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长宁帝军 第九百七十章 想茶爷

时间:2019-08-16作者:知白

    夜漆黑如墨,不知还会有何人来,沈冷安坐不动,翘着腿,手指在膝盖上轻轻敲打着节拍,黑眼从不曾听说沈冷唱歌唱戏,可是沈冷哼的调子却能听出来,迎新楼里偶尔也会请戏班子过来搭台唱戏答谢老客,唱的最多的便是这一出。『→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定君山。

    周末年,群雄割据诸侯并起,原本西疆这片地方,在那个时期被称为西凉,凉地多豪杰,善战凶悍,各地大贼呼啸往来,本就疲敝,所以更加民不聊生,不知何人提议,西凉诸多势力在定君山上聚义选出一位豪杰为首领,西凉各地响应,大贼齐聚定君山。

    此时为大贼,以后便是诸侯,彼此之间自然不会轻慢。

    至定君山,一少年将军自称姓马,穿布衣持银枪,战三十六人胜三十六场,被誉为西凉第一好汉,聚拢各地绿林豪杰,建十万大军,平定西凉地。

    至楚,不敢攻西凉,朝廷派人招安,彼时那少年将军已不复少年,五十有余,楚皇封其为西凉王。

    楚初建四地不稳,西域诸国虎视眈眈,西凉王在定君山下再次设宴,以楚西凉王名义邀请西域诸国派人前来,定君山下,五十几岁的西凉王宣布要以武会友,胜一人便饮一碗酒,刀是木刀,酒是老酒,碗则是大海碗,胜数十人,饮数十碗,以陌刀戳在定君山下,那睥睨老人放言,兵不过西凉皆为兄弟,过西凉者,不死不休。

    西域诸国派来的人见他依然不可力敌,西凉铁骑依然不可战胜,于是纷纷表态愿意立盟誓,自此之后,西凉迎来五十年太平。

    后,楚皇担心西凉王一脉有反心,设计杀其全族。

    又数百年后,至宁起,只有西疆,不复西凉。

    此时此刻,沈冷坐在西甲城门外,这夜风犹寒,手指轻敲节拍,哼一曲定君山,黑眼看着他,仿佛真的看到了一座山,那座定君山。

    只是这座山下插着的不是陌刀,而是一把黑线刀。

    城墙上,大将军谈九州自然懂得沈冷心意,铜羊台城中还有三千兄弟被困,西甲城里军心不定,士气不稳,所有人都等着他下令去把兄弟们救回来,可此时营救难如登天,救人不及,便会折损更多将士,大将军难道不急?大将军比谁都急,只是没有稳妥之计,大将军也不敢随意送葬手下性命。

    这个时候,若不能重振士气,西疆才是真的不保险。

    “来人!”

    谈九州伸手指向城外沈冷所在之处:“给李土命掌明灯,送烈酒!”

    亲兵一拥而出,在城外沈冷所在之地四周架起明灯,其实士兵们也都明白大将军的意思,沈冷已经杀了人,难保那些西域人不会隔着远远的放冷箭,数百步之内皆立明灯,一盏一盏的气死风灯挂起来,火把点起来,便亮如白昼。

    几坛老酒放在沈冷身边,拎着酒过来的士兵抱拳:“李大人,我不认识你,这之前也没有听过你的名字,更不知你是何时来的,你身上是廷尉府的战甲,大宁的战兵都知道,廷尉府的兄弟与我们战兵兄弟一般无二,我叫叶奎,若大人不嫌弃,可称我兄弟。”

    “西疆边军上下。”

    其他边军皆大步过来,站在沈冷不远处行军礼。

    “皆可称兄弟。”

    沈冷起身,抱拳。

    “以

    后李大人若再来西疆,请摘了面甲,我们痛饮。”

    “好!”

    沈冷抱拳环顾一周,边军士兵们随即退后,却不进城,人人按刀而立,就在沈冷身后。

    上百名战兵整整齐齐的站在后边不远处,便是一堵高墙,夜风再寒,不敢近。

    远处马蹄声起,一群西域人纵马而来,马背上一虬髯大汉跳了下来,赤-裸-着上身,双手各拎着一杆铁锤,看铁锤比西瓜还要大些,足见其沉重。

    “吐蕃哈迷蚩,来试试你的刀。”

    吐蕃勇将大步走到沈冷面前,看了看沈冷身边堆着的酒坛:“先喝酒还是先打?”

    沈冷递过去一碗酒:“先喝,不然你喝不到。”

    哈迷蚩哈哈大笑:“宁人真狂。”

    沈冷回答:“宁人当狂。”

    哈迷蚩端起酒碗一饮而尽,把酒碗摔在地上:“我听闻你说,凡与你一战者,需留下一枚簪子,我是男人,男人身上怎么会带簪子,那么娘们唧唧的东西带着恶心。”

    他伸手从亲兵那拿过来一大块金子仍在沈冷脚下:“这算赌注,足够你打一根簪子,剩下的给你买棺材用。”

    沈冷低头看了看那一大块金子,摇头:“只收簪子。”

    哈迷蚩大怒:“哪里来的那么多规矩,杀了你也就没规矩。”

