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回80当大佬 第109章 位面弱子

时间:2019-05-09作者:浙东匹夫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国内的顾骜,还在为炸弹人一期出货仅仅3000多台而不满时,殊不知这个成绩已经让曰本同行非常嫉妒了。

    即使因为竞争公司增加到了5家、单台街机销售价格一跌再跌,纯利润率拦腰对斩都不止。

    但1980年年中的街机利润,依然超过了电子行业其他产品平均水平的一倍以上。

    一台出厂成本600多美元、算上营销/宣传后总成本多美元的机器,79年10月售价足有2000多美元。

    去年年底太东入场时折到1,

    今年2月底南梦宫入场后砍到1500,

    任天堂、科乐美入场后,市场上定屏射击类游戏街机的售价,终于跌到了1200。

    还剩30%的税前纯利润。

    而索尼的随身听只有20%税前纯利,这还是有专利保护的品类。夏普这种造电视机的名牌企业,普遍只有10%~15%。

    所以,街机依然是一项足以让资本、技术和设计疯狂涌入的行业。

    太东这种原本历史上靠先机和运气捞了一票、也只红火了两三年的外行人。如今连先机都被顾骜截胡了,自然更加难成大器。

    不过,哈德森、卡普空这些饿狼,很快会踩在太东的身体越过去,前仆后继。

    ……

    5月中旬,京都,任天堂本部。

    那是一幢六层的浅黄色写字楼。

    清一色的蓝绿防晒玻璃,预示着这幢楼不需要太良好的采光,就像吸血鬼的巫术实验室。

    已经年近六旬的社长山内溥,接过手下大将横井军平递过来的项目报告,表情微微有些舒缓。

    在任天堂,负责街机项目的团队,核心成员主要是两人:出身电子系、负责硬件研发的横井军平;以及偏软件的上村雅之。

    横井军平是任天堂的老骨干了,为会社服务了20多年。

    他当年刚入社时,只是作为产线调试维护人员招进来的,后来转向研发,还是因为1965年的一次机缘。

    当时,任天堂还在生产纸牌、麻将和电动赌搏机。横井因为维护产线的工作很无聊,就拿产线维修的备用物料,自己发明了个玩具——某种靠摁钮控制伸屈的弹簧拳。

    (很多人小时候应该都玩过,握把形状跟手枪差不多,摁一下就会打出去的塑料玩具。现在淘宝上随便搜都能买到。)

    结果横井在车间里跟同事恶作剧玩的时候,不小心一拳击中了路过的社长山内溥。

    所有人都以为横井要被开除了。谁知社长让他下班后去办公室,然后说:如果可以优化一下设计,把弹簧拳做成可以量产的儿童玩具,就赦免他,并且调他去研发部。

    后来任天堂的这个副业产品还注册了专利,卖出去几百万个,横井军平也顺利成为了公司的研发骨干。

    至于如今研发部的另一名干将上村雅之,在任天堂的年限则要短得多。他是这个时代罕见的跳槽客,八年前从造电视机的夏普跳槽过来的。不过这一跳槽,也为后来任天堂到fc时代、与夏普深度战略合作,搞逐行扫描高清显示器埋下了伏笔。

    背景暂且少说,单说任天堂家的射击类游戏街机,在市场上铺货了两个月后,终于迎来了销量的反超。

    与南梦宫和科乐美相比,任家的机器晚上市了一个多月。3月份的销量很不乐观,那款仿造的定屏射击游戏,第一个月只卖出了600多台。

    当时南梦宫和科乐美分别是900和700多台。老牌的太东有1100,汉乐电子1300。

    不过,4月份后,情况立刻改观了。任天堂的销量暴涨到了1500台,南梦宫与科乐美勉强维持局面,不涨不跌。可太东却断崖式暴跌到了400台,汉乐电子也只剩900多。

    虽然市场上传言,汉乐电子是因为旧版定屏射击游戏单价下跌、利润率下降,而把产能投向了新游戏。但不管怎么说,这证明任天堂的价格战和渠道下沉,是非常有效的,可以一步步蚕食成功。

    “横井君,我早就让你放心,果然不出我所料吧!”山内溥志满意得,背着手走到窗边,俯瞰众生。

    “您再英明也没有了,一切尽在您掌握中。”横井军平非常心悦诚服。

    上个月,他还在为自己担任项目经理的这个产品担心呢。

    山内溥老谋深算地笑道:“街机这种生意,一旦创新止步之后,拼的就是成本管控和渠道。尤其是让渠道商看到与我们这种大社独家经销、长期合作的远期优厚条件!比渠道政策,谁能是我们任天堂的对手!

    我们任天堂扎根畿内,始终不把总部迁到东京,就是为了昭示我们的历史——东京再大,不过才占全曰本20%的人口。就算东京人有钱,也不过全曰本30%的销量。而更多的娱乐场所经营者,他们反应没那么快,没有东京人的轻浮。他们是念旧的,一辈子只信任他们信任惯了的人。”

    山内社长的打法非常明确:任天堂是经营赌具的百年老社,跟全曰本的各种娱乐场所经营者的渠道积淀,远比其他电子娱乐时代才入场的同行要深厚得多。

    在最初的市场铺货过程中,大伙儿都冲得快,那是因为客户都是敢为天下先的聪明人。跟聪明人做生意时,渠道是不重要的,他们会千方百计挑最好又最划算、或者说性价比最好的东西。

    就像手机如果只在专业懂跑分的硬核玩家玩的时候,小米肯定出货量最亮眼,哪怕小米的购买渠道最少。

    可是聪明人和胆子大的人,终究只有那么一点点,被汉乐太东南梦宫深耕了半年后,曰本敢冲敢打的娱乐场所经营者,都被吸收完了。

    剩下的,都是只敢经营麻将馆棋牌屋的老派保守经营者。或许一个棋牌馆的老板,自己年纪都五十岁往上了,甚至是大正、明治时代生人。

    他们当年买弹子机时,就畏畏缩缩,最后还是因为一直给他们做麻将桌的任天堂也开始生产弹子机,这才跟着试水经营弹子机。

    要把这些思维腐朽、不懂行,但人数众多的老人拉进街机市场,就只有指望任天堂!

