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帝少宠妻花样多 第146章 东窗事发

时间:2017-12-20作者:甜橙

    孙非月不想提起林浅浅,那天,如果不是她开车撞了林浅浅,孙家不会是今天这种情况,哥哥也不会失去了努力了多年的孙氏,到如今,变成了一个卖保险的业务员。</p>

    她明明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如今呢?</p>

    却要在酒吧当起了服务员,来维持生计。</p>

    而造成这一切的,都是因为林浅浅,如果不是她,孙家怎么可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p>

    “非月啊,不是我说你啊,你要知道你现在有多恨都没有用,林浅浅照样吃香喝辣,你就算是气死,她不也是照样在唐朝的羽翼下,活得逍遥自在吗?”</p>

    纪晓芙在孙非月的伤口上洒下一把盐,让孙非月痛定思痛了起来。</p>

    “我出去一下。”孙非月再也听不下去了。</p>

    找了借口出去透透气。</p>

    刚走出房门,孙非月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p>

    童画?</p>

    她记得上次在香港的时候,她遇到了林浅浅和童画一起逛街,也是那天,她一时冲动,开车撞了林浅浅的座驾,也是那一天,孙家倒台。</p>

    原本有声有色的生活,一下子变得不堪入目且奔波劳累。</p>

    看着童画走出房门,看样子,拿着什么东西又到了另一个房间。</p>

    看样子,极有可能,童画刚才走出来的房间,就是林浅浅所在的房间!</p>

    真是太巧了,她们住酒店都能与林浅浅住同一楼层?</p>

    “这或许是上天给的一个机会。”孙非月打定了主意,记下了门牌号,到角落里打起了电话。</p>

    几分钟后,孙非月打完电话,经过那个门牌号时,笑得格外深意。</p>

    事实上。</p>

    童画将行程确定好,再次走出林浅浅的房间。</p>

    “夫人,那你早点休息,明日一早我就来叫你。”</p>

    林浅浅点点头,送童画出门并锁上门锁。</p>

    半夜。</p>

    童画睡意迷糊时,听到有人在开门,怎么说她也是唐门的人,这点警觉性都没有,那她真的没有脸说自己是唐门人。</p>

    麻利的翻身,拿起手边的木制衣架,走到门边。</p>

    “大哥,你行不行啊?”</p>

    “这个反锁了,不然你来试试。”</p>

    “快点,一会儿有人经过就麻烦了。”</p>

    童画仔细听着声音,从脚步声判断出有几个人,人的身高和重量。</p>

    思考着以自己的本事,能不能斗得过门外的人?</p>

    还是先打电话报警。</p>

    她能挡住一会儿,警察来时,应该差不多时间。</p>

    正在她做好准备打开门时,门真的被打开了。</p>

    三个男人,头发又红又紫的颜色。</p>

    “你们是什么人?”童画冷静的质问着面前的三个男人。</p>

    三人互看一眼,看着童画的样子?</p>

    “你就是林浅浅?”</p>

    童画心里一紧张,林浅浅?找夫人的?可是夫人明明就不住这间房啊?这些人会是什么人?</p>

    “对,我就是。”</p>

    管不了那么多了,童画只好承认自己就是林浅浅。</p>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那就行了。”</p>

