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霸道老公宠入骨 第两百章 回国

时间:2019-05-13作者:荷叶薇薇

    贺繁之说服自己相信了周柳的说法,点了点头,只是那眉梢间的担忧并没有因此减少多少。

    翌日,清晨

    伴着晨光,这架从林城而来的大型客机降落在云城机场,贺繁之穿过那廊桥,和周柳一起走出了通道。

    “繁之姐。”

    远远地传来了小可的声音,只是当贺繁之看向那方向的时候,却发现小可的身边还站着两个自己并不想见到的人。

    徐安,以及战南钰

    虽然在将自己回国的消息告诉沈信然之后贺繁之便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但当战南钰站在面前的时候,贺繁之这心头还是隐约闪过了一丝不真实的感觉。

    “繁之姐……”小可看着贺繁之那张笑容渐渐消失的脸,小声的唤了一声。

    贺繁之看着小可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勉强的点了点头,“走吧,先回酒店吧。”

    “这段时间你消瘦了不少。”

    战南钰示意徐安接过那行李箱,自己则是站在了贺繁之的面前,目光微沉,轻声关切的询问道。

    “嗯。”

    贺繁之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战南钰的话对她而言仿若是那可以被忽略的稀薄空气。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也不回我消息呢?”战南钰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徐安的步子微微一顿,因此他深刻的怀疑自家那位冷面的总裁其实早已在某个时刻被人给魂穿了,而此刻他身体里所居住的灵魂其实是某位怨妇。

    周围已经有几个人认出了贺繁之的身份,并开始了小声的议论,贺繁之看了一眼四周,从包里将墨镜拿了出来,“战总,我没义务做这些,这你应该是知道的。”

    “身为你的朋友,难道连关心你的权利都没有吗?”

    贺繁之疑惑地看向战南钰,随即笑笑,“战总,不知道为什么,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总觉得很是可笑。”

    “繁之……”

    “我可能准备要订婚了,所有以后战总你还是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抱歉。”

    “订婚?”

    战南钰哑然,订婚这件事对他而言完全是预料之外的事情。

    “是啊,所以以后战总和我最好还是保持一定的距离吧。”

    贺繁之说出这话,感到震惊的人不仅仅是战南钰一个人,小可和徐安都直接愣在了原地,而唯一能够对着一发展能够处变不惊的人,只有周柳一人。

    周柳站在贺繁之的身后,其实贺繁之说出这番话,她完全能够理解其中的原因,只是这心里未免还是觉得有些可惜罢了。

    “他是谁?”

    “这不需要你关心。”

    贺繁之看着战南钰,那副墨镜几乎挡住了她大半张脸,此时完全没办法看清楚她的情绪。

    “小可,周姐,我们走吧。”

    贺繁之转身看了一眼后方,随即迈开了步子,“繁之……”

    战南钰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拦下。

    周围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贺繁之并不想在当下的情况下和战南钰发生什么冲突,因此只能小声的警告对方,“放手!”

    “你告诉我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否则我不会放手。”

    战南钰大概是已经完全被贺繁之刚刚的说法给刺激到了,他抓着贺繁之,想带着她走出大厅。

    “战南钰,你现在的这幅姿态真是让人讨厌,”贺繁之没办法挣脱,因此只能小声的在战南钰的耳边喋喋不休的讽刺,“我是自由人,我有权利选择任何人,战南钰,你今天强行把我带走,只会让我感到厌烦,并不能让我改变什么。”

    贺繁之的话似乎真的起了一些作用,战南钰的步子慢慢的停了下来,随即也松开了她的手。

    “我知道这段时间你过的并不好,我也是一样,没有你的消息,这让我很焦躁,总担心你就此消失,繁之,我给你几天的时间冷静下来,等过些天再去见你,不过那时候你必须解释清楚这件事。”

    战南钰的眸中透着失望和疲惫,当他缓缓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贺繁之只觉得自己心中的某个地方似乎是被触动到,一时间,有些酸涩的液体在眼眶中聚集。

    “繁之姐,我们该上车了。”

    战南钰带着徐安离开,可那些话却反反复复的在贺繁之的脑海中回响。

    小可看了一眼周姐,上前轻轻地碰了一下贺繁之的胳膊,提醒道。

    “好。”

    “繁之姐,我和战总是在机场碰到的,您这次回国的时间,我并没有透露给任何人。”

    车里,小可时不时的转身看着贺繁之,最后犹犹豫豫的说道。

    “我知道,”贺繁之的目光始终落在窗外,其实甚至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心底的负面情绪究竟是来自何方,她沉闷的叹了一口气,抬眼,“小可,你知道奕言的情况如何了吗?”

    “这,我不是和清楚。”奕言受伤一事本就是军事机密,像是小可这样的普通人根本没办法了解,贺繁之阖上眼睛,忽然觉得自己刚刚的问题有些愚蠢。

    这种事情她应该去问沈信然的,而不该是小可。

    其实一直到见到战南钰之前,贺繁之的脑袋还都是清醒的,可刚刚和战南钰见了面,又听到对方说了那样一番话,贺繁之的脑袋此刻早已乱成了一团乱麻。

    “什么故事?”贺繁之点点头,她的表现倒是比周柳想象中的要淡定的多。

    曾经有位哲人说过,普罗大众最感兴趣的便是关于下半身的绯闻轶事,不过这些事是和外人最无关的事。

    贺繁之几乎想象的到,那些人在看到所谓的照片爆料之后会编造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她表现的淡定从容,不是因为不在乎,只是因为早已习惯而已。

    “就是说你和战总在外面幽会,”周柳有些为难,却还是把话给说了出来,但最后却怕贺繁之担心,又强调说,“但这件事已经解决了,是战总出的面。”

    提到战南钰的时候,周柳的语气渐渐弱了下来。

    “当时事发突然,地点又那么偏僻,怎么会有人恰好出现在现场,拍下那些照片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