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逐梦启航 第六章 佳人有约

时间:2020-01-13作者:追梦逐浪

    “perfect!”那天下午,在帮艺术学校添加了一个精美的子网页后,瑞婷举起右臂,握紧拳头,微笑着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孟才看着这个似曾相识的体型,心中微微一荡。

    “呀,都六点半了,请你吃个便饭吧。”她看看表。

    “不了,这是我应该做的,况且公司有规定。”孟才收拾起东西。

    “是我私人请的,和工作无关。”她看着他。

    “辛苦了,麻烦你一下午,谢谢!”在附近的铜锅涮落座后,她举杯道。

    “应该我说谢谢,你是客户嘛,客户满意是我的宗旨。”他呷了一口干红。

    “瞧你,张口客户闭口客户,三句话不离本行,我都说了今天是私人请吃饭。”

    “哦,不好意思。”

    “满脑子生意经,怪不得连网名都叫‘做梦发财’呢。”

    “当然想发财啦,谁不想?只不过有的人装清高不说出来而已。”

    “光想有什么用啊,要有实际行动。”

    “当然有,我早就规划好了三个要素:知识,资金,人脉。知识我一直在积累,现在正在积攒资金和人脉,等时机成熟了自己开一家软件公司。”

    “不仅有才,还有志气,小女子对你的佩服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敬你一下。”

    “来,”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你这么年轻就当主任了?”

    “呵呵,我是舞蹈老师,兼任办公室主任。学校刚启动不久,一共十几个人,为了节约成本每个人都分好几摊活,只是为了听起来气派,对外那么称呼。”她抿了一口干红,“和我一个屋的姜老师,兼任教务主任;葛老师,则兼任后勤主任。”

    雪花肥牛、虾滑、黑木耳、金针菇、土豆片、蔬菜拼盘,不一会菜上齐了,两人开涮。一碗热气腾腾的肥牛蘸着辣油下肚后,身上冒出热汗。瑞婷起身脱掉了外套。

    时值三月底,脱掉外衣的瑞婷,上身穿着紫红色羊毛衫,下身搭着浅蓝色牛仔裤,身材上下协调、骨肉均匀、凹凸有致,无论侧面正面满满的立体感,把女性的美展现得一览无余。

    “练舞蹈的身材就是好!”他暗想。

    再往上看,瑞婷额头丰盈,柳叶眉、丹凤眼,高高的鼻梁、翘翘的鼻尖、圆圆的小嘴、尖尖的下巴,一对银色鱼钩耳坠挂在粉嫩的耳垂上,整个器官镶嵌在匀称的瓜子脸上,端庄而美丽。坦白地讲,无论身材还是长相,她都属于那种让男孩一见就怦然心动的,然而此时孟才的心里,多多少少还有晓涵的影子。

    “快吃呀,发什么呆啊。”

    “哦……”他移开眼睛,夹起一块土豆片放进锅里,“你的梦想是什么呢?”

    “我呀,谈不上什么梦想,一个女孩子家,有吃有喝有住,有相爱的老公,相夫教子,安定地生活就够了。”

    “可很多时候,树欲静而风不止,你想要平静,生活却处处波澜,你没有梦想,就会被社会所淘汰。”

    “思想很丰富,感觉学了很多东西。虽然没有你那么远大的目标,不过我擅长歌舞,也算是有一技之长吧。”

    “哦,我挺喜欢听歌,那你唱一首吧。”

    “在这儿呀?”

    “怕什么,你们学歌舞的还怕人多呀,可以小点声的。”

    “那……你喝干了我就唱一首。”总不能白唱,她也想小小地刁难他一下。

    “没问题。”随着他一口喝干,耳边响起了悦人的清唱声。

    “我能想到最幸福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卖卖电脑,

    直到我们老的啥也咬不动了,

    我还依然能陪着你,

    喝碗豆腐脑……”

    孟才没想到她会唱这首歌曲,不经意间触动了无限的伤感与回忆。

    “怎么了?”唱完后,没听到预期的掌声,却看到他在傻傻发呆。

    “哦,没什么,听的入神了,来,干一杯。”二人一饮而尽,又各自斟满。

    “你挺能喝的。”他说。

    “干我们这行,少不了赴外演出,应酬还是会一点的。”她给他夹了一个虾滑,“不过我很讲究的,没有安全感的情况下不会多喝。”

    “那今天有安全感吗?”他调笑。

    “当然有。”她又抿了一口,“我见你第一面,就感觉很踏实。”

    “人不可貌相,你怎么知道我不坏呢?”

