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练级狂魔 第104章 穷人的苦难

时间:2018-01-31作者:苦海逍遥客

    “哼,别以为这买卖就只有你们一家,买货还要比三家呢,本胖子找丫丫去!”胖子一脸气愤道。

    “找丫丫姐?”萝莉立马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向胖子,“欢迎去找,丫丫姐的标准是概不赊欠还概不打折,本豆豆已经跟锋哥哥学得大方多了。”

    修道联盟总部。

    “报,丙上级天才被叶锋一剑秒劈!”

    轰!

    大怒中的道宗宗主,一巴掌将某个评估执事拍成了肉泥后,口中恨恨道:“我道宗每年花这么多冤枉钱就养了你们这些猪?什么丙上级天才即可杀之,结果反被人家秒杀,骂你们是猪都污蔑了猪头的形象,至少人家猪头中,还出了一个威名赫赫的妖皇!”

    “报,大世界的丙18天才被天衍宗弟子黄其才秒斩!”

    “报,大世界的丙17天才被天衍宗弟子吕有为秒斩!”

    “报,大世界的丙16天才被天衍宗弟子吴大有秒斩!”

    ……

    “报,大世界支援我们的丙丁等级天才,已全军覆没!”

    修道联盟总部所有的大佬,全都惊呆了。

    “天衍宗好大的手笔,好大的雄心啊!”

    道宗宗主忍不住击节赞叹道,“把神功跟神诀批量传授,竟在短短数年内,批量制造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超级天才,天沧海其人,老夫当初当真是看了他,没早把他给一巴掌拍死掉,当真是老夫最大的失策!”

    “宗主,明天的计划要不要停下来,按这种皆是秒斩的架式,恐怕连甲乙两等级的天才们,都不会是天衍宗这些天才的对手。”

    一道宗长老建议道,“天衍宗少年天才们的大势已成,不可阻挡,不如放开大道,让他们冲进正赛后,再派星级天才对其重点天才,单个狙杀。”

    “停什么停?杀,让他们去杀!他们背上这么多业力,天才的脚步总能被缓上一缓,待年轻人的冲劲一过,也就不足为患了。”

    道宗宗主一脸无情道,“这些大世界批量制造的甲乙丙丁级天才,只是些粗制滥造的垃圾货,根本就没有真正的大道未来,死就死了,还能给我们道宗每年省下一笔庞大的修炼资源。

    杀,明天后天一直到他们全部死光为止,命令他们,给我狠狠的杀!!!!”

    “另外,命令其它宗门,让他们拿出自己的星级天才,全力狙杀叶锋!”

    “这些宗门现在表面上虽仍是以我们道宗为尊,但实际上已经指挥不动了,而且星级天才可是真正的天才,非甲乙丙丁类粗制滥造的批量货,他们怎会舍得押上去搏命?”

    “那就用利益交换,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交换不到的,只要你给他们足够的利益,这人啊,一旦贪婪起来连祖宗都会舍得卖掉,何况几个星级天才。”

    热血了一整天,第二轮的比赛终于结束了,叶锋跟浣溪纱二人不知咋回事,竟累得像两条死狗一般被大家扛了回来。

    “臭强盗,赚钱真辛苦,不过,呵呵呵,赚钱的感觉却更幸福,这一天的时间太短了,真恨不得能把一天变成二十四个时辰。”浣溪纱喘着粗气,一脸痴痴的笑道。

    这妞,迷财当真迷得失心疯了,叶锋试着道,“那明天的业务全让你给好不好?”

    “我也想啊。”浣溪纱一脸无奈道,“但没有两个人,这时间错不过来啊,我们的目标,可是要将我们天衍宗的所有少年精英,全部一个不漏的保送到正赛。”

    浣溪纱到这里,忽然盯着宋初秀,一脸诱惑道,“秀秀,我们家的‘天外飞仙’剑诀你已经学得很精通了,战斗力比我也差不了几分了,要不我再把我们家的‘百变神诀’也卖给你,让你跟我们一起接业务,每场我只抽三成、要不两成也行,行不行?”

    “不行不行,我这人太笨,学不来。”

    宋初秀连连摆手,她其实不是对自己的脑子没信心,更不是嫌百变神诀的价钱太贵,而是有着相当不轻的洁癖,让她变成别人,尤其是还要变身成男人,实在让她觉得恶心得令人难以忍受。

    一样米养百样人,叶锋喜欢变来变去甚至连变蚯蚓泥鳅都玩得不亦乐乎,宋初秀却洁癖到不愿做任何改变的自恋,却也不是什么怪事。

    叶锋一脸无语的看着浣溪纱,这丫头为了攒钱已经卖了一套神功,现在竟然连自己的家传神诀也打算出卖,叶锋甚是怀疑,只要有足够的价钱,这丫头发起疯来会不会连她自己也会舍得卖掉。

    “丫丫,钱够花就行了。”宋初秀试问道,“你还要攒这么多钱干吗?”

    “攒这么多钱干吗?”浣溪纱似是被提起了什么伤心事,陷入回忆道,“在我们家两位祖爷爷找到丫丫前,我们溪纱村的浣家都已经穷了整整六千多年,一直穷得每一代人连三个铜板都攒不下。

    在我们溪纱村,最便宜的草席就是三个铜板一张,那是专门用来给最穷的死人们裹身子的。

    三岁的时候,家里穷得没钱给妈妈治病,死掉了,其实她那病只要一碗干一点的粥就能救活了,那根本就是没铜板的穷病。

    隔壁村的王大善人娶新姨娘给童子们散铜板,爹爹叫我赶紧去捡,捡三个铜板回来给妈妈卖一张席子裹身子,不要让她光着来还要再光着去。

    那时我才三岁啊,胳膊腿哪跑得过那些大孩子,结果我最后在沟边的泥地里抠到了一个铜板,还被同村的牛牛一脚踢到沟里抢了去,差点就被淹死了。

    妈妈最后还是光着被埋到泥巴里面去啦。

    五岁时爹爹也病死啦,其实是饿死的,我一个人走了五十几里的山路,走到最近的一个镇,在街上的石头缝里捡到了第一个铜板。

    我饿了就挖野草吃,渴了就喝地沟里的水,捡了整整七天时间,终到捡到了六个铜板,你不知道,当时我有多么的开心,我爹爹终于不用光着身子下葬啦,我妈妈也可以挖出来用席子裹着再埋一次了。

    但是,我却再也回不去了,那些天正发大水,镇上的富人们为了不淹掉自己的良田,他们挖开了河堤泄洪,把我们最穷的溪纱村淹成一片大湖了。

    然后我就每天都在镇上流浪,用捡到的铜板吃上了平生吃到的第一个馒头,你们不知道,当时我馋得连舌头都差点咬断了。

    于是我便知道铜板是个好东西,天天满地找铜板捡,可我捡了整整一年,总共才只捡到过十二个铜板吃到过八个馒头,有段时间馒头涨价,要两个铜板一个。

    整整一年,我靠天天吃草过日子,于是,我也患上了我妈妈,我爹爹一样的病,饿得缩在墙角里等死啦。

    这时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老头,看到我脖子上吊着的一颗祖传的烂石头后,我是他们的什么后人,就这样将我带到了天衍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