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都市最强废物 第56章 蓝家危机(上)

时间:2020-01-13作者:旭佐

    “嗯?是我们先到的,凭什么要把最后一家直升机租给你?”

    凌菲菲皱眉,脸上写满了不满的情绪。

    穿着华贵的青年看向凌菲菲,微微惊讶,但还是傲慢地昂首挺胸,

    “凭什么?就凭我是闫伟华!在泰山市,还没人敢和我抢东西。不过我看你长得不错,要是能陪我一晚,我就将这家直升机让给你。”

    闫伟华冷笑,眼睛色眯眯地打量凌菲菲的胸口、小腿。

    凌菲菲顿感恶心厌恶,后退两步,靠在前台旁边。

    “垃圾!恶心!”

    凌菲菲厌恶怒骂。

    周虚轻哼,走到凌菲菲面前,静静地盯着闫伟华。

    面无表情,周虚没有开口说任何话,就只是这样盯着他。

    闫伟华观察周虚的穿着后,忍不住轻蔑一笑,

    “你是她养的狗?修真者吧,你是什么实力,你们来自哪个地方?”

    凌菲菲气质过人,一看就是大家族的小姐,闫伟华固然傲慢但这份眼界还是有的。周虚穿着打扮普通,沉默寡言,闫伟华下意识地认为他是凌菲菲家里养的修真者。

    周虚眉毛一紧,本来只是路过泰山市,不想在这里和任何人发生冲突,奈何总有人不知好歹、不知死活。

    “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但我们既然先到,这架直升机就归我们了。直升机飞行距离不远,但是飞行到蓬莱市,油耗足够。倘若你想找麻烦,我会在蓬莱市等你。”

    周虚冷哼,转身背对闫伟华,示意凌菲菲继续租用直升机。

    闫伟华微微惊讶,想不到周虚居然如此硬气,丝毫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李坏,动手,教训一下这小子,让他明白该怎么和我说话。”

    说完,闫伟华后退两步,得意地露出笑容。

    闫伟华身后一直跟着几个青年修真者,看上去都是二十多岁接近三十岁的年纪,实力都不弱。

    其中一个戴着单眼眼罩的青年走向周虚,手臂很粗,不用想也知道他力气很大。

    呼!

    李坏毫不犹豫地出手,大海碗般粗壮的臂围带有的力量极其惊人,一拳打向周虚的后脑。

    凌菲菲震惊,赶紧推搡周虚,提醒他小心应对。

    周虚笑而不语,依旧背对着厉害,好似根本没有意识到李坏在偷袭自己。

    闫伟华的笑容愈发得意,心中暗暗思索:“虽然李坏只不顾是筑基境界巅峰,但他只锻炼肉身力量。他的力量甚至能够媲美炼气境界中期的修真高手。虽然出拳的速度会慢许多,但这一拳打中,这个狂妄的小子必然非死即伤。刚才居然敢轻视我闫伟华,他死定了。”

    恶狠狠地盯着周虚,闫伟华仿佛看到了他头破血流的场面。

    呼!

    李坏的拳头距离周虚不到两寸的时候,周虚突然低头,身法灵敏地转身回肘,顶在李坏的心口部位。

    咚!

    沉闷的响声让人胆寒,这一肘打在心口,哪怕是筑基境界的修真者也够喝上一壶。

    而且周虚还没有用上全部力量,若是全力反击,这一肘足以将李坏的心脏打得炸裂。

    “额!”

    李坏捂住心口,不断后退,满脸蜡黄。

    “小子,你……”闫伟华大怒。

    “少爷!”