    “呵呵呵呵……”她轻轻地笑了起来,“太老实了也不好,我表哥三十好几了还听不懂黄色幽默,至今还单身呢。”

    “请我吃份豆腐怎么样?”他笑着说。

    “想得美!”

    用完餐,他送她回学校。她家在郊县,平时都住在学校宿舍。沿着河水边散步边回学校,一路上,她兴奋地问这问那,他有一句没一句地应着。到学校门口,她停住脚步。

    “do you have a girlfriend?”她突然问。

    “哦,这……”他怔在那里。

    “很难回答吗?”

    “大学谈过。”

    “现在呢?”

    “分手了。”

    “早点回去休息吧,拜拜。”她挥挥手,微笑着转身。

    周一早上,旭刚来到警务所大门口,发现里面围了十几个人。带头的看见他,径直走过来。定眼一看,是跃进社区主任彭贵财。

    “旭警官呀,你可来了,快把小东放出来吧,要不我一家都睡不着觉。”老彭哭丧着脸叫喊。

    “带这么多人来,是要领人呢,还是闹事啊!”旭刚知道又是彭小东出了状况。

    “当然是来领人的,这些叔叔姑姑们听说孩子被抓了,都睡不着。”

    昨晚上,确切地说是今天凌晨,彭小东又因为赌钱被带到了警务所。?彭贵财的儿子彭小东与旭刚是初中同学。跃进社区前几年还是跃进村,当时这里的农民靠农作物吃饭,勉强维持温饱。特别是家里孩子多的,常常吃了上顿愁下顿,多数孩子读完初中就回家务农或外出打工了。

    三年前,跃进村被拆迁的浪潮“临幸”,改造成城中社区。村民们一觉醒来发觉,昨天还在吃糠菜窝窝为娶不上媳妇发愁,今天却在食山珍海味被提亲的踏破了门槛。有首顺口溜说得很形象:

    房子一移,兰博基尼;

    房子一扒,帕拉梅拉;

    房子一动,揽胜运动;

    拆字一喷,立提大奔;

    不羡鸳鸯不羡仙,只羡房子画个圈;

    拆字写在圈中间,从此快乐每一天。

    拆迁后,彭小东分到6套房及30万现金。除自己和老婆孩子住1套外,其余5套房子租出去每月能挣两千多。而当时城里一个寒窗十年苦读拿到大学文凭的毕业生每月工资才一千刚出头。以至于小东说:“当时是上不起学,现在是看不起上学。”

    当祖祖辈辈“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辛勤劳动换不来一顿饱饭的生活被拆迁的暴富彻底扰乱后,部分村民“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脚踏实地、珍惜劳动的三观也遭到颠覆。然而拆迁致富的机会只有一次,不可复制。只可惜了一些奢望“天上掉馅饼”的奇迹“昨日重现”的村民们,没有珍惜这祖祖辈辈只有一次的机遇来真正改变命运,而是沉迷于声色犬马花天酒地,沉溺于股市彩票集资赌博“乐不思蜀”,直到撞到南墙方才如梦初醒。

    拿到拆迁款后,小东买豪车精装修抽名烟喝好酒,把30万挥霍一空,而后又沉溺于赌博,欠下一屁股外债,催债的天天上门,急得老婆天天把他踹到客厅睡觉。

    彭贵财一直想着给小东找个活,一来挣点钱还债,二来也有点正事干,省得天天打牌。可给他开个店吧在屋里坐不住,找个技术活吧几周都学不会,干点力气活吧受不了那个罪,当个保安吧又嫌太累,折腾了一圈,又回去打牌了。这不,又被逮个正着。因情节较轻,旭刚请示领导后,对其进行批评教育、罚款200元,准许离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