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万法仙杖 第三百八十四章 卷土重来

时间:2019-05-09作者:能优斯特

    最快更新万法仙杖最新章节!

    第二天,国公府内家臣蔡无忌求见唐楼。

    蔡无忌性情阴沉,但精明强干,目前负责国公府的情报收集。

    唐楼得知蔡无忌拜见,立刻派人书房内。

    蔡无忌看到书桌上厚厚一层融蜡,知道唐楼肯定在书房待了一夜,明明是洞房花烛风流夜,为何要如此自苦?

    但这些事情,蔡无忌不想多猜,他对国公府忠心,也不是别人派来的卧底奸细,对打探唐楼的隐私不感兴趣。

    “国公,我打听到,令狐草舟带着两位山中散人,在城北青烟观住下。”

    昨天唐楼和田真子交手,堪称轰动神京城的大事。

    虽然婚礼被打断,可唐楼出手犀利,干净利落击败田真子,这个结果为他大大扬名,竟成为国公府竖立威信的第一战。

    不过真正的大人物都知道,山中散人不好惹的原因,还在于他们的潜在实力太大,经常是拔出萝卜带出泥,打败一个,却又冒出一窝同门前来寻仇。

    唐楼尽管击败田真子,可流金山洗沙洞还有个在云真人,这位老修士深不可测,相传已经是真仙境界。

    山中散人不服王化,此等狂妄举动自然有底气,能在名山大川占地为王的修士,少说也有真仙级别的战力。

    田真子落败,接下来就是在云真人。

    而唐楼身后也有真仙撑腰,两者碰撞,将是几百年未有的盛事。

    蔡无忌收集情报,对神京城的舆论流向了如指掌,因此第一时间获得令狐草舟等人的落脚点,报与唐楼知晓。

    唐楼听了,略微思索,然后问道,“青烟观是道观,不知道观主是哪位?”

    蔡无忌躬身回道,“青烟观是千年老观,观主风现道长在神宗时便已入京,平时不见神通,只是做些法事,讲讲道经,看不出和山中散人的关系。”

    一个安分守己的老道士,平时看着无害,却在风头浪尖时刻,收留得罪了大唐国公的山中散人,那么他的身份便相当可疑,说不定就是山中散人的一员。

    “无忌,对于这个风现道长,你还知道什么?”

    “风现道长不通法术剑法,却对长生术既有心得,如今八十古稀,却生得童颜乌发,经常有豪门大族之人,上门求教长生之术。”蔡无忌说到这里,突然目露精光,“据说,神京城的几个国公的家眷,便是青烟观的常客,某位国公的夫人,是青烟观的供养。”

    道观的供养,等同于金主,平日都要调拨金钱粮食,供给道观上下的吃用花销,两者间关系非常密切。

    唐楼面无表情,挥挥手,“你先下去,青烟观哪里给我盯紧了。”

    蔡无忌见唐楼没有其他吩咐,便转身离开了。

    “山中散人?”唐楼摇摇头,“又有何惧!”

    青烟观中,最舒服的厢房内,田真子躺在床上,勉强保持坐姿,脸色痛苦,正极力压制体内阴气。

    师弟不过是内伤,已经服药安睡,现在令狐草舟在旁边照顾。

    作为道兵葫芦的前主人,令狐草舟深知鬼鸠阴气的可怕,品势他操纵鬼鸠道兵,也得小心翼翼,不敢碰到一丝阴气。

    此刻田真子体内无数阴气乱窜,已然成为鬼傀儡,如果唐楼不来化解,这些阴气将终生残留,时时刻刻发作。

    “几位道友,老道来晚了。”

    观主风现道长走进来,身后跟着两位道童,分别捧着葫芦和瓷瓶。

    葫芦以红木雕成,有一人多高,道童只是勉强扶着进来。

    瓷瓶倒是小巧玲珑,被另一位道童托在掌心进来。

    令狐草舟见到风现道长,急忙起身行礼,来之前师父嘱托过,若是事有不顺,便要来青烟观求救。

    而且在云真人嘱托了,田真子等人,要对风现道长执晚辈之礼。

    风现道长走到床边,伸手在田真子眉心悬着,然后缓缓说道,“嗯,这道阴气倒有点意思。”

    然后风现道长转身,“清涧,你取出一枚淡黄色丹药,治阴邪之气的那种。”“石松,你倒出一口泉水,将丹药化开。”

    手拿瓷瓶的道童清涧,慢慢倒出一颗淡黄色丹药,用玉碗盛了,然后一旁的道童石松,则是倾斜红木葫芦,葫芦口倾斜一缕清澈泉水,落到玉碗中旋转几圈落定,慢慢融化丹药。

    片刻功夫,丹药被化开,玉碗中满是淡黄丹水。

    风现道长接过玉碗,手掌虚抓,丹水化成一缕黄线,全部摄入田真子眉心。

    田真子猛地起身,满脸都是汗水,仿佛噩梦刚醒,伸出双手才发现,自己已经好了。

    “多谢风现道长。”田真子下床跪拜行礼。

    风现道长笑嘻嘻的,“免礼免礼,都不是外人。”

    令狐草舟佩服的五体投地,原本听师父说,这位风现道长是前辈高人,神宗时期就已存在,可谓是长生不老的得道真人,先前他还不信,但是见到风现道长以丹水灭掉阴气,方才知道师父所言不假。

    田真子运动手脚,先前的僵硬感消失,手脚恢复往日灵活,随即想起唐楼,狠得咬牙切齿。

    “唐楼!”

    令狐草舟在一旁,想要拉拢风现道长,便恭敬说道,“道长,唐楼欺人太甚,不仅躲我师门法宝,更是伤我大师兄,还请你主持公道。”

    风现道长摆摆手,“一切缘由我都已知晓,老道不方便插手。”

    令狐草舟还想再劝,被田真子伸手搭在手上。

    田真子上前,“多谢前辈救命之恩,晚辈铭记于心。这番打扰许多,我等还要要事,就在这里拜别前辈。”

    风现道长见他执意要走,叹了口气,从袖口取出一物,“老道帮不上忙,但手中有件旧物,留着也空落灰尘,不如赠给小友们。”

    田真子伸手,感到一物冰凉落在掌心,拿到眼前一看,竟是枚血红色的珠子。

    这枚珠子通体赤红,不是刷漆,也不是染色,而是材质便鲜红如血,一个孔洞贯穿珠子,里面还残留引线摩擦的痕迹。

    田真子便是修道的,一眼就认出,这枚珠子是道家念珠,从一整串取下来的。

    风现道长境界高深莫测,随便给予的念珠,恐怕也不是凡物。

    “多谢前辈厚赐!”田真子再三拜谢,带着令狐草舟和师弟离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