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回80当大佬 第241章 法国人就是浪

时间:2019-05-09作者:浙东匹夫

    ,精彩无弹窗免费!

    “顾,你对我的评价怎么样,说实话。”弄清楚了顾骜的爱情观后,法式思维模式的妹子当然不会纠结,很直白就追问了。

    “你是个不错的姑娘,出身名门却没有那种虚伪,你一直在努力挣脱,想看清楚一个真实的自己吧。”顾骜文绉绉地拖延时间,用礼貌压抑自己的表达,甚至像深谙内功的高手一样,把自己的脸色憋得红一点,好显出自然的口拒体直、心跳加快。

    但其实,经过专业训练的人,想让自己脸红,真的是可以随心所欲控制的——不懂这一招的人,可以自己对着镜子练习,暗暗咬紧自己的后槽牙,让你的头即将高频小幅哆嗦起来而又没哆嗦,不用15秒钟脸色就憋红了,装纯装羞涩骗女孩子简直一装一个准。

    当然,天生低血压的人用不了这一招,脸皮太厚的人也看不出来。

    蒂芙妮果然注意到了顾骜表情和脸色的变化。

    然后,顾骜才把脸扭到一边,装作身体很诚实地坦白:“如果我没有女朋友,我说不定会追求你的。”

    蒂芙妮的表情变得很惊诧,随后是惊喜、猎奇、跃跃欲试。

    她把头继续用力地往后靠,靠在顾骜的锁骨上,玩味地伸出两根手指头,把玩着顾骜的下巴和脸颊:“也就是说你对我有好感,不要否认了。是男人就胆子大一点,你的女朋友不是障碍,你只是想对她负责,但你并不真心爱她,不是吗?”

    顾骜装作心神巨震的样子,果断地一拉缰绳,马迅速停了下来。

    蒂芙妮却因为惯性的作用,靠在他肩上的身体不由一个前冲,差点儿撞到马脖子。

    但顾骜不握缰的那只手恰到好处地往前一揽,托在妹子胸脯上,防止妹子继续前冲撞到马上。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想伤害你,我……”顾骜装了一会儿纯后,趁着手的邪恶摩动,顺势欺凌了上去。

    “顾,我也爱你,来吧,不要害怕那些庸俗的顾虑。你不觉得真爱很神圣吗。”蒂芙妮被邪恶的快感所引领,用法语胡乱呢喃着。

    不得不说,巴黎那些女高中生,是真的放得开。人家看对眼了根本不需要什么前奏,上课就可以啵起来。蒂芙妮要不是好歹有点身份制约,家里管束,估计都等不到16岁。

    文化差异太大了。

    饶是顾骜经验丰富,也发现自己很快失去了对过程的主导权。

    每每他只能一个动作重复两三次,然后就被对方快速学走,并且秉持复读机的本性活学活用反击回来。

    闹得顾骜只能不停的花样翻新,才能镇住场子。言谈举止的尺度越来越大,也不会激怒对方。

    “你好骚啊,你再这样下去,我可要把你压在草地上野合了!你不怕么!”

    “怕什么,一眼望不到人的地方,不是很浪漫么。”

    “我马背上只带了一张野餐桌布,一会儿中午坐和摆食物用的。”

    “那还等什么,呜……”

    顾骜只能把野餐桌布往厚实的野草上一铺,然后席天幕地起来,被滚压折断的草汁叶酸染在桌布上,弥漫出最真实的大草原野性气息。

    跃马扬鞭,枪出如龙。

    ……

    “给我几年时间,我暂时没法娶你。”顾骜拔掉无情地把蒂芙妮扶起来,然后把被染得红红绿绿斑驳的白桌布叠好。

    他本来是想掏出打火机直接烧掉毁灭证据的,但附近没有水洼,他怕引起草原大火,所以不能这么干,一会儿到了有mg包的地方再处理也不迟。

    “我不怕,咱先做情人不是很好吗。”蒂芙妮媚笑了一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智商暂时为负地腻歪,“这说明你喜欢的是我这个人,不是我的身份。”

    顾骜愕然,随后稍微诱导疏导了一下,才捋清楚对方的逻辑:

