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二次元之一条咸鱼 第四百九十一章 我的内裤也可以

时间:2018-05-03作者:骚气盎然

    “那个……抱歉……今天……嗯?怎么回事?”

    在休息室外,经历了一番思想挣扎后,羽生最终下定了决心,还是勇敢的面对一切。

    即使是不能得到大家的理解,被大家误会,败坏了自己的形象羽生也只能咬着牙承受了。

    然而当羽生做好准备,推开休息室的房门后,看着里面的场景愣住了。

    只见缪斯的女孩们全都围在了真白的身后,似乎在盯着她作画一样。

    甚至之前躲在更衣间里,死活都不肯出来的田园海未现在也站在真白的右侧,死死的盯着真白正在作画的画板,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羽生看着这样的场景也有些懵逼,没法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怎么自己出去了一会,原本尴尬的气氛就变得这么和谐了。

    哦,不对,还是有点不和谐的地方。

    那就是田园海未站在真白的右侧,也正好背对着休息室的大门。并且因为高度的原因,田园海未正稍微弯着腰,而她的内裤正牢牢的抓在手里,似乎是被真白的画给吸引而忘了穿一样。于是在羽生的眼里,被真白脱掉了内裤的田园海未,裙子之下羽生隐隐约约能看到一点肤色不一样的事物,不由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起来了。

    “喂,你刚才出去干吗?”这个时候山田妖精突然出现在了羽生的身边,对着他问了一句。

    “啊啊!”羽生被山田妖精的问话给吓了一跳,有些惊慌的往旁边跳了一下后羽生才回过神来,然后有些尴尬的朝着山田妖精笑了笑。“没……没什么。”

    “嗯?你这么大反应干嘛?”山田妖精面色怪异的看了羽生一眼,实际上她知道羽生出去干嘛了。因为今天本来她就跟纱雾联系好了,给她当个眼线,所以今天发生的事情她都通过照片跟短信给通知了纱雾。所以刚才也只是见羽生回来了就随口一问。

    结果看着羽生这么大的反应,山田妖精的直觉告诉她有猫腻。

    “没……没什么。话说这是什么情况。”羽生哪好意思跟山田妖精说自己不小心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东西。连忙转移话题,指了指房间正中间的真白问道。

    “唔……”山田妖精意识到羽生在转移话题就愈发感觉不对了,不过现在羽生发问了,山田妖精也只能先回答对方,其他的事情之后在慢慢想了。“你刚出去以后,真白姐姐就坐到那边开始画画了,然后其他的姐姐们也不知道该做什么,然后就凑到真白姐姐身后看了,结果应该是被真白姐姐的画技给震住了把。”

    “原来是这样。”羽生闻言也松了一口气,现在这种情况,自己似乎可以把内裤的事情解释为真白的怪癖什么的,这样大家也比较好接受吧。至少比之前大家都一脸狐疑的看着自己要好多了。

    “咳咳,那个……”于是羽生想了想后,便咳嗽了一下,提醒大家自己已经回来了。

    “羽……羽生君,你回来了。”意识到羽生已经回休息室里后,大家的反应都还算正常,也想对比较平静,唯有田园海未一脸紧张的躲到了南小鸟的身后,将拿着内裤的手放到背后,有些慌张的喊道。

    “我……嗯。”羽生看着有些惊慌的田园海未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终还是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应了一声后看向了真白,然后就发下来真白画笔下栩栩如生的‘田园海未’。

    “好厉害啊!”羽生不由感叹一句。即使自己看过很多次真白的画,但还是被真白现在画出来的人物画给惊艳到了。

    只是简单的一些线条,却将田园海未身上那种大和抚子的温婉气质展现的淋漓尽致,除此之外画上田园海未虽然是一副非常平静的笑容,但是隐约之中又带着一丝丝的羞涩,就如之前被脱下内裤时的表情一样,但是不仔细看又容易忽略过去。

    并且配合画面上简单的动作,明明是非常可爱撒娇的样子,衣着也很正常没有什么暴露的地方。但是衣服贴合身体所展现出来的曲线,却有带着一种莫名的工口之感。

    羽生不由自主的将真白现在的画跟纱雾的画进行了一番对比,结果就是真白现在似乎已经超越了纱雾。

    本身真白的画技就比纱雾好,只不过在工口方面不太了解而已,而现在经过纱雾的一番‘调教’后似乎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道路。

    羽生想到这里不由想着纱雾看到真白的进步会不会被打击到。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东西的时候,羽生便向真白问道:“真白,这是你刚才画的吗?”

    “嗯,刚刚画的。”真白点了点头。

    “太厉害了!”这个时候缪斯的女孩们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不由感叹到。

    “这种程度果然是世界级的天才呢。”

    “小海,好羡慕你啊,被画得这么漂亮,这么可爱呢!”南小鸟为了安慰仍然有些紧张的田园海未,便拉着她的手笑着说道。

    “是……是吗。”田园海未有些尴尬的说道,不过眼神中还是透露着对真白这幅画的满意。

    随后缪斯的女孩们叽叽喳喳的聊着,一边各种称赞真白,一边来回观察着田园海未跟她的画,越来越佩服真白。

    “那个……真白你是怎么做到的。明明之前还说不知道怎么画。”羽生看着休息室里的气氛好了很多,便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嗯……”真白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手上坐了个往下拉的动作。“脱下来后就知道怎么画了。”

    “额……”羽生闻言为之语塞。

    而缪斯的女孩们也不由面面相觑,田园海未更是羞红了脸,将自己的脑袋藏在了南小鸟的怀里。

    气氛再次变得尴尬起来,不过有一个人却没有被气氛影响,而是看着田园海未跟真白的画,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什么。

    “妮可学姐,你在说什么呢?”注意到矢泽妮可的不正常,高板惠乃果有些奇怪的问道。

    “我决定了!”高板惠乃果刚刚问完话,矢泽妮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毅然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来到了真白的身边一把抓住了真白的手。

    “真白小姐!”

    “嗯?”真白看着矢泽妮可一脸的疑惑。

    “请把我的人物画得好看一些吧,这种程度就可以了。”矢泽妮可指了指画板说道。“当然要是能画得更好一些就再好不过了。”

    “嗯……”真白闻言沉吟了起来。

    矢泽妮可见状以为真白有些为难,便红着脸有些结巴的对着真白说道。

    “如果……如果……如果需要灵感的话,我……我……我的内裤也可以!”

    “诶!”众人闻言高呼出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