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万法仙杖 第七百三十四章 故人之国

时间:2019-05-09作者:能优斯特

    最快更新万法仙杖最新章节!

    “世人崇佛,天下必定太平!”唐楼由衷说道。

    老和尚垂垂老矣,身体虚弱,说句话都要歇半天,听到唐楼的话,露出无奈的苦笑,“这倒也未必!”

    “哦!”唐楼好奇问道,“长老有何指教?”

    老和尚没有多说,将小和尚拉到身前,“居士,老衲年寿将尽,这一去之后,小徒孤苦可怜,无人照顾,还请居士垂怜,收留小徒!”

    唐楼望着破旧山庙,四周都是破败景象,看来这对师徒离群独居已久,殿中的泥佛身上金漆剥落大半,看上去灰扑扑的。

    “长老,我乃世俗之人,何以将贵徒交托给在下?”

    老和尚双手合十,“老衲纵然老眼昏花,却也看得出来,居士身上佛性深厚,必能庇护小徒!”

    小和尚呆呆听了半天,终于反应过来,师父要将自己送人,哇一声哭出来,扑到老和尚怀里,“师父,我不要离开你!”

    老和尚宽仁抚摸小和尚的光头,“痴儿,世间如苦海,你我似浮萍,聚散终有时,何苦怨别离!”

    唐楼答应了,“长老所托,愧不敢辞!”

    三天后,老和尚在蒲团上坐化,溘然长逝!

    唐楼火花老和尚,得到拇指大一截舍利,用黄布包了,让小和尚放到怀里,带着他离开山庙。

    小和尚念旧,好多东西都不肯丢,将木鱼、木槌等装了一大包裹,背在身上行走,整个人都高了半头。

    远远看上去,小和尚弱小的身上,背着的包裹,比他身躯更大,看上去非常辛苦。

    “小和尚,你叫什么名字?”

    “师父还没给我取法号,说是等到我六岁的时候再……”想到这里,小和尚背上心头,张嘴哇哇大哭起来。

    “别苦别哭,那我给你取个?”唐楼问道。

    小和尚点点头,下巴还挂着泪珠,眼巴巴看着唐楼。

    “你师父毕生供佛,佛家有三宝的说法,分别是佛法僧,是佛门中人毕生追求。你就叫三宝吧!”

    小和尚听到这个名字,懵懂不已,但还是点头,“多谢居士!”

    唐楼板起脸,“叫师父!”

    “可我师父已经圆寂了。”小和尚三宝委屈说道。

    唐楼伸手按住三宝头顶,“现在你有了新师父,就是我。”

    三宝低声说道,“可师父你不是出家人。”说着摸摸后脑勺,“你还有头发!”

    唐楼洒脱说道,“这还不简单。”

    说罢,唐楼伸手朝着头顶一挥,满头乌发瑟瑟掉落,如同快刀割过,转眼间变成个大光头。

    三宝看到如此惊奇景象,兴奋不已,指着唐楼头顶,“还有头顶,戒疤也没有!”

    唐楼脸一青,“胡说什么,真和尚没有戒疤!”

    三宝振振有词说道,“师父就有,还有他说许多出家人都有。”

    唐楼认真说道,“三宝啊,师父告诉你,我们这一教派的和尚,不光不要戒疤,甚至连落发也不用。”

    三宝瞪大双眼,“可是,我从没听过有这个流派。师父,我们是哪个教派的?”

    “大乘佛教!”

    唐楼四字出口,突然眼前风云变色,仿佛有无数雷霆在耳边炸响,展现出一幅末日将至的景象。

    随即,唐楼回过神来,刚才一幕只是幻象而已,他竟走神了。

    “大乘佛教?我可没停过,师父也没讲过!”三宝低声嘀咕道。

    唐楼双手后束,背对着三宝,“我来之后,方有大乘;我来之前,皆为小乘!”

    三宝听得呆了,许久才急道,“师父,难道就我们两个?”

    “没错,好徒弟,高兴吧!你可是开山大弟子哟!”唐楼伸手,轻轻捏他柔软肥嘟的脸蛋。

    三宝耷拉脸蛋,嘴唇抿紧,非常生气。

    老和尚走前,告诉唐楼自己的经历。

    原来,这方世界佛道昌盛,看似鼎盛繁荣,实则隐患丛生,而佛门弟子也并非团结一心,分成许多教派,相互辩难斗法,上至朝堂、下至乡野,都有高僧针锋相对。

    而出家人的辩难斗法,包罗万象,有佛法经义、神通手段等等。

    老和尚之所以流落深山,隐居不出,便是因为他所在的教派,因为教派的核心经义,和另一教派不同,展开了延绵十年的斗法。

    斗法的结果,以老和尚这一脉失败告终,教派内的师兄弟们,大部分改换门庭,投向对方教派,仅剩的忠心门徒,也在一路逃亡中,被追杀殆尽,只剩下老和尚这个漏网之鱼。

    老和尚苟活幸存,心灰意冷,于路边捡了弃婴收养,遁入深山隐居离世,在圆寂前遇到了唐楼。

    “出家人,应当断绝贪嗔痴三毒,可是听老和尚的讲诉,这方世界的佛门之内,教派之争竟如此凶残,对异端斩尽杀绝,已经是魔道了。”

    一路上,唐楼和小和尚同行,从三宝的生活习惯上,看出不少老和尚原属教派的规矩习惯。

    比方说,不穿新衣,只穿缝补过的破衣;不吃施主布施的食物,口中所食必须是亲自化缘而来,而且必须以托盘装着放在地上,就算放在桌上、石台上,都不可以食用;就算受人邀请,也不能入民居休息,只能在屋檐下栖身;教派内没有领袖,以佛法修为的高下,推选出共同议事的长老,教授后辈,带领教派!

    而敌对的教派,习性完全相反,不管是衣食住行,统统接受布施,并推选修为最高的一人,为教派首领,余者皆听其号令。

    唐楼连连摇头,老和尚的教派输的不冤,一方是乞丐流浪者组成的游击队,另一方却是兵强马壮、万众一心的正规军,胜负一目了然。

    平心而论,老和尚的教派,才是最原始的佛门,出家人本就以苦修著称,离群独居,但是演变至今,许多释家子弟进入百姓家,大大扩张佛门的影响力,虽然摒弃过往的可贵之处,却也说不上是好是坏!

    三宝一路上闷闷不乐,他虽然年纪小,却也听老和尚说过往事,别看大吴国佛道昌盛,实际上威风八面的都是大教派,底层的小教派生存艰难,时刻有覆灭的危险。

    每次辩难斗法,都决定一个教派的生死存亡。

    新师父的大乘佛教,连自己只有两个,怎么看这个教派都像是随口编出来的,三宝很不安心,担忧自己掉进火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