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乱唐之最强武神 第712章

时间:2018-04-03作者:荆轲刺嬴政

    “大师兄你醒一醒好不好?二师兄一心寻死,你当时算不在又如何?”

    公孙逆一把揪住陈病先的衣领,用尽全力对陈病先怒吼道。品書網  v o

    陈病先去对公孙逆的怒火丝毫不知的样子,而是沉默不语着,泪水从眼眶流出,陈病先沙哑着嗓子道:“你知道吗?以前月凤一直想要看海,但是她希望陪她看海的人是慕容惊羽。

    我曾经很嫉妒慕容惊羽,我嫉妒他为什么可以得到月凤的心,但是我再怎么嫉妒,我也知道,可以陪伴月凤一生的人绝对不是我,而是慕容惊羽。

    现在他们俩人一起看海,却是以这种方式去看海。”

    “曾经的我在月凤入宫时,恨慕容惊羽为什么不去阻止,我恨了他二十年,他也默默的承受着我二十年的恨,既然如此,我又为何不能替他守墓二十年呢?这是我欠他的。”

    陈病先看着面前的墓碑,神色平静的说道,但是言语却斩钉截铁,让公孙逆充分的感受到陈病先的坚定。

    见到自己劝说不了陈病先,公孙逆一屁股瘫坐在地,他也呆呆的看着眼前两座墓碑,沉默不语。

    随后,公孙逆取出一壶好酒,打开酒壶,轻轻地洒在沙滩之,一股浓香的酒味弥漫开来,让人沉醉,但是此时此刻,无论是公孙逆还是陈病先都沉醉不起来,因为悲伤大于一切。

    “你和二师兄从小是我最想要追逐到的目标,但是我一直都追不你们的步伐,你们一直都在镇定向前,我一直不明白你们为什么可以如此坚定,但是知道我明白了什么是恨有什么是情,我才明白,这才是坚定啊。”

    公孙逆苦笑了一声,但是他明白的太晚了,不对应该是所有人都明白的太晚了,这二十多年来,无论是活人还是死人都承受了太多太多的痛,又有太多太多的苦说不出来。

    “人生大梦三十年,也不过如此吧?”

    陈病先一把抢过公孙逆的酒壶,仰头便喝了一口烈酒,但是由于喝的太猛,让陈病先不由地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走吧,和我们一起离开这里,让他们这样默默的看海,这不是很好吗?大师兄,如果有一天你我都气血衰败,我们在一起回到这里,好吗?”公孙逆看着陈病先问道。

    陈病先长叹了一口气道:“错了这么多年,还有什么想不通的呢,我随你走,像你我约定的那样,有一天如果你我对天下产生了一种厌倦,或者你我气血衰败,那回到此地。”

    “嗯。”

    公孙逆点了点头,能够劝说陈病先,是他此行最大的目的,当然,他也一直没有离开南玄府,他知道陈病先肯定会来这里,而正如他所料,陈病先出现在了这里。

    陈病先站起身来,闭双目,感受着迎面吹来的海风,嘴角露出一抹苦涩,说道:“如果能回到二十五年前多好啊,我真的很想很想和你们回到以前,一直活在那样的岁月之。”

    陈病先缓缓睁开双目,看着蔚蓝的大海,他轻轻一叹道:“可惜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公孙逆将剩下的酒全部倒在墓碑前,然后站起来,走到陈病先一旁,一同感受着迎面吹来的海风。

    “走吧。”

    “嗯。”

    ……

    月秋呼尔平原,龙行骑在一匹马,身后是一万腾龙军团,此刻龙行正直视着前方数万西域诸国联军,同样的,一旁的欧阳沅也注视着西域诸国联军,然而西域诸国联军这一次来的人是安布公爵,他也同样盯着龙行和欧阳沅。

    “两位果然名不虚传,年纪轻轻便统领大军,打起仗来却丝毫不输于我们这些老不死的,果然是年轻有为。”

