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王难宠,医妃难逑 第六百七十三章 真的歹徒

时间:2019-05-13作者:千酒

    本站: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曲怜儿见此事有门,顿时止住了哭声,凑到皇太后的耳畔轻声道。

    “姑姑,既然我们都已经跟她撕破脸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永除掉这个祸患。就像我之前同您说起的那样!让她永远都不可能再回到陛下的跟前。”

    皇太后到底还是有些顾虑的,正想再仔细想想,然曲怜儿却一直在她耳畔哭闹不休,闹得她脑仁都是疼的。

    最后,她也想不出什么别的更好的办法了,只能点点头。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按你之前说的那样做吧!”

    “好!”

    望着皇太后那紧紧皱着的眉头,曲怜儿终于定了定心神弯起了嘴角。

    ……话说官七画今日被皇太后这样恶心了一遭,真真切切地是半点都不想和她继续在这待着了。算算时间,好像也差不多了,官七画便没有委屈自己,招呼了青画与小红就要

    打道回宫了。

    然官七画才刚走到太庙的门口,便忽然见得从太庙里面突然跑过来一名面生的小宫女。

    小宫女气喘吁吁地来到官七画跟前,一脸焦急地对官七画道。

    “娘娘,娘娘不好了!你快去后面看看吧!太后娘娘她出事了!”

    出事?在太庙里她能出什么事?

    想起方才皇太后算计她的一幕,官七画顿时便冷了眉眼,淡淡地望着那名小宫女。

    “怎么,她还没完没了了!你进去告诉她,我现在没空跟她玩!”

    那小宫女见官七画根本就不相信她,一副都快哭了的表情。

    “娘娘,这回是真的,太后娘娘她真的被歹人给抓了!你若是再不过去,太后娘娘她,她恐怕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话说完,那小宫女居然还真的哭了起来。

    官七画仔细地瞧着她,见她一点都不像骗人的样子,那脸上的泪是真的,连那恐惧也不像是假的。

    这下心中才微微有了些动摇。

    抬头望了一眼青画与小红,官七画也没有办法,只能点点头。

    “罢了,走,你且带我去看看皇太后她到底是怎样了吧!”

    “是,娘娘您快些来!”

    那小宫女哭哭啼啼地,带着官七画与青画小红两位侍女往太庙庭院后面的禅房而去。

    而等官七画来到禅房,才发现那小宫女好像真的不是骗她。

    地上横七竖八地倒了不少宫人的尸体,而在之前皇太后所居的那件禅房之前,一大批侍卫正团团将禅房门口给围在了里面。

    官七画被他们挡住了视线看不清里面的情形,只能走上前去开口问。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因为太庙对于凤溪皇室的重要性,所以这太庙本身便有不少侍卫守备,又加上皇太后这回也从宫里带出来一些侍卫,所以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压制住那几名猖狂的黑

    衣刺客。

    有侍卫听见官七画的询问,连忙回答。

    “回娘娘的话,是刺客。不知道从哪里突然窜出来几名刺客,将太后娘娘与曲怜儿小姐给挟持了。”

    “什么?真的被挟持了?”

    官七画简直不敢相信,这回居然是玩真的。

    “是!”

    侍卫们想来也知道官七画是大人物,见她前来,便纷纷往旁边让了让,让开一条窄窄的过道令官七画看清楚了里面的情形。

    而禅房之前的情景也正如他们方才所说,皇太后与曲怜儿当真被几名刺客给扣在了手里。

    一见到官七画前来,无论是曲怜儿还是皇太后都忍不住稍稍激动了起来。

    而那个蠢蛋曲怜儿更甚,居然还在这个当口朝着官七画大喊。

    “官七画,你快点,快救救我们啊!”

    然这话才刚说完,就见那个将刀抵在曲怜儿脖子上的刺客好像脾气不太好,直接一巴掌便扇在了曲怜儿粉粉嫩嫩的脸颊上,差点就将娇生惯养的她给打哭了。

    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刺客们见着了官七画眼中却突然放亮了光彩。其中还有人突然举起刀朝着官七画一指,然后恶狠狠地道。

    “将官七画交出来,我们就放了你们的皇太后。”

    这话一传来,官七画心中便不由得生出几分疑惑了。

    这些刺客到底是什么人?怎么看模样,感觉好像是冲着她来的呢!

    可是现在有疑惑也不好问啊!官七画只能姑且压下这疑惑,抬起头来对着那刺客问。

    “不然你又待如何!”

    那刺客脸上蒙着面,官七画不知道他如今到底是何神情,只听见从他那传来几声粗狂的笑声。

    “不然,你们的皇太后可就不保了!”

    他那话说完,突然将手中大刀往上提了提,轻轻地在皇太后的颈边一蹭。

    顿时,皇太后那光洁的脖颈上便多了一线血红。

    官七画原本还想这一幕到底是不是皇太后自己自导自演的一场戏,谁知道这刺客居然还真的敢对皇太后下手。

    且看皇太后那脸色,吓得脸都快像纸一样白了。

    鲜红的血液从那伤口渗了出来,将皇太后的衣襟都染红了一片。那渐渐流失的刺痛感,更加重了皇太后自己心里的害怕。

    她终是受不了这等压迫,崩溃地对着官七画大喊道。

    “官七画,你快救救哀家!他们想要找的人是你,不是哀家啊!”

    原本官七画还在想着到底该如何救皇太后,现在却突然听得她说出这样不负责任的一番话来,顿时她心中也满是郁闷了。

    “皇太后,你现在可是忘了刚才你们是怎样对我的么!我凭什么救你们,让你再次有机会害我吗!”

    一怒之下,官七画就这样说了。

    而那皇后还真以为官七画这就要撇下她不管了,顿时也不管不顾了起来,全然没有了半点皇太后的仪态对着官七画便大喊。“官七画,你敢不救哀家吗!哀家再怎么说也是陛下的母亲,若是你今日一个人好好地回去了,哀家却身首异处,你以为陛下他还能容你么!你以为天下人还能容你么!即

    便你并没有真的对哀家动手,可你若是胆敢弃哀家于不顾,你就是千古罪人!”

    她这话说完,官七画也不由得沉默了。

    虽然这番话听了很令人气闷,但是这其实也是官七画现在所面临的现状。

    不管今日这事是不是皇太后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可是有在场这么多人看着,她似乎必须得救皇太后。

    毕竟古代万事以孝为先,若是她不救,不仅仅也许要承受萧辰云可能的责怪,还要承受天下人的谴责。

    所以立在原地想了许久,官七画最后仍旧是抬起了头来,试探着对那几名刺客道。“是不是只要我过去,你们就能将皇太后给放了?”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