    李坏的额头上冒出冷汗,赶紧拉住闫伟华的手臂,阻止他继续挑衅周虚。

    闫伟华皱眉,厉害虽然不是闫家培养的最强修真者,但至少是现在自己身边实力最高的人。他直接抓住自己手臂,不让自己再说下去,足以证明周虚很厉害。现在自己身边没有多少高手,闫伟华很冷静,马上闭嘴。

    “哼!好,今日就算是我认栽了,这架直升机就让给你们。小子,你是蓬莱市的人,我们还会再见面。”

    闫伟华甩手,撂下狠话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周虚冷哼,若是今日不急着返回蓬莱市,自己绝对会好好教训这个闫伟华。现在既然他很识趣地自己主动离开,周虚也没时间再这里继续耽搁。

    “好,只要你不怕死,随时都可以来蓬莱市找我。”

    周虚淡淡道。

    闫伟华忍住怒火,大步离开,很快便走出周虚的视线之外。

    凌菲菲忍不住偷笑,佩服地看了眼周虚,暗道他还真是手段了得。

    “你到底知不知道闫伟华是谁呀?你居然敢得罪他,胆子可真不小呢!”

    凌菲菲调侃,掏出手机,上面是查找到的闫伟华个人简介。

    闫伟华是泰山市闫家子弟,闫家前任家主闫龙鸣老爷子的嫡孙!闫伟华的父亲是天华集团的董事长,整个闫家集团全是闫伟华的父亲一人说了算。闫丽华平时在泰山市上流社会都是横着走,无人敢招惹他。便是泰山市修真者协会的会长,也一样要敬他三分。

    泰山市的修真者协会会长,地位等同于祖景伦,足见闫伟华的身份地位比祖景伦还要高!

    “呵呵,闫家势力倒是不小。”

    周虚摇头,轻笑说道。

    凌菲菲点头,拿回自己的手机,道:

    “这回你感觉到麻烦了吧?你可捅大篓子了,这个闫家的势力怕是和我们凌家平起平坐了!”

    “哪个凌家?燕京凌家还是蓬莱市、沧源市的凌家?”

    周虚忍不住调侃询问。

    “你!?是那个慕容楚姐姐告诉你的吧?我堂哥凌子瑜的确是燕京人,而且我爸爸也算是半个燕京人,只有我在蓬莱市土生土长。我说的是咱们蓬莱市,我爸爸一手拉扯起来的凌家。这个闫家势力不必我们凌家弱,闫伟华可不好对付啊!”

    凌菲菲为难道。

    闫伟华再厉害,周虚也不放在眼里。他不过是泰山市闫家的少爷罢了,若论起来身份地位,周虚现在还真不必闫伟华低多少。秦门的“内定弟子”,虽然还没有正式转正,这身份地位也不是说说而已。

    远处,机场贵宾休息室内,闫伟华坐在靠椅上冷哼,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衣衫不整的美女空姐坐在他的大腿上,面红耳赤地喘息。

    “怎么样,查清楚那个名叫‘周虚’的小子的身份了吗?”

    闫伟华微微眯眼,对身边的跟班问道。

    李坏还在喘息恢复痛楚,站在他身边的青年将平板电脑送到闫伟华面前。上面,全是周虚的个人资料。

    “呵呵,只是个普通到再不同不过的人罢了,父母双亡,没有任何亲人,这家伙倒是真可怜啊!”闫伟华嘲笑。

    周虚的身份早就已经被蓝家和凌家动过手脚,便是闫伟华消息渠道通神,也只能查到周虚是一个父母双亡的“独立修真者”罢了。

    “少爷,那这件事您看是……该怎么处理?”

    跟班笑呵呵地询问。

    闫伟华伸手摸在美女空姐的大腿根上,手指抖动,挑得她嘤嘤呢喃。

    “李坏,刚才你挨了一下,感觉如何?”

    闫伟华露出笑容,询问李坏。

    李坏顿时严肃起来,不敢有丝毫怠慢,开口道:

    “少爷,我不敢保证那小子的准确实力,但他至少是炼气境界初期的修真者。”

    听到李坏的回答,闫伟华点头,并没有认为他在吹捧周虚。

    刚才自己也看到了,李坏是从背后偷袭周虚,而且眼见那一拳就能打中。闫伟华对李坏的力量极其了解,那一拳就算是打在炼气境界中期的修真者脑后,也足以将对方打得当场晕厥。但是周虚却能够在最后一刻躲开,反击李坏,足见他实力不弱。

    “那个姑娘的身份呢?”闫伟华询问。

    “那个女的叫做凌菲菲,是蓬莱市凌家的大小姐,凌建元唯一的女儿。”