    安布公爵一来便夸赞龙行和欧阳沅,因为在他看来,龙行和欧阳沅完全配得这样的称赞。

    龙行将自己的长枪杵在地,然后遥遥地对安布公爵拱手道:“老将军之名我等早已听闻过,老将军作为西域诸国最骁勇善战的将军,在我的眼早已成为传,今日一见老将军果然老当益壮,难怪可以当年打遍西域诸国无敌。”

    “呵呵,客气客气。”安布公爵微微一笑道。

    这是一旁的欧阳沅说道:“不过西域诸国心未免也太大了一些,竟然想要打下月秋和清玄,大元和大玄都身为月秋以及清玄的国,西域诸国如此大张旗鼓来攻打,未免也太不讲我们大元放在心了。”

    面对欧阳沅满是攻击性的话语,安布公爵丝毫没有动怒,反而神色平静地道:“老夫观大元和大玄历朝历代都在开疆辟土,难道贵国开疆辟土不攻打别国吗?是例如贵国攻打百玄,难道不知道百玄是前朝大唐的属国吗?如此一来,我西域诸国为何不能攻打月秋和清玄呢?”

    龙行呵呵一笑道:“老将军此话差矣,前朝那是前朝,现在东土是大玄的,和前朝可没什么关系,反倒是西域诸国攻打月秋和清玄,野心太过于大,所以我大玄和大元联手抗敌,望老将军立刻退去,我大玄和大元必不追究!”

    安布公爵摇了摇头,他也想退军,但是这军退不得,也没法退,如果退了的话,无论是大食国的国王还是其他王国的国王,都一律不会放过他。

    “早已听闻你们大玄和大元都是生死之敌,如今竟然摒弃仇恨共抗我们西域诸国,这样做难道不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了吗?更何况改朝换代实属常事,月秋和清玄和你们大玄以及大元没什么关系,你们却如此庇护,未免有一些太过于霸道了一些吧?难道只允许你们大玄和大元开疆辟土,不准我们西域诸国开疆辟土吗?”

    “哼。”

    欧阳沅冷哼了一声后说道:“要开疆辟土你们往西打不好吗?为何要攻打我们东边?”

    大元和西域诸国向来仇恨深重,欧阳沅自然不会给安布公爵什么好脸色看,他恨不得现在出兵杀到西域诸国联军片甲不留。

    但是欧阳沅也清楚,眼下既然西域诸国付出了如此之大的代价来攻打月秋和清玄,绝对不会放弃。

    “还是那句话,开疆辟土,这是任何一位君王都想要做的事情,所以西域诸国攻打月秋和清玄,都合情合理,既然大玄和大元执意和西域诸国为敌,那我等也只能全力以赴与两大贵国拼死一战了!”

    说完,一直屹立在安布公爵身后的数万西域诸国联军发出阵阵有力怒吼。

    虽然龙行听不懂西域诸国的语言,但也看出来了,西域诸国联军的士卒士气高昂,起当初的西域诸国联军,要强太多。

    “事情不太妙啊,看来这一战不得不打。”

    龙行低声说道,一旁的武策风和赢纳兰点了点头,他们也看出来了现在的局势对大元和大元都极为不利,西域诸国这是铁了心和大玄以及大元一战。

    “那一战,我大元还没有怕过谁,既然一战,那咱们新帐旧账一起算!”

    欧阳沅面色阴沉,看着安布公爵晨冷声说道,他所说的新帐旧账是如今的西域诸国联军攻打月秋,以及当年西域诸国攻打大元广华郡的事,所以称得新账旧账。

    不过龙行却没这么硬气,也没必要这么硬气,凡事他都要退居大元一步,什么事都让大元先来抗,他再,争取给大玄获得更多的利益。

    安布公爵没有恼怒,而是神色淡然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正式开战,我们西域诸国联军的儿郎们必然不弱于你们的将士!”

    见到已经谈崩了,龙行也不客气,撂下一句话道:“那一战。”

    这个结果也算是早有预料,毕竟西域诸国联军费这么大的功夫才来到月秋前,不可能这样白白退去,算要退,你要有一个让他们心服口服的结果。

    说完,龙行便带着武策风和赢纳兰拨转马头便离开了,因为接下来再怎么说也没有丝毫意义了,只有开战这一条路可走。

    “一群西域蛮子,竟然也敢如此嚣张,可恨!”

