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回80当大佬 第81章 技术标准制定权

时间:2019-05-09作者:浙东匹夫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奥尔巴赫先生,奥尔巴赫先生,请等一下!请务必等一下!”

    粤州宾馆二楼的大厅里,随着会议室的门打开,劳伦斯立刻扑了上去,偏偏脸上的表情还要装得若无其事一些。

    “你是……”能源部的奥尔巴赫还狐疑地上下扫视,让劳伦斯很没面子。

    不过他也只能再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昨天通过领事馆向您预约的,普莱克斯的克莱顿.劳伦斯。”

    “原来你就是劳伦斯,不用介绍了,我知道。”奥尔巴赫微微抬手制止了对方。

    他当然知道这个预约,他只是不认识劳伦斯的脸——在粤州这边,他依然每天可以接到三五个欧美白人的预约,总不能随便看到一张白人的脸扑过来,就确定是谁,对吧?

    只能怪劳伦斯不了解一个美国能源部的官员,出现在广交会上之后,会有多么繁忙。

    哪怕没单子的部门和供应商,也会尽量设法混脸熟。

    以至于奥尔巴赫最近当上帝都当习惯了,天生说话高人一头。

    劳伦斯已经被逼上绝境,只能长话短说:“听说能源部买了中国人的设备?我想您可能了解过,我们普莱克斯是全美最强大的气体分离设备制造商,而且也是全美唯一拥有制氦机技术的公司。虽然三里岛事件事发突然,但能源部为什么不考虑慎重一些呢?”

    奥尔巴赫摘掉了眼镜,用带点老花的视力,斜视着劳伦斯:

    “克莱顿,前两套的采购合同已经签订了。你不会是希望堂堂能源部违约吧。我知道你们公司也很有实力,如果有兴趣的话,后续可以参与集中投标——

    这次只是应急订单,我们甚至让供应商插队、把原本准备生产给北韩和罗马尼亚的订单,临时调整规格后先共给我们、再给另一国补货。你们能一个月内就拿出两套供货么?”

    “这么急?这些东西没有人会预生产存货的,因为都要根据客户的需求微调定制……”

    “那就等后面的集中投标,可以吗?”奥尔巴赫的语气里已经不容置疑了。

    区区100多万美元总价的采购合同而已,又要得这么急,以美国能源部的财大气粗,根本不放在眼里。只有后续出大订单,才有可能组织完备的技术招投标。

    而且,对奥尔巴赫这种中级官员来说,这完全是他手头临时冒出来的政绩——上面的部长、局长根本不知道中国人能造制氦机,本来只是派他来参加广交会,买点东西彰显一下中美友好,再跟中方官员务虚交流一下,仅此而已。

    是他到了粤州之后,自己发掘到了这个闪光点,然后主动向部里汇报、促成了这个任务,算是超额完成。他怎么可能让功劳溜走呢。

    劳伦斯跟奥尔巴赫唇枪舌剑了不到十分钟,劳伦斯终于从只字片语、察言观色中了解了对方的立场、以及与中方谈判的进展、已敲定签约的程度。

    他只能退让了:

    “奥尔巴赫先生,对于你们已经确认的订单,我方当然没有任何不敬的意思。不过作为该领域的国内技术权威,为有关部分分担专业咨询意见,是我们应尽的义务——我今天带了技术评估人员来,希望能对后续的大批招投标定标,提供一些专家意见。”

    在招投标项目中,谁都知道最釜底抽薪的办法,就是直接进入甲方的专家组。到时候甲方要的产品该满足什么技术标准,就全部可以按照对己方有利的来写的。

    比如那些东南亚国家的交通部门,经常在路灯招标项目中,定个非常特殊的形状要求,美其名曰市政美观需要。

    但公布要求后最多24小时就截标了,而且得封样品,临时开模具肯定是来不及的——用膝盖想想都知道,这摆明了只有局长的小舅子提前开好了模等着呢。(国内招投标法律比东南亚健全很多,几乎没有这种情况。)

    劳伦斯的算盘,自然是非常精明的。

    “提供技术招标的咨询意见?那很好啊,这点我是欢迎的。”

    奥尔巴赫一改此前的公事公办,然后亲自从劳伦斯身后的一名普莱克斯技术随员手中,接过了一份厚厚的技术案,然后他本人装模作样地大致翻了翻,发现侧重点跟一早中方提供的完全不同,然后就丢给了身后的技术官员。

    “这事儿让三方的工程师去论证吧。”奥尔巴赫显然深谙“术业有专攻”之道。

    劳伦斯急了:“奥尔巴赫先生!您不觉得我们的技术论证是非常严谨的么,早招投标方面,您不应该优先考虑外国人兜售的意见!”

