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世界的邪神 第三十五章 【坐剑杀人式】

时间:2020-01-20作者:秦无争

    晚上回了客栈,江小离有些意外的是,淮南那边又开始祭拜他。

    这频率是比之前高了许多,想来是把祭拜地点从院子里移到了那间密室里的缘故,好操作。

    这倒是让江小离有些开心。

    他现在对祭拜很渴望,因为可以提升他的力量,也能让井身上的薄雾增多,然后让他完成他的那个猜测。

    这一次祭拜没有别的事情,江小离安静地等待祭拜结束,没有提出来要钱这个念头。

    他现在很需要钱,可是一旦开口,就要消耗那些薄雾,而且,也不好解释,所以他索性想再等等,等到薄雾满了,看看能不能真的提升权限,再做打算。

    退出来,吸收了井水,冲击比之前更弱,或者说,他更加适应了。

    而薄雾的进度也让人满意,已经上升到了一半了,再多来几次,按照现在的祭拜频率,很快了。

    早上他准时出门去卫所点卯,路上,他想到一些事。

    只是李奎那边出力,他并不放心。

    毕竟李奎那边都是普通官差,和无头卫比,实在是差太远了。

    哪怕真的张青发现了曾静恒,最后也极有可能还是被李斛夺了去。

    李奎那边顶多只能算是盯梢的。

    还得做多手准备才行。

    那个清河算日子还没到秋阳城,剩下的,江小离想到了那个带着肥猫在夜色下散步的落拓男人。

    恰好这第二日,他仍然不用看门,是别的执刀队的人在做这件事。

    点了卯,江小离和雪浓看着李斛他们趾高气扬地出了门,两个人站在门口,都没有说话。

    初晨的太阳洒在脸上,暖洋洋的,让人想睡觉。

    今天的天气,倒是出奇的好。

    “雪大人喜欢养猫啊?”江小离眯了眯眼睛,说了一句。

    “哦?”雪浓哦了一声,表示疑惑,江小离怎么知道。

    “我昨晚在鹿舍斋吃饭,看到雪大人了。”

    “我妻子喜欢养猫,就从家乡带了一只来。”

    “雪大人成婚了啊?也是。”江小离先是一愣,因为雪浓落拓的形象,看起来就是个浪子模样,不像是会成家的人,不过雪浓年纪其实不小了的样子,在大陈这样十八九岁就为人父的国度,成婚太正常了。

    “看着不像吧?”雪浓倒很有些自知之明的模样,用手搔了搔自己的胡子。

    “左右无事,雪大人可否陪我去一趟练房,我听闻雪大人刀术精湛绝伦,早就想领教一二了,毕竟我江小离也是个刀痴。”江小离说着拍了拍自己的佩刀。

    雪浓没有拒绝,点了点头。

    练房就是秋阳卫所里操练武技的地方,江小离昨晚吸收了信仰之力,早上急着来点卯,还没有好好消化身体里的能量,正好一并做了。

    练房大概是因为早上的缘故,冷清的厉害,只有雪浓和江小离到来。

    江小离没有直接和雪浓动手,而是说:“雪大人,容我先热身一会再说。”

    大概是听得热身这个词有趣新鲜,雪浓嘴角翘了翘,随后席地坐了下去。

    直到这时,江小离才发现,雪浓用的不是一般的制式长刀,而是一柄少见的弧刀。

    所谓弧刀,刀型更近似于剑,刀身瘦长,也有半剑的叫法,因为有些脆薄,不合大陈正统大开大合的刀道,故不甚流行。

    江小离想了想,也就释然,因为这种弧刀的确只在柒风一带风行,而雪浓正是柒风人。

    一握到刀,江小离就有点物我两忘了,只是开始全神贯注地拔刀,也没有在乎旁边有没有人看着了。

    一口气连续不断地拔刀三千下,江小离只觉全身气血流转,真气大江入海,好不快活。

    最后一下,江小离收刀回鞘,甩了甩额头上的汗,转身对着雪浓问道:“雪大人,我的刀术如何?”

    江小离拔刀三千下,耗时不短,这个期间,雪浓是一直端坐在那里,如山般不动。

    等到江小离问他,他睁开了眼睛,之前,他似乎一直在听着,用心,在感受刀声。

    “这世上的事,不过勤学苦练,江大人已经是一名了不起的刀客了。”

    “雪大人谬赞了。”江小离摇了摇头,然后正对着雪浓,忽然肃声道,“雪大人,赐教。”

    赐教两个字落地,江小离踏前一步,整个人已经进入了将要拔刀的姿态里。

    此时他虽然拔刀良久,全身的力量却不退反进,因为他消化了昨夜的那些能量,正是又有所精进的时候,气血升腾,内力更强。

    所以他打算出刀了。

    不过,他并没有用内力。

    论内力,他根本不是看不透修为的雪浓的对手,故此,他只出刀。

    踏到第二步,江小离已经握紧了刀柄。

    但雪浓却还没有起身。

    本来,江小离说那句话,就是等雪浓起身的。

    等到第三步,雪浓还是不动。

    江小离觉得雪浓未免有些太狂妄,坐着,下身根本无法发力,怎么拔刀?

    又或者,此人其实内心也不过是阿谀奉承之辈?

    知道江小离背后有人,故此示好,直接不出刀?

    只是到了这种时候,江小离已经是箭在弦上了,也不管雪浓如何,直接踏到第四步。

    第五步。

    “呛啷——”一声,长刀出鞘。

    江小离出刀不可谓不快,他常年拔刀,这一刀,完全可以称得上,比风还快。

    只是等到他的刀将要斩到雪浓的时候,他整个人却是愣住了。

    因为有刀,比他更快。

    雪浓的刀,已经来到了他的脖子旁。

    虽然还离着两寸,可上面纵横的刀气,已经刺伤了江小离的皮肤。

    由此可见,这一刀之快之烈。

    而江小离的刀,离雪浓还远着五六寸。

    最关键的是,雪浓,刚刚是坐着的!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坐剑杀人式?”江小离丝毫不顾脖颈上的血痕,缓缓出口。

    所谓坐剑杀人式,是弧刀之中的一招绝学,说是弧刀术精绝到一定程度,哪怕是坐着都能以最快的速度拔刀杀人,等人死落地,再看刀,刀还在鞘中,人也还坐着,只是有血从刀鞘里渗出来。

    “雕虫小技,不足挂齿。”雪浓收刀回鞘,微微鞠躬,道,“江大人,方才观江大人出刀决绝,故而以最强刀术回敬,得罪了。”

    “不得罪,刀者交心,该是如此。”江小离虽然输了,却很开心。

    这个雪浓,刀品人品,值得一交。

    看雪浓转身准备离开,江小离忽然低声说:“雪大人如此刀术,却甘一直屈居人下吗?”

    雪浓定住,不动。

    “雪大人,我请你喝一杯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