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逐梦启航 第十一章 初筑爱巢

时间:2020-01-13作者:追梦逐浪

    下班后,周叶、何方来到约定地点。“老同学,可有一段儿没见面了。”周叶与苗瑞瑞热情拥抱在一起。

    “瑞瑞,现在做什么呢?”

    “在幼儿园当老师。你呢?”

    “在金鑫商城当会计。”

    “当时没看出来呀,没想到你们俩保密工作做得还挺好。”

    “我们可是大学才开始的。”周叶红着脸解释。寒暄了一会儿,苗瑞瑞带他们去看房子。这是在二楼,两室一厅,简装修,面积约90平米。

    “觉得怎么样?”何方问周叶。

    “挺好的!”

    “那我们租下来吧。”

    “租金怎么算?”周叶问。

    “老同学了,客气什么,先住着,等有钱了给我就行。”

    “那怎么成呢,亲姐妹,明算账。这几天我们打听过了,像你这样的房子,一般月租500元,先付你三个月的吧。”周叶从包里掏出钱来。

    “哎哟,这还没结婚呢,你就掌握财政大权了?”

    八月份的秋日,还是炎热得吓人。周六,帮何方搬家忙了一上午,旭刚、孟才、小东、苗瑞瑞、旭刚的同事郑伟,还有苗瑞瑞的老公孔书德,坐在刚打扫干净的客厅里准备吃午饭。

    “大家辛苦了,来尝尝叶子的手艺。”何方端着青椒炒肉和鱼香肉丝走过来。

    “收拾得挺利索,房间布局也很合理,就是空了点。”孟才看着他们的劳动成果说。

    “没办法,我的条件你也知道,等过一段儿手头宽松了再买些家电。”

    “你奶奶的病情还不见好转?”

    “岁数大了,慢慢调理吧。你呢,最近怎么样?”

    “和你一样,工薪族一个,都在为了首付而奋斗着。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我都当了20多年好男人了。咱们同学里现在混得最好的,要数小东了吧。”

    “是呀,人家命好,赶上拆迁。谁能想到,当初成绩垫底,把english读成一个烂石的小东,竟能最先富起来!”

    “呵呵呵呵……”听到何方的话,众人开怀大笑,思绪又回到了初中时代。

    “当年你读成什么了?”孔书德扭头问苗瑞瑞。

    “记不清了。”

    “我记得,是应该老实。”旭刚提醒。

    “刚子呀,不愧是前后桌,记得真清。”小东诙谐地说。

    “去,当年我是组长,收练习册的时候看到她在上面注着呢。”

    “是吗,那你记得别人的吗?”

    “当然记得,咱们班学霸解亚博,读成了应该立志;最霸气的是学神兆研,读成异光流石。”

    “他俩现在做什么呢?”孟才问。

    “听说亚博正在硕博连读,兆研打算申请去国外做访问学者!”

    “妈呀,读那么多书有啥用,累不累?”小东掏出一根烟递给旭刚。

    “去,只有你这块烂石头才觉得读书没用。”何方又端来红烧排骨和醋溜白菜。

    “嘿……别和我谈理想,早戒了!对了刚子,还记得何儿读成啥了吗?”

    “好像是读成了……一锅粮食,”点着烟,旭刚接着说,“叶子好像读成了一罐零食……”

    “哈哈,原来人家早就心有灵犀了。”

    “菜不少了,让小叶也过来坐吧。”

    “开酒开酒。”何方抱出一箱冰镇啤酒,一瓶一瓶掏出来。

    “thanks,cheers!”人坐齐后,大家开吃开喝。

    “何儿,看不出来呀,初中时那么老实巴交的一个书生,竟然和周叶暗度陈仓,最先建好了爱巢。”旭刚夹了一块排骨,“可怜我这光棍还单飞呢。”

    “是你太挑了吧?一个吃国粮的,还愁找不到媳妇啊。”“谁有合适的女孩记得给刚子介绍介绍。”孟才说。

    “我们家孔先生在教育局工作,回头问问哪个学校有合适的。”瑞瑞搭话。

    “哈哈,孔先生?”众人看着瑞瑞的老公。

    “对啊,大名孔书德,我习惯喊他孔先生。”

    “那还不如叫孔夫子呢。”小东叼着烟。

    “啊……你们两口子一个系统的,怪不得结婚早呢,原来近水楼台先得月呀?”何方开玩笑。

    “那也没有你厉害,初中就下手了。”瑞瑞笑笑,然后扭头看着孔书德,“给旭刚寻摸着点哈,给你说话呢。”

