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长宁帝军 第九百三十章 番邦少年

时间:2019-07-28作者:知白

    陈冉往前凑了凑,看到信上的五个字后微微一愣,然后又看向沈冷,眼神里要表达却没表达出来的意思大概是......略牛逼啊。

    我去桑国了。

    只这五个字。

    沈冷脑海里恍惚了一下,似乎看到了那个此时此刻已经站在海船的船头上回望大宁方向的须弥彦,那个家伙应该还在喃喃自语。

    没杀光来大宁作乱的桑人,那就去桑国杀好了,千里万里,伤害了大宁百姓的人,绝不放过。

    沈冷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须弥彦此去肯定很危险,可是已经没法阻止,然而沈冷也知道须弥彦绝不仅仅是为了追杀那些桑人而去,还因为大宁早晚会对桑国开战,沈冷南下之前曾经协助廷尉府追查那些桑人的案子,当时和须弥彦聊过,须弥彦问沈冷朝廷何时对桑国动兵,沈冷说没那么快,如果整个天下是一片漆黑之地,需要大宁来点亮一个一个的地方才能看清楚那些地方是什么样子,那么毫无疑问漆黑之地还有很多,大宁是明亮的,大宁已经打下来的地方也是明亮的,明亮是因为看得清漆黑是因为看不见。

    这种漆黑并不是真的黑,而是不了解,不管是地形还是人都不了解,尤其是海外之地,如桑国,大宁从未接触过,这样的漆黑之地想去点亮,没那么容易。

    当时听到沈冷这样说,须弥彦就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句......若可以,我愿意为大宁水师去点亮那漆黑之地。

    他是去探索地形的,去打探情报的,他是为大军东征去铺路了。

    陈冉嘴里的馒头终于咽了下去,刚刚以眼神表达了自己对须弥彦的佩服,现在他只想说一句话.......

    “须弥彦,真壮士!”

    沈冷把信收好,很珍重的收好。

    那兄弟此去一别,再见不知何期。

    怀远城这边的案子其实已经没有什么难办的,难办的沈冷已经办了,收拾了一下东西之后沈冷就带着亲兵营赶去安阳郡安阳船坞,日郎国那边的战事不可能一次性解决,安息人同样在漆黑之地。

    长安城。

    雁塔书院,四海阁。

    自从桑人英条柳岸的事之后,四海阁对于来大宁求学的番邦身份审核的越发严格,当初与英条柳岸交好之人,要么在刑部大牢里陪着他,要么已经被遣返本国,不准再踏入大宁境内。

    四海阁里授课的先生,文者是大宁饱学大儒,武者是大宁领兵之将,这些来求学番邦之人哪一个不是抱着到大宁求学之后回国一展拳脚的心思来的,心思是好的,只是做到的人不多,而这些人不管来自天南海北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非富即贵。

    大宁之大难以想象,寻常人家的子弟想从番邦万里迢迢走到大宁来谈何容易,况且四海阁收费颇高,那些家境一般的番邦之人就算知道四海阁存在,也没能力来这里求学。

    管四海阁的是书院副院长吴叔同,已经和老院长路从吾搭档了二十几年,两个人关系很好,吴叔同也是整个书院乃至于整个大宁朝廷里唯一一个敢经常指着老院长鼻子说话的人,而且老院长还不生气,这个人的脾气又臭又硬,但又正又直。

    书房,书院四海阁教习许展博敲了敲门,副院长吴叔同抬头看了看:“何事?”

    “院长大人。”

    许展博脸色有些为难:“那个年轻人已经在四海阁外面站了两天两夜,水米不进。”

    吴叔同问:“所以呢?”

    许展

    博道:“这样有毅力且求学心切的年轻人,我还是觉得四海阁应该破例收入,我昨日出去考了考他,这个年轻人谈吐自然学识渊博,对大宁很了解,对大宁的文化也颇有钻研,非但学识不错,武艺也不错,他在门外将石狮举起,那石狮足有千斤之重.......”

    吴叔同皱眉:“你真的很喜欢这个年轻人?”

    “也......”

    许展博犹豫了一下后说道:“也不是很喜欢,只是看着他心诚,院长大人也知道,那些来四海阁求学的多是番邦贵族子弟,其中大部分每年交着上千两的费用却不学无术,嘴里说着什么远大抱负可多是虚度时光,哪里有几个能真正沉下心学习的,倒是这个一身寒酸的年轻人,家境贫苦,硬生生靠着自己一双腿走了两年多才从他家乡走到长安,属实毅力可嘉。”

    吴叔同放下手里的笔:“我见过这年轻人,当时你你不在我身边。”

    许展博道:“是的院长大人,我知道院长大人得知这个年轻人如此毅力也很震撼,于是亲自考核此人的学识人品,当时院长大人也对他赞不绝口,只是后来就是不准他进入四海阁,其实我一直都没明白院长大人的用意。”

    “我没有关上他进四海阁的大门,四海阁,三年一期,学期不限,每年一千二百两银子,只要交的起,学三年可以,学三十年也可以,只要他交足一期三千六百两银子的学费,自然可以进门。”

    吴叔同低头看向书册:“当时我就说过的。”

    许展博有些急切的说道:“可是这个年轻人家境苦寒,院长大人也见到了,他那一身衣服缝缝补补,身上的背囊瘪的可怜,怎么可能拿得出三千六百两银子。”

