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乱唐之最强武神 第711章

时间:2018-04-03作者:荆轲刺嬴政

    说完这些后,刀王便来到君墨身边,恭敬的拱手说道:“凌刀见过剑神君。品書網!!”

    “哈哈,好久不见了,没想到你现在的实力也变的如此之强,连那个砍头的都不是你的对手了。”

    君墨哈哈一笑,很是高兴,这个刀王是主动前往北玄府抗敌的,所以他对刀王极为友好,甚至将刀王看成同辈之人。

    “剑神君过奖了,断头人的刀法并不如我,这才会落败,如果真要论境界的战力,我根本不如断头人。”

    见到刀王如此谦虚,断头人长叹了一声,他知道这是他和刀王的差距,刀王的刀法如此强大并非是没有道理的,从这些方面可以看出一二。

    “好了,既然你也赢了,那我们走吧,今天是杀不了这些人,改日再杀。”

    君墨再次恢复懒洋洋的模样,悠哉悠哉地带着南宫亦忆和公冶道天朝着小巷门口走去,而刀王也跟着一起走了。

    看着君墨四人大摇大摆的走出小巷之后,王丐头怒火烧,抬起拳头猛的砸了一下墙,怒声道:“难道这样让他们离开吗?要知道我们的任务还没完成,如果他们真的要插到端木家身的话,我们很有可能会被一窝端。”

    千面瞪了王丐头,问道:“那你还想怎么办?加刀王,我们只有三个巅峰高手后期强者对付君墨,你觉得我们有胜算吗?且不说他武功其他巅峰高手顶峰强者更要强大,单单以他这个境界来说,我们三个人可以和他一战,却绝对不会不可能将他击败。

    到时候如果皇宫高手前来,我们几个都要玩完!”

    “那端木府?”王丐头有些迟疑。

    千面摇了摇头道:“此时只能如实回去禀报了,君墨的出现也是我们没有想到的,而且我们也已经全力以赴了,连无心都被重创,还有什么不够的?剩下的事让他们自己来头疼吧,我们只负责出手。”

    “嗯!”王丐头点了点头,还是赞同这句话。

    而此刻季掌教稍微调息了一下,然后面色凝重地说道:“他现在的实力太可怕了,几年前还要可怕不少,恐怕当今天下能胜过他的人只有龙行和欧阳沅了。”

    “现在那个龙行正在远征西域诸国,无法干预到此事之,这也是一件幸事啊。”

    千面感叹道,武功越强越是能知道龙行到底有多强,因为只有到达这个层次,他们才能察觉到龙行的可怕!

    “好了,今天任务完成不了了,那我们回去吧,剩下的事交给他们自己去头疼了,我们还要回去养伤一段时间。”

    “嗯!”

    ……

    出了巷子之后,君墨依旧懒洋洋地走在大街,身后跟着南宫亦忆和公冶道天以及刀王。

    “下次不要图快走近道了,今天如果你们走在大街,他们根本不敢对你们动手,可你们偏偏去走小巷子,这不是摆明了给别人机会堵你们吗?切记啊切记。”

    君墨语重心长的说道,言语充满了教导,让南宫亦忆和公冶道天都有些不太适应,因为在他们眼里,君墨简直是一名混蛋,对,没错,是混蛋,在在神都城经常偷他们的酒喝,这帐还没算呢。

    君墨并没有在意南宫亦忆和公冶道天的鄙夷,而是自顾自的说道:“不过今天那几个人你们一定要注意一下,他们的武功虽然已经止步不前,但是我曾经听说过一个传言,据说百玄也有一位巅峰高手顶峰强者,只不过百玄和大元一战之时,这名顶峰强者并没有出现,所以便没有人相信这此事了。

    不过我倒是觉得有些可能,百玄有一个很厉害的家伙,如果是他的话,的确很有可能成为巅峰高手顶峰强者,所以我觉得你们应该多多注意,以免此人叫你们给阴了,毕竟此人实力极为可怕,连刀王都不是他的对手。”

    “谁啊?”南宫亦忆和公冶道天提问道。

    君墨头也不回地道:“这个人刀王应该知道一些,曾经是百玄第一高手,又被称作疯魔。”

    “疯魔?”

