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长宁帝军 第一千零一十章 乐趣

时间:2019-08-30作者:知白

    西甲城。

    西域人没有再继续进攻,或许是因为后阙国那边的消息已经传到,所以他们底气开始变得没那么足了,安息人在后阙国的布局被撕开,再无奇技可以施展,便只能正面硬刚。

    大批的辅兵上来开始抓紧时间把坍塌下去的城墙修补,虽然不可能修复如初,可每加一块石头都有可能为将士们挡住敌人一支羽箭,所以谁也不敢轻慢。

    大将军府。

    沈冷喝了一口茶,在后阙国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天回来,人黑的好像换了一层皮似的,即便长期用围巾遮住口鼻,可脸上的肉皮还是爆了一层又一层,看着让人觉得恐怖,可沈冷却似乎并不在意,在沙漠里那么多天没有死于敌人的围攻没有死于疾病,对于每一个生还的人来说都是天眷,所以这种磨砺对于沈冷来说并不值得去在乎,战场上唯有生死可在乎。

    在那种环境下有口水喝就应该满足的不得了,谁还去管水看起来干净不干净,好在大宁战兵队伍都装备齐全,沈家给大宁战兵配置的药也齐全,每个人最少携带三种药品,以应对受伤,发热,以及拉肚子。

    “安息人在等。”

    大将军谈九州看着地图自言自语似的说道:“他们已经没机会从越北口进来两面夹击西甲城,所以只能等着在后阙国的安息大军到来,等他们大军汇聚,将是一场一场面对面的硬仗。”

    沈冷点了点头:“北疆那边有没有消息来?”

    “有。”

    谈九州道:“从北疆送来的消息说,未见黑武人有兵力调动,别古城那边,黑武重新组建的南院大军没动,黑山汗国又已经被大将军武新宇灭了,所以黑武人要想到西域就要绕路走,万里迢迢,如果辽杀狼足够聪明的话就不会把赌注押在西域人身上。”

    “辽杀狼不蠢,心奉月更不蠢。”

    沈冷道:“黑武人现在最重要的是休养生息,他们的国力已经无法支撑一支超过十万人的大军走大几千里的路远征,没有粮道,就算有也没有足够的粮食支撑,没有援军,没有黑山汗国作为跳板,如果他们真的倾尽大军南下策应西域人,大宁能提前百年看到灭黑武的机会。”

    谈九州嗯了一声:“所以接下来的仗倒也好打了,正面战场上的看谁更能打。”

    “他们人多,但势不众。”

    沈冷道:“这一群乌合之众,若一鼓作气打赢了也就罢了,拖的时间越久对他们越不利,我在后阙国放火烧了数座粮仓,后阙国那边能运送过来的粮食已经不多,所以接下来我们倒是不急于和西域人决战,那是他们着急的事,就等着吧,如果西域人开始猛攻,就说明他们的粮草几乎快断了。”

    谈九州道:“吐蕃王被你杀了,吐蕃国内大乱,虽乱却更重要,我已派人潜入吐蕃,挑动吐蕃国诸王公之间内战,选其中一人支持,告诉他大宁愿意做他的后盾。”

    沈冷叹了口气。

    谈九州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我把孟长安老丈人砍了。”

    谈九州楞了一下,然后噗嗤一声笑出来:“虽然你说的确实是一件有些尴尬的事,可我忍不住想笑以后见了孟长安你和他说去吧。”

    沈冷苦笑摇头:“见孟长安倒是没什么,见他夫人总是会有些别扭。”

    算起来,自己还真算是孟长安的苦主,因为他,孟长安的父亲被杀,还是因为他孟长安的老丈人也被杀,这么想的话孟长安没把他大卸八块已经不容易。

    谈九州道:“若是吐蕃国那边可以挑拨成功,我大军可从吐蕃国入境。”

    沈冷忽然楞了一下:“等一下。”

    他看向谈九州:“伽洛克略应该也会想到。”

    谈九州被他说的也怔了一下,然后才醒悟过来,三卫战兵被困后阙国,若非沈冷一力回天,那十万人就可能全都被埋葬在大漠黄沙之下,那一战如此被动,正是因为伽洛克略提前想到了宁军的动向,提前在后阙国布局,他是一个那么擅长站在敌人角度考虑问题的人,他的思维比绝大部分人更灵活也更超前。

    “如果我们派人去吐蕃国那边选一个人支持,然后借道吐蕃从侧翼袭击西域人的联军,这确实是击败西域人最快也最有效的办法,伽洛克略肯定也会想到。”

    沈冷看了谈九州一眼:“所以,如果伽洛克略想到了我们会派人去吐蕃的话,他会怎么做?”

    谈九州微微皱眉:“是啊,他会怎么做?

    与此同时,西域大营。

    伽洛克略看了看面前跪着的弃聂嘁,叹了口气:“这一仗的失误不是你的过错,朕没有怪过你,你起来吧。”

    弃聂嘁连忙惶恐的拍起来,弓着身子站在那,不敢抬头,甚至不敢大声呼吸。

    “你觉得,宁人下一步举动会如何?”

