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回80当大佬 第84章 眼红的电老虎

时间:2019-05-09作者:浙东匹夫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两天之后,顾骜跟着老爹和陈厂长、秦厂长一起回到钱塘,先直奔厂子里料理业务上的交接。

    顾骜本身的事情并不多,无非是一个上传下达的。属于那种有了问题得解决、但没有问题也离不开的咨询性岗位。

    晃了一天,临下班的点儿,顾骜跟老爹回厂办楼下的停车棚取自行车,才注意到旁边的空地上,停着一辆gaz-23规格的伏尔加二代苏联轿车。

    陈厂长用的也只是沪江牌而已,秦厂长都没专车,只是有一辆厂办的车经常给他用。所以这辆车实在是太扎眼了。

    “爸,这是你上次拿4000卢布预付款先买的车么?已经到货了?”顾骜只能想到这种可能性。

    距离罗马尼亚那套订单的定金下来,已经一个多月了。进口轿车这种量贩货肯定是有库存的,到货并不奇怪。

    又不是需要按订单定做的高端设备。

    “是啊,不过咱可不够资格配驾驶员,没想到海关这么快,我还要慢慢考驾驶证呢。”

    老爹无奈而又骄傲地说。

    他毕竟快五十岁的人了,学习新事物肯定会慢一些。

    顾骜就随口问了具体的学习进度。

    老爹骄傲地表示:开得还不稳当,但修车只学了一上午,就修得比教练还好。

    顾骜一阵汗颜:这完全是跟他相反。

    顾骜是开车很轻松,修车怎么都学不会。

    转念一想,老爹是八级钳工出身,一辈子跟机械打交道,秒杀修车课还不是轻轻松松。

    老爹的原话是这样的:“教练跟我讲了原理,我就趁下班的工夫,借厂里空着的设备,把化油器拆了重新打磨处理下。苏联人的原厂件工艺真是垃圾!怪不得开起来发动机老喘!还震!现在这车比原厂件还平缓!”

    看来是老爹一时手痒,就把车的化油啦、传动啦这些地方,好几处都魔改了。

    顾骜问老爹借了钥匙,试着发动了一下,果然连特么发动后的噪音,都比别的苏联车轻了不少。

    “爸,那就上车吧,自行车丢单位里好了。”他一时技痒,招呼老爹上车。

    “你小子别乱来啊!1万4卢布的东西呢!”老爹连忙制止。

    顾骜从随身公文包里掏了两下,翻出一个小本本:“放心,我在京城一边读书,一边课余把本考出来了。”

    老爹又惊又喜,接过之后仔细前后翻看,终于确认是真的。

    “嘿!没想到么,你小子改读文科了,动手能力倒还在,没给老子丢脸。”老爹虽然嘴硬,但还是按真香体的格式上了车。

    顾骜平稳地发动了车子,缓缓往厂门口驶去,从厂办到大门短短三四百米的路,几乎让每一个工友都回头观望了。

    这种低调奢华的引擎声,他们从来都没听见过,不可能不好奇——就算本市还有几十辆这种gaz-23伏尔加,但其他的都不可能是这种魔改后的声音,而要嘈杂得多。

    老爹心中骄傲,忍不住就把车窗摇了下来,还不时朝认识的工友挥手再见。

    平时他也是这么干的,只不过是骑在自行车上跟人告别。如今换了位置,便有几分“同志们辛苦了”的气势。

    心里美滋滋的同时,老爹忍不住摆老资格,问起了顾骜学车时的经过。

    当听说顾骜只是驾驶技术过硬、但修车技术被教练告诫要“回去后再自己好好练练”时,老爹的优越感再次爆棚了:

    “哼,小子果然还是不如老子。论修车的手艺,老子学半天都比你学一年强!”

    顾骜对此当然只是呵呵赔笑。

    术业有专攻么。

    有个这么妖孽的儿子,要是再不让老爹从别处找回点成就感,说不定会憋出心理问题。

    ……

    自从住进中山路上的四层小洋楼,顾家的邻居档次都提高了一大截。

    至少也是政府单位的副科级公务员,或者同等级的国企干部、事业单位骨干。

    那些股级的小喽啰,正常情况下是进不来的。

    中山街道派出所的尤民甫,就是那个不正常的例外——作为一个派出所所长,他住进这几幢小洋楼,本来略微有一点点不够格。

    不过谁让他的辖区就在这一片呢,于是上面分配房子的时候,为了更好地保障这块居民区的治安,就把他破格划了进来。

    尤民甫也很上道,自从去年住进来之后,他们所里就有4个片儿警,分两班倒每天在这几幢楼附近的街面上巡逻。

    一年多来这里连一起小偷小摸都没发生,附近住户都夸尤所长工作认真、罪恶克星。

    这天天色已晚,尤所长正跟老婆吃晚饭,因为难得开荤,桌上有盘青椒肉丝,他惬意地咪了点儿会稽加饭。

    然后就听见楼下有从未听见过的车声。

    “这声音听着好舒服啊,难道是丰田皇冠?不像。”尤所长内心排除了一下,顿时好奇起来。寻常人是分辨不清汽车引擎声的,但他是刑侦出身,职业习惯了,耳朵特别尖。

    也就他是见过世面的,好歹还知道丰田皇冠——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之后,七三年国家开始讨论进口一些便宜的曰本车。两年内全国配了200辆丰田皇冠,那都是至少省城的市长才有资格配的。

