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霸道老公宠入骨 第四百三十八章 礼物

时间:2019-05-13作者:荷叶薇薇

    正在贺繁之正和战南钰说这些话的时候,苏宁的声音却忽然在身后的方向响起。

    “老徐,你来了。”

    贺繁之先是一愣,随后无比热情的冲过去抱住了徐艺林,那清脆的笑声传入了战南钰的耳中,他有些无奈的笑了。

    “老乔,我看你还是把我松开吧,我感觉我们战总已经吃醋了。”

    “随便他,”贺繁之转过身去看了一眼战南钰,可这一眼实在是匆忙,她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战南钰的表情,便已经开了口,“老徐,前几天和许燃去旅行,感觉如何?”

    “老样子。”徐艺林撇了撇嘴,下一秒注意力完全被adam和todd吸引,“你们还记得阿姨吗?对了,阿姨还给你们就带了礼物,就在车里,你们等我一下,我这就去拿。”

    徐艺林说完便一溜烟重新跑向了停车的地方,两三分钟之后便将礼物从后备箱里拿了出来。

    “我们到客厅里是拆礼物怎么样啊?”

    徐艺林晃了晃手中的礼物,对着adam和todd诱惑道。

    “我是今天的寿星唉,我的礼物呢?”

    看着徐艺林带着孩子们离开的背影,贺繁之忍不住轻声抗议道,可这贺繁之一转头,却看到了正一脸幸灾乐祸笑着的战南钰,郁闷地白了对方一眼。

    虽然是在家里举办的生日会,可战南钰特意请来了一整个厨师团队来家里烹饪,那利用的更是来自世界各地的顶级食材。

    席间,贺繁之接到了沈信然从国外打来的视频电话 。

    大洋彼岸正值清晨,沈信然站在那酒店的宽阔露台上,依靠着栏杆,身后便是那翻涌的海面。

    “繁之,生日快乐啊,待会记得查收一下,礼物马上会送过去。”听筒里传来的不仅仅是沈信然的声音,还有那呼呼的风声。

    “谢谢你,老沈。”

    贺繁之远离餐桌,小声的对着电话里的沈信然说道。

    虽说贺繁之和沈信然中间有几年完全断了联系,但两个人性格相投,即便是中间间隔了这么多年, 倒也没有显得生疏,时至今日,贺繁之都清楚地记得当年那个混世小魔王,是如何在宴会上对她出手相助,将她从窘迫中解救出来的。

    想起从前的事,贺繁之心情难免受到了一些影响。

    贺繁之倚靠在那窗口, 影子斜着落在地面上,将她的身形不断地拉长。

    “什么时候回国?到时候请你吃饭。”

    “估计还要一段时间,不过你这句话我可记住了,等定了回国的时间立刻通知你。”

    两个人没说多少话便挂断了电话,沈信然最近在接触国外电影界,为以后进军海外市场做准备,自打在百影节夺得影帝的殊荣之后,沈信然的实力也终于被认可, 最近更是多了许多工作上的邀约。

    贺繁之重新回到餐桌之后,战南钰便发现了她的心情似乎大不如刚刚。

    “不能再喝了,繁之。”

    当贺繁之让人在杯子里斟满第三杯红酒的时候,战南钰伸出手阻止了她。

    “南钰,你别拦着我,我今天晚上特别开心,真的。”

    可贺繁之此时却完全不听劝告,扯开了对方的手,将那酒杯端起来,一口将那满杯的红酒吞下。

    “繁之……”

    徐艺林看着贺繁之的样子,急得紧锁眉梢。

    “让她喝吧,南钰。”林奕言却在这时候开了口,看着那张冰冷的脸,说道。

    “谢谢你啊,老林,南钰这个人独裁专政惯了,一点都不知道体谅别人。”贺繁之见有人帮自己说话,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一边说着含混不清的话,一边再次对着林奕言举起了酒杯。

    “繁之,南钰现在看就在你旁边呢,你不怕他?”

    林奕言的酒杯和贺繁之碰了碰,看着战南钰,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说道。

    “我怕他?”贺繁之忽然笑了笑,将那酒杯重重的放在了饭桌上,许周因为没有准备,被那声响吓得全身一哆嗦,“南钰,你说究竟是你怕我还是我怕你啊?”

    贺繁之直接抬手捏住了战南钰的脸颊,脸上堆满了笑容。

    “我怕你,行了吧?”

    当众人都在等着贺繁之被战南钰收拾得服服帖帖的时候,战南钰却给出了一个让大家意想不到的回答。

    他握住了贺繁之的手,言语动作间似乎并没有什么不耐烦的神态,甚至还饱含着宠溺的意味,说出了这样的话。

    “不对不对,明明是我怕你才对,自小我就怕你,初中的时候怕见到你,担心被盘问功课的事情,大一些了,又害怕见不到你,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这一切都怪你!”

    贺繁之伸出粉拳,直接打在了战南钰的胸膛之上。

    “怎么什么话都说出来了?繁之,先跟我上楼,要不然你待会该把自己从前所有的糗事说出来了。”战南钰一把将贺繁之抱了起来,覆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

    “不好意思,看样子繁之是醉了,我先带她上楼。”

    “战南钰,我真的好……好喜欢你啊!”

    贺繁之被抱上楼梯的时候,忽然睁开眼睛,对着楼下的方向大喊了一句。

    战南钰的步子一顿,随即便加快了步伐。

    “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个样子的繁之,平日里多安静的一个小姑娘啊。”贺繁之最后吼得那一声堪比河东狮吼,林奕言整个人打了一个激灵,随后收回眼神,不忘感慨道。

    徐艺林在听到林奕言的话之后忍不住笑出了声,“那也只能说你是真的不了解老乔,她和安静这俩字可是注定无缘。”

    说完这话,徐艺林脸上的笑容也慢慢地收了起来,沉默了几秒钟之后,举起面前的酒杯,喝了 几口红酒,发出了一声叹息,“不过也是,这些年,发生了太多的事,她又如何能像从前一般呢。”

    许周和林奕言看了一眼彼此,也都陷入了沉默当中。

    而此时的楼上,贺繁之似乎被酒精解除了封印,回到卧室之后也不得安静,在战南钰帮她倒水的时候,忽然摇摇晃晃地从背后抱住了对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