    伽洛克略问弃聂嘁。

    “陛下,西域人拖不起,我们也拖不起。”

    弃聂嘁道:“黑武人背信,没有派遣大军前来,若后阙国一战打赢了黑武人不来也就不来,没有什么影响,可现在时局被动,黑武人不来,指望着西域人能在正面战场上击败宁人无异于痴人说梦,西域人已经怕了,那群乌合之众人数再多也没有用,除非是现在能立刻打出来一场大胜,西域人打顺风仗还能利用,逆风局面,他们只能拖后腿。”

    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伽洛克略的脸色,见皇帝没有质疑也没有什么表情变化,所以壮着胆子继续说道:“联军的粮草已经出现问题,后阙国那边被沈冷率军连续烧了几座粮仓,后阙人被打的一蹶不振,大丞相乌尔敦的族人被灭儿子被抓,他开始怀疑安息大军的战力,所以”

    他停顿了一下,有又看了看伽洛克略的脸色,伽洛克略点了点头:“继续说。”

    “后阙国若不再为大军提供粮草,那么只能依仗吐蕃,吐蕃人也自顾不暇,吐蕃王被杀之后,那些贵族都想做皇帝,内战已起,就算其中有些人还愿意和宁人接着打,可已经没有一个人能做到以一己之力号令吐蕃上下,除非是尽快有人胜出成为新的吐蕃王,且站在我们这边,不然的话,吐蕃给我们的粮草也不会持续多久。”

    伽洛克略看了他一眼:“你觉得我们最担心的应该是粮草问题?”

    “不。”

    弃聂嘁道:“臣从来不担心粮草问题,没有了粮草我们可以吃西域人的马,西域人不愿意那就杀,马吃完了我们还可以攻入后阙攻入吐蕃,不管是金雀国还是大支国,挡不住安息大军,粮草是西域人应该担心的事,他们不足够供应给我们,我们就比宁人先一步打他们,他们挡不住。”

    他第三次看了看伽洛克略的脸色:“臣以为,此时此刻,吐蕃最重,吐蕃富饶,和西域其他诸国不一样,吐蕃国产粮丰富,而且有矿产,如果我们拿不下宁,那就拿下吐蕃但此时此刻还没有完全失去击败宁人的希望,所以就应该让吐蕃自己先乱着,让他们自己把军队打的七七八八都没了,到时候大军攻入吐蕃也就无人可挡,在这之前,臣以为,当派人去率军进吐蕃,随便选一个人支持,助这个人成为新的吐蕃王。”

    伽洛克略笑了笑道:“你能想到这些已经不容易,你父亲经常说你的才智十倍于他,朕知道虽然略有夸大,不过你确实比你父亲看的更远,左贤王是一员勇将,但谋略上差了些,你虽然不及你父亲武艺,但比他更懂得人心。”

    他起身走到大帐门口,看着外面说道:“可你想的还是不够深远,你想到的,宁人一定也会想到,你说随便选一人支持他成为新的吐蕃王,宁人也一定会这么做,而且速度比你想的要快,吐蕃人怕宁人比怕我们多,因为我们还没有把他们打怕过”

    他回头看了一眼弃聂嘁:“所以此时此刻,宁人派遣的使者应该已经到了吐蕃,正在游说你再想想,如果宁人的动作比我们快的话,他们下一步会怎么做?”

    弃聂嘁顺着伽洛克略的提示又仔细想了想,忽然眼前一亮:“宁人若是迅速捧起来一个新的吐蕃王,他们就会从吐蕃借道,派遣大军绕路到我们侧翼突袭,西甲城的宁军再以正面反攻,两面夹击之下,西域人粮草不足,人心惶惶,必败无疑。”

    伽洛克略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一旦宁人从吐蕃国借道杀出来西域人必败无疑沈冷带着几千人的骑兵在后阙国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在格辛格的左脸上扇了一个耳光后,格辛格准备在右边挡一下,结果沈冷一巴掌又扇在他左脸,如此不是一次而是很多次,他率军两次袭击粮仓,两次袭击大丞相乌尔敦封地,这种手段确实让人觉得应该佩服,可是他能让后阙人在一块石头上绊倒两次,朕也能。”

    他看向弃聂嘁:“一个月之前,吐蕃王刚死朕就派人去了吐蕃,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朕选的人他会答应宁人的要求借道给宁人,就好像宁三卫战兵在后阙国被堵住一样,朕就是也要让宁人在一块石头上绊倒两次,被困在后阙国的事,让他们在吐蕃内再来一次,你现在才想到吐蕃那边,谈九州思考的一定比你快,但一定不如朕快。”

    伽洛克略活动了一下身体:“决战不在此地,决战在吐蕃。”

    他指了指墙上挂着的那把弯刀:“朕的弯刀赐给你了,你现在可去吐蕃,大局大势你来主掌,格辛格让朕失望透顶,弃聂嘁,你不要让朕再失望。”

    弃聂嘁扑通一声跪下来:“臣定不负陛下重望。”

    伽洛克略笑了笑:“朕很享受这个过程,唯有与旗鼓相当的敌人对弈才有意思,宁人很好,宁人配得上做朕的对手。”

    他看向门外远处的西甲城:“其实,朕这次更有乐趣,很有乐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