    跟班小心翼翼地回答。

    “凌家!我听说过,他们的势力很大,不亚于闫家。想要动凌家,怕是做不到,但收拾凌家的一个修真者,不难。我就是杀了那个周虚,凌家的人也是屁都不敢放一个。”

    “闫少~你的手好坏啊~呀~!”美女空姐贱魅地扭动腰肢,极尽挑逗。

    闫伟华的表情逐渐邪恶,边笑边道:

    “我听说蓬莱市赵家的赵……有个赵家大小姐最近要办成人礼,会宴请蓬莱市的上层名流。你们去安排,我要借此机会去一趟蓬莱市。”

    “嘤~”

    美女空姐突然忍不住浑身颤抖,眼神逐渐变得迷离。

    周围的跟班听到后,纷纷点头,而且心领神会,全都离开贵宾室。

    房门关好,贵宾室内逐渐传来美女空姐疯狂诱人的呢喃、喘息声,还有急促的男子呼吸声音。贵宾室外的闫伟华跟班都是面无表情地等待,仿佛早就习惯了这样的事。

    三个小时后、周虚家中

    周虚推开房门,看到妹妹周莲居然穿着居家超短裙、露脐短衫从厨房走出阿里,顿时愣住。

    这身打扮,真是够劲爆,周虚差点没流出鼻血。

    周莲也是表情呆滞,完全没想到哥哥回来得这么突然,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

    “呀!哥哥~”

    放下水杯,周莲蹦蹦跳跳地冲到周虚面前,整个人扑在他的身上,双腿夹紧哥哥的腰跨。

    “好了,快下来,这么激动呢?今天怎么没去上学?”

    周虚微微皱眉,不满询问。

    感受到妹妹弹跳的大腿肌肉,周虚甚至有点忍不住产生点歪念头。

    毕竟周莲不是自己的亲妹妹。

    “切~哥哥真是糊涂了,今天是周日呀,我又不住校,为什么要去上学呢?”

    低下头,周莲面颊通红,身体紧贴在哥哥身前。

    “哥哥你回来得太突然了,我还没换好衣服呢!你可不要偷看,我回屋去换衣服。”

    周莲意识到自己的居家穿着太暴露了,赶紧捂住哥哥的眼睛,眼神慌乱。

    周虚轻咳,紧闭双眼,任由周莲回屋。

    “你妹妹……身材真好。”凌菲菲抿嘴。

    待周莲回屋后,她低下头观察自己的胸口后无奈叹气,羡慕地在周虚身边低语。

    蓝若兰从自己的房间内走出来,她倒是穿着听正常。宽松背心配短裤,至少还算没怎么在周虚面前暴露身材。

    “若兰姐姐!”

    “菲菲妹妹。”

    凌菲菲激动地跑到蓝若兰面前,一把将她抱住。

    蓝若兰也伸手抱住凌菲菲,两女一见面就开始畅聊。

    “若兰姐,我跟你说,周虚这次在太行盛会上表现得可厉害了,他已经成为了秦门的弟子呢!而且……啧啧啧~”

    凌菲菲刚说到一般,转头看向周虚,没有将慕容楚的事情说出口。

    周虚反而毫不在意,凌菲菲说不说慕容楚的事情,都没关系。

    “而且什么?”蓝若兰好奇,好似闻到了腥味的猫。

    凌菲菲笑了笑,继续说道:

    “而且我见到了堂哥,你应该知道我们凌家的一些事情吧?这个就先不说了,爸爸说在他离开之前,借给蓝家十个亿周转蓝氏集团资金,现在你们蓝氏集团怎样了?”

    听到凌菲菲询问蓝氏集团的资金问题,蓝若兰愁苦叹气,摆了摆手。

    周虚对这件事倒是挺好奇,毕竟他是知道蓝天穹为了给蓝若兰买功法,将蓝氏集团的流动资金几乎全部抽出。这么大的一个公司集团,流动资金出现问题,绝对是伤筋动骨的损害。想要彻底恢复,怕是没那么轻松。即便是凌家出钱帮助,也会非常困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