    就像硬核跑分手机玩家市场被吸干后,到了厂妹们的天下时,ov兄弟就突围了!

    ……

    既然报表数据向好,横井军平当然只有先听山内社长发泄完此前郁积的话语。

    末了,他也不得不提醒一下:“社长,这两个月,我们观察到除了汉乐电子之外,香江那边又有一家新公司崛起了,他们的街机,打的logo是‘天鲲娱乐’。不过出货渠道与原先的汉乐电子如出一辙。

    甚至购买天鲲娱乐新街机的游戏厅业主,就是原先买汉乐电子‘雷电战机’和‘坦克大战’那一批。相当于天鲲娱乐都没有开拓新客户,直接让尝到甜头的老客户扩大了经营规模。如今累计出货,我按规模比例估计,至少超过了五六千台,和去年年底的旺季也不遑多让。”

    山内溥的眉头微微一皱:“那明显是同一家公司的创意班子和团队吧。几个月前,我听说索尼的盛田昭夫去中国参观了,在香江对岸的新特区,考察了汉乐电子,当时那家公司刚刚拿到信托债融资、自行建厂。

    我就知道汉乐背后的创意团队,不会甘心屈服于大陆那边的资产价值算法的——他们的新产品卖点,你分析过了么?有没有想过如何仿制?”

    横井军平抖擞精神,连忙把他复盘的“吃豆人”与“炸弹人”玩法亮点、快速吸引消费者的原因,都分析了一遍。

    然后,他给出了自己的结论:“仿制类似的游戏、稍微更改机制和画面,当然也可以赚点钱。但是恐怕同行们都会仿制,从射击游戏的饱和速度来看,这种跟风作的总利润不会太高。不过,这方面的工作,我绝对不会放松,我已经在安排一项模仿‘炸弹人’的作品,名叫‘淘金者’。

    另外,天鲲娱乐的成功经验也给了我们启发:即使是在目前的定屏射击游戏领域,可以深度挖掘的玩法还有很多。只有从玩法底层进行全新设计,才有可能赚巨额利润。而且只要是全新的玩法,一旦上市,至少可以垄断四五个月,才会出现仿制品。”

    当初,只有“雷电战机”和“坦克大战”火了的时候,同行们的市场分析部门,普遍还把成功归结为“因为他们从无到有开辟了曰本的电子街机市场”。

    所以认为这种成功是“可一不可再”的。

    而“吃豆人”和“炸弹人”的再次成功,而且是在射击类街机销量已经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逆市场总体大势而爆火,则刷新了大家的三观。

    几个巨头都意识到:并不是开创一种新硬件才会让人大赚,即使是在已有硬件领域,从底层玩法做一个全新设计、重大革新,一样会有前途。

    如此一来,原创的热情终于被彻底点燃了。

    “你有什么好的想法么?”山内溥随口问道。

    横井军平:“我觉得,原先的定屏游戏,角色都是在水平面上移动的,最多是俯视的水平面。这样导致过关类游戏的流程太短。

    天鲲娱乐的最新款给了我启发,我觉得,我们可以搞一个在同一屏幕上一层层过关、拉长进度的游戏。我把这个企划案叫做《大金刚》。另外,如果公司能够投入更巨额的研发和承担更高的未来硬件成本,我们强行攻关横轴卷动地图的过关游戏也是可以的。”

    远在京城的顾骜并不知道,横井军平提出的这个《大金刚》,历史上也会是一款颇为火爆的作品。

    甚至他前面提到的‘淘金者’,也会从‘炸弹人’那里瓜分走不少市场。

    顾骜毕竟不是脑内内置了百度的存在,他对游戏发展史只是略知大势,不可能按照历史销量排行榜一个个截胡过去。日系大厂的创造力被激发出来后,竞争的惨烈是不可避免的。

    “你一直说的横轴卷动地图的游戏,到底有什么好处?你用阶梯楼层的设计不能弥补吗?”山内社长显然不太愿意多花硬件成本。

    横井军平最后解释:“只是画面上的区别,阶梯楼层的设计,已经可以巧妙弥补定屏游戏流程太短的问题。实在不行还可以多过几关嘛。但是定屏游戏用于显示主角和对象的像素尺寸只有那么大,不利于远期表现精美的画质。”

    山内溥立刻制止:“那就再等一等吧——等你那个‘淘金者’和‘大金刚’做出来,看看市场反响,哪个卖得更好一些。如果‘大金刚’的销量确实更高,就说明拉长管卡流程、以及类似的元素,对街机售价和销量的促进是决定性的。我们再投入研发横轴好了。

    多花钱可不是本事呐,一旦某一款街机采用了更贵的cpu,将来的一切产品再降级,会让街机厅业主们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未来街机的净利润会低到什么程度,谁也不好预期,步子迈大了就退不回来了。”

    山内社长的决策,其实一点都没错。对于任何不能预知历史的人,都该这样慎重。

    “二分法,对照组测试”,这是多么经典高效的商业决策。

    所以他至少半年内不会想到升级摩托罗拉cpu、搞横轴卷动这个划时代设计,也就只能认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