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王难宠,医妃难逑 第五百四十六章 冷宫妃子

时间:2019-05-13作者:千酒

    本站: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回她的脑子倒是没有掉链子,只微微思索了一小会儿,官七画便猛地在自己的记忆中寻找到了能与眼前女子的容貌重合的那张脸。

    是了,她终究是想起来自己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她了。

    她曾在凤溪国皇宫的冷宫之中见到过这个女子,不过那时她亦是被人给算计了误闯了冷宫。又正好遇上昭然帝,所以慌乱之下也来不及探寻太多便被那女子身边的贴身宫女给带了出去。

    不过,那晚的经历着实是惊险,是以直到今日官七画还将那时的场景记得清清楚楚。

    她记得那女子很美,也深刻地记得她周身那平和华贵的气势。

    只是现在令她十分奇怪的是,外面的内侍公公方才唤那女人为太妃,但是若她没有记错的话,那日在冷宫之中她可是亲眼瞧见了那女子与昭然帝双双相拥的。

    她还一直以为她是昭然帝后宫的嫔妃呢!谁知道,如今竟是蹦出来个太妃娘娘的称呼,着实是将她唬得不行。

    不过即便心中疑惑,官七画总也不好就这样冲出去问人家吧!所以,也只能姑且先按捺住自己这一颗八卦之心,小心翼翼地往地上再趴下了些,便于观察外面的动静。

    而此时此刻,外面那女子也从地上爬了起来,那张好看的脸官七画如今也是看不见了。

    只听得她带着微微喘息的声音在外头响起。

    “若我没有记错,那钗子应该是前皇后的东西吧!你如此珍爱这支钗子,又生得这样年轻。想必,你就是当初皇后留下的独子,萧齐钰吧!”

    前皇后!听到这个称呼,官七画还怔愣了一小会儿。一时间她只记得昭然帝的皇后如今好像还仍旧在世,这女子口中的前皇后,难道是指的先皇的皇后?

    不过很快她便意识到了,那女子口中的前皇后可能并非是指先皇的皇后,而是止当今陛下昭然帝的前一位皇后。

    官七画从前虽然只是个挣扎在将军府后院打杂的小透明,但是这种人尽皆知的事情,她还是有那么一丝印象的。

    要知道如今在位的昭然帝,他确实是曾经有过两任皇后的。

    一个嘛,自然不必多说,就是如今还伴在昭然帝身边的这一位。而另一位,听说是姓韩,那位韩皇后从前在昭然帝还未即位之时便是昭然帝的王妃了!后来昭然帝杀了自己的兄弟成功登上王位之后便将那位韩皇后给扶正了,但是后面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韩皇后

    突然就得了重病一命呜呼了。

    那时候排场好像还搞得挺隆重,陛下为了那位皇后还下了诏令,禁止了京城整整三日的夜市。

    也正是因为这一出,民间到现在还有人夸昭然帝重情重义呢!

    不过那也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的官七画还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只是后面慢慢长大了,她听着府中干活的下人聊天提起,这才晓得这凤溪王朝还存在着这样一桩旧事。

    当然,对于她来说,对于那位前皇后她如今知晓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不过现在既然萧齐钰突然开口提到了她,官七画也突然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既然如今的这位皇后并未太子萧齐钰的生母,那萧齐钰从小就能被封为太子是什么原因?难不成,那位多年前早已死去的前皇后,莫非就是萧齐钰的生母?

    如此说来,倒也算说得通啊!

    想到这,官七画便情不自禁地将自个的目光投向了同样趴在自己身边的君昊。

    确实,她这个微外围人员什么都不知道还挺正常。但是君昊却不一样啊!

    虽然他只是个大夫,但是到底也是出生名门的大夫,这些关于皇室的旧事,他可能会比她更清楚一些吧!

    这样想着,官七画下意识地便用手肘推了推君昊。

    然这不看不知道,一看之下她才发现,君昊脸上向来淡淡的神色不知怎地竟然变成了一片铁青。着实是令官七画惊讶了不止一会儿了。

    君昊可是位神医,能见泰山崩而不变神色的,怎么现在让他趴个床就把自个给气成了这样。

    看出君昊现在根本就不想理她,官七画也懒得自讨没趣,只好转过头,自己老老实实地继续听他外面的人说话。

    而此刻的外面却是一片死一般的平静,那女子望着萧齐钰那张与先皇后颇有几分相似的脸,似乎依然在心中笃定了他的身份。

    而萧齐钰,他一脸的阴鸷,即便不将神情表现得太明显,旁人基本上也从他周身弥漫出来的森冷气势察觉出了他如今的心情变化。

    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开口找死,只能深深地低着头准备迎接萧齐钰下一步的反应。

    而并未出任何人的所料,下一刻,萧齐钰开口言语中带着的依旧是极重的戾气。

    “你根本不配提她!若不是因为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本宫的母后怎么可能会死。这么多年,本宫眼睁睁地看着当年害死她的人个个逍遥,如今,终于也到了本宫该同你们清算的时候了!”

    此话一出,不止是那跪坐在地上的女人,连床下的官七画都被他的言论给吓了一大跳。

    她这到底听到什么不得了的皇家秘闻了,这先皇后之死,难道并非外面传闻中的病死,而是另有隐情?

    而照着萧齐钰话中的意思,这先皇后的死,罪魁祸首竟然还是眼前这个病弱的女子?

    不,好像还不止这个女子,萧齐钰用的称呼是‘你们’,那便意味着还有一个人!

    而这另外一个人也半点都不难猜,除了昭然帝还有谁是太子萧齐钰对付不了的人呢!

    当然,仅仅听了这么几句片面之词,官七画也不好就这样揣度真相。只能将这当做个故事,继续听下去了。“你母亲的死,我很愧疚,但是孩子,这也并非我希望的!你今日将我从冷宫中带出来,莫非就是想要报复我?若是如此,那我随便你处置,只要你能感到开心一些。”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