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游戏之兽语者 第40章:复活的希望,第一赛程开始

时间:2020-01-13作者:忘千水

    走过幽暗的通道,一个巨大的密室呈现在眼前。

    看了看周围,令狐天伤冷冷的道:“你应该已经来了,还不打算现身吗?”

    他依旧是一身白袍,不过脸上的面具没有了,露出了那让女人都自愧不如的容颜。

    随着令狐天伤冰冷的声音落下,一团黑雾悄然聚拢,形成了一个模糊的人影。

    “你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

    “这不重要。”令狐天伤冷道,随后目光露出丝丝杀意,看着面前的人影,如同有着杀妻之仇似的。

    “哦?那你说说,什么重要。”人影轻笑道。

    “重要的是,你有没有能力复活赛琳娜?”令狐天伤冷厉的看着人影。

    “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不是吗?”人影并没有回答,而是笑着道。

    “哼!”令狐天伤冷哼一声,但心里的确已经有了答案。

    他之所以要在那时屏蔽自己的感情,就是想让赛琳娜被淘汰,也就是死亡,好控制自己为他好好办事。

    至于如何控制自己,复活赛琳娜这个就是很好的方法。

    所以,他既然用这个办法,那他就肯定有复活赛琳娜的办法。

    不过令狐天伤此刻却是没有丝毫喜悦,因为自己被他狠狠的算计了,甚至一点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你记住,我可以帮你办事,但我不是你的狗,我们是合作关系!”令狐天伤目光闪烁,说罢,转身就离开了。

    待得令狐天伤离开后,那人影不屑的笑了笑,“狗?哼!你还不配....”

    ……

    “好吃~”

    莉嘉娜穿着白色花边的海蓝色短裙,坐在就餐点里,漂亮的小脸呆萌呆萌的,嘴角还有着一点点残渣。

    面前的桌子上,一个精致的盘子里,装着几个月光慕斯。

    不一会儿,莉嘉娜就吃光了这几个份量稀少的月光慕斯,舔了舔嘴角,软软糯糯的道:“还想吃~”

    如蓝宝石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不远处的窗口,那里,是领取食物的地方。

    “可惜~没有了~”莉嘉娜失望的嘟了嘟嘴,她特别喜欢吃甜点,但这月光慕斯实在是稀缺物资,每天也就那么一点点。

    唉~

    可爱的戳了戳脸颊,莉嘉娜着实是还想吃,因为实在是太好吃了!

    “咦~?”莉嘉娜突然把目光落在了一个黑衣人影身上,大眼睛闪烁着光芒,随后口中念念有词的低喃道:“堕落的灵魂,在无尽的仇恨与杀戮中,期待着创世神的救赎....”

    在莉嘉娜的注视下,那少年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回头用冷厉的目光看了莉嘉娜一眼,随后很快便离开了。

    ……

    揉了揉眼睛,千目几口就将面前的胡萝卜吃下,然后躺在沙发靠垫上,闭目养神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千目猛然睁眼,一道道复杂的符文浮现周身,汇聚到额头上。

    ‘嘭!’

    一声闷响,却是让千目如遭雷噬,闷哼了一下,随即撤下符文,苦笑连连:“唉,没有家族的长老帮忙,觉醒仪式果然没办法进行。”

    摸了摸额头上那痕迹,千目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本来这时候,他应该已经完成觉醒仪式,成为神目一族的下一任族长候选人之一了,而且还是最有希望的一个。

    可这个该死的生死游戏,竟然就挑上自己了!

    还真是无语至极!

    伸手在身旁摸了摸,却是什么也没有摸到,这让千目轻咦一声,“咦?胡萝卜都吃没了?得再拿回来一些才行。”

    说完,千目就出门去了。

    ……

    时间过得飞快,在这五天的休息时间里,风轻寻以一敌二,压榨自己的极限,以求提升完全不符合排行榜第七的弱小实力。

    而今天,第一赛程就要开始了,所以风轻寻早早的就起来吃饭,然后去找呆毛姐弟。

    不知不觉间,风轻寻已经习惯了有这两个二货的日子,就像当初习惯了东皇梦歌经常来找自己一样。

    来到呆毛姐弟的屋子外,刚想敲门,却发现门没关,就同第一次一样。

    想了想,风轻寻还是推门而入,反正自己进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也不差这一次。

    “艾米艾里?你们起了吗?”风轻寻开口问道,但就连他自己都感觉是白问,因为这些天他算是知道了这俩货的作息,不睡到十点多肯定不会起来的!

    看了看时间,现在才六点多....

    等了一会儿,没有出乎意料,风轻寻并没有等到任何回应。

    站在卧室门前,风轻寻心中犹豫着,自己进不进去呢?

    算了,总是闯进别人的卧室,特别还是一个女孩子的,哪怕风轻寻不善人际交往,也知道这不好。

    坐到沙发上,风轻寻随手从一旁拿了一袋泡面,捏碎了,把粉包撒在了里面,便悠闲的吃了起来。

    说实在的,比起泡着吃,风轻寻还是更喜欢干吃。

    而就在风轻寻悠闲的吃着东西,卧室内....

    “唔~”艾米揉了揉困乏的眼睛,捅了捅身旁的艾里,嘟嘟囔囔的道:“哎,衰仔,你,啊~你听没听见有人叫咱俩啊?”

    “嗯?”艾里迷迷糊糊的,随意回道:“我没听到啊~还是继续睡吧~”

    “哈~”艾米打了个哈欠,看了看身旁的艾里,钻到了他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便沉沉的睡着了。

    ……

    上午十点多....

