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恐怖邮差 第一百二十七章:生活,要有奔头(二更走起!)

时间:2017-11-10作者:过水看娇

    “有贼?”

    赵客第一反应是怀疑有贼,但随即一想,又觉得不可能,如果真的有贼不可能瞒过自己的耳目。

    可那颗珠子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消失了呢??

    赵客仔细在阳台翻找了半天,最终只能失望所归,本来心里还盘算着,用她当做试验品,把民间所谓的办法,一个一个试一遍,现在看起来则只能作罢了。

    换上一套休闲的衣服,赵客看了下自己邮册里那些行李,之前的两套自己比较喜欢的衣服,都被扔进了垃圾桶。

    现在看看,剩下的衣服,就有些少了。

    况且十月的天,已经开始冷了,自己手上大多都是比较修身的休闲服,看样子也是该筹备点衣服。

    从酒店出来后,赵客先在镇远溜达了一圈,不急于去找四象之地,而是先走走看看这里的景色。

    相比千苗寨,镇远的风景倒是更出色,站在河边,一眼便是山林怪石,河水犹如青龙,直通天际线。

    两岸也是经过改造开发,虽然说是古镇,但大多数都是仿古建筑。

    不过赵客倒是觉得仿造的还不错,能看到现代的设计美感,以及古式青砖绿瓦的造型。

    未必要一定按照古式建筑来造,因为造的再象,也造不出没有那种古建筑的沧桑,就好比龙门石窟,久经岁月雕琢后,即便残损也难遮其壮观磅礴。

    所以,仿古建筑,适当的融合进一些现代的设计,反而倒是更有意思。

    如果要来贵州旅游,这个地方,倒是很易于居住,小住上几天,哪怕不爬山,不游玩,单纯的放松下,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江边虽然没有钓鱼的,但赵客凭借黄金眼能看到河水下,倒是有不少鱼儿,看得赵客砸吧砸吧嘴,邮册里还有大半条的忘不了鱼。

    自己吃的太久,实在是有些吃腻了,至于两条狍子腿,倒是可以再加工加工,做腊肉饭倒是不错。

    可除此之外,没别的食材了,看看这些河里的鱼儿,赵客倒是想起一道名菜,飞龙浅九州。

    这倒是一道可口的下饭菜,只是材料现在怕是找不到了,因为这道菜最关键的是,需要用飞龙来做。

    俗话说,天上龙肉,地上驴肉,这个龙肉就是指飞龙。

    在上个恐怖空间,赵客倒是想在东北抓几只飞龙,结果还没等自己去抓,就差点被那个女尸给宰了,只能灰溜溜的跑回来,要不然现在自己也能尝尝飞龙的味道。

    “咕咚……”

    这时一个塑料瓶被风一吹,吹到了赵客脚边。

    赵客抬头一瞧,便见一个大概有六七十岁的老头,胡子都已经白了,正努力弯着腰去捡,地上的塑料瓶。

    老人的腰似乎并不好,每次弯腰去捡都显得格外的吃力。

    这时老人目光一扫,看到自己面前,还放着一个塑料瓶,连忙蹲着身子,往前走了两步,伸手要拿时,一只手却先一步将塑料瓶捡了起来,递给他。

    “那去吧,那边的阳光很大,别再捡了,休息下。”赵客将手上的塑料瓶递在老人手里。

    “谢谢。”

    老人抬起头,年过半百的老人,脸上饱经风霜,两只深陷的眼睛,深邃明亮,看上去倒是非常有神。

    赵客注意到,他身上的衣服,虽然已经陈旧破损,但却洗的很干净,白花花的头发,被打理的一丝不苟。

    赵客向老人点点头,也没说什么,转身离开后,搭了辆景区的电动车,直奔附近山头,打算寻找四象之气的汇聚点。

    车走到半道,赵客就下了车,转身迈入一旁山林,不时用黄金瞳扫视周围,崎岖不平的树林里,赵客反而走的飞快。

    一些山林碎石的峭壁,赵客更是几个箭步就爬了上去,比猴子还灵活。

    站在山侧往四周一瞧,便见四股气流在半空汇聚,最终则是向一处地方靠拢,赵客仔细一瞧,就在侧面的山头上,距离并不远。

    赵客顺着方向找,便见四周树林越来越密,一些地方,赵客不得不拿出烟棍来扫,硬是打断了那些树丛,扫出一条路出来。

    不过越是这样,赵客反而心里越是开心,这说明四象之地汇聚的地方,正是一处人烟稀少之地。

    这样倒是方便了自己,毕竟摄源手可不是一天能修成的,按照万食册的记载,摄源手需要布置阵法,想要修成,虽然要不了三年五年,但没两三月是不可能修出什么成果。

    “这里!”

