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回80当大佬 第42章 脑洞大如天

时间:2019-05-09作者:浙东匹夫

    ,精彩无弹窗免费!

    30年后,彼得蒂尔有句名言:人们想要的是会飞的汽车,但硅谷只会塞给大家140个字符。

    这话是指科技进步被锁死在修修补补层面,而越来越少有彻底掀桌灭世级别的壮举。

    大多数有识之士的反思是这样的:“大数据分析”太猖狂了,所以投资人们越来越“划算”,而把肯“试错”的妄想家逼到了越来越天使轮的角落。

    如果刘大师晚5年创作《三体》,他就不用大费周章设计三体人派智子、锁死人类科技的桥段了;只要写三体人控制社交魔头facebook、把全人类都培养成追逐**乐流行趋势的跟风猪就行。

    这就是改良与革命的悖论吧——上一个时代“优化效率/产品体验”的改良做得越好,那么下一个时代的颠覆性革命就来得越晚。正如marx的预言并没有在资本发达的西欧应验,而是出现在了资本生硬的俄国。

    数据分析是个优化效率的好东西,自然也是技术革命的绊脚石。

    作为后世在支付宝干过的有识之士,顾骜对此中两面性的认识,自然是非常高屋建瓴而又全面的。

    所以尽管不喜欢抽烟,但他却不吝借机警世:做错事不要紧,但不能因为害怕犯错,而丢掉自由意志、把选择权交给权威或者机器。

    同样,也借机把上辈子马风的梦想,凝练之后重新潜移默化的反向灌输。免得因为此生太过顺风顺水,而让马风成为一个肤浅的人。

    顾骜担不起这个历史责任。

    有梦想的人,总是越多越好,吧。

    ……

    废话少说,一言以蔽之,顾骜在广告拍摄的策划上,彻底镇住了同行的小伙伴,也向新朋友清晰传达了他的目光高远。

    众人感慨之余,重新把心思拽回观看比赛上。

    不一会儿,当天的杠上比赛就结束了。李宁和马燕红分别夺取了男女项目的冠军,一位体委官员为他们颁了奖。

    体操赛事结束后,部分买单场票的观众,或者是对后续项目不感兴趣的,就纷纷退场。

    而顾骜这些弄了联票的,则稍事休息,准备一会儿继续。

    “下一场什么项目?自由体操?看他们在收拾场地。”事不关己的张一谋随口一问。

    旁边的顾常卫拉过张赛程单,扫了一眼:“是武术。”

    然后大伙儿继续聊生意。

    马风顺着刚才的话题,又提到了上次伊力特曲的表现手法,对张一谋的拍摄大加赞赏:

    “老张,上次那个片子,虽然是广告,但真是帅。你们怎么拍的呢?我原先看过老的战争片,这种奔驰中的人,都是由远及近又继续拉远,一忽儿就过去了。

    你们拍的时候,就追在顾哥旁边足足十几秒,太帅气了。这次的洋河你们也能这么弄么?利群那个‘旅行’元素,也能这么表现么?”

    如果是半年前的马风,肯定问不出这么专业的问题,因为他对摄影肯定一窍不通。但既然现在跟着制片厂的人厮混生意了这么久,推拉摇移跟这些基本常识概念好歹清楚了。

    60年代乃至更久以前的运动场景拍摄,都是摄像机镜头追着人或者车拍的,但很少有摄像机机位本身跟着演员跑的。

    最多在移动范围不大的时候,花费高价、在摄影棚里特地搭一段轨道车,但最多只有10几米,而且野外很难弄。

    所以遇到跑马的场景,表现手法只能是看到一个人飞驰靠近、然后又绝尘而去。这样很容易体现马的“快”,但却不容易展示骑士最后弯弓勒马、人立而起、然后仰头痛饮的豪气,必须得切换机位。

    而上次顾常卫掌机的时候,却是坐在车后座上,举着摄像机跟着顾骜拍,那效果的拉风程度,就绝非眼下其他摄影师可比了。

    马风觉得那个很耍帅,自然希望他接回来的单子也有这么好的待遇。

    张一谋顾常卫听了,却是连连叫苦:“小马,你这就不懂行情了,野外机位跟拍,那得多难,老顾这是天赋异禀,都试了好多次,抖废了几百尺胶卷才拍成的。

    这都没能一镜到底、还靠我后期剪了两刀才圆回去。可把咱折腾惨了,你还是别开这个口了。”

    马风不了解其中难度,茫然地看着顾骜,试图让大佬“主持公道”。

    顾骜也是暗暗好笑:外行看热闹,自然不体谅专业人士的辛苦。

    上次这个机位跟拍,在不借助进口器材的情况下,其实放眼全国,估计也就顾常卫一个人拍得出来——人家毕竟是后世天字第一号的摄影师,天赋异禀,天生那手感就特别稳,相当于是“人机合一”的境界。

    即便如此,最后的拍摄效果也微微有些抖,不过不影响观看体验,反而给了观众一种“凌厉”的感觉。

    顾骜把这里面的原理大致解释了一下,马风才很羞愧的样子,收回了自己的需求:“原来野外跟拍这么难的……我没学过摄影,老张老顾,你们别见怪。”

    顾常卫商业互吹地笑笑:“没事儿,其实你非要野外跟拍丝毫不抖的拉风效果,也不是不可能啊。你们不是跟港商有关系么,我听说好莱坞那边,三四年前就有一种叫‘斯坦迪康’的设备了。