    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刀王脸色一变,这让南宫亦忆和公冶道天都着实一惊,他们俩没想到连刀王都脸色变了,看来这名高手的确可怕。

    “原来是他,这个人我的确知道一些,他的武功也的确可怕,曾经以巅峰高手后期强者境界斩杀了两名同级高手,那一段名震天下,不过当时听说他屠了千人,又被称作为疯魔。

    之前的确有人说他已经成为了巅峰高手顶峰强者,不过百玄一战他没有出现,所以很多人都没有信,但是我觉得此人的确有机会成为巅峰高手顶峰强者,因为他的实力的确很可怕。”

    说到此人,刀王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可以让他露出如此凝重神色的人举世之间绝对不超过二十人!

    “没错,是他了,你们一定要小心下此人,此人是个疯子,如果哪天你们碰到他的话,不要跟他废话,赶紧逃。”

    “嗯!”

    终于回到了皇宫,因为南宫亦忆受伤了,况且刀王也受了不轻的伤,所以君墨找来了御医,为两人治伤。

    “好了,既然你们俩活得好好的,我也该走了,还有事要办。”君墨拍了拍手,然后站起身来转身要离开。

    南宫亦忆问道:“君墨前辈你去做什么?”

    君墨嘿嘿一笑道:“当然是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如逛窑子。”

    南宫亦忆:“……”

    公冶道天:“……”

    刀王:“……”

    见到三个人无言以对的样子,君墨挥了挥手道:“放心吧,我才不会做那些无聊的事情,只不过现在还有一些事要等我去做,毕竟我师姐和师兄不在神都城,一切事情都要我来做,苦啊累啊!”

    说着,君墨便离开了这里,而南宫亦忆三人也安心的留下来养伤,在这皇宫之,高手如云,也不用担心有人来刺杀了,三个人也松了一口气。

    不过这也让南宫亦忆有些后怕,这次还是他们太冲动了,不应该去端木府的打草惊蛇,这才导致端木府竟然下了狠手,派出了整整五位巅峰高手后期强者前来围杀他们!

    “下次一定要小心了。”南宫亦忆苦笑道。

    一旁的公冶道天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这一次真的是死里逃生啊。

    ……

    “这一次刺杀又失败了。”

    端木轩缓缓转过身来,看着面前几名世家家主范将军,眼并没有带着怒火,反而只有平静。

    “这次我们出动了五位巅峰高手后期强者,可依旧失败,原因只有一个,对方的巅峰高手顶峰强者出现,这才让我们这一次计划失败。”

    赵家家主苦笑道:“我们知道端木小兄弟是什么意思,但是此时我们也没有办法,巅峰高手顶峰强者实在是太少了,放眼整个大玄也只有四位罢了,而且这四位都是大玄朝廷的,想要拉拢过来根本不可能,我们又哪来的巅峰高手顶峰强者呢?”

    端木轩没有恼怒,而是面无表情的道:“我自然知道巅峰高手顶峰强者很少,想要找到一名都是极为困难,但是我想要将另一位请来?”

    “哪一位?”

    所有人有些不解,旋即问道。

    端木轩缓缓说道:“疯魔,如果他不出手的话,在高手方面我们要吃亏太多!”

    赵家家主点了点头道:“没错,不能这样下去,如果一旦被压制的话,我们将根本不可能是他们对手,到时候想要造反根本是天方夜谭。”

    “可是疯魔在哪里?我们又不知道他的行踪。”有些世家家主皱眉说道。

    毕竟疯魔是百玄强者,算是他们这些世家也不知道其行踪,所以想要请来疯魔,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男生将军宋仁站了出来,说道:“此事我们的确不知道这位疯魔到底人在哪,但是别忘了,不信我们和百玄有合作,如今我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他们也要全力以赴才是,只要我们问疯魔的去向,他们一定会告诉我们。”

    “没错,如今我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们一定会答应我们,将疯魔找出来,如果这个疯魔真的是巅峰高手顶峰强者,那么算是花费更大的代价也是值得,只要有一名巅峰高手顶峰强者坐镇,君墨不足为虑!”

