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乱唐之最强武神 第708章

时间:2018-03-31作者:荆轲刺嬴政

    这样的武功公冶道天听起来都觉得毛骨悚然,没想到今天这人的武功竟然能让南宫亦忆称之为狠辣,看来千面的武功的确可怕。

    南宫亦忆沉声说道:“他的武功比起慕坷的掏心掌有过之而无不及,你知道他为什么叫千面吗?”

    公冶道天摇了摇头,他认为一些人取封号应该是取自己擅长的方面,既然是千面,那应该很会易容才是。

    “千人千面,如果是真的江湖易容术,想要达到这个境界,还是极为困难,况且易容术再怎么高深,如果是巅峰高手的话,一眼就可以看出其中的破绽,但是此人却没有丝毫的破绽,而且说不定你看到他现的脸,都是假的。”

    南宫亦忆说道,脸上却充满了凝重,因为他曾经听说过千面的事,那是一件极为恐怖的事情。

    “那刀王前面可以看出他的真面目吗?”公冶道天问道。

    身后的刀王摇了摇头,他缓缓说道:“他的易容不是江湖易容术,而是真正用人皮做成的面具!”

    “怎么可能?”公冶道天瞳孔猛然一缩,他没想到这名文雅男子脸上竟然是人皮做成的面具,看来这也不是此人的真正面目。

    “呵呵,看来还是刀王前辈眼神凌厉,一眼就看出了在下的伪装,不错,我现在的确是易容,脸上的这块人皮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得到的,这款人皮的主人颇有身份,我为了将他剥皮,费了不少功夫,还杀了一名巅峰高手,不过一切都很值得,他这张脸真是让我喜欢。”

    说着,千面竟然抬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脸,眼中充满了喜欢,可见他对这张脸极为满意。

    看着公冶道天震惊的神色,南宫亦忆点点头道:“你想的没错,他的易容术就是有人皮易容,他之所以被称作为千面,是因为他已经杀了数千人,他每杀一个人,都会将这人的脸上的皮给割下来,然后用药物泡制,做成面具,这样就可以天衣无缝,如果实力达不到刀王这个境界的话,根本难以看清它是易容的。

    这也是为什么他会让百玄皇室都极为忌惮,而且他上了这么多人,至今没有被人抓住,也是这个原因,没有人可以真正的看清他的真面目,所以根本就无法抓住他。”

    “天下竟然有这样的人。”

    公冶道天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尽管他和南宫亦忆也是手段狠辣,否则也不会将李氏一千多名皇族全部屠杀,可是这是身处的位置问题,既然他和南宫亦忆要造反,那么必然就不可以留下皇室成员,所以才会对皇室成员动手。

    但是眼前这个千面明显是滥杀无辜,然后将人脸上的皮硬生生的剥下来,再做成面具,这样的事情实在是有伤天和,比起他和南宫亦忆,此人的手段要狠辣实在是太多。

    “在下看见两位先生正处于风华正茂之时,而且以两位先生的尊容,足以让在下在江湖上吸引到不少女子,所以两位先生的面容,在下提前定了,请两位先生保护好自己的脸,在下很快就来取。”

    千面微微一笑道,但笑容却让人有一种恶寒感,因为这不是千面真正的面目,而是一张人皮做成的面具。

    “恐怕花戏天在变态的方面都比不上此人。”

    南宫亦忆微微摇头,以前他以为花戏天已经够变态了,天天穿着一件血衣,可在变态也比不上面前这位不啊,不仅仅喜欢将人的脸皮从脸上割下来,而且还喜欢整天戴在脸上,这真的是变态之极,南宫亦忆都怀疑他心理是不是出了问题。

    不过眼下却不是讨论这些问题的时候,因为现在面对的情况极为严峻,前后都有两名高手夹攻,而且这两名高手的实力都在巅峰高手后期强者的境界,如果其中一人将刀王拖住的话,那么另一人必然可以竟然一举的将他和公冶道天一并斩杀。

    “千面,你可别吓到这两位先生了,我对这两位先生的头颅很是感兴趣,要不你要他们的脸,我要他们的头?”

