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世界的邪神 第三十三章 【菊花与猫】

时间:2020-01-20作者:秦无争

    异魔也是分等级的。

    这一点江小离其实意料之中。

    毕竟无头卫这么大一个机构,如果还没有把异魔分出个三六九等来,那也实在是太不专业了一点。

    按照那本作者是前朝太监所写的《异魔崇拜通考》上所写,异魔崇拜从低到高,一共划分为怪异,邪异,邪魔,真魔,绝世大魔五个等级。

    而江小离仔细通读了通考之后发现,他杀死的大黑天,居然是连怪异都不是很能够得上的异魔。

    怪不得,这么孱弱。

    要够得上怪异的品级,起码要有三处以上的祭坛,信众要超过五百人,且至少要有五百个狂信徒。

    这样的异魔,才稍稍算是成了一点气候,拥有稍稍可以改变现实的能力。

    反观大黑天,在被他杀死的时候,只有两个不到的祭坛,北方这个祭坛,还没完全开起来,后手就被他自己给剿灭了。

    只是,他想起大黑天的能力,那种可以让自己陷入一种无法摆脱的不知道是幻境还是真实的场景里,并且无法杀死,已经非常可怕。

    如果让它成了一点气候,那晚鹿死谁手,还真未可知。

    想到杀死大黑天那晚,江小离自然也想起了自己的血,他的血是可以克制大黑天的,也能克制大黑天的信徒。

    他的血到底是古来有之,还是说,是他穿越者的专利呢?

    他为此自然翻了书,结果到最后他下值出来,也还是没有能够找到血的秘密。

    但,收获还是很丰厚的,起码,他找到了升级的方向。

    以前他还不知道怎么提升自己的异魔实力,只是很模糊地想要去多和信徒亲近。

    现在清晰了,多建祭坛,多搞狂信徒,他的实力自然上升。

    相应的,他在梦境里那口井的获得也会多。

    一个异魔,在专门捕猎异魔的机构里,学习怎么变成更强异魔的知识,这个场景,真是怎么想怎么荒诞。

    江小离小声吹着口哨离开了秋阳卫所,然后回到了客栈里。

    江小锦还是待在客栈里没有离开,看些杂书,她是识字的,江小离从小就刻意培养她。

    所以,虽然阿锦是个长在边地的贫家少女,见识,思想,却绝对不会比那些大城里的大小姐们差,甚至,还要过之。

    但江小离看着小阿锦坐在桌边认真看书的懂事背影,还是觉得心疼。

    说好了要好好照顾她,让她过上好日子,现在却因为世事繁杂,让小姑娘一个人在客栈里孤独度过。

    江小离走过去,摸了摸阿锦的头,柔软的秀发在江小离手里传来顺滑的触感。

    江小锦舒服的像只小猫一样闭上眼睛,摩挲了一下江小离的手,说:“哥,你回来了。”

    “恩,饿了吧?哥带你去吃好吃的啊。”江小离语气越发柔软,笑容只在妹妹面前那么真挚。

    “好呀,好呀,哥哥最好了!”江小锦笑了起来,眼睛眯成月牙儿,可爱十足,仿佛小狐狸,又像是小松鼠。

    江小离哈哈一笑,托住她的双臂,将她举了起来,在空中转了一圈,心中一日疲累尽扫。

    却是惹来江小锦羞恼的哼哼声,江小离则反而觉得有趣。

    下楼问了店小二,得知过两条街,有一家鹿舍斋的烧鹿尾乃是一绝,遂决定前往。

    出门吃饭,江小离自然不可能再穿官服,换了一身便装,携着妹妹的手走在大雪初晴的街上,远处是慢慢亮起来的一点点灯火。

    他从未像是这一刻一样,感觉自己是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到了鹿舍斋,江小离要了一间二楼临街的雅间,打开窗,正好能看到小半个城市的灯火。

    菜江小离点了好几个,反正,他现在也不差钱,不说得到的赏赐,他当了无头卫,一个月的薪俸就有三两,而这里一顿饭,最多也就一钱,完全吃得起。

    江小锦一路都是眼花缭乱的,她以前从来没来过这样的酒楼,最多就是远远看着,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

    虽然她从小受兄长教育,见识并不浅,但有些东西,总还是要亲自吃过感受过,才能真的沉的下来。

    叫了一壶香茶,就着茶,江小离看起了那份金并给他整理好的资料。

    江小锦则乖巧坐在一旁看一本话本小说,也不出声。

    两兄妹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金并给的资料不少,有足足三张大纸。

    江小离仔细看了一遍,大概明白了一些东西。

    这个小怜剑曾静恒,人的名字文雅柔弱,剑道称号更是风月艳丽,所以他的剑术风格也和这些一致,以阴柔,机变,难测著称,最独有的特点是他出剑杀人,伤口形似菊花,故而又有菊花剑的别称。

    江湖上曾有传言,再过十年,曾静恒或许是最能接近剑圣李胤月的剑客。

    只是,五年前,他就已经失踪了。

    那次他刺杀随州一位灰衣主教,当街刺死,引发整个随州震动,全城大索,无头卫,城卫各方出动,却最终居然还是被他硬生生杀了出去,从此再无音讯。

    而且,最离谱的是,到现在为止,也还是没人知道,曾静恒到底长什么样,因为此人每次出现都是长袍遮身,只知道是个瘦弱潇洒的身影,声音沙哑阴柔,其他再无。

    要不是这一次他又在岭南海珠城杀人,用的还是他那极具标识性的剑法,可能就真的找不到他了。

    本来这一次,他在海珠城杀人后,又是逃遁,无头卫在西川和淮南大索,都是没消息,以为又要断绝了线索。

    没想到,在秋阳城柳暗花明。

    说来也只能是真巧合,事情是秋阳卫所一位暗探报上来的。

    原来那暗探的妻子有一日外出,遇到一色中恶鬼非礼,差点被侮辱,危难时,有人出手相助,一剑杀了那色中饿鬼,那人让暗探妻子直接走,尸体是那个人处理的。

    可暗探妻子还是看到了那色中饿鬼的伤痕,就是一朵雏菊的模样。

    她回家和丈夫细说,丈夫听得出奇,就上报了,正中了上面大人的心房。

    只是可惜那日天色黯淡,暗探妻子也没看清对方样貌,只说得出长袍,声音沙哑阴柔。

    不过就这些,再加上那朵菊花剑痕,已经足够锁定了。

    那人就是曾静恒。

    看完这些,江小离眼睛有些酸涩,揉了揉眼睛,站起身活动了一下。

    走到窗口,却是意外看到一个不算太熟的熟人。

    只见雪浓从远处走来,在他的脚旁是一只养的毛光水滑的肥硕大橘猫,正慵懒地迈着步子走着。

    一人一猫,在这华灯初上的街头,竟意外和谐。

    江小离则是摇头,没想到看起来落拓风霜的雪浓,还有这么温情的一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