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王难宠,医妃难逑 第六百七十六章 我们成亲

时间:2019-05-13作者:千酒

    本站: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事一出来,官七画就觉得有些蹊跷,早就已经怀疑过这是不是皇太后与曲怜儿两人演的一场戏。

    可是后来那些刺客们对曲怜儿和皇太后下那样的重手,才令她渐渐打消了自己心中的怀疑。毕竟皇太后和曲怜儿她也了解,就算是作死也不至于将自己真的搞成这么惨。

    现在看来,她当时的怀疑根本就没错,只不过是皇太后与曲怜儿太蠢,自己也被人蒙了而已。

    官七画现在心里那个悔,真的不明白当时怎么会鬼迷了心窍愿意牺牲自己来救这两个女人。

    若是再让她选一次,就算以后会被萧辰云责怪死她也不要救她们了。

    当然,这世上之事最难得的便是一个如果。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官七画现在再后悔也是没有用处的。

    再也不想瞧见皇太后与曲怜儿的脸,官七画直接转头对上了似笑非笑的萧齐钰。

    “萧齐钰,既然你已经达成目的了,你还想怎么样?”

    萧齐钰一手撑着桌面,一双眼睛定定地瞧着官七画。“七画,你忘了,本宫曾经说过本宫一定会娶你为妻!现在官将军死了,官清颜也死了,还有我父皇,所有反对我们在一起的人都已经不在了!本宫自然还是要实现曾经对

    你许下的诺言的!”

    这一番话,终于成功地将官七画给恶心到了。

    “你少在这里假惺惺的了!若是你真想娶我,那你当初去干什么去了!现在我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妻子,是永远都不可能再次嫁给你的!”

    官七画气冲冲的,若不是身后还有人摁着她,她说不定已经站起来直接给萧齐钰两个大耳刮子了。

    但萧齐钰似乎并不怎么生气,见着官七画如此灵动的表情,居然还伸出手在众目睽睽之下轻轻地捏了捏官七画的脸。

    “本宫知道你一直想嫁给本宫!不必说这种话来伤本宫的心!现在,本宫与你之间再没有了阻力,你就应该乖乖地当本宫的新娘!”

    说完,还朝着官七画弯唇一笑。

    呃……

    官七画这下真的被恶心到吐了!

    萧齐钰见她依旧这副神情,眉头微皱,张张嘴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要对官七画说。

    然也正是此时,却有一名灰衣人突然从外面走了进来在萧齐钰的跟前道。

    “殿下,他们已经传来消息了,说萧辰云已经知道了这里的事正在赶来的路上。”

    “哦!这么快就知道了!”萧齐钰被人打断了话,眉宇间不由得浮现一丝厌恶。但是仿佛也知道这种大事确实是耽搁不得的,所以也没有太过计较。

    点了点头,他收回了掐着官七画的手,对在场众人道。

    “既然这样,那我们也该动身了!”

    说完,拿着扇子便站了起来。

    而那倩儿见他要走,赶忙上前询问。

    “殿下,那这两个人到底该怎么办?”

    萧齐钰闻言,目光淡淡地扫了地上的曲怜儿和皇太后一眼。

    “给刚才那几名山匪安排一辆马车,把皇太后和那个曲怜儿两个都塞进去,让他们往城东跑!尽量将动静闹得越大越好!”

    “殿下的意思是……”

    倩儿初时还不太明白萧辰云为什么要带上这么两个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人,但是听到后面她便也明了了萧齐钰的用意。

    他这是要拿那几名真正的山匪和这两个女人当诱饵去引开追兵啊!

    见她这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萧齐钰点点头。

    “去吧!”

    “是!”

    那倩儿轻声应下,一转身便招呼了人将曲怜儿和皇太后给拖到了别处。

    留下官七画还在亭子里,被那两名钳制住她的男人拉着手臂站了起来。

    “走!”

    官七画已然知道萧辰云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自然是不愿走的。

    可是她一个人的力气,又怎么当得过两个人高马大的习武之人,只挣扎了一小会儿官七画便被他们给架了起来往太庙的偏门而去。

    若是要乘车,从太庙半山腰到山下只有之前皇太后走过的那一条路能够通行。

    可是那条毕竟是大道,到了下面说不定正好能与上来的萧辰云碰个照面。

    而萧齐钰显然也是考虑到了这一层,他并没有要从大路下去的打算,而是招呼着那两名侍卫带着官七画直接走山道从太庙的后面下山。

    官七画一路挣扎,基本上都是被那两名男子拖着往山下而去。

    且为了赶时间,那两名男子自然也是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情,一路下来,官七画的膝盖都不知道在山道上磕磕碰碰了多少下。

    等他们终于到了山下,官七画已是连站都站不稳了。

    但是即便如此,萧齐钰也并未对官七画掉以轻心。

    立在那他们早已备好的马车之前,萧齐钰从属下的手中接过一条麻绳将官七画结结实实地绑了起来。

    一面绑,还一面在官七画的耳旁道。

    “七画,本宫本不愿这样对你!可着实是因为你花样太多,本宫不得不防啊!”

    他还记着,当初官七画与浅云那贱人在宫里到底是怎么算计他的。

    若不是因为对女人太过掉以轻心,他又如何会落到这等地步。

    所以就算他心中还是爱着官七画的,可他还是照样得绑着她,防止她再像之前那样暗地里对他下黑手。

    绑好官七画,又从怀中掏出一方干净的帕子团成团塞进官七画的嘴里,他将官七画抱着放到了车上。

    萧齐钰也上了车,缓缓地放下车帘,他对着外面沉声道。

    “走!”

    如是,马车便摇摇晃晃地行了起来。

    官七画坐在里面也不知道他们如今走的到底是那条路,只感觉到马车颠簸了不过一会儿便慢慢地又平稳些。

    看来是已经从山路上下来,来到了城内了。

    是了!官七画现在才意识到他们现在还在城内,若是萧齐钰要带着她出城一定是要走城门的。

    既然太庙出事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那以萧辰云的才智一定会派人去封锁城门的。只要她还没被萧齐钰带出城,那萧辰云就一定能够在城里找到她!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