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王难宠,医妃难逑 第190章 杖杀侍女

时间:2019-05-13作者:千酒

    不过很快她又安慰起了自己,她身为将军府的官夫人,她的命自然不是玉染一个奴婢的命可以比拟的。

    即便萧辰云如何残暴,他也定然不敢真正动她,而玉染不就是最好的一个例子么!

    他是因为不敢动她,所以才最后才会只带走了玉染。

    想到这,官夫人那颗浮动不已的心这才稍稍安定了下来。

    是啊!她是将军府的女主人,陛下亲封的诰命夫人,谁敢这么不长眼的动她?

    官夫人轻轻地喘了几口气,将方才的慌乱压下。目光落在玉染那惨不忍睹的尸首之上。

    “可有谁知晓,玉染被斩断的那十根手指去哪了?”

    目光落在那被血液浸染的白布之上,官夫人的目光变得深沉。玉染的手指不见了,睿王府这样对玉染除了是想震慑她之外到底还想做些什么?

    而待她这话一出,旁边便有小侍女颤颤巍巍地递过来一只小巧的木盒。

    “夫人,这盒子是方才他们和玉染姑娘的尸体一起给送过来的!夫人可要过目?”

    官夫人低眉,发现那拿着木盒的侍女的一双手都在轻轻地颤抖。

    官夫人一时心中也生出几分不悦,瞥了她一眼。“怎么了?你的手抖什么?”

    那侍女见她脸色不好,不敢惹怒她只好暗暗地咬了自己的舌尖,用尖锐的疼痛来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奴,奴婢无事!”

    她为何会抖,因为她害怕,这盒子是和那尸体一起被送回来的。而那尸体又单单少了那人手上的五根手指。

    人要是还有些脑子的话,大抵都猜的出来,这盒子中装着的到底会是什么东西。十有八九就是那玉染姑娘被斩下来的五根手指。

    手中捧着死人的五根断指,她如何不会害怕。

    而经她这样一提醒,官夫人也瞬间明白过来了这侍女害怕的原因。

    目光阴沉沉地落在那木盒之上,官夫人看了一眼那捧着木盒的侍女。“你,将这盒子给本夫人打开来!”

    官夫人自然也不想碰这些死人的东西,只能让侍女去做。

    而那侍女虽然心中害怕得紧,但是也不敢不遵官夫人的命令。只能狠狠心,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将那盒子给打了开来。

    将那盖子一打开,离得最近的侍女与官夫人便率先闻到了从那盒子里面传来的一阵腥臭。

    那侍女害怕,又因为站的近,所以她第一眼便看见了那盒子里的东西。

    除了那血淋淋的十根断指,还有很多白花花的,还在爬动的生蛆覆盖在那上面。

    “啊!”

    到底是胆小,当她看清里面的东西时不由得发出一声尖叫。

    侍女猛地往后一退,一甩手下意识地便将那木盒给扔了出去。

    在场之人只看见那木盒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下一刻便好死不死地落在了官夫人的裙摆一侧。

    木盒落地的瞬间,好像还有什么东西从里面掉了出来正好在官夫人素白的裙摆上擦过。顿时,便又引起了官夫人的一声尖叫。

    “啊!贱人,你竟然将这些东西扔到本夫人的身上!”

    有已经变了颜色的血液落在那裙摆上,而随后众人也都看见了从那木盒之中被摔出来的零零碎碎的断指。还有那覆在断指之上的星星点点的白色蛆虫。

    甚至除了那红得发黑的血液,还有几只蛆虫也黏在了官夫人的衣料之上。

    官夫人被这一幕吓得连连后退,一面叫喊着一面自己伸手去甩那裙摆上的小虫。

    旁边的将军府下人见状都忙着的跑上前去帮忙,这才将官夫人裙子上的虫子给弄了下来。

    而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的侍女站在远处,愣了很久之后才陡然反应过来自己到底是闯了什么样的大祸。

    那可是将军府的主母啊!她竟然将这样恶心的虫子甩到了主母身上……

    她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而那边等那虫子落地,官夫人那方才的慌乱才渐渐平息下来。

    一手扶着胸口,一抬眸,她看见的便是那满院子的都看着自己的下人。

    她是谁,她是他们的主子,是将军府唯一的女主人。她方才在这么多下人面前,竟然被吓得大叫。

    她想起自己方才那失态的一幕,官夫人顿时只感到怒从心起。

    想要杀人的目光落在那胆小的侍女身上,她深吸了一口气。

    “你可知罪!”

    原本心情就不好,现在被那侍女这样一闹,她心中的怒气已然往她自己都无法控制的方向蔓延而去。

    而那侍女一接触到官夫人那几乎要将她吃掉的目光,腿一软,她便猛然跪了下来。

    后悔自己方才的糊涂已然无用,她只能一个劲地给官夫人磕头。

    “夫人,夫人恕罪,奴婢刚才不是故意的!”

    那小侍女顿时哭的眼泪横流,脑门在坚硬的地面上磕得“嘭嘭”作响,一会儿便破了皮流了血。

    而越看她这样官夫人便越觉得烦躁,立时便挥了挥手示意旁边的家丁上前止住她的动作。

    “在本夫人的院中当差,这么点胆子都没有,竟然还将这等秽物倒在了主子的衣裙上。”官夫人一面说着,凌厉的目光一面扫过下面那些低着头的其他下人。“本夫人今日就要让你们都看看,不仔细当差的下场!你们,把她给本夫人绑起来,带到院子外面去乱棍打死!”

    此话一出,不止是那做错了事情的侍女,站在现场的其他下人亦纷纷被吓得吸了口凉气。

    “夫人,夫人,奴婢不是故意的啊!夫人,饶过奴婢吧!夫人……”

    那侍女一听她的话,顿时便呼号了起来,哭闹着不肯和那些家丁走。

    而有了官夫人方才那一番话,又有谁敢替她求情呢?家丁半点情面都未讲,手脚利索地便堵了那女子的嘴将她拖了出去。

    不过一会儿,便从外面传来女子的几声惨叫,然后慢慢地便没了生息了。

    直到这时,官夫人方才那烦闷的心情才渐渐被女子的惨叫声给平复了下来。

    “你们都看到了,以后可万万不能学她。”

    撂下这一句话,官夫人低头看了看自己这身已然被弄得乱七八糟的衣物,再望了望那边的尸体和地上的断指。

    不想再继续看下去,官夫人只能转头将目光落在了那一直跟在她身后一言不发的桂嬷嬷身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