    对方是“公主”的身份,所以,见惯了接近她就是想娶她的男人。

    顾骜现在表现得“只是想要她的肉体,却不在乎她的身份、不想当‘驸马’借势”,便反而进一步赢得了妹子的好感……

    这种思维,正常地位卑贱的男女或许无法理解,但是你真的上了一个公主之后,就理解了。

    公主又不愁嫁不出去,就算不是处女了,照样很抢手的,根本不需要顾骜负责。

    你跟她当情人而不急着娶,人家反而觉得你爱的是她的人,而不是她的身份名份,不想借公主的身份牟利。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好吧,反正我会努力的。”顾骜其实还想说些“不要急,等我”之类的话,但终究是忍住了没说。

    既然不是真心的,那就别说让对方等的话,免得耽误了人家,能保持现在这样的关系,已经很好了。

    如果蒂芙妮尝到了男女的爽快美味之后,回到法国憋不住,再如何如何,顾骜也不会觉得自己被绿了,反正他有其他真爱的、要跟他过一辈子的女人,这里就是逢场作戏而已。

    当然了,估计一两年内,蒂芙妮还不会忍不住,一来是爱情的刺激和新鲜感还未褪去,二来么小姑娘这个年纪,并不是生理上很想要的,更多在乎的是心灵的爱慕和归属感。

    顾骜本来还做好了很多思想准备,如何安抚妹子,结果却发现因为对方的公主身份和心态,徒然与空气斗智斗勇了一把,那么多准备工作都白瞎了。

    “你还疼么?不能骑马了吧?”顾骜收回心神,怜香惜玉地关切道。

    “嗯,还疼呢,要不你抱我。”

    顾骜假装想了很久,装作刚刚想出对策的样子,建议道:“前面还有五六公里,就有一个旗的镇子了,应该能租到邮政的吉普车,我抱着你在马上,慢慢走到那里吧。”

    他们一早是从cd避暑山庄北边的围场出发的,一路向东策马奔驰,玩了一个早上,其实已经进入了内m境内,前面是草原上的某个旗的辖区了,一路上会有甸镇,甸镇上别的单位可能没车,但邮政所是肯定有车的。因为要照顾到草原上一些居无定所的牧民村落、紧急通知一些事情,尤其冬天下雪马不好跑,就靠每个镇至少这一辆吉普车对外联络。

    顾骜靠接待函和押金,肯定可以租到车。

    这一切,也在他谋划的勾搭大计备案中,随时可以拿来应急。一上午,他可不是随便在大草原上策马瞎奔的。

    只不过蒂芙妮没有心机,还以为顾骜是信马由缰。其实顾骜早就做好了万全准备,不管她什么时候发情都能有完备的后续计划。

    ……

    蒂芙妮就这样忍痛被顾骜抱着缓缓按辔而行,走了半个多小时,找到了一处甸镇。

    顾骜就直奔邮政所。

    “同志,我是外交部的,接待一些外宾访问,她骑不了马,能租一下你们的吉普车么?今天没有紧急任务吧?”

    顾骜一进门,先把接待函亮了出来,对方看了有关部门的公章,倒也不敢怠慢,办事员立刻请了所长出来。

    所长是个紫铜肤色的精壮草原大汉,因为有了思想准备,说话非常客气礼貌,只是考虑到吉普车值好几万,所以才不敢贸然答应。

    “这位同志,有外宾要用车,我们是很想配合的。所里这两天的任务也不算什么,我让人骑马去送就好了。但就凭一张接待函,我到时候到哪儿问你要车呢?”

    顾骜也不废话,掏出三叠百元的外汇券。

    100块面额的普通人民币,至今还没有印,外汇券却是有的。

    “认得吧?你这车新的也就值3万5,这3万外汇券就算是押金,揣你兜里。你骑着我们的马跟车跑,回到cd我就还你车,算你500块租金和油钱,路上就算颠簸剐蹭都从押金里扣——不过你可小心别把这两匹马骑坏了,这是招待外宾的高档马,比你的车值钱多了。”

    邮政所所长立刻不再废话。

    “服务外宾是应该的,没说的,我亲自骑马跟车,咱马背上30年的能耐,包您满意。不瞒您说我年轻的时候就是巡边的骑兵部队的,跟苏联人紧张那些年我天天在呼伦贝尔顶着大风沙,马背上睡觉都没问题。”

    或许是赚到了租车钱心情不错,听说顾骜一行人没有吃午饭,所长立刻让食堂鼓捣了些热的炖肉奶豆腐出来待客,顾骜等人就着早上准备的干点心吃了点,就开车回去了。

    走之前还伺机烧掉了白桌布。

    所长骑着一匹马套着一匹马跟在后面。

    顾骜怕颠簸,就匀速开三四十公里,骑马的人完全跟得上。

    进入冀省地界、眼看没多少路了,蒂芙妮好了伤忘了疼,忍不住任性:“我说过要在大草原上开车的,我不疼了,你让我试试手吧。”

    “不行,安全第一!”

