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恐怖邮差 第二百二十七章:大秀刀功

时间:2018-01-02作者:过水看娇

    第二百二十七章:大秀刀功第(1/2)页

    天:

    “叮叮叮……”

    刺耳闹钟声,让罗青皱起眉头,伸手向闹钟的方向摸索过去。

    然而入手的感觉,冰冰凉凉,又特别的硬,罗青闭着眼睛推了两下,结果又发现推不动,闹钟声越来越吵,让罗青有些急躁起来,用力推了几下,随即把眼睛睁开一道缝隙。

    蒙蒙的视线里,罗青看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但没能看清楚究竟是什么,揉揉眼睛仔细一瞧,却见自己面前居然是一口棺材!

    “棺材???”

    或许是刚睡醒,罗青的意识还有些迟钝,只是等他往上看的时候,一颗血淋淋的人头从棺材里伸出来,空洞的双眼凝视着自己,忽然对着罗奇咧嘴一笑。

    “啊!”

    罗青的脸色一变,瞬间被吓醒了过来,抬头一瞧,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原来只是一个梦。

    “呼……”

    长吐口气,拿手一抹后背,就觉得自己身后一阵冰冰凉凉的,已经被冷汗给浸透了睡衣。

    “吓死我了。”

    罗青拍拍自己胸口,正要躺下继续睡的时候,一回头,不由脸色一僵,正见赵客正睁着眼,一双黑白分明的双瞳,正凝视着他。

    罗青胸口一息,刚刚放下的心,差点从嗓子跳出来,全身一个激灵,一把扯开身上的被褥,手足无措的尖叫道:“你怎么在这?”

    罗青说完,还不忘连忙扒开自己的裤裆看看,自己身上有没有缺什么零件。

    确保自己完好无损后,才放心下来。

    嗅了嗅自己身上的味道,神情不由古怪了起来:“你……给我洗澡了?”

    虽然不大记得,昨晚久经发生了什么,但罗青至少知道,自己被老头子灌下去了不少烈酒。

    喝下去两大口,就晕乎了过去,按照往常的惯例,往往自己醒来后,一身的酒气,至少要洗过澡才能散去。

    赵客白了罗青一眼,从床上坐起来,道:“想得美,我的床给老头子睡了,他的床我不想睡,只能来和你凑合下。”

    原来,昨晚赵客回来的时候,就见罗青趴在桌子上,已经被灌的不省人事,浑身上下都是一股刺鼻的酒味。

    至于老头子,则美滋滋的躺在赵客的那间房里,呼噜噜睡的甘甜。

    赵客本想去老头子房间将就一晚,结果推开门,就见老头子,那张脏兮兮的床单,上面还沾满了各种不明液体留下的地图。

    虽然除了厨房之外的生活,赵客谈不上洁癖,但让他睡这张床,赵客实在躺不下去。

    所以只能到罗青的房间里将就一晚。

    至于罗青身上的衣服,以及那股酒味,全部都是赵客给处理的。

    没办法,罗青喝的烂醉如泥,自己不想和一个酒鬼躺在一起,只能给他换了衣服,顺手用摄源手,把他体内的酒精,以及身上的酒气,全都给摄出来。

    不然现在,怕是罗青还别想从床上爬起来。

    被罗青这么一折腾,赵客也没有了睡意,从床上起来后,就见老头子已经坐在外面,开始忙活了。

    今晚,要做酒席,几口大铁锅已经被刷洗的光亮如新。

    整齐的木柴,堆放在一旁,虽然现在提倡用气烧火,但气少的火,终究比不上柴烧出来的更有味道。

    “醒了!”

    老头子回头看了一眼赵客,精神奕奕,根本不像是昨晚喝了几瓶白酒的模样,不过话说回来,赵客深知老头子的酒量,那点酒,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走上前一瞧,就看到老头子手上抱着一个大木盆。

    盆子里是黑漆漆的污泥,各种调料被老头子洒进污泥里面,杀好的鸡,掏干净了内脏后,连鸡毛都没拔下来,就被这些污泥糊成泥球。

    赵客见状,嘴角一抽,心道:“这还真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老头子,在这个地方,这么多年搓澡搓出来的滋泥,怕是今天都要还回去了。

    “愣着做什么,还不帮把手。”

    见赵客不为所动,老头子回头没好气的感道。

    见状,赵客也只能乖乖听话,不过,老头子摆弄的鸡,赵客是不会碰。

    赵客不做,这份苦差事,自然落在了罗青这个三师弟的身上。

    赵客看看准备好的蔬菜以及肉块,一挑眉头,挽起袖子,开始忙活起来。

    另一边拆迁现场,此时已经被警戒线封锁了起来。

    拆迁队的负责人也被控制,带离出了现场。

    据说,拆迁队的队长,再被带离的时候,一个劲的呼喊,说是昨晚见鬼了。

    是鬼推倒了阁楼,才砸死了这么多人。

    在唯物主义,动物都不许成精的时代,这种鬼话,自然令人嗤之以鼻。

    新闻报告后,更是引来不少所谓的“专家”以及各种大v开始带节奏。

    无非是施工队违章作业,导致操作不当引发事故,不过仔细看看。

    除了微博上那些公知,其他的文章也都是经验之谈,所谓专家,都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蹦出来的。

    相比网上的舆论,以及各种辱骂无良包工头的评论声。

    对于当地人来说,却又是另一番言论。

    因为很快就从下面废墟里,挖出了一件东西。

    一口黑漆漆的大酒缸,酒缸乌黑发亮,看不出是那个朝代的东西。

    酒缸的封口,被用铁给融了,一点缝都没有留下。

    而酒缸四周,则贴着已经破掉的符纸。

    这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