上一挡?而唯一一个就是纪晓芙了,纪氏大小姐。</p>

    “对,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正好这么久不联系,约她一起喝杯咖啡。”打定了主意,晴宣就马上给纪晓芙打电话。</p>

    纪家。</p>

    纪晓芙因为前两天去ce闹腾的事情,在家里生闷气。</p>

    电话响个不停,只好接了。</p>

    “谁啊?大清早打电话,还有没有道德了?”一开口就霹雳巴拉讲了一堆。</p>

    晴宣看了看手机,是纪晓芙的手机号码没有错啊,怎么?</p>

    “晓芙?我是晴宣。”晴宣试探的问了问。</p>

    纪晓芙这才安静了下来。</p>

    “晴宣?”</p>

    两人都有烦心事,正好约出来谈谈。</p>

    还有更重要的就是,有共同的敌人,林浅浅,就自然而然有了话题。</p>

    “哎哟,是晴宣啊,不好意思啊,我今天心情不太好……”纪晓芙赶紧解释一番,以免晴宣认为她是对她发了这脾气的。</p>

    晴宣笑了笑,回道:“没关系,谁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嘛,我也正有空闲,不如出来喝一杯?”</p>

    晴宣提议,纪晓芙心里想要拒绝,但是,刚才这样接电话本来就是无礼了,正好自己最近见到了林浅浅,喝一杯也无妨。</p>

    “好啊,我也正有此意。”</p>

    纪晓芙爽快的应下了。</p>

    林浅浅再次来到香港,心里还是有点不安。</p>

    上次来了之后出过车祸,后续的事情她就不得而知了,只知道一切事务都是唐朝在处理,她只负责养好伤即可。</p>

    “浅浅,最近没听到晴宣的消息了?你们俩关系还是那样?”枯叶一边调着片光,一边问着林浅浅。</p>

    “那样?是哪样?”</p>

    她是帮意绕的,晴宣和自己也就那样了吧,没有什么好说的了。</p>

    “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跟我还装糊涂呀?”</p>

    枯叶瞧了瞧林浅浅的脸色,得意的说道。</p>

    “你说得对,我和她啊,就那样了。”林浅浅依旧这样的回了他,让枯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叶也无可奈何。</p>

    “不过,上次你在香港出了车祸,后来对方怎么样了?”枯叶也就这么随口一问。</p>

    童画听到枯叶这么问,帮腔道:“车祸的事情都是交给少主在处理的,我们夫人怎么会知道结果啊?”</p>

    “再说了,那明明就是故意的,也应该受到相应的惩罚不是吗?”</p>

    “瞧瞧,浅浅,你的人这嘴呀,可利落了。”枯叶赶紧向林浅浅投来求救的目光,意思就是童画的嘴可真是利落,三言两语就解释清楚了,还不带糊弄的。</p>

    “可我怎么听说是孙非月开车撞了你们啊?而且还听说她要面临十年监禁呢?”</p>

    枯叶根本就不知道这事儿的真假,也是听朋友说起,随口这么一说。</p>

    “孙非月?”林浅浅也从来不知道,上次车祸的事情是孙非月所做?也从来没有听童画或者唐门里其他人提起过这件事情啊?</p>

    目光转向童画。</p>

    林浅浅问道:“可是真的?”</p>

    孙非月?不是孙少羽的妹妹吗?这前几天还听莫尔说孙少羽打电话了?车祸那件事情都发生这么久了?自己可从来没的听他们提起过这事儿是孙非月所为啊?</p>

    童画纠结着,为难着,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说了,夫人一定会追问到底?不说,夫人也会起疑心?</p>

    横眼看了看枯叶,这人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p>

    这下好了,该怎么解释?</p>

    “夫人,这事儿我还真不清楚,我也跟您一样啊,少主处理的事情,我从来不敢多问的,我只知道这件事情少主已经让人处理了,其他的事情,我是真的不知情。”</p>

    童画的样子十分为难,说得也是有模有样,不像是说假话的样子。</p>

    林浅浅不相信的看着童画,确认道:“是真不知道?”</p>

    “当然是真的了,不信,您可以打电话问少主。”</p>

    童画在心里默念,少主,对不起啊,我也是不得已而为知,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了。</p>