    77年皇冠在全国的规模进一步扩大到了600辆,如今随着国家开放,大概有2000辆了——不过对一个10亿人口的大国而言,2000辆车根本不算什么,平均五十万人口才能看见一辆。

    尤所长还是在过年的时候,分局抽人为西哈努克亲王的出游封道时,他才见过市长和书记陪同开的皇冠车。

    只为这一眼,回来后他还跟别人吹嘘了好久。

    于是他立刻丢下筷子,往窗户口探头看了一眼,昏暗中勉强看清了车型。

    “原来是伏尔加二代啊,也不错了……不过这伏尔加二代声音怎么不对劲?苏联货不都是粗里粗气的么,这车有点介于苏联人跟曰本人的味道了。”

    他本着看西洋镜的念头,就推门到了走廊上。

    一上走廊才发现,原来不止他一个人惊讶。

    对门的武长明处长、还有楼上朝北那套的郑树林医生,以及他们的家人,统统都挤在楼梯口看热闹。

    尤所长手上有户籍资料,自然对所有人的底细都清楚。

    他知道武长明是这片居民区里,原先公认条件最好的——因为他是市供电局电力调度处的处长,手上掌握着决定全市各大重工业国企谁能开工、谁必须停工让电的大权。

    所以哪怕市里最肥国企的领导,逢年过节也会给武处长送东西,让他明年高抬贵手、保证生产。更别说电力局本身卖电的利润就非常丰厚,福利飚油。

    至于楼上的郑树林虽然钱方面差一些,但人面之广却丝毫不逊。人家是省医科大学附院的科室主任,肝胆外科方面是全国有名的一把好手。

    手底下不知拯救过多少酒精考验的干部,病好了之后人家还经常回来找他请教养身护肝的事儿,所以认识的省市干部极多。

    此刻,发现伏尔加二代居然不是武长明的,尤民甫顿时好奇问道:“呦,我还以为是武处长您单位里鸟枪换炮了呢。居然不是您,那还有谁能配得起这车?”

    武长明有些不爽,暗忖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么。

    “我怎么知道,就是听到动静出来看看!尤所长,这可是你的本职范围!”武长明本来是很想看热闹的,但被架在上面找不到台阶下,也就回身关门,继续躲在窗户后面暗中观察。

    倒是他老婆没有心理障碍,继续跟尤民甫、郑树林两家人一起围观。

    很快,他们就发现了真相。

    “原来是制氧机厂的顾师傅家啊,他们厂子难道效益这么好了?一个技术科科长都配伏尔加嘎子?那陈厂长秦厂长肯定都配曰本皇冠了吧。”

    所有人都暗中倒抽了一口凉气。

    顾家搬进来还半年都不到,邻居们对其并不是很熟,只知道他们刚进来的时候布置挺不错,连洗衣机都第一个配了,不过别的方面除了电视之外,都不如武处长家好。

    如今谁都不觉得洗衣机是什么必须的奢侈品,所以武家不买也没人觉得是武处长没钱,只是觉得武处长不愿意花冤枉钱——

    反正作为堂堂处长,就算没洗衣机,武长明也不会亲自洗衣服的,老婆放在家里干什么的?为什么要为一件自己从来用不到、只会为老婆省事儿的机器,花一千块钱呢?

    就连武长明的老婆本人,都觉得“老公太体贴了,给我买了台电视机,好让我一边洗衣服一边看电视”。

    至于顾骜这种为了给姐姐省时、护手,而花一千多块的人,在这个时代的大男人眼里是不可理喻的,属于太宠女人的弯男癌。

    但今天这辆车的出现,所有人心里都有杆秤,谁都知道武处长家跟顾师傅是完全不能比的了。

    “妈-的!前天老陈的秘书还给我提茅台,说他们厂子下半年每个周一放假日都要加班,让老子别限他们的电。原来老陈特么肥得给自己手下的科长都配伏尔加了!”

    躲在家里暗中观察的武长明气不打一处来,为自己打不到秋风而忿忿不平。

    一想到自己堂堂省城供电局调度处长,别人居然只拿箱价值100块的茅台酒(6瓶一箱)就想托他办事——打发要饭的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