    他大步向前,右手一锤朝着沈冷头顶砸落,沈冷右手伸出去瞬间将插在不远处的黑线刀抽出来,双手架刀往上一举,那沉重铁锤狠狠砸在黑线刀上,火星四溅,先是当的一声脆响,铁锤被黑线刀稳稳挡住,仿佛定在那了一样。

    紧跟着是一声闷响,沈冷坐着的椅子四条腿骤然下沉,深陷土地之中。

    哈迷蚩天生神力,见沈冷居然挡住他一锤,怒气更盛,左手的铁锤也举了起来,朝着右手铁锤狠狠的砸了下来,这一下似乎更重些,沈冷的椅子四条腿几乎全都沉入地下,椅子扛不住巨大压力,在没入大地之前崩碎。

    沈冷却没动。

    马步蹲在那,腿若磐石。

    那时候他年少,沈先生刚把他带走,有意试探他的体质,让他在奔波的马车上蹲马步,沈冷便一直保持不动,还没有习武的他就让沈先生刮目相看,多年之后,沈冷已经是大杀四方的大将军,马步这等基本功依然还在。

    单刀架住双锤,沈冷还侧头看了看椅子,微微皱眉:“还得赔我椅子钱。”

    他慢慢直起身子,顶着头顶双锤站直,哈迷蚩的眼睛骤然睁大,双手死死往下压着,可哪里压得住。

    “你一下,我一下,让你先。”

    沈冷双臂慢慢下沉,两个大锤几乎贴在他头顶,在这一刻沈冷双臂骤然发力往上一举,两个大锤被举飞起来,大锤飞起的瞬间,沈冷左脚向前跨了半步,黑线刀从半空之中往下劈落,刀子划过,四周的灯火一瞬间仿佛都暗了一下。

    噗的一声,哈迷蚩人头落地。

    沈冷弯腰将两把大锤捡起来放在自己面前:“当是你赔我椅子钱。”

    黑眼迈步上来,将哈迷蚩人头捡回来放在沈冷另外一侧。

    沈冷道:“剩下的人回去吧,记住我叫李土命,大宁有军规,国家有章法,人头攒够了我就能封万户侯,我不管你们西域诸国联盟到底有

    几国,也不是只看不起你们吐蕃或是后阙,有几国算几国,都是垃圾,回去说,李土命说的。”

    “搬把新的椅子来。”

    沈冷回头说了一句,立刻有人搬着一把椅子跑出来放在他身边。

    黑线刀重新回到刀鞘,刀鞘就在地上戳着。

    沈冷坐下来,看了看那两个大锤:“这东西真是够劲,带回去送给王阔海当玩具。”

    黑眼笑,回头看了看那些边军士兵,距离不算特别近,所以他弯下腰问压低声音问沈冷:“我能不能接不得住这两锤?”

    沈冷道:“应该能,但接不住后边的,这个人力气比我还大,当然只是力气大。”

    黑眼唔了一声:“那就算个猛人了。”

    “猛个屁。”

    沈冷撇嘴,面甲之下,撇嘴黑眼也看不见。

    “最多也就是个七。”

    沈冷做好:“等下一个。”

    黑眼问:“那我呢?算几?”

    沈冷想了想:“单打独斗你能杀他,可战场之上你不是他对手,念在你是我这边的,给你算个八。”

    黑眼哼了一声:“扯淡。”

    忽然间想到一个问题,黑眼又问:“茶爷呢?”

    沈冷叹道:“茶爷?茶爷是几......重要吗?”

    黑眼想了想茶爷那把剑,反正他是觉得自己一定接不住一剑,这个使大锤的西域猛人,应该连举起大锤的机会都没有,茶爷的剑已是天下最可怕的剑了吧。

    “茶爷啊......”

    说到茶爷,沈冷眼神不由自主的飘忽了一下:“也不知道她们走到什么地方了,此去东疆万里迢迢,她独自照料两个孩子,太辛苦。”

    于此同时,往东疆的大船上,两个孩子玩的兴起就是不肯睡觉,茶爷坐在桌前借着灯火缝补小沈继刚刚刮破了的衣服,看了两个孩子一眼:“都别闹了,坐下来,做一道算题就去睡觉,做不出来就到外面甲板上罚站!”

    小沈宁乖乖的坐下来,小沈继则有些不情愿,可不情愿归不情愿,他最怕的可不是珍妃娘娘而是亲娘,他亲娘的笤帚招呼他小屁股的时候是真的疼。

    “算题,算什么?”

    “你妹妹做算题,我来考考你。”

    茶爷放下手里的针线,看着小沈继认真的说道:“你看到我在给你缝补衣衫,能想到什么?”

    小沈继:“想到你不会给我买新衣服了。”

    茶爷眉角一抬,小沈继连忙低下头:“朴素,朴素,娘说过了要朴素。”

    茶爷缓和了一下,用慈母般的目光注视着小沈继:“有没有,想到一首诗?慈母什么的......”

    这又不难猜,小沈继那般聪明当然早就想到了,只是觉得不搭。

    “怎么的,你还不肯说?”

    茶爷的眉角又抬起来了。

    小沈继叹道:“娘亲,我知道你想让我说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可是......娘亲,爹说要做一个诚实的男人,尤其是不能骗娘亲你,所以我说不出口......”

    茶爷深呼吸:“我不是慈母?”

    小沈继:“慈母......手中剑,幼子身上劈。”

    小沈宁坐直了身子,鼓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