    端木轩神色坚定,显然已经下定决心要将这个疯魔找出,然后拉进他们的造反阵营,在他看来只要有一名巅峰高手顶峰强者坐镇,说不定情势可以被逆转。

    “此时我会和千面商量一下,只要能够有一名巅峰高手顶峰强者坐镇,必然可以逆转局势!”

    “那拜托端木小兄弟了!”

    “嗯!”

    ……

    “好一个端木家,朕待他们不薄,虽然没有赐封他们为蝗虫,但是却给尽了好处,甚至加以庇护,他们暗地里做的那些事朕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他们竟然想要反朕,真当朕不敢对同族举起屠刀不成?”

    端木芊妍脸仿佛蒙了一层寒霜,让人生畏,而一旁的慕青则沉默不语,她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端木芊妍还是会震怒不已。

    毕竟端木家是端木芊妍的同族,端木芊妍是从端木家走出,虽然看不惯有些人的嘴脸,但是终究是一群长辈,而且有些长辈对她极好,端木芊妍如今却被端木家背叛,自然会龙颜大怒。

    “陛下还请以龙体保重,毕竟陛下现在有了身孕,不宜动怒啊!”慕青最终还是劝说道。

    一想到自己还怀有身孕,而且御医也对她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能轻易动怒,否则会对腹的胎儿不好。

    端木芊妍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抚了下额头,走到龙椅前坐了下来,一脸落寞。

    “朕真的待他们不薄,他们为何要反朕?难道是因为朕不打算将皇位传给他们吗?”

    “陛下,其实在坐这个位置之前,您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帝王家是如此,谁也避免不了,这也是为什么龙武陛下决定不让他和苏娘娘的孩子加入皇族,这是因为龙武陛下并不想看到兄弟相残的一幕。”

    听了慕青的话后,端木芊妍苦笑了一声,她知道慕青所说的都是实话,她也早已经做好了准备,这是真当这一天到来之时,她真的觉得很愤怒,因为她受到了背叛。

    “罢了罢了,既然已经查出这些贼人都在神都城,那么接下来交给你了。”

    说完,端木芊妍便离开了御书房,现在她心很是烦躁,根本无心处理政事,她打算去御花园转一转。

    “臣遵旨!”

    ……

    南玄府的海边,两座石坟前,一名衣服已经褴褛的黑衣男子目光呆滞地看着两座墓碑。

    在这名黑衣男子的身后,一名面容憔悴的白衣男子说道:“大师兄,跟着我回去吧,现在大玄开国,一切都需要我们,我们不该在这里浪费性命。”

    “你回去吧,我不回去了,我是一名罪人,我要用余生来守护在这里,我要看着他们在一起。”

    陈病先看着眼前的两座墓碑,双目充满了痛苦,他这几个月来,一直在流浪,一直流浪到南玄府,终于他拼了命地来到这两座坟前,他想要赎罪。

    “可是月凤和二师兄已经死了,你又何必如此呢?现如今大玄依旧面临着大元的威胁,正需要高手,你的实力已经到达了巅峰高手,你应该去北玄府而不是在这里只知道痛苦!”公孙逆说道,但事实他也不陈病先好多少,仅仅半年多时间,他的鬓角都已经花白了。

    陈病先痛苦的揪着头发,额头抵在地,发出痛苦的声音道:“是我杀了他,你知道吗是我亲手杀了他!他是我的二师弟,同时也是我的兄弟,我却亲手杀了他,我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如果我那天不那么冲动,他不会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