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世界的邪神 第四十六章 【对刀】

时间:2020-01-20作者:秦无争

    “嫂夫人没有一起跟着来秋阳啊?”

    “她还住在柒风的乡下,不想她跟来受苦,想着等什么时候买了房子,再接她来。”

    “快了。”江小离又给雪浓倒了一杯酒,说了一声快了。

    雪浓抬头看了看他,没有说话。

    “喝酒。”江小离举杯。

    两个人喝了一整夜的酒,等到月亮被彻底遮蔽进云层里,酒楼快打烊的时候,江小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走走吧,雪大人,醒醒酒。”

    雪浓点头,跟着江小离出了门。

    两人一前一后,在漆黑的北地大城里穿行着。

    远处传来更夫打更的声音。

    走了好一会,江小离忽然说:“雪大人轻功怎么样?”

    “会些粗浅功夫。”雪浓平淡地回答。

    “什么时候教教我?”

    “好。”

    终于在侯桀住的院子外面站定。

    “雪大人的武功,和金并大人相比如何?”

    “没打过。”雪浓顿了顿,又说,“但我应该可以杀了他。”

    江小离一滞,没想到雪浓居然可以说出这么凶戾的话来。

    又或者,雪浓就是这么直接,有什么说什么。

    “那就好办了。”江小离又觉得这是好事,“里面有两个人,一个叫侯桀,是异魔崇拜拜月教的少主,前些天又杀了几个无头卫的兄弟,卫里正在通缉他,另一个,是他的护卫,用剑,实力与金大人相近,我需要雪大人调走那个剑客,至少一盏茶的时间。”

    “好。”雪浓听完,已经踏步。

    江小离却喊住了他:“雪大人,是不是会吹奏乐器?”

    “会一点尺八。”

    “不知道江某有没有这个运气听一听?”

    “可以。”

    江小离笑了,雪浓这样的人,真的很可爱。

    待在黑暗里等了一会,江小离就看到院子里飞出来一个人。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守在侯桀身旁的剑客飞叔。

    他追着雪浓走了。

    江小离这才好整以暇地从黑暗里走出来,走向了那个院子,敲了敲门。

    回答他的,不是人,也没有人开门。

    直接,一把刀从门里轰了出来,穿透了门板,狂野至极地冲向了江小离的脸上。

    江小离自然也不指望有人来给他开门,所以他早就有了防备,整个人早就向后撤了。

    故而这一刀虽然凶狠,却伤不到他分毫。

    但这一刀还有后续,一刀没有斩中江小离,门后的人转竖斩为横斩,将门直接给劈开了,第一时间扫清了自己的视线障碍。

    这样,江小离,和侯桀,就那么劈面相逢了。

    今天江小离是穿了无头卫的官服来的,所以侯桀并没有认出他来,只是看着他的官袍冷笑了一声说:“我道是谁,原来是无头卫的狗来了,你很不错啊,居然能找到你小爷我,可是,你也大错特错,因为你居然敢来找我,那你就看不见明天早上的太阳了。”

    侯桀一如既往地狂妄嚣张,被无头卫找上门了,第一反应不是害怕,想着逃跑,而是要反杀。

    江小离没有说话,只是握住了腰间长刀的刀柄。

    跟侯桀这种人,也没什么好说的,一切,都是刀下见真章。

    他也真是很有些兴奋,因为他琢磨了一晚上的刀术,马上就要见真章了,还是跟那刀术的原本拥有者对刀。

    结果,又会是怎么样呢?

    “你想和我动刀?”侯桀看出了江小离的意图,笑了起来,“很有意思,你既然敢来抓我,知道我在江湖上的绰号是什么吗?”

    江小离还真不知道侯桀的绰号是什么,想来应该是和狂,怒,霸一类有关。

    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

    “我的绰号,叫做不见,意思就是见过的人,都得死。”最后一个死字出口,侯桀整个人已经动了。

    他一步踏出,飞跃了门槛,一刀朝着江小离劈来。

    这一刀,很冷,仿佛天上的月色洒下。

    可明明,云层深厚,根本见不到月光,只有气死风灯的光,映出刀上的寒芒。

    这一刀,也很快,瞬息之间,已经来到了江小离的面门之前。

    侯桀的确有嚣张的资本,光是这一身刀术,已经是同辈人里拔尖,再加上他一身后天大圆满的功力,如果是换做从前还在霜叶城的江小离来,怕是这一个照面,就要死在当场了。

    好在,江小离已经不同。

    不论是功力修为,对于刀术的研究,还是他本身身体的变化。

    在看到这一刀突出的时候,他内心的确是有那么一惊。

    但也只是一惊罢了,他是一个出色的刀客,从前对刀的经验很丰富,刀砍面门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

    在看到这一刀的瞬间,他的脑海里想起的,是那天在练房里,他一步步朝着雪浓逼近,最后,雪浓一刀斩出,直取他脖颈的……坐剑杀人式。

    怎么在被人取得先手,并且已经刀临身前的情况下,反败为胜。

    江小离无数次思考过那一刀,现在,终于到了要给出成果的时刻了。

    刀临身不到两尺,刀上的寒气已经扑面而来。

    扑面而来的,还有侯桀那双自信至极又狂妄的双眼。

    江小离握着刀,手心感受着刀柄上覆皮的略显粗糙的触感,全身如江似海的内气已经入沸水般滚动起来。

    下一刻。

    “呛啷——”

    “叮——”

    长刀出鞘。

    碰撞。

    错身。

    刀和刀之间相撞的光,犹如峡谷的一线天一样,在两个人的面颊上移动着,最终又消失不见了。

    江小离将刀侧在身旁,一口气闷在胸口,没有吐出来,缓缓转身。

    在他的身后,侯桀也缓缓转身。

    可以看到,侯桀的左臂上多了一刀血痕,而江小离的刀上,有血,在往下滴。

    “没有想到。”侯桀吐出了一口气,盯着江小离,“你居然,挡住了我的刀。”

    刚刚一切电光火石,可结果说明了一切。

    侯桀的刀很快,但江小离的刀更快,快的,侯桀不得不回刀守护,还露出了破绽,让江小离的刀,伤到了他。

    “但你只有这一次机会了,不会再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