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王难宠,医妃难逑 第六百五十九章 大发雷霆

时间:2019-05-13作者:千酒

    本站: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伺候的宫人们虽都纷纷立在殿外,但是却也依旧被从殿内传来的动静给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而殿内,那太皇太后一从宴会上回来便开始大发雷霆。

    原本干净的地板上如今却覆上了一层被太后娘娘亲手摔碎的花瓶茶杯等物的碎片,而在那碎片中孤零零地跪着的,正是平日最受皇太后宠爱的曲怜儿。

    扶着起伏不止的胸脯,皇太后靠在椅子上一面喘着粗气一面怒喝道。

    “你说说你,让你想个法子教训一下官七画!你就是这样给哀家想法子的?如今不止没有让官七画知难而退,甚至还令哀家都受到了陛下的厌恶!你说,你到底是怎么办的事!”

    皇太后直到现在,脑中还记忆犹新地记得方才在御花园中萧辰云最后看她的那个眼神。

    她着实是不明白,官七画那个贱人到底有什么好,可是那一个眼神却令她明白了另一件事情。那便是萧辰云那个孩子,为了官七画现在心里想必是连她也一块给怨恨上了。

    想她苦心经营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同萧辰云建立起这母子之情,怎么能因为一个官七画便让萧辰云与她离了心呢!

    这回的事情,看来确实是她没有算计好了!

    而曲怜儿见皇太后发泄够了,气息渐渐平稳下来之后她才敢小声地开口。“太后娘娘,姑母,这回是怜儿不中用一点小事都办不好。千错万错都是怜儿的错,姑母若是觉得为难,便将怜儿交出去给陛下,既是怜儿的过错怜儿便一人承担。不管陛下如何怪罪,怜儿都认罚。就算陛

    下要怜儿去给那官七画认错,怜儿都毫无怨言!”

    一面说着,曲怜儿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泪水也如同一串一串的珠子落了下来,端的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

    然她才这样说完,就见皇太后面色一狠。

    “你这说的是什么混账话!你是哀家的亲侄女,是尚书府嫡出的大小姐,你是何等高贵的身份,何需自降身价去给官七画那个女人认错!”

    猛地一拍桌面,皇太后眸中闪过一丝厉色。

    “算了,今日的事情看来是没有多大希望能够挽回了!陛下他正在气头上,你若是真去了估计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哀家累了,你先下去吧!”

    这件事情后面到底该如何同萧辰云交待,还是得容她仔细想想。

    “姑母!”

    见皇太后依旧一副不高兴的模样,曲怜儿讷讷地开口仿佛是还有什么话要说。

    然这才刚张嘴,被她打搅了心神的皇太后便又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哀家让你下去!”

    再次开口,语气中是不容辩驳的威严。

    不止是曲怜儿,连外面守着的宫女们都被皇太后这一怒给吓得抖了抖腿,差点跪下。

    “是!”

    面色苍白的曲怜儿见状,怕皇太后又像方才那样大发雷霆,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咬着唇瓣从地上站了起来。

    转身出了德宁宫的正厅,曲怜儿召来自己的两名侍女沿着长廊一面生着闷气,一面走回了自己的住处。

    等住处的房门一关,方才还面色柔和的曲怜儿立马便变了一副嘴脸。

    平日里时常噙在脸上的笑意不见,那张原本俏丽的脸上如今余下的只有愤恨。

    “她凭什么将所有罪责都推到我一个人身上啊!难道这事不是她要我去做的么!”

    曲怜儿说着,握紧了粉拳狠狠地砸在了桌面上,就连那桌上放置着的茶壶茶杯亦因着这个缘故而“哐当”一声跳了起来。茶盏倾斜,里面剩余的茶水便随之淌到了桌面上。

    直到那冰凉的水液蔓延到了手上,曲怜儿才仿佛如梦初醒,回过头来狠狠地瞟了一眼伺候自己的宫女们。

    “你们还愣在那里做什么!干活还要本小姐请吗?”

    跟在她身后的那两名宫女被她如此暴戾的模样吓了一跳,一个赶忙去扶那倒了的茶盏,还有另一个则掏出帕子小心翼翼地开始擦拭起曲怜儿手上的茶水。

    曲怜儿深呼一口气,缓缓地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望着二人忙碌的身影,她眸光一转带着狠厉的神色道。

    “我房中的事情不要让任何外人知晓,你们两个要是胆敢将本小姐的事情说出去,小心我扒了你们的皮。”

    “是!”

    那正在收拾茶具的小宫女听了曲怜儿的话一张小脸吓得惨白惨白的。

    倒是这正在给曲怜儿擦拭手指的宫女看起来年纪似乎大一些,虽然也被这突然转性的曲怜儿给吓了一跳,但是脸上神色却依旧还是保持着镇定。

    等那手还在微微颤抖的小宫女拿了茶具下去沏新茶,那立在曲怜儿身后的大宫女眸光微闪,突然就主动地对曲怜儿开口了。

    “小姐您也不要太过生气,今夜的事情皇太后本不该将所有罪责都推到您的身上。要怪就怪那几个贵女太没用,这么多人居然都收拾不了一个官七画。这若是换了奴婢来,定然不会留下这么多的把柄!”

    这大宫女初初一开口,曲怜儿竟还有些惊讶。

    若她记得没错,这宫女也并未伺候她多长时间。前一段时间她一直都跟着皇太后在寺庙中修行,直到前一阵子回宫,皇太后这才指派了两个宫里的宫女给她使唤。可这两名宫女同她也不怎么亲近,平日里一个个都安安静静的,这还是宫女们第一次这般

    主动地同她说话。

    她眸中带着探究,回头看了一眼那神色平静的大宫女。

    “哦!这事若是让你出手,你能有什么办法?”

    那宫女闻言轻轻一笑,“指使宫里的人动手这是最笨的法子,只要有心陛下随便一查便能将人查到。若是奴婢想要对付人,奴婢会用另外一个法子,借刀杀人!”

    借刀杀人?

    曲怜儿被这宫女的一番话绕得云里雾里,但是却莫名地十分想听她继续说下去。

    饶有兴致地朝着那宫女一笑,曲怜儿追问道。

    “你倒是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个借刀杀人的法?”说完之后,也不知她又突然想到了什么,曲怜儿突然又换了个询问的方式。

    “罢了,你还是直接告诉我吧!如果你的敌人是官七画,你会怎么对付她?”

    那宫女闻言抿唇一笑,凑近了道。“小姐,你且听奴婢细细道来……”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