    吴叔同摆手:“不用再说了,他有三千六百两银子就能进四海阁学习,没有的话就让他走吧,他或许也可留在长安做工,攒够了银子再来。”

    许展博更急:“院长大人,他一个番邦留在长安做工又能做些什么,攒够三千六百两银子,百年都攒不够。”

    吴叔同皱眉:“难道还要我再说一遍?交不起学费,就不要来,四海阁不收番邦穷人。”

    许展博张了张嘴,看到那副院长大人已经没有再理会他的态度,只好告辞出门。

    想着那个年轻人确实才学人品都上佳,四海阁难道就不能破例?四海阁真的就缺那三千六百两银子?放弃了那么优秀的一个年轻人,远比损失三千六百两银子要大的多啊。

    许展博很郁闷,既然副院长大人不许,如此死板如此重财,那就去问问院长大人看看有没有转机,他是真的爱极了那个年轻人,虽然是番邦,可那双眼睛里的坚定他看不错的,那是个可造之材,他一辈子教书育人,看人眼神就知道这个人心性如何,身为四海阁教习,秉持教学之念,不论出身,这可是当初创建四海阁的时候先帝所说的话。

    许展博急匆匆到了老院长的独院,老院长正在院子里打拳,以老院长的年纪,他打的拳法自然和沈冷他们打的拳法不同,确切的说老院长打的是五禽拳,动作不快幅度也不大,但可舒筋活血。

    许展博一直等着老院长把一套五禽拳打完,连忙过去扶着老院长道躺椅那边坐下来。

    “你一年到头也不会主动来找我,说吧,什么事?”

    老院长喝了口茶后问了一句。

    许展博连忙说道:“书院外边有个番邦年轻人已经两天两夜没离开了......”

    老院长点了点头:“我知道,还派人

    问过,他是从楼然国来的,我记得看过吐蕃国进贡给大宁的西域百国图,楼然在吐蕃还往西大概两千多里的地方,不算小国,疆域比吐蕃还要大,只是太穷,吐蕃人形容楼然人说,衣不遮体食不果腹,贵族生活奢靡而百姓水深火热,而且贵族血腥残忍,对于平民,稍有不满就会以残酷手段镇压,楼然贵族尤其喜欢用奴隶的人皮做挂图。”

    许展博连忙说道:“院长大人渊博,我也因为知道楼然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所以对这年轻人的毅力格外欣赏,此人走了两年多才走到长安,当年先帝创建四海阁的时候曾说,秉持国学传播四方之信念,以博大胸怀教导四夷,给万民开教化,给四方开文明.......”

    他的话还没说完,老院长就问:“吴叔同怎么说?”

    “副院长大人......只说若那年轻人交足了一期学费,便可进四海阁学习。”

    许展博为难道:“可他怎么可能交的起。”

    老院长摇头:“我惹不起吴叔同,他不答应,我也不敢答应,四海阁他说了算,我怕插手他骂我。”

    许展博还想再说什么,老院长认真看了看他,有些遗憾的说道:“你这个人啊,是个好教习,也是个单纯的教习,若以学识人品来评四海阁的教习,你当属第一,可是正因为你太单纯,不曾想过太多教习之外的事,所以你对这个世界总是有许多看不上,许多不理解。”

    老院长问:“你是不是觉得吴叔同重财无义?”

    许展博没回答。

    没回答就是答案。

    “我记得吴叔同亲自去见过那个年轻人,他叫什么来着?吴叔同与我说过,好像是姓大野,也算是楼然那边的大姓,不过早已经衰败,名为大野坚?”

    “是,他名为大野坚。”

    老院长叹道:“吴叔同也爱其才,曾与我说过,他说不单单是四海阁之内无人可与大野坚相提并论,就算是整个书院里的弟子,能比大野坚更强的也找不出来几个,或许一个都找不出来,文可治国,武可安邦,这样一个人不远万里来大宁,是因为他别无出路,因为楼然不会让一个平民来做官,永远也不会,可若是能从四海阁学成,带着四海阁的结业凭证,回到楼然之后就可以被用。”

    老院长继续说道:“吴叔同曾问大野坚,你来大宁求学,若我免你学费,你可愿留在大宁为大宁效力?”

    老院长看了许展博一眼:“大野坚摇头说,只为求学,不留大宁。”

    老院长眼睛微微眯着:“所以他不能进四海阁。”

    许展博怔住,不服气。

    “四海阁不就是要教化四方的吗?教书育人有错吗?难道连院长大人也不是一个单纯的人?”

    老院长点了点头:“我从来都不是。”

    许展博愣在那,许久之后摇头叹息,他只觉得,这样一个年轻人收下又怎么了,学成之后回楼然又怎么了?难道改变一个寒苦学子的命运是错的?

    许展博有些失神的走出老院长的独院,不知道怎么就走到了书院外边,那个一身补丁的番邦年轻人依然站在门外,他走到那年轻人面前,面带歉然。

    “对不起,我帮不了你。”

    年轻人原本坚定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沉默片刻后俯身一拜:“多谢先生。”

    他直起身子,眼神里闪过一抹阴厉。

    “大宁不过如此。”

    他转身往外走:“若我有朝一日领兵破长安,唯不杀先生一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