    “你不爱我了!才要我就跟我翻脸!男人果然不是好东西!”

    “诶你怎么这样……”顾骜正处在忍辱负重,只能想办法妥协。

    一路上他也注意到了,这辆212京城吉普是个教练型的,副驾驶位置有刹车。

    倒不是说草原上的镇级邮政所配的都是教练车,而是当时的驾考用的训练车都是212京城吉普,所以这款吉普造出来你的时候,大多数都是生产成教练型的,便于通用。

    更重要的是,草原上的镇级邮政所,哪里轮得到用新车,所以自然是别处用了五六年以上甚至更久的教练车,淘换来应急。

    思忖再三,顾骜还是答应了:“那就让你开一会儿,只许在草原上啊,一会儿接近镇子了还得换我!”

    “没问题!”蒂芙妮愉快地跟顾骜换了位置。

    然后就一脚油门猛杀出去。

    “喂你疯了,我才开三四十,后面那大叔会追不上的!”顾骜大急。

    “反正又没有人!今天骑马都没骑痛快,还是开车爽,你那边也把车窗摇下来,我喜欢被风吹在脸上疼疼的。”

    顾骜提心吊胆系着安全带、握着车门边的扶手,指点了将近半个小时。

    “喂,减速!前面是个坡!”

    “我就是要试试看能不能飞起来。”蒂芙妮把车子加到八十左右,然后冲上了一个草坡。

    要不是草原上阻力大,越野车不可能开得更快,说不定她还会加速呢。她的车速,从来都是只被车子的性能所限的。

    顾骜被吓得连忙踩刹车,平稳、慢慢地踩——他还怕踩得太急把车轮抱死,如今的汽车可没有防抱死装置。

    车子摇摇晃晃地飞起、跃过了十几米,然后落在地上,因为两侧车轮受力不均,侧滚了出去,把钢架都撞瘪了。

    “呸呸!想害死我们吗!”顾骜从嘴里吐出一堆草茎,鼻青脸肿地吐槽。

    幸好他们系了安全带,他还踩了刹车,凌空时速度应该在50左右。

    顾骜强忍着疼痛,把已经碎了的挡风玻璃彻底踹烂,把蒂芙妮从驾驶位往前拖出去,两人浑浑噩噩地倒在草地上。

    “喂,你没事吧。”

    “我好疼……”

    “人没事就好,赔个车——以后你再也别想自己开车了!”

    顾骜他们躺了四五分钟,又把简单的磕碰伤包扎好,邮政所的大叔才骑马赶上——幸亏他们草原上一路开直线,所以不会跟丢。

    “大叔,对不住了,押金归你了,这事儿别声张就好。你先去前面镇上喊人派车来接我们吧,我再给你300块跑腿费。”顾骜忍痛关照。

    幸好离围场镇已经不远了,顾骜他们很快被弄到镇子上的医院,又简单处理了一下。

    凯莉王妃满脸怒气地看着顾骜和女儿。

    “殿下,我试图阻止她的,可是没用,她用尽了各种要挟非要自己开车……”顾骜叹息着道歉。

    凯莉王妃神色复杂,她知道自己这个说干就干的小魔头女儿有多难拉回来。

    “顾,这事儿不怪你,她有多难缠我最清楚了。但愿能让她吸取教训吧。”

    “还疼不疼?伤好了再收拾你!”

    王妃教训完蒂芙妮,吩咐今晚在镇子上住一夜,明早立刻回京城。

    “对不起,害你也被骂了。”龇牙咧嘴地蒂芙妮凑到顾骜身边,用胳膊捅了他一下。

    “你这家伙不怕死的吗?”顾骜忍怒训斥。

    “是我错了,以后都听你的不就好了。”蒂芙妮颓废地服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