    一道充满磁性的声音从巷子尽头传来,很明显是另一位巅峰高手后期强者发出来的声音,这名高手一直没有说话,但并不代表他不会说。

    “既然断兄想要两位先生的头颅,那在下又岂能不留?在下只要两位先生的脸,至于头颅那就留给断兄吧。”千面一笑,他无所谓,他要的只是那两张脸罢了。

    “那就多谢千面兄了,我对那位先生的头颅很是感兴趣,虽然没有脸,但是这头却极为值得收藏。”

    听着此人的话后,无论是南宫亦忆还是公冶道天都不由地打了个冷战,没想到不仅有人想要他们的脸,还有人想要收藏他们的头,这何止是变态啊,这简直就是魔头!

    但是站在南宫亦忆身后的刀王却神色猛然惊变,失声道:“你就是断头人?”

    “断头人是谁?”

    这下南宫亦忆和公冶道天都很是不解,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这个名字。

    刀王神色凝重,说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很正常,断头人三十年前就已经消声灭迹,此人以前是法场刽子手,砍了无数人头,因为从小练武,从而练就了一身砍头功。

    不过他这一身武功被人称作为邪门歪道,但是此人武功极强,甚至有些江湖高手都认为此人有机会成为巅峰高手顶峰强者,但此人对官府极为忠心,只是当年发生了一件事让他性格大变。”

    “什么事?”南宫亦忆和公冶道天都不由得好奇的问道,因为既然刀王说此人对官府极为忠心,又怎么会喜欢收藏人头颅呢?而且还参与了这场造反之中,这根本就说不过去。

    “呵呵,没想到现在还有人记得此事,说吧,你不说我都快忘了,我曾经还忠诚于官府过。”断头人呵呵一笑,语气中却充满了冷漠。

    刀王微微沉默,然后说道:“当年你是整个大唐第一刽子手,砍过无数贪官污吏的头,但是那一件事却让你性格惊变,从而屠戮了上千人,然后被不少门派追杀,就连当时的安殿司都曾经出手追杀过你,但是就算是安殿司都失手了,后来你一直消声灭迹,没想到如今再次出现在神都城。”

    “呵呵,这些事不用你说我自然记得,但是我究竟为了什么而性格惊变,这个你都可以说一说,我也很想知道。”汕头人呵呵一笑,笑声却让人毛骨悚然。

    “唉。”

    刀王微微一叹,然后说道:“其实我也是知道一半罢了,当年的我只是一名巅峰高手初期强者,所以也只是只知道一半。

    当年的你是神都城衙门第一刽子手,斩了无数贪官污吏。”

    “停!”

    断头人突然打断了刀王的话,声音中带着怒气道:“他们不是贪官污吏,他们是清官!为百姓实实在在着想的清官!”

    刀王没有说话,事实上他也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因为三十多年前距离现在实在是太远了,就连他也有些记不清那件事的细节了。

    “还是由我来说吧。”

    断头人将自己手中的头颅随意一扔,然后说道:“当年我也认为我自己是一名斩尽贪官污吏的刽子手,我甚至一度的认为自己就算是一名刽子手,但是长的都是贪官污吏,必然可以积阴德,但是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我自己错了。

    我发现我只是一名刽子手,无法去判断任何一人的好坏,我也不知道其中的黑幕,我去沾沾自喜的以为自己是一名斩尽贪官污吏的好人。

    你知道吗?当年的御史大夫南大人,哦,你们应该都不认识他,他是御史台中很不起眼的一名御史大夫,当然他也不算上是一名好官,因为见到奸臣左右朝纲,而不敢发声,遇到一些冤案,也不敢发声,如果说他是一名好官的话,他的确不配。

    但是就是这样一名什么都怕的御史大夫,却最后沦为了替罪羔羊,当然这和我没什么关系,但是既然让他做替罪羔羊,又何必满门抄斩?”