    这时候,赵客扫开树藤,目光一扫,正看到一处峭壁上,凸出来了大概有十平方的空地。

    空地不大,难得的是一处平地,赵客走上石阶,便见眼下整个镇远尽收眼底,那条舞阳河从东往北,犹如一条蛟龙,几条分支呈现出张牙舞爪的姿态。

    四象之气汇聚于此,正是赵客要找的地方,最令赵客满意的是,这个地方,地面是平的,不仅布置阵法方便,自己也可以在这里搭个帐篷,长居在这,也方便了自己。

    地方是找到了,不过自己还需要置办一些东西,上次为了承装石乳阴菁,把自己邮册里那些锅碗瓢盆能用的全都用了,自己想要在这里露宿,这些东西都要重新买。

    另外他还需要一个帐篷,以及一些野外用品,至于这片山林里是否会有什么野兽,赵客非但不怕,心里反而倒是挺期待,要是能来个野猪,自己刚好做一道全猪演来打牙祭。

    等赵客下山的时候,天已经要烟了,走到一家便利店里,里面倒是什么东西都有。

    至于帐篷这种野外露营的,虽然没有卖,但自己可以直接从邮册里兑换一个,只是要花费1点邮分。

    这要是兑换成黄金,怕少说也要二三十万,自己虽然不心疼钱,不过对邮分的消耗,能少用就少用。

    只见赵客带着一大堆东西从便利店走出来,正打算找个没人的地方,全都扔进邮册时,便听到身后有人在唤自己。

    “小伙子,你钱包掉了。”

    赵客一回头,便见一个人影走上前,手上拿着一个钱包,赵客一瞧,确实是自己掉的,刚才拿着钱包结账,随手装进口袋,或许是手里提的东西太多了,一时掉在地上,没有察觉。

    不过让赵客意外的是,捡钱包的人,是今天自己遇到的那个拾荒者。

    “小伙子,大半夜的,你买这么多锅,打算在这里长住么?”

    老人目光看了眼赵客手上的袋子,不禁一撇嘴,只见赵客袋子里,仅仅是刀,就买了一大兜。

    要不是赵客手上还有一堆锅碗瓢盆乱七八糟的,仅凭着一大兜的菜刀,不知道的人,怕是会猜这是要去开饭店,还是打算要去砍人的呢。

    “谢谢。”

    这次轮到赵客道谢,把钱包收起来,赵客也没去看里面的现金是否会少。

    “这么晚了,您不回去休息么?”

    “快了,晚上那些烧烤摊不少瓶子可以捡,我再去捡捡,来这里买包烟。”

    听到老人的话后,赵客一想,自己邮册里还有半包烟,不动声色的从口袋里拿出来,给老人递过去。

    “你不抽?”

    老人接过烟,看看赵客。

    赵客摇摇头道:“最近不爱抽了。”

    给老人点上火,赵客问道:“您家人呢?”

    一提到家人,老人顿时就来了精神,深吸一口香烟,道:“老婆子不在了,大儿子在城里做包工头,小儿子在上海一家企业。”

    听到这,赵客反而皱起眉头,声音略微冷了下来:“他们不管你么?”

    赵客眼神中溢闪着冷光,不是针对老人,而是针对他两个儿子。

    但老人那张沧桑的脸颊上,咧嘴一笑,露出烟黄的大牙:“去年大儿子在城里买了房,接我过去,我住了一段时间就不住了。”

    “他们对你不好?”

    “好,但我待不住,你看那些冷冰冰的大城市里,哪还有点人情味,隔着一道门,一起住十年的邻居,却连你姓什么都不知道,我看那就是个鸟笼子,我不想在哪里待着。”

    “鸟笼子!”

    赵客一想,也觉得比喻的挺形象,在钢筋水泥的都市里,那些昂贵的房子,确实如同牢笼,低矮的房子,张不开翅膀,活动不开手脚,换个房子,不过是换一个鸟笼。

    “我回来,这里才是我的家,守着我的老房子,每天和邻居一起聊聊天,出来捡点垃圾,等攒够了钱,就把房子给收拾收拾,好好修修。”

    “你可以让……”

    赵客话没说完,便被老人挥手打断了,只听老人咧嘴一笑道:“我不要他们的钱,我有养老金,但我累了一辈子,苦了一辈子。

    我不想就这样躺在家里等死,我就捡点垃圾,自己赞点钱,把房子盖起来,这样生活才会有奔头,人才会过得开心,我才能觉得我还活着。”

    “奔头!”

    老人不经意的一句话,让赵客心里顿时受到了很大触动,自己呢,自己的奔头在哪里?

    等赵客回过神的时候,回头一瞧,便见老人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了地上抽了半截的烟头。

    见状,赵客深吸口气,转身提着手上的袋子离开。

    “哥,你看那个男的是不是神经病啊?我看他自己站在那自言自语好久了。”

    “嘘,小声点,别让他听见,没看一兜子的刀呢,真要是神经病,剁了你都不犯法。”

    赵客前脚离开,便见便利店不远的地方,一对兄弟把头埋在一起,低声议论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