    奥尔巴赫两手一摊:“可是上午局长先生向我兜售的技术招标方案,侧重点跟你的完全不同——你这里并没有考虑能耗问题,而且两者相差好多倍。

    中方甚至愿意对‘从天然气工业的尾气中,进行氦气联合制取’这个方案进行针对性的能耗优化,工艺环节中的制冷需求甚至可以比你们的放宽40度。我完全看不懂你的卖点是什么。”

    “这不可能!制冷要求放宽40度?地球上绝对不存在这样的氦气制取技术!这种技只能生产液氮吧!”劳伦斯彻底震惊了。

    他在普莱克斯干了15年,虽然不是技术出身,但常识还是有的。

    “那我就没有办法了,让三方工程师去论证吧。”

    然后,一位能源部的技术官员,和劳伦斯带来的技术谈判随员,以及一个虚岁17的中国少年,就被单独关在了一间小会议室里,接受三方辩论仲裁。

    ……

    一位几分钟前才刚刚跟奥尔巴赫握手庆祝合作愉快的中方官员,也就是外事局的局长,看到这一幕,内心还有些忐忑。

    他抓过下属包处长,轻声而严肃地质问:“让那个小顾去真的没问题么?”

    “局长,我们这儿只有他是技术人员,行政官员帮不上忙啊。只能相信他了。”包处长委婉地说。

    局长来回踱了几步,终于决定不去多想,找了个沙发坐下,然后指了指旁边的位置:

    “上午太仓促,小顾说的那个可以确保能源部一定会接受的技术方案,到底是怎么个卖点?你再给我解释解释。”

    包处长立刻抖擞精神,开始解说:“是这样的,在膜法诞生以前,纯降温制取法制造氦气的时候,都是直接用其他硝化废气燃烧、通石灰水,然后把尾气降到超低温超高压,分离出氦气。

    因为直接把大量的气体都降到超低温,能耗太浪费,而空气中氦含量太少。上述废气相当于把占了空气78%的氮和21%的氧大致去掉了,只把剩下的1%稀有气体降温制取,降温气中氦的比例也就预提升了100倍。

    而美国和苏联是典型的天然气富矿国家,而且他们的天然气成分很好,氦含量较高、杂质种类少。在美国的天然气化工行业中,把甲烷、氢气、轻质石油气彻底分离后剩下的废尾气里,氦气的比例就极大提高了,比上述其他工艺的原料气浓度更高数倍。

    另外,这种原料气特别适合膜法,因为其中含有的杂质成分很容易被氦氖分离膜一并分离掉。在改用这种原料气的情况下,传统纯降温加压制取法的成本并不会降低多少,而膜式联合制取法却可以进一步减少制冷机的成本和能耗,总之就是量身定做、成本优势更明显了。”

    局长听了,扶了扶眼镜,凝重的神色渐渐放松了些。

    这些他刚才也听过,但是毕竟反应没那么快。

    他举一反三地反问:“所以说,这是一种专门为美国能源部这个客户做的针对性优化方案了?因为能源部管着大量的美国天然气富矿的化工加工,天然适合与上游产业链结合?那苏联人是不是也能学这一招?”

    包处长解释:“理论上也行,苏联人在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矿成分构成也适合这种工艺——可惜,苏联不会跟西方国家一样尊重知识产权,不会给专利费的。”

    局长点点头:“这样我就放心了。”

    激烈的谈判,一直持续到深夜。期间自然有很多不可描述的博弈,也有双方的补充技术人员多次出入、增补材料。

    最终,当小会议室的门再次打开时,劳伦斯看到了他的技术助手一脸如丧考妣地颓废样。

    而顾骜虽然也憔悴,精气神却完全不同。

    至于奥尔巴赫的随员,轻轻附耳说了几句,然后奥尔巴赫就毫不客气地对劳伦斯说:“我们还是愿意相信本国公司的努力的。但是能耗也是我们非常重视的指标。不管你们具体用什么技术手段,但我希望在单位产量能耗这个指标上,你们能做到中方这一级。

    你们应该多想想,如何为客户创造定制的差异化价值。而不是自己手头有什么现成的过时产品,就非要推销出去坑害客户、让客户在全生命周期内背负高额能耗!他们就是比你省电!”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劳伦斯呆滞得双目无神,手都开始哆嗦了。

    看到这一幕,局长终于激动地放下了架子,亲切和蔼地亲自握住顾骜的手:“小顾同志!辛苦了!国家需要更多你这样的年轻人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