    这两年又有所发展,有大型装在车上防抖的,也有背心一样穿在摄影师身上的。我看圈子里的前沿动态,好像香江邵氏就斥巨资买了一套车载的,还在香江的报纸上吹嘘过,我们导师跟咱说过这新闻。”

    “斯坦迪康”,也就是英语steady-cam的音译,cam是camera的缩写。所以意译就是“相机稳定器”,顾名思义是一种机械防抖设备。

    几十年后,哪怕是手机这样的小玩意儿,都会有“光学防抖”的设计,具体就是在摄像头旁边弄一些运动补偿器,然后与手机本身的g-sensor(重力加速度传感器)联控,进行闭环反馈补偿控制,甚至靠图形软件计算补偿。

    但是在70年代,斯坦迪康还没有任何软件补偿,都是些巨大的纯机械补偿设备、加上简单的芯片和控制电路。因为这东西1973年才在好莱坞的实验室里测试出来,75年左右刚刚在好莱坞试商用。

    一开始都是车载的大型设备,77年好莱坞才出现了第一套背心式的,也就是可以由摄影师穿在身上。

    历史上这种“玩物丧志”的东西,整个80年代都没有进入中国,一直到92年进一步开放后,才有进口。

    国人想体验“中国人首次用斯坦迪康拍野外运动机位”的效果,可以回去看94版《三国演义》。第30集“舌战群儒”中,赵子龙长坂坡单骑救主,那些“从赵云视角往后看、看着曹军战将纷纷从两侧往后落马”的镜头,就算当时斯坦迪康应用的最高技术写照了。

    马风并不是很懂行,他跟沪江制片厂的徐凌厮混了那么久,都没听说过“斯坦迪康”这个名词,如今听顾常卫说,美国那边都才出现了两年,顿时心疼起自己的钱包来。

    “这东西……应该很贵吧?”他都不敢大声问。

    “刚出来的新东西,肯定贵了。听说好莱坞那边精度最高的款式,至少十几万美金一台。”顾常卫倒也敢开口,毕竟他只是当摆摆龙门阵,扯扯西洋镜,并不觉得有人会打算买。

    “嘶……”马风倒抽了一口凉气,连忙歇了念头。

    十几万美金,新技术刚诞生的时候,要价还真是黑呐。这点钱,都够顾哥再引进两部曰本片在内地的版权了吧,居然只拿去买一件给摄影师防抖的辅助设备?

    咱还是宁可继续固定机位拍摄吧,不追求机位的野战跟拍了……

    然而,就在当事人都歇了念头的时候,本来置身事外的顾骜却开口了:

    “这种东西,其实也能国产化吧?芯片和控制电路应该没什么难度,关键是惯性传感器,或者说重力加速度传感器的灵敏度、还有响应反馈速度问题。精度越高、反馈计算越快,防抖效果就越好。”

    顾骜后世作为码农,跟智能手机软件打交道不要太多,这里面的原理自然是触类旁通。

    “传感器啊……好像很高端的样子。美国人能卖那么贵,是不是因为这种传感器只有他们才能造?”马风不懂技术,只能虚心捧哏。

    顾骜内心盘点了一下,自言自语地分析:“也不是,所谓的加速度传感器,核心只是陀螺仪,不追求精度的话,国内能生产的多了去了——嗯,这方面做得最好的,应该是海军导弹研究所的。

    反舰导弹要用到的惯导误差消除器,对陀螺仪的精度要求最高。就不知道我们目前反舰导弹用的,能不能赶得上美国人民用的了……”

    “为什么一定要是反舰导弹呢?防空导弹反而不好么?”马风直觉觉得防空导弹跟踪的目标速度更快、导弹也更机动灵活,便有此一问。

    “这你就外行了。防空导弹是全程在高空飞行的,不存在利用地球曲率躲避地方雷达死角盲区的问题。敌我的雷达自始至终都可以照得到对方,导弹的惯导误差修正反而没那么重要了。

    而反舰导弹战斗部载药量要比防空导弹大几十倍甚至百倍。所以纯靠机动性全程突防很难,必须动隐蔽自身的脑筋。同时幸好反舰导弹要攻击的目标是水面上的,所以导弹就可以贴海超低空飞行、利用地球曲率躲在对方雷达的死角盲区里靠近。

    这时候,中间有几百公里双方的雷达都是互相照不到对方的,必须靠一开始设定的目标轨迹飞行。这时候惯性导航的精度与误差消弭,就非常重要了。

    所以说,要把某种军用技术挪到民用上,给摄像机做防抖反馈。如果仅考虑‘传感器精度’这一项,绝对应该找海军导弹所的人。不知道海军目前的惯导传感器,有没有达到法国人60年代初‘飞鱼’导弹的精度……”

    顾骜自言自语到后来,旁边三个人已经听得一脸懵逼,也被顾骜这种发散到变态的脑洞给惊了。

    直到赛场上一声轰然惊叫,才把顾骜从瞎脑补中扯回来。

    “哎呀不好!那个金牌选手扭伤了!刚才这个动作太危险了!”

    “完了完了,这么重的伤,运动员生涯肯定要终结了。这辈子没前途了,太可惜了。”

    “不过人家都已经拿到第5块全国金牌了,值了。”

    顾骜回过神来:“怎么回事?”

    张一谋指着说:“那个武术套路比赛的选手,好像是受伤了,不过他还是撑到了结束,估计还是金牌。刚才那个动作太精彩了。”

    顾常卫:“我刚才听到报幕了,好像叫李联杰。跟顾哥小马同岁吧,这么年轻,前途就没了,真可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