    龙行拍了拍欧阳沅的肩膀,说道:“好了回去吧,别再喝了,明天还有仗要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安布公爵绝对会利用兵力来冲击我们,提前做好准备吧。”

    “嗯!”

    尽管他对此事很是愤怒,但是他也明白,此刻绝对不能冲动,因为他是大元宗王,绝对不能失去理智。

    ……

    第二天清晨,军突然响起一阵战鼓,然而龙行早已经起来了,他一个箭步便冲了瞭望塔,通过嘹望塔朝着远方看去,这些密密麻麻十几万西域诸国联军朝着大玄军营前进。

    “安布公爵还真是肯下本钱啊。”

    看到这一幕,连龙行也震惊了,安布公爵肯下本钱这一点他丝毫不怀疑,但是他唯独没有想到安布公爵竟然会用十几万兵力来冲击他,而这事可大发了,要知道十几万兵力算是普通士卒,都极为可怕。

    “整军!”

    随后一阵阵战鼓声犹如暴雨般响起,腾龙军团和光明重骑迅速集结,还有百战轻骑。

    不过过了一盏茶时间后,武策风来到龙行身边,有些疑惑的道:“大将军,西域诸国联军好像没有进攻的意思啊。”

    龙行看向西域诸国联军,微微点头道“看来我们还是小看了这位西域诸国老将,不愧是一名老狐狸,他知道想要闯过呼尔平原,势必要踏平大玄军和大元军,否则即便他们闯过去也都是白搭,他这样驻扎于此,是为了给我们压力。”

    “那该如何是好?”武策风发出疑问。

    “不用如何,在北玄府怎么打仗现在这么打仗,但是要记住,绝对不能将后背交给任何人,哪怕是月秋,因为这里不是北玄府,没有人可以替你们守好后背,你们只能靠自己。”

    龙行叮嘱道,他最担心的是大玄军太过于大意,导致吃亏。

    “是!”

    随后龙行和武策风以及赢纳兰都商量了一遍,最终决定计划不变,有赢纳兰率领他最熟悉的腾龙军团,而武策风率领百战轻骑,而龙行自己本人则率领光明重骑。

    打法还和北玄府一样,以三点站位,布置一个大口子等西域诸国联军进攻。

    平原作战一向都是北玄府王牌军团最擅长的事,所以龙行也没有刻意去拘束赢纳兰和武策风,因为以他们的战斗风格来说,都极为合适现在的平原作战。

    龙行率领的光明重骑坐镇央,如果西域诸国联军执意要强攻呼尔平原的话,那么他必然会率领着光明重骑给西域诸国联军迎头痛击!

    这边大玄军准备得如火如荼,那边的大元军自然也丝毫不落,光是军团之多,让龙行有些咋舌,看来大元还真是下了心血功夫。

    大元这次来的军团极多,虽然每一个军团来的兵力不多,却极为可怕,其有金狼骑、天狼骑、北赤军、武王军、铁浮屠、耀北军!

    整整六大王牌军团,这可是威震天下的王牌军团啊,一下子来了六支,恐怕足以将西域诸国联军打到元气大伤。

    不过龙行也不会妄下定论,毕竟对手安布公爵极为不简单,既然对方知道他们有王牌军团,还敢前来攻打,自然是有一些把握才是。

    至于欧阳沅那边,龙行也不会去提醒他们,在他看来,大元损伤越多那么对大玄越加有利,最好这一次西域诸国年均可以将大元军团打个全军覆没,这才是大好事,到时候算将月秋放给西域诸国联军吃也没什么。

    现在整个呼尔平原面兵力云集,无论是大玄军还是大元军,又或者是西域诸国联军还有月秋军,都是当今天下最为强大的兵力,如今齐聚在呼尔平原,一场大战缓缓拉开了帷幕,这一战关乎的西域诸国,同样也关乎着大玄和大元以及月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