    看着面前睡意朦胧的二人,风轻寻当真无话可说。

    “第一赛程快开始了,我们赶快过去吧。”

    “好的,轻寻小哥哥~!”艾米嘻嘻笑道。

    随便吃了点东西,三人便一齐前往了生死大厅。

    来到生死大厅中,几乎所有参赛者都已经到了,但生死大厅何其之大,不到一百个的参赛者分布在其中,倒也没有丝毫拥挤的感觉。

    此刻,所有参赛者都聚拢在生死大厅最中央的平台边,等着幻裁判长出现。

    说实在的,这估计是头一次这么多人期待幻裁判长的出现....

    而幻裁判长也没有让诸人等太久,大概十一点左右,一道微光闪烁,幻裁判长那高大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各位参赛者,你们好,我是本届生死游戏的裁判长,幻。”幻裁判长柔和的一笑,如沐春风,“接下来,第一赛程的规则将会发在各位的手镯中,请仔细。”

    ‘叮~!’

    幻裁判长的话音刚落下,手镯便响起了来电铃声。

    点开,一道光屏弹了出来,上面介绍着第一赛程的规则。

    第一赛程:

    参赛者将会在独立的空间,与一头亚斯达兽进行死斗。

    只有击杀亚斯达兽,才可以通过第一赛程。

    参赛者可以随意组队,无人数上限,但亚斯达兽会随着组队人数而发生倍数变化。

    非常简单易懂的规则,说白了,就是斗兽场而已,只不过是把其中一头野兽,换成参赛者了罢了。

    至于那所谓的倍数变化,也非常好理解,不就是当参赛者为两人时,亚斯达兽数量翻倍,也就是变成两头。而当参赛者为三人时,就再次翻倍,也就是四头,以此类推。

    所以,如果真要组队的话,两个人为最佳。

    幻裁判长见所有参赛者都已经了解了规则,这才继续说道:“相信各位已经知道了,这次是与奇兽的较量,规则也非常易懂,好了,第一赛程即将开始,期待各位优越的表现,再见....”

    话音落下,幻裁判长便消失了。

    ‘嗡~’

    ‘嗡~’

    ……

    数个裂缝出现在平台周围,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很明显,这是用来传送的。

    ……

    “走吧。”恐斯奇看了看周围,并没有发现索伦森和佩利的身影,也就不等了。

    卡西欧点头,隐藏在蓝白色鸭舌帽下的眼睛不时扫过人群,他不信索伦森没来,毕竟第一赛程已经开始了,如果不想被淘汰,就必须来参加。

    可扫了一圈,卡西欧却满是失望的收回了目光,索伦森太会隐藏了,哪怕带着容易露馅的佩利,也能藏的很好。

    算了,等再遇见时动手吧....

    这么想着,卡西欧就跟着恐斯奇走进了一道裂缝中,瞬间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

    “稣露哥哥,我们一起吗?”百里忘川抬着头,看着比自己高了一头的耶德稣露,脆生生的问道。

    “当然。”耶德稣露揉了揉百里忘川的小脑袋,他对这个弟弟可是非常喜欢的,怎么可能愿意分开?

    “好耶!”百里忘川欢呼雀跃着,他也不想和稣露哥哥分开,毕竟他就只剩下稣露哥哥一人了。

    ……

    “哈~”凯特利打了个哈欠,眼睛带着睡意。他仿佛永远也睡不醒,总是一幅困困的样子。

    “你醒醒吧,第一赛程都开始了!”萨格拉斯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凯特利,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太嗜睡了,而且是不分情况的嗜睡!

    “嗯嗯嗯。”凯特利敷衍的回了几下,随后看了眼裂缝,就随意的挑了一个,走了进去。

    “唉~”萨格拉斯无奈的叹了口气,也跟着走进去了。

    ……

    “轻寻哥哥....你在哪里....”东皇梦歌踮起脚来,四处张望着,希望找到那个自己希望已久的身影。

    “梦歌小姐,那个人是不是就是你说的轻寻哥哥啊?”安迷修突然指了指一个方向,那里,一道身影即将没入裂缝中,只留下些许的灰发在外。

    “哪里?”东皇梦歌一喜,顺着安迷修指的方向看去,那熟悉的灰发和身影,没错,就是他!

    “轻寻哥哥!”东皇梦歌当即不顾一切的喊了出来,引得剩下的参赛者纷纷侧目,露出看白痴的目光。

    如果是平时的东皇梦歌,肯定早就羞赧的不像样的。但此刻,看到了自己希冀已久的那个人,她还哪管其他人怎么看她?

    冲到那道裂缝外,东皇梦歌没有丝毫犹豫,就走了进去。

    “唉~”安迷修莫名的叹了口气,紧跟着东皇梦歌走了进去。

    ……

    “轻寻哥哥!”

    “嗯?”风轻寻耳边,隐隐的听到了那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称呼。

    “梦歌?”回过头去,却是只看到已经散去的裂缝存留下来的光芒,那个人并没有出现。

    心里一时间有些复杂,既有些落寞,也有些松了口气。

    “轻寻小哥哥?你怎么了?”艾米眨着大眼睛凑了过来,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风轻寻淡淡摇头。

    ……

    “轻寻哥哥!你在哪里?”东皇梦歌站在一处斗兽场内,看着空空荡荡的四周,也不管会不会伤到嗓子,就是使劲儿的喊道。

    “没用的,梦歌小姐。”安迷修缓步来到了东皇梦歌的身边,苦笑道:“在同一时间走进裂缝的,才会被判定为一队,你已经和那个人岔开了,所以这里只有咱们两个人。”

    “是吗....”东皇梦歌神情瞬间默然了。

    这就....错过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