    “别忘了还有我呢,都说女人如衣服,我都裸奔20年了……”郑伟扭头看见孔书德一声不发地低头按键盘,“孔先生也是手机控呀,大家都托你办事呢。”

    “啥?”孔书德一脸懵相地抬起头。

    “得,人家只顾着过‘信生活’呢,没工夫理咱。”小东嬉笑着灭掉烟。

    “啥玩意?”旭刚一头雾水。

    “老土,”小东掏出手机,翻出一条短信念起来:“以短信消磨时间的称为‘信生活’,用短信谈工作的叫‘信工作者’,只收不发叫‘信冷淡’,发错对象是‘信骚扰’,发不出去是‘信功能障碍’,一会儿看一会儿又删掉的叫‘信功能紊乱’,看完不转的基本属于‘信无能’,没事总想发是‘信欲旺盛’,一天发10条以上的叫‘信生活过度’,看着短信傻笑的基本上已达到了‘信高潮’……”。

    “哈哈哈哈……”众人听罢捧腹大笑,周叶红着脸,“你们这帮人有没有正形呀。”

    “哎,别说,自从手机普及后,这短信文化也流行起来,昨天刚接到一个搞笑的。”孟才边说边掏出手机,“某次同学聚会,刚要举杯,突然一阵铃响,众人抢着掏出手机接听。文艺委员拿出手机:喂,什么?邀请我做导演,去不了,已经答应好莱坞了。学习委员:什么,去领诺贝尔奖,这点小事让我的助理去吧。体育委员:王部长呀,把三峡大坝打开,一会我要游泳。宣传委员:我的书销量突破十亿套了?抓紧打开海外市场,争取下周突破二十亿。生活委员:又销售了一栋楼?发愁死了,家里钱多得连银行都盛不下了,拿出十亿扔股市里吧,股市正狂跌呢。副班长:李秘书,别买宇宙飞船了,把钱扔股市里,把指数拉起来。班长:我宣布,即日起银行利率降低三个百分点。此时老板娘端着盘子走进来:都别吹牛了,我们乡下饭店根本就没信号,刚才是门铃响呢。7碗拉面,谁给钱?”

    “呵呵呵呵……孟孟呀,就对发财有兴趣。”旭刚取笑。

    “都三点多了,喝了这杯吃主食吧。”吃饱喝足后,旭刚提议。

    “咱们以后多亲多近,有空来玩。”何方举杯。

    “好的,没事常聚、有空就喝!”小东边喝边说。

    “以为都跟你一样闲呀?”

    “没听人说吗?衡量友情深不深,就看聚会勤不勤。十年一聚叫旬聚,是麦杆;一年一聚叫岁聚,是麻杆;一月一聚叫月聚,是木杆;一周一聚叫周聚,是铁杆!”

    “那每日都聚呢?”

    “那叫同居,是情感!”小东看着何方与周叶。

    “去你的!”周叶举起筷子就打。

    “别管了,早点回去吧,我和叶子收拾就行了。”酒足饭饱后,何方对大家说。

    “好的,那我们告辞了。”

    “你们先走吧,反正也不顺路,我给何儿说件事。”

    “孟孟,有什么事吗?”众人离开后,何方看着孟才。

    “哦,”孟才从口袋里掏出1000元钱,“我手头有点钱,最近用不上,你拿去给奶奶买点东西。”

    “这怎么能行呢,你家里也不富裕。”何方推辞。

    “拿着用吧,别的忙也帮不上,老同学了,一点心意。”说完把钱放在餐桌上离开了。

    看着孟才离去的背影,何方感动地收起桌上的钱。

    打扫完客厅,看到周叶抱着一大堆锅碗瓢勺在厨房清洗,他从后面搂住她,“叶子,让你住在租来的房子里,受委屈了。”

    “我觉得挺好的呀。”

    “嗯,虽然现在一无所有,但是将来,一定让你过上好日子!”

    “不用那么大压力的。”她擦干手,转身也抱住他,“只要和你在一起,再苦再累也幸福。”

    “可我不甘心!”他继续说,“有的人拼死拼活,到头来买不起一套房;而有的人一出生,就坐拥家财万贯。命运就是这么不公平!”

    “好了,你又来了。休息会吧,下午还要去超市呢。”

    “嗯,我们把房子好好布置一下。”

    “上次看到一盆鱼景很漂亮,里面有很多接吻鱼,我想买一对儿放家里。”她歪着头说。

    “买它们做什么,有我俩还不够吗?”说着亲了她一下。

    “讨厌了,人家就喜欢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