    带头的红头男人一招手,身边的两个人就扑了上来。</p>

    童画巧妙的闪身而过。</p>

    红头男子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女人,居然还是练家子?</p>

    “还会两招?看来,我们小瞧了你。”</p>

    三个男人齐上阵,童画有些吃力起来,都怪她自己平时学艺不精,以为自己有个三脚猫的功夫傍身就可以了,武到用时方知少了。</p>

    “够火辣啊?也不知道唐门少主是怎么看上你的?瞧瞧这样子,像个男人婆一样。”紫头发的男子抓住了童画的一只手,还准备伸手掐童的脖子。</p>

    童画一反手,直接来个过肩摔。</p>

    其他两人就抓了童画,架起来了。</p>

    “我们是警察。”</p>

    童画见这个样子,心里就算是放心了。</p>

    她算的时间,差不了分毫,学艺不精,至少也搬来的救兵。</p>

    到警察局录完口供,已经凌晨了。</p>

    童画给莫尔打过电话,也告诉了他事情的真相。</p>

    接下来的事情不用她管了,由唐门的人接手,她也能回去睡个回笼觉了。</p>

    童画想起莫尔嘲笑自己的话,她就生气。</p>

    什么叫‘学艺不精?’</p>

    什么叫‘武功渣渣?’</p>

    还说什么要告诉少主,回头得找师傅练练她,她是一个普通人,又不是保镖,用得着往死里练吗?</p>

    想想就生气。</p>

    “有本事,你倒是来试试啊?”</p>

    以一敌三,童画倒是觉得她算勇敢的了。</p>

    回到酒店。</p>

    童画看着对面的房间号,幸好,对方弄错了自己与夫人的房间号,幸好,没有吵到夫人,幸好没有吓着夫人。</p>

    第二日。</p>

    林浅浅起床都梳洗完了,也不见童画来。</p>

    还是去叫童画起床吧,免得误了拍摄时间。</p>

    童画一脸困意的打开门。</p>

    “夫人,这么早啊?”</p>

    “不早了,这都快八点了,你睡过头了。”林浅浅指着手腕上的手表说道。</p>

    童画啊的一声,飞奔进屋,直念叨着。</p>

    等她一小会儿,一小会儿就可以了。</p>

    林浅浅淡定的看着她,忙时忙出,风风火火。</p>

    问她:“你昨晚干什么去了?能睡过闹钟?你还是头一次啊?”</p>

    这也的确是童画第一次睡过头,而且还是林浅浅来叫她起床。</p>

    “昨晚看了电影,一时间忘了时间,对不起啊,夫人。”</p>

    的确是电影,而且是一个武打动作戏,生动极了,想想都好生刺激就是了。</p>

    莫尔清早就将昨晚的事情告诉给唐朝了。</p>

    “你说,会是谁这么巧?”</p>

    唐朝觉得这件事,真的太巧了,浅浅才刚到香港两天,就有人半夜暗算她?好在对方弄错了她与童画的房间号,浅浅才能躲过这一劫难,不然……</p>

    他都不敢再往下了。</p>

    莫尔也想不到会是谁有这么大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的胆子,而且是半夜?还那么巧,知道夫人所住的酒店?可是如果是事前做过调查的,怎么会将童画与夫人的门牌号搞错呢?</p>

    “实再是想不通。”</p>

    “若是有人调查过,可是,将童画和夫人的门牌号弄错,这应该不太可能,如果没有调查,那是谁了解如此透彻?知道夫人住在哪家酒店?”</p>

    莫尔的分析也是有道理的,能将门牌号弄错,如果是训练有素的人,是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的。</p>

    “香港那边怎么说?”</p>

    唐朝觉得真应该将林浅浅绑在身上,这样就不能随时提心掉胆的,生怕他在生意场上得罪了什么人,没办法对他下手,转而找林浅浅为弱点,想着给他致命一击。</p>

    “中午十一点才会有回复。”莫尔早上清早便打电话去问了,对方告诉他,要等到中午。</p>

    “算了,我还是亲自去一趟香港。”唐朝拿起外套准备出门。</p>

    “少主,可是纳兰家族那边的合作案?”</p>

    “而且,您这一去,夫人肯定会多想的?”</p>

    昨天才回来的人,这才相隔不到二十四小时,又去了?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啊,夫人怎么也会多问几句的。</p>

    唐朝听了莫尔的劝告,忍着没有去。</p>

    “多派些人手,要是浅浅少了一根汗毛,拿你们是问。”</p>

    就算他不能亲自去,也要确保万无一失。</p>

    因为唐朝知道,自己有多害怕这一失。</p>

    孙非月没有接到电话,心里本来还是高兴的,那些人没有打电话告诉她结果,那肯定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心里还暗暗高兴。</p>

    林浅浅,你不是得意吗?你不是唐朝的女人吗?哼,在这里,不是一样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p>