    “我知道了。”</p>

    林浅浅心里没有多大的起伏,她自问自己,若真的是孙非月撞的,那也有法 律来治裁她,撞了人,是应该负责任的,不管结果如何,是或不是孙非月所为,她都应该负起这个责任来。</p>

    晚间。</p>

    由于林浅浅不在家,唐朝加班才下班。</p>

    莫尔打开车门,请唐朝上车。</p>

    “少主,夫人不在家,您这工作都比往常忙许多了。”</p>

    “她要是在啊,我早早的就要归家,多点时间陪陪她,哪里还会回班。”</p>

    只要林浅浅在家的日子,唐朝从来不加班,尽可能的回家早一些,好多点时间陪陪林浅浅。</p>

    “夫人要是知道,一定会很感动的。”莫尔关上车门,准备开车离开。</p>

    这时,地下停车库,唐朝的坐驾前,停了一辆车。</p>

    莫尔防备的关上门,看着那辆车上下来的人。</p>

    孙少羽?</p>

    他来做什么?</p>

    孙少羽走上前。</p>

    “莫助理,少主可在?”他今天来,就是为了确认唐朝说的话是真是假的。</p>

    “少主在车上,你来做什么?”</p>

    莫尔还不清楚他来的目的,一脸的防备,不敢让他靠近车子半步。</p>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少主,我是来问问,您所说的话可还算数?”</p>

    “只要我与孙非月断了关系,是不是还能让我成为唐门的一员?”孙少羽朝车里的唐朝大声说着。</p>

    唐朝按下车窗。</p>

    看了一眼莫尔,示意他请孙少羽过来。</p>

    “谢谢莫助理。”</p>

    孙少羽知道,因为孙非月的事情,莫尔帮了不少忙,不然,唐朝是不可能还给他一次机会的。</p>

    “我说的,当然作数,你考虑好了,随时找莫尔即可。”说完这句话,唐朝按上车窗。</p>

    孙少羽恭送唐朝一行人离开,站在原地。</p>

    他这么做也是不得已,孙家一家大小需要生活,如果紧紧是靠卖保险养活一家人,那他们是永无出头之日的,所以,只能应了唐朝的要求。</p>

    孙非月是莽撞,唐朝这个要求也不算过份。</p>

    孙少羽知道,唐朝这么做,只是不希望孙非月还有精力找林浅浅的麻烦,让孙非月有能力承担自己所闯的祸,而不是由哥哥来承担。</p>

    回到家里。</p>

    孙非月早已经没有去上班了,而是在保外。</p>

    “非月,我想和你谈谈。”孙少羽坐到孙非月身边,静静的说着。</p>

    孙非月回了回神,看了一眼孙少羽。</p>

    问道:“谈什么?”</p>

    “我今天去见唐朝了。”孙少羽直言道。</p>

    “嗯。”</p>

    孙非月的反应平平,一点也不好奇他去见了唐朝,说了什么做了什么。</p>

    “我如果和你断了兄妹关系,唐朝还会让我做孙氏的总经理。”孙少羽一字不落的直接说了出来。</p>

    孙非月抬起头,看着自己的亲哥哥。</p>

    问道:“你答应了?”</p>

    “嗯。”孙少羽的答案无疑是给孙非月的心上插了一把刀,鲜血淋漓。</p>

    孙非月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是,没有想到,哥哥会这么直接的说给她听,犹如当头棒喝,她还没有一点心理准备,真相就这么赤果果的呈现在她的面前。</p>

    “我知道了。”</p>

    孙非月没有过往的强词夺理没有大吼大叫,反而很平静的接受了。</p>

    “我先回房了。”</p>

    起身回房,至始至终,孙非月都平静得吓人。</p>

    回到房间里。</p>

    孙非月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绝望,比起死更可怕的绝望。</p>

    房门外。</p>

    嫂嫂正在劝说哥哥。</p>

    “你怎么能就这么说给妹妹听?”</p>

    “她已经够受的了,还将这件事说来给她听?”</p>

    “你还要她怎么样?”</p>

    孙少羽叹息道:“你不是不知道,我们家需要唐门的安排,非月是成年人了,她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她开车撞上去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p>

    “不是我残忍,我们也不能一味的包庇她,她是成年人,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而不是躲在我们的羽翼下一味的逃避,她应该勇敢的站出来,承担一切。”</p>

    孙非月默默的流泪默默的听着哥哥嫂嫂的议论,她的心里居然恨不起来,也怨不起来……</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