    说到这里,断头人的手开始颤抖,声音也开始颤抖起来:“你们知道吗?那名御史大夫有一位四岁的女儿,也一同被押往法场,那一天是由我来负责砍头,我先杀了那名御史大夫,那名小丫头哭着问我为什么要杀她爹。

    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那边御史大夫到底犯了什么错,可能在朝为官,能为这个下场也是可以预见的,但是为什么要杀一名小丫头?

    她到底犯了什么错?你不知道她哭的有多么撕心裂肺,终于,轮到她了,我并不想杀她,因为我这辈子杀过很多人,唯独没杀过孩子。

    可当时监斩的官员正是将这名御史大夫害成为替罪羔羊的人,他当时见我不杀那名小女孩,竟然当场走下法场,当着我的面将那名孩子给捏死了。”

    “你们知道我当时有多痛心吗?那是一个孩子啊,她到底犯了什么错?我当时就已经对朝廷充满了失望,可是那名官员杀了孩子还不够,还想将我打入了牢狱之中。”

    “呵呵,他算什么东西?我当时的武功已经达到了巅峰高手初期强者的境界,甚至已经半只脚跨入了中期的层次,我当时就一拳愤怒的将那名奸臣打死了。

    从此我再也不信朝廷了,什么贪官污吏,什么满门抄斩,都只不过是借口,既然他们想杀,我就陪他们杀个够!

    后来那些所谓正道的江湖门派开始追杀我,那个安殿司的确可怕,当时他几乎要将我杀掉了,不过我命大,从悬崖上跳下去,最后还是活了下来,从此我就开始隐姓埋名,我再也不想接触这恶心的朝廷。”

    听了断头人所有的话后,无论是南宫亦忆和公冶道天都沉默了,他们很想告诉这名断头人,这就是朝廷,这就是官场,一步错,那么就万劫不复,还会连累家人,自古以来,朝廷内并不是没有清官,但是这些清官并不会做人,导致他们有些人被陷害,而有些人成为替罪羔羊,被满门抄斩,这样的事情络绎不绝。

    这些人的家人的确没有罪,但是一切要怪就怪命吧,命运如此,谁也逃脱不了,无论是谁,都一样。

    “现在的大玄朝廷焕然一新,并没有什么清官被陷害之事,那些都是大唐的事情了,大唐已经覆灭了,你如今跟着他们一起造反又为了什么?”

    南宫亦忆直视着断头人,既然此人已经将当年的仇都报掉了,况且现在的朝廷还没有一件满门抄斩的大事,按道理断头人应该不会针对大玄朝廷才是。

    断头人淡然说道:“当年被大唐朝廷和江湖门派追杀之时,曾经被一位世家之人所救,欠下一条性命,如今此人前来找我出手,我自然要还上这份人情,毕竟如果没有他的救命之恩,你就没有现在的断头人。”

    南宫亦忆冷声说道:“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大选朝廷被推翻了,世家掌控当今天下,会有更多的黎民百姓受到伤害,这就是你的目的吗?”

    断头人微微一愣,然后一笑道:“先生,你也不要用激将法了,我再也不是以前的断头人了,或许你说得对,世家得到天下的确可能会让更多的黎民百姓受到伤害,但是你也要明白,无论是谁执政,都不可能不去拯救黎民百姓,地位不同,看法也不同,做法就更不同了。

    换做是先生你,你曾经执掌神意,灭掉的世家恐怕也有双手之数,间接死在你们两位先生手中的人,恐怕已经达到万人,毕竟两位先生,我断头人又算得了什么呢?

    而且换作先生你来想一想,如果你坐上皇帝,你还会和以前一样吗?你还会去伤害无辜百姓吗?所以,无论是谁做皇帝都一样,每一位皇帝都不会伤害百姓,因为当他们坐在那个位置上他们才会知道,水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
小说推荐