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世界的邪神 第五十七章 【春寒料峭话茶语】

时间:2020-01-20作者:秦无争

    不出江小离所料,袁中道果然很喜欢那块梅花玉。

    这其中固然有讨好他的成分,但更多的还是对玉的喜欢。

    袁中道的确是欣喜的,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不仅很有本事,还很懂礼数,让他居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江大人,实在是太客气了,这么贵重的礼物,袁某人实在是受之有愧。”袁中道连忙站起身又倒了两杯茶,说道。

    “袁大人一直替我妹妹奔走入读女塾的事情,劳苦功高,这不过是一点小意思,袁大人请一定要收下。”江小离只是笑笑,这种对答固然无趣,但却是必要的场面话。

    “那袁某人就却之不恭了。”袁中道笑着终于收下了那个盒子,又说,“对了,说起女塾,这是入学文书,后天开学,江大人带着令妹直接去便可。”

    说完,拿出了一份文书,递给了江小离。

    江小离粗粗看了一眼,发现是一个叫‘扶风院’的女塾的入学文书。

    这扶风院,江小离之前打听女塾的时候也听过,据说是秋阳城最好的女塾,一般只有官家女儿才能入读,不然就算是再有钱,也进不去。

    袁中道能拿到这个女塾的入学文书,的确是下了功夫的。

    所以江小离正式以茶代酒,敬了袁中道一杯。

    袁中道连道不敢,还站起了身来,意态惶恐,哪里还看得出之前在霜叶城初见时的半点倨傲。

    这就是权势的力量啊。

    江小离心中了然,也不强求,放下杯子,说道:“袁老哥,现在在府衙具体做些什么?哦,我称大人一声老哥,大人不会怪罪吧?”

    袁中道心道来了,江小离今天肯定不止谢他办成了女塾这件事这么简单,还是看上了他府衙主簿的身份。

    “嗨,怎么会,江老弟,那我就斗胆称呼江大人一声老弟了,老哥我,现在就是个闲差,什么也不用干,去府衙点个卯就行了,哪像老弟你,年纪轻轻已经是正九品的实权主官了,比不了,比不了。”袁中道说着话,又暗捧了江小离一句。

    “我算什么实权主官,不过一个副职罢了,还是老哥你厉害,我听说,老哥你之前可是二公子面前的红人,掌着府衙的钱粮,那才是真正的大权在握。”江小离不动声色地回了一句。

    他来之前做的功课不少,打听的清楚,这袁中道之前是秋阳城府尹的第二子苏慎的人,秋阳城府尹苏元,膝下四子二女,虽然最疼的是幺子老七苏敛,但是因为大儿子早死,二儿子苏慎成年早,又考取了功名,能力不差,所以府里还是要这个二儿子来继承家产的,故而在府衙里权势不小。

    本来袁中道巴结上苏慎也算是春风得意,结果半年多以前苏慎挪用库银的事情不知道怎么露了出来,苏慎自然没事,掌管钱粮的袁中道却是倒了大霉,背了黑锅。

    苏慎自然不敢再用他,其他人也防着他,要不是他好歹也算是朝廷命官,恐怕连小命都得担心还在不在。

    “别提了,都是些糟心事。”袁中道有些被戳到痛处,忍不住叹了口气,只是举杯喝茶。

    “老哥别叹气啊,其实,未必不是好事。”

    “哦?此话怎讲?”袁中道放下杯子,看向江小离,有些疑惑,也有些期待。

    “其实,二公子虽然权重,但是府尹大人最疼的,可不是他。”江小离点了一句,“趁着这个机会改换门庭,也未尝不可啊。”

    “老弟是说……”袁中道差点把七公子给说出来了。

    众所周知的事情,苏七公子最得苏元疼爱,近两年更是传出有可能让苏敛接家业的消息。

    本来,袁中道也不是没想过,只是他以前替苏慎干活,得罪过苏敛,再加上他名声臭了,实在是不敢上门。

    “袁大人恐怕不知道,我在霜叶城的时候,和苏七公子关系很好吧?”江小离又抛出一记猛料。

    “哦?这倒是……”袁中道虽然听说当初霜叶城一案,不仅有天启的贵人参与,苏七公子也在其中,可他哪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更不会想到江小离和苏敛有关系。

    但是他猛然想到最近江小离的火速蹿升。

    要说江小离一个小地方外来户,哪怕能力再强,强龙也压不过地头蛇啊,再说江小离也不是龙,只是匹独狼。

    现在是终于清楚了,原来,背后不仅站着天启的大人物,还有苏七公子啊。

    那就难怪了。

    袁中道自以为想到了其中的关窍,态度越发恭敬,对于今天这一场茶会,也是有了更深的看法。

    这江小离,居然是苏七公子的一枚暗子啊!

    真是下的一手好棋!

    “江大人,原来是七公子让您来找我的?”袁中道心中发跳,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得七公子看重。

    江小离只是笑而不语。

    袁中道连忙起身,就要对着江小离拜下去了。

    “江大人,还请帮我引荐七公子!”

    江小离连忙起身拉住了他,说:“袁大人这是做什么,我们好朋友,好兄弟,这件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

    “多谢江大人,多谢江大人啊。”袁中道简直是一副如遇知己的模样,差点眼泪鼻涕都要下来了。

    最后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离开的。

    没办法,他这半年多以来,憋屈啊,过的简直不是人的日子,这没权的生活,真不是人过的。

    送走了激动到打颤的袁中道,江小离和李奎坐在茶馆的雅间里继续喝茶。

    过了一会,李奎忍不住问道:“小离,你在霜叶的时候,不是和七公子……”

    “叔是想说我和七公子不是闹翻了?”江小离轻笑着洗刷了一下茶具,重新泡了一壶茶。

    “是啊。”李奎更加不解。

    “所以我才想着要和他修复关系,毕竟都是王大人的人,要是总敌对着,也不好吧。”江小离给李奎倒了杯新茶,又拿起自己的,吹了吹,“这袁中道就是我送给苏七公子的一份礼物,想来,他会满意。”

    “哦。”李奎这才有些恍然大悟,江小离这一手顺水推舟,耍的巧妙啊。

    既让袁中道感恩戴德,还能和苏敛回复关系。

    他喝一口茶,差点被烫到,再去看迷蒙在茶气里的年轻人的脸,真是越来越看不透。

    而他更看不透的是,江小离的心。

    江小离来秋阳城,并不是真的来升官发财的,他始终不会忘记他的目的,他是来报仇的。

    是来查真相的。

    现在,他终于是下了第一手棋,针对苏敛,接近苏敛。

    窗外小雨沥沥。

    正是春寒料峭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