    有什么了不起啊,不都是一样?</p>

    她还以为,林浅浅有唐朝护着,有多了不起呢?说到底,不还是普通人一个嘛。</p>

    “请问谁是孙非月小姐?”穿着制服的人走到酒店房门前,询问着打扫房间的服务员。</p>

    纪晓芙一看,这些人来找孙非月?</p>

    “非月,找你的。”</p>

    心里不禁疑问,她不会是又惹祸事了?</p>

    孙非月一出来。</p>

    “孙非月小姐,你涉嫌故意伤害……”</p>

    孙非月就这么被直接带走了。</p>

    纪晓芙还没弄没白这是怎么回事?可是,这人是她带来的啊?总不能不闻不问吧?</p>

    当唐朝得知是孙非月教唆指使的之后,他就忍不了了。</p>

    上次已经放过她一次了,而这一次?</p>

    “让律师准备好,必须起诉孙非月,我有的是时间陪她玩到底。”</p>

    唐朝生气,对,十分生气。</p>

    上次她故意撞车的事情,就由孙少羽还了这债,而这一次,他倒是觉得,应该由孙非月自己来承担比较好。</p>

    “少主,孙非月的事情祸不及家人,孙少羽,您看?”莫尔的意思是,替孙少羽求得一人情。</p>

    孙非月是成年人,就算做了什么错事,也应该由她自己一人承担。</p>

    更何况,孙少羽好好的一个管理高材生,如今却不得不去推销保险……</p>

    “回头让孙少羽来见我。”</p>

    上次惩治孙氏以后,唐朝也是一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时气极了,孙非月所做的事,与孙少羽的确没有关系,但是言出必行,这是唐门的一惯作风。</p>

    莫尔心领神会的明白,少主的意思是要给孙少羽一次机会。</p>

    香港的行程结束后,林浅浅与童画准备去往北京,来不及回s市休息一下。</p>

    机场。</p>

    “对不起嘛,我这工作也就是这样嘛,你就多体谅一下我。”林浅浅打电话给唐朝,从电话里就能听出来,某位少主大人,此刻有多高冷,以至于电话这头的林浅浅,突然觉得侯机室的空调好像太低了,忍不住打了个冷颤。</p>

    唐朝憋了半天,才缓过神来。</p>

    “好好照顾自己。”</p>

    只要他一高冷,林浅浅就会撒娇,平时是听不到林浅浅对着自己撒娇的情形的,也只有这个时候,唐朝才会感觉,自己有多重要。</p>

    难得能碰上林浅浅撒娇,唐朝就摆摆架势,装装高冷,吓唬吓唬她而已。</p>

    挂上电话,童画为林浅浅披上一条围巾。</p>

    “还有半小时就登机了,要不,睡会儿?”</p>

    “不了,一会儿在飞机上再睡,你也累了,你眯会儿,我一会儿叫醒你。”林浅浅从未将童画当成下人看待,反倒像朋友一样。</p>

    童画摇摇头,表示不必了。</p>

    林浅浅说出去买瓶喝的,也没有让童画跟着去,出门就是机场便利店,也用不着跟着。</p>

    在琳琅满目的货架前,找了两瓶饮料和一包糖果,转身结账时。</p>

    身边几个黑人的香水味薰得她睁不开眼,林浅浅下意识的退了几步。</p>

    因为戴着墨镜,也没看得太真切。</p>

    一抬头,那几人已经走远了。</p>

    可是那一群黑人中,她刚才明明看到了白雪的身影,是她,林浅浅很肯定那就是白雪,只是,她为什么跟着一群非洲人在一起?而且出现在香港?</p>

    林浅浅若有所思的买了东西,想着,或许是自己看错了,眼花了,如果白雪真的还在,那她为什么不回x市,李瑞伦那么的在乎她,她怎么舍得?</p>

    或许是因为自己太累了,所以,才会出现晃忽,白雪不是失踪了吗?怎么还会出现在香港?</p>

    而且,她难道不知道,她这么一走,有多少人牵挂她吗?</p>

    林浅浅直摇头,或许真是自己看错了,只是一个跟白雪长得很相像的人而已。这件事情,林浅浅只是觉得奇怪,想不通之后就再也没有放在心上了。</p>

    当孙非月接受指控后,发现自己所有的一切,就这么轻易被公诸于众了,她只是一时心里不平衡,只是想教训一下林浅浅,但是,没有想到,三个大男人,居然奈何不了一个弱女子,而且,看样子,居然还被对方给揍了。</p>

    孙非月觉得,真的找的就是几个草包,就林浅浅那样,孙非月都觉得自己稍用点心都能将她打倒在地,三个男人,居然没动得了人家,还被人家给揍了?</p>

    纪晓芙出面从警察局将孙非月给保了出来。</p>

    问道:“非月,你昨晚做了什么?”</p>

    “怎么一早就被带走了?”</p>

    纪晓芙心底本是能猜到个几分的,可是,孙非月居然只字未提。</p>

    孙非月摇摇头,说道:“没什么。”</p>

    那神色就摆明了不想说什么。</p>

    纪晓芙也不再问,而是转为提醒道:“警察已经说了,这是故意伤害和蓄意……”纪晓芙也是好心提醒,想必,